有关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1篇: 《游五湖记》(王鏊

吴郡之西南,有巨浸焉。广三万六千顷,中有山七十二,襟带三州,东南之水皆归焉。其最大者二:一自宁国、建康等处入傈阳,迤逦至长塘湖,并润州、金坛、延陵、丹阳诸水,会于宜兴以人;一自宣、歙天目诸山,下杭之临安、余杭,湖之安吉、武康、长兴以入,而皆由吴江分流以入海。

一名震泽,(书)所谓“震泽底定”是也。一名具区,(周礼·职方)“扬州之薮曰具区,(山海经)“浮玉之山,北望具区”是也。一名笠泽,(左传)“越伐吴,吴子御之笠泽”是炉。一名五湖、范蠡舟出五湖口,太史公‘登姑苏,望五湖”是也“。五湖者,张勃(吴录)云:“周行五百里,故名。”虞仲翔云:“太湖东通吴县松江,南通乌程言溪,西通宜兴荆溪,北通晋陵隔湖,东连嘉兴韭溪。水凡五道,故谓之五湖。”陆鲁望云:“太湖上禀咸池五车之气,故一水五名。”然今湖中亦自有五湖:曰菱湖,莫湖,游湖。贡湖,胥湖。莫厘之东周三十余里,日菱湖;其西北周五十里,日莫湖;长山之东周五十里,曰游湖;沿无锡老岸周一百九十里,曰贡湖;胥山之酉南周六十里,曰胥湖。

五湖之外,又有三小湖。夫椒山东日梅梁湖,杜圻之酉、查鱼之东曰金鼎湖,林屋之东日东皋里湖。而吴人称谓,则惟曰太湖云。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吴郡的西南,有一巨大的湖泊,方圆三万六千顷,湖中有山峰七十二座,回环萦带三州的地域,东南的水都归集在这里。其中最大的水流有二:一条从宁国、建康等地入溧阳,曲折蜿蜒地流至长塘湖,会同镇江、金坛、延陵、丹阳的诸多水流,会集于宜兴注入太湖;一条源自宣城、歙县、天目诸山,流经杭州的临安、余杭,湖州的安吉、武康、长兴注入太湖,注入太湖的水都由吴江分流注入东海。

太湖,一名震泽,《尚书》中所说的“震泽底定”即是。一名具区,《周礼·职方》:“扬州之薮日具区。”《山海经》“浮玉之山,北望具区”即是。一名笠泽,《左传》“越伐吴,吴子御之笠泽”即是。一名五湖,范蠡乘舟出五湖口,太史公“登姑苏,望五湖”即是。五湖的名称,张勃《吴录》说:“周行五百里,所以名为五湖。”虞仲翔说:“太湖东通吴县松江,南通乌程蓄溪,西通宜兴荆溪,北通晋陵漏湖,东连嘉兴韭溪。水共五道,所以称之为五湖。”陆鲁望说:“太湖上承咸池的五车星宿之气,所以一水而以五名之。”然而,现在的湖中也自有五湖的区分,称为菱湖、莫湖、游湖、贡湖、胥湖。莫麓峰以东的周围三十余里的湖面,称为菱湖;其西北的周围五十余里的湖面,称为莫湖;长山以东周围五十里的湖面,称为游湖;沿无锡老岸周围一百九十里的湖面,称为贡湖;胥山的西南周围六十里的湖面,称为胥湖。

五湖以外,还有个三小湖。夫椒山东面名为梅梁湖;杜圻的西面、查鱼的东面,名为金鼎湖;林屋山东面,名为东皋里湖,但吴地之人称呼起来,只是统称为太湖罢了。

【注释】

①五湖:即太湖,地跨江苏、浙江两省,为长江和钱塘江下游泥沙堰塞古海湾而成。西南纳苕溪、荆溪诸水,东由浏河、吴淞江、黄浦江注入长江。面积通称三万六千顷,为我国第三淡水湖。有大小岛屿四十八个,有山峰七十二座。沿湖一带古迹很多,风景优美,是闻名于世的游览胜地。

②吴郡:指苏州。

③巨浸:大湖泊,指太湖。

④襟带:如衣襟如衣带,比喻地势的回互絮带。

⑤宁国:县名,在江苏西南部,邻接安徽省。

⑥迤逦:曲折蜿蜒。长塘湖:一称长荡湖,又称洮湖,在江苏省金坛、溧阳两县间。湖水东通灞湖及西沈、东沈,汇人太湖。

⑦润州:今江苏镇江。金坛:县名,在江苏西南部。延陵:古县名,治所在江苏丹阳西南。丹阳:县名,在江苏西南部。

⑧宜兴:县名,在江苏省南部,邻接浙江、安徽两省,东滨太湖,北临漏湖。有东沈、西沈等湖泊。

⑨宣、歙:宣城和歙县。宣城在安徽省东南部,水阳江中游,北邻江苏。歙县在安徽省东南部,新安江上游,邻接浙江省,县城西北为着名的黄山。天目:山名,在浙江省西北部。

⑩杭:指杭州府,治所在今杭州市。临安:县名,在杭州西部,邻接安徽省。余杭:县名,在杭州北部。

湖:指湖州府,治所在今吴兴。安吉:县名,在浙江西北部,邻接安徽省。武康:旧县名,在浙江北部,今并入德清县。长兴:县名,在浙江北部,邻接江苏、安徽两省。

《书》:即《尚书》,儒家经典之一,为上古历史文件及部分追述古代事迹着作的汇编,相传为孔子所编,这里引用了《尚书·禹贡》的话。《尚书·禹贡》:“三江既入,震泽底定。”意为:三条江水既已流入海中,震泽也平定了。底定:平定的意思。底,磨刀石。

《周礼·职方》:《周礼》中的一篇。《周礼》,亦称《周官》,儒家经典之一,搜集周王室官制和战国时代各国制度以及儒家政治理想而成的汇编,相传为周公所作。

扬州:古州名,指东南淮水、长江下游沿海一带。薮:湖泊的通称。

《山海经》:古代地理着作,作者不详,保存了不少民间传说和远古的神话传说。浮玉之山:镇江的焦山又名浮玉山,因满山苍松翠竹,宛如碧玉浮江而得名。

《左传》:亦称《春秋左氏传》或《左氏春秋》,儒家经典之一。多用事实解释《春秋》,书中保存了大量古代史料。越:古国名,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春秋末常与吴相战,公元前4舛年为吴王夫差所败,越王勾践刻苦图强,终于公元前473年攻灭吴国。吴:古国名,建都于吴(今江苏苏州),公元前473年为越所灭。

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楚国宛(今河南南阳)人。为越大夫,帮助越王勾践攻灭吴国,功成后隐退。传说他偕西施泛舟五湖,过着优越的生活。今太湖尚有蠡园古迹。

太史公:即司马迁(前145一?)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初任郎中,元封三年(前108)继父职为太史令,故称。登姑苏,望五湖:见《史记·河渠书》,今本作“上姑苏,望五湖”。

周行五百里:指环绕太湖一周约有五百里。

虞仲翔:三国吴经学家,名翻,字仲翔,会稽余姚(今属浙江)人。

吴县松江:即吴淞江,亦名苏州河,旧属江苏吴县,今属上海市。

乌程:旧县名,今并为浙江吴兴县。雷溪:吴兴境内东苕(t的10)溪、西苕溪等水流汇合于城内的称呼,因此蓄溪也是吴兴别名。

荆溪:在江苏南部,流经溧阳,到宜兴县大埔附近入太湖。

晋陵:古县名,治所在今江苏常州。

嘉兴:县名,在浙江北部,境内有韭(帕)溪。

禀:禀受,承受。咸池:古代神话中的地名,日浴处。五车:星官名,属毕宿,共五星,传说为五帝的车舍。

莫麓:莫麓峰,在江苏吴县东洞庭山。

胥山:在今江苏吴县西南,因伍子胥而得名。

林屋:山名,在江苏吴县西南洞庭西山。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2篇: 《包山寺记》(姚希孟

渡湖,首问林屋洞。洞口沮洳,望之黝黑,无炬,无乡导,结束未备,不可以游。循其阳,观曲岩伏象而下,过岳庙,遂得包山寺。径隧深窈,松括、樱桃、杨梅之属,相错矗峙。四山环合,寺若侍屏张幄而坐,目以包山,良称也。

过石门半里许,入寺,从殿右穷僧寮,得空翠阁。阁正在翠微杳霭中,窗外修篁直上,约之可五六丈,玉笋瑶参,摩云翳日,目中见美箭多矣,亡逾此者。因寻毛公坛。行山坳,诸坞多植梅,间以他树,稠樾美荫相续也。又有童山,颓然髡其巅,匪地有枯泽,直斧柯相寻耳。毛公者,或云刘根得仙,绿毛被体。而杨廉夫言,有长毛仙客,从张公洞行二百余里,穴山而出。即根耶?今筑石为坛,觚其四隅,丹灶烟销,寒泉涧涸,试问仙踪,奋然在断霞残照之间矣。

是夜既望,天汉澄鲜。出殿门望绝壁,树影交加,葱茏无际,月.光穿窦,流晖射人。右登崇冈,树愈护,月亦渐隐。返步溪边,松计筛月,半明半灭,倏来倏往。移数武,至树豁处,四望作玻璃城,圭步飓尺,千容百态。乃知有月色不可无林薄,然非疏密相间,未献其玲珑也。山僧又言,积雪时,琪林玉树,非复人世所有。余安得长年坐卧其下,历四序之变耶?夜将半,方阖户寝。纸窗皎然,素魂半床,盘中新摘香椽,清芬送枕畔,不知今夕何夕矣。

山中诸寺,故当以包山为最,寺中又空翠阁为最,惜见山不见湖。东房有小阁,颇兼湖山之胜,而位置未惬。余假榻寺中,后先凡四夕。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渡过湖首,探寻林屋洞。洞口低湿,望进去一片黝黑,没有火炬,没有向导,行装没有准备好,不能进里边游览。沿着山洞南面,观赏过曲岩的伏象之后往下走,过了岳庙,便看见包山寺。路径幽深,松桧、樱桃、杨梅之类的树木交错矗立。四面群山环合,包山寺就像屏风,坐落在张开的篷帐当中,用“包山”作名,是一个恰当的称呼。

过了石门走半里多路,进入寺内,从大殿右侧走到僧舍的尽头,看见空翠阁。空翠阁罩在青翠的雾霭当中,窗外修竹凌空直上,估计约五六丈高,竹笋像一枝枝玉簪,竹子摩云蔽日,我见过许多美丽的竹子,再没有比这些竹子更美丽的。于是我寻访毛公坛。

走在山坳里,众山坞多种梅,夹杂着其他的树,稠密美丽的树荫接连不断。叉见一座不长草木的山,没精打采地髡着顶,不是因为地表的水枯竭了,只是因为刀斧接连不断地砍伐罢了。毛公,有人说就是刘根,他成仙之后,绿毛披体。杨廉夫说,有个长毛仙客,由张公洞走二百余里,从山里钻出来。这个长毛仙客就是刘根吗?现在还有一座用石头筑成的坛,四角有棱,炼丹的炉灶已烟消火灭,寒泉清涧也于涸了,仙踪杏然,消失在断霞残照之中了。

这是十六的夜晚,银河澄澈清鲜。走出殿门往悬崖望去,只见树影交叠,一片无边的葱茏,月光穿过洞穴,那流泛的清晖照在人们身上。我登上右边的高冈,冈上树木更加稠密,月儿也渐渐隐去。往回走到溪边,月光从松叶上筛下,半明半暗,忽来忽往。走数武,来到树木较少、较为空豁的地方,四周仿佛是一座玻璃城,短短的距离之内,呈现出千姿百态。这才知道有月色不可以没有丛生的草木,但如果不是草木疏密相间,也不能显出月色的玲珑。山中的僧人又说,积雪的时候,树林就像美玉雕琢而成,非人间所有。

我怎样才能坐卧在树林之下,经历四季的变化呢?快到半夜的时候,我才关门就寝。纸窗皎白,月光半床,盘中新摘的香橼,清香传到枕边,不知今夜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啊!

山里众多的寺院,毕竟以包山寺为最好;包山寺里,又以空翠阁最好,可惜在空翠阁上只能看见山,看不见湖。东边的房子有座小阁,颇兼湖山之美,但位置未如人意。我在包山寺里借宿,前后共四个晚上。

【注释】

①包山:在太湖中,亦名“苞山”、“洞庭山”。

②林屋洞:在包山。

③沮洳:低湿之地。

④乡导:向导。

⑤栝:即桧,亦称“圆柏”、“桧柏”。

⑥翠微:青翠的山气。

⑦约:估计。

⑧答:通“簪”。

⑨箭:指竹。

⑩亡:无。

⑩坞:四周高中问低的山地。

⑥童山:没有草木的山。

⑩直:只是。柯:斧柄。相寻:连续不断。

⑩杨廉夫:杨维桢,字廉夫,号铁崖,后号铁笛。会稽(治所在今浙江绍兴)人。元末明初文学家。诗文俊逸,独擅一时,人称“铁崖体”。善吹铁笛。着有《东维子集》等。

⑥穴:用如动词,钻穴。

⑩觚:古代酒器,腹有四棱,这里作使动用法,使……像觚。

⑩丹灶:道家炼丹的灶。

⑩既望:阴历每月十六日。

⑩荟:密集。

①跬:半步。

⑨林薄:草木丛生之地。

四序:四季。

素魄:指月光,

香橼:一名“枸橼”,果名()长圆形,果皮呈柠檬黄,有香味。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3篇: 《满家弄赏桂花》(高濂

桂花最盛处惟南山,龙井为多,而地名满家弄者,其林若墉若栉,一村以市花为业,各省取给于此。秋时策蹇入山看花,从数里外便触清馥,人径珠英琼树,香满空山,快赏幽深,恍入灵鹫金粟世界。就龙井汲水供茶,更得僧厨山蔬野蔌作供,对仙友大嚼,令人五内芬馥。归携数枝作斋头伴寝,心清神逸,虽梦中之我,尚在花境。旧闻仙桂生自月中,果否?若向托广寒,必凭云梯天路可折,何为常被平地窃去,疑哉!录自《四时幽赏录》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桂花最繁盛处是在南山,以龙井为最多,名叫满家弄的地方,桂花树像墙垣、像梳篦般密密生长着,全村都以卖花为职业,各省的桂花都取自这里。秋天时慢慢走入山看桂花,从几里之外便能闻到清香,走人山径,桂花像晶莹的美玉,香气溢满山中,在幽深僻静之处舒适地欣赏,好像到了灵鹫山的仙山佛国。于是,汲来龙井的水煮茶,又得到僧厨送来的山中野菜,对着道友大吃大嚼,令人五脏六腑都充满了芳香。回来时还携带了几支桂花,放在书房里伴我入睡,真是心旷神怡,虽然我在梦中,觉得仍在桂花林中。以前听说仙桂生在月中,真是这样吗?如果桂花过去寄身于月宫,必须凭着云梯天路才可折到,为什么常被平白无故地偷去?我对这传说很怀疑。

【注释】

①满家弄:现名满家陇,为杭州赏桂花胜地。

②若墉若栉:像城墙如梳篦。墉,城墙。栉,梳子和篦子。

③策蹇:即策蹇驴,乘跛足驴,喻行动迟慢。

④灵鹫金粟世界:仙山佛国。灵鹫,即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东北的灵鹫山。金粟,即金粟如来佛。

⑤野蔌:野菜。蔌,蔬菜的总称。

⑥托根:寄身。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4篇: 《孤山月下看梅花》(高濂

孤山旧址,逋老种梅三百六十已废,继种者今又寥寥尽矣。孙中贵公补植原数,春初玉树参差,冰花错落,琼台倚望,恍坐玄图罗浮。若非黄昏月下,携樽吟赏,则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之趣,何能真见实际?录自《四时幽赏录》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在孤山的旧址上,林逋种的三百六十株梅树都已没有了,继续种上的现在又不剩几株了。司礼太监孙隆补种上原数三百六十株,初春时美丽的梅树参参差差,梅花重重叠叠,坐在华美的亭台倚望,仿佛坐在玄圃、罗浮仙境。若不是黄昏月下,携酒在此吟哦欣赏,那么,“暗香浮动、疏影横斜”的意趣,又怎能真切体验到呢?

【注释】

①逋老:对林逋的尊称。

②孙中贵公:即司礼太监孙隆。

③玄图罗浮:都指仙境。玄图,疑为玄圃,即“悬圃”,相传为昆仑山顶仙人居处。罗浮,山名,在广东博罗。相传东晋葛洪在此修道成仙,道教称为“第七洞天”。

④暗香浮动、疏影横斜:林逋《山园小居》诗中,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句子。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5篇: 《仰苏楼记》(储大文

仰苏楼矗立虎丘东南隅,盖展牖而龙角之所肇,水犀之所肄,阖扉、望齐之所列雉,灵胥、娄子之所环浦者,胥嘹然得之。自明郡守天水胡公缵宗偕大吴轩并建,今二百年有奇矣。其署仰苏者,楼传宋端明殿学士苏文忠公址,唏贤也。循楼级而南不数武,为小吴轩,盖元秘书少监黄文献公记所谓“燕休之平远堂,游眺之小吴轩”者也。昔陈张光禄士苗柬沈中丞初明日:“襟带城傍,独超众岭,控绕川泽,顾绝群岑。”而初明答日:“三江五湖,洞庭巨丽,写长洲之茂苑,登九曲之层台,其中秀异,实虎丘之灵阜焉。”词旨萧雅,盖犹轶顾序王记上,而二书标指殊景,惟仰苏暨小吴为能管其枢要,而发其神解。顾以数百年凭虚宝构,矗立于削崖鸟道、飙雾浦涌之中,则夫槽拄而俾永永无或欹仆者,尚犹有俟。昔文忠公尝谓“至苏州不游虎丘为欠事”,而阐其说者又谓“过苏而不登虎丘,俗也;登虎丘而不登小吴轩,亦俗也”。然则徘徊轩上下,尽得兹山之胜,后而文忠之所谓“看尽浙西山”者,乃可仰而唏乎?余比过苏,侨仰苏,日展小吴槛,盖聊以祛俗。而抑蕲海内大雅君子,克武文忠暨天水胡公者之闻予言,而攸然徐理策屐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6篇: 《王文恪洞庭游记跋》(姚希孟

济之先生生长洞庭之东山,七十二峰杖屦易遍,莫鳌峰则窗棂间物耳,仍仅贾使君之馀勇,振衣一蹑其巅,自以为游屐所不经,有骄语古人之意。至于游莫嫠而不谈缥缈,岂记中所谓“予莫知之者”,又不独一山耶。然则正嘉以前,东西两峰皆隔绝于断烟荒楚之中,窈非人世,其为灵区洞府何疑。数十年来,洞庭之奇,播于远近,纪游览胜之作累累成衮。袁中郎令吴,既游两山,而为之记,评日,东洞庭似西山而小,莫趋似缥缈而卑,蛲岩似石公、龙山差平,庐居似消夏湾差薄。使文恪而闻此言,宁无遗憾。虽然,先辈名流不尽耽山水,而其气味与山水较近。后人津津山水,而有借山水以文其俗者,其俗转不可耐。灵威丈人、角里先生而在,未必揶揄文恪,而遂引后人为知己也。

余以十年前装成此卷,为跋数语,以代文恪公解嘲矣。近游两洞庭,于包山寺、华山二寺,见文恪公留题包山一诗,华山则纪岁月,题名勒石,其时为正德四年十二月,公以少傅谢政归矣。又见蔡林屋先生“石蛇山记)),言石蛇境险而奇,世少得而观焉,文恪公一闻其胜,欣动不已,即冥搜岩穴,与健夫争先,而公不知倦。乃知公于山水间兴故不浅。登莫筵时为戊戌,距登第仅三年,甫离咕哔而登仕版,请告暂归,未人烟萝之社,仅仅蹑屐莫蕉,而不知西山,又何怪焉?某浮湛诸生颇久,不似公早贵,即身所未历者,已从诗篇游记中极知之,然以二三十年梦游之境,今以苫块谴废之馀,始得一饱玩,十日西山,四日东麓,林峦洞壑,山巅水渚,琳宫绀宇,几无所不到,所到必磅礴留连,不敢草草,自意于两山无负。然所谓蛇山者,尚不及问,而三山石壁盈盈在望,为昏雾所慑,业已鼓卡世而返,后之游者,得无笑我,来暮且未免挂漏哉。文恪公留包山诗云:“年少曾游今白发。”窃意登莫整后,即穷缥缈之胜,非俟白发抽簪,乃自东迤西也。记中言访余林屋之下,乃临文借用,今林屋洞第九}同天大字,亦文恪手迹。莫鳌峰下法海寺,门境最幽,余过而赏之。武山则余渡湖阻风泊舟处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7篇: 《石湖泛月记》(姚希孟

八月十七日,招冯杜陵,偕入楞伽寺,至藏经阁下,鞠躬礼佛。时方有华严期,薇谷所倡也。至薇谷房中坐,少顷,散步石观音殿,坐露台上,望石湖。是日,酷暑不减六七月,入夜复至薇谷房夜饭,借宿五贤祠之左密室中,余癸卯年读书之地,自丙午中秋宿此,隔二十馀年矣。夜雷雨,暑气顿涤,子夜后枕簟生凉,有挟纩之思。十八日,张孟舒到寺中,复添游伴。粥后坐阁子下良久,薇谷出伊蒲啖余。至山庭上一沙弥房少坐,踞地颇胜,庭中修竹洁绿可爱,使人留连。出山门,循陂陀而行,复登舟至越溪庄,乃履吉先生读书地,荒芜甚矣,缅怀昔人,徘徊久之而出。至积庆庵少坐,复棹舟至行春桥。是日,游人颇集,因十八夜有上方观串月之说,俗子所竞赏也,然以郡公至,且月色微漾,不能登山,与孟舒、杜陵小酌于僧房。出至桥边一步,大半皆市井俗物,即绮纨歌吹,亦复寥寥,而衣单不耐风露,还入寺,坐檐前,酌数杯而寝。十九日粥后返棹,初意欲往灵岩,因无秋衣,种种不便,姑俟木犀开了此兴耳。饭于舟中,归途转至寿生庵,复至祗园,偕修慈、涵真二上人,寻附近诸静室。过竹影庵,有一闭关者坐关前,少顷,又见阁下一刺血书((华严》者,积鲜血盈合,使人感动,其僧为克让也。过西隐庵,登阁观五百罗汉。又至一静室,其主僧稍可与语,坐庭前久之,后庭秋海棠盛开,而寂寞无赏,真空谷之佳人也。还至寿生庵,坐庭际,待月而归。是夜,月白如昼,而不能于湖山间相遇。冯杜陵清兴绝少,一至西郊即遁去,亦可笑也。僧寮之游,与四兄同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8篇: 《宝华避雨记》(姚希孟

余从尧峰观道场既竣,将至宝华。累日晴煦,是早忽雨,上午雨且甚,舟泊山下,箬篷声飒飒,已乃淙淙,侵帘扑几,所携群籍皆如晓花着露,衾稠之上,仰承木罅,淋漓沾浃矣。

筱舆已具不可登,一舟仅藕孔大,枯坐蹙蹋,殊不惬人意。呼篙工整蓑笠,亟谋归棹,橹声仅两三,祈见岸上双扉半启,拟为村中旧家,仰窥有颜其楣日“太史宗伯”,走奚奴讯之,知玄宰先生别业也。虽主人不在,苍头衣祓禳而应门,乃颇解事,肃客甚谨。引余至厅中,寻转一廊,登其楼,楼外多嘉树,树杪出垣甍上,稠阴如幄。楼上复筑一小阁,骤跻之,觌面皆浓云,黝黑沉沉,矗峙半空中,窃意云物善腾翥,何卓立移时,且下与水滔相接?谛视之,山也。其沉黑之上,白烟数缕,婀娜而升,细者若篆香,重者若釜气,忽断忽续,其黑烟亦时时从山巅出,如两军旗帜相盘礴,为荼为墨,仿佛吴王争霸时。大抵白烟多孤骞,而黑烟多队合;白者多俯瞰,而黑者多仰睇,想亦纲组中轻重浮沉之别也。合抱连常之木,泼黛援青,摇曳于素旃玄纛之下。此天然画图,实目中所创获,当倩主人造化之笔,从鲛绡写就,恨不与先生共赏之。夫烟云狡狯,吐沫流姿,此景物之幻也。余来自尧峰,将登宝华,原非泛雪夜之孤舟,寻辋川之别墅,且棂牖颓圮,楼阁苍凉,即主人亦马厩弃之,经年之中,未必履綦一到,而雨师作合,遂为清游点缀,此踪迹之幻也。以人事言之,则雪泥鸿爪,总是空华,以有情言之,则雨态山容,亦求鉴赏,偶然而值,偶然而住,茶一壶,饭一餐,书一卷,低回留之不能去,而造物者亦故为乍晴乍雨,以嫦其行踪。至于舆人怨仆,夫疑而同行之野衲,亦且笑以为情痴也。即余亦不能自解已,欲作诗纪之,因读苟子有会心处,不忍辍,又恐景况一逝不可复追,遂于楼中信笔为之记,时四月初七日。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9篇: 《尧峰山志序》(陈仁锡

读书尧峰之巅,自石湖十五里山水回合。初抵寺,白浪千顷,疑震泽;有峰远秀,疑缥缈。山僧日:此枫落吴江也,郡诸巨浸也,松之泖也,突兀如神人虞山也,美好如姬黛玉峰也。又数里陟妙高峰,三面太湖,而穹窿、阳山率灵岩诸峦障其后。稍下多景岩,西山点点,渔榔并坐。又尝妙高观落日,湖山一岛,桃浪一叶,皆含灵妙,其了无意,况者疆畎耳,沟池耳,村合耳,夜半月华如雪,湖天渺渺,向之所鄙为田叟野烟牛羊下来之陬,无异万千顷之洪涛也。余无以名尧峰,惟记在山中作《续诗馀序》云:始见松陵之城郭,若庞山、同里诸浸焉,澹台、宝带、碛沙、陈湖之滨焉,泖湖若练,玉峰若环,横山若盘,穹窿若宾,阳山若拱,虞山若垣,锡山若龙,上方若腕,石湖若杯焉。自青沙坞万玉隈而上,浸吾腹者三万六千顷之半焉,泛若凫凡三十馀峰焉,荆溪之铜官,誓川之碧岩,如鹏决起焉,树如荠焉,舟如月焉,日月并出焉,落日之帆如雪焉,雾霁见~顷焉,电起闪一峰焉,月上泛一波焉,云开献一翠焉。吾见夫人蠓蠛焉、飞尘焉,而以拜石则神人焉、袍笏焉、丈人焉,一草一木皆顶礼焉,新钟鼓之声、壮云山之色焉。凡此皆天地之馀,所谓旁望万里之黄山而皆青翠,俯察千仞之深谷而皆黟黑。吾乃忽然而捉笔,亦如天之一北一南,地之影长影短,箕为傲客,房为驷马而已。噫,终无以名尧峰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10篇: 《铜井山重建石桥记》(陈仁锡

  山以凿坎得铜,有泉出焉,洼为井,悬巨石如坠人井,呼则不得声,固奥区。嘉靖问,郡有倭警,多居此,亦安壤也。范石湖先生记:“凡游吴中,不至石湖,不登行春,与未始游吴无异。”余日:“凡游光福,不泛下崦,不登铜井,与未始游光福无异。”铜井之胜,以太湖带下崦,以下崦带上崦。志邓尉而西之,则沈润卿;记玄墓而并青芝以左之,则袁胥台;濒湖诸山,高出邓尉,而以安山亚之,则都玄敬;“天为渔家开下崦,晚宜画舫驻中流”,则吴文定。虽然,其胜也以桥。虎山桥在乱山中,文笔锐而去湖远。铜井桥峙乱水中,而挽数万顷具区以运腕,又迩龙山,其并榷也宜。考郡志,“红阑三百九十桥”,乐天诗也,及宋始瓮以石。此桥昔木而败,濒危数人,今石而永,贻安百世。将后人之功倍于前人,故此日之费,亦侈于往H。有奋迅踊跃而出,即发可捐、囊可破也,况兹山也。天雨玉耶,梅花三十里;天雨金耶,桂花千万树。其奚有于一桥?桥成之H,予将登焉。遥望山之半,石皆拔起,如张巨翅,凤凰也;高五百馀丈,冈陇抱,岩岫缀,幽而旷,邓尉也;山半面湖,远见法华如屏,浮于水面,奇石高松,谷啸数里,玄墓也;缘溪一桥,如伸左臂,昔日养虎,今我秣马,虎山也;自西崦湖阔十馀里,乱流而渡,槛与湖浮,青芝堤也;树树凌波,香雪扑人,霏桃间之,蟠螭朝士,西碛也;一望太湖极壮,烟霞乱抹,近者九龙,远者苕蓄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