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杨炯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杨炯的古诗

taobao1.png

杨炯的古诗第1篇: 《夜送赵纵》(杨炯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赵纵你就如和氏璧一样难得,历来为天下人所知。今夜送你回赵国故乡,皎洁的月光照满前川之上。

【注释】

①赵纵:作者的朋友,赵州(今河北省赵县)人。

杨炯:华阴(今属陕西)人。十岁举神童,唐高宗上元三年应制举及第,授校书郎。后官婺州盈川令,后人因此称为“杨盈川”。诗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齐名,并称“初唐四杰”。明人辑有《盈川集》。

③连城璧:价值几座城邑的玉璧,指战国时代的和氏璧。秦昭王听说赵惠文王获得了和氏璧,曾表示愿意用十五城来交换。和氏璧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美玉,在它流传的数百年间,被奉为“天下所共传之宝”。

④旧府:故乡的旧居。

taobao1.png

杨炯的古诗第2篇: 《彭城公夫人尔朱氏墓志铭》(杨炯

夫人尔朱氏,河南洛阳人也。若夫阴山表里,冲北斗之玑衡;瀚海弥纶,直西街之毕昴。四时衔火,烛龙开照地之光;六月抟风,大鹏运垂天之翼。由是奄有京县,遂荒中土。车书礼乐,三王之损。益可知,将相公侯,百代之山河不殒祖敞,隋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岐同金申信临徐七州总管兵部尚书金城郡开国公。天列尚书之星,地标光禄之塞。出身万里,知吕岱之元勋;专命一方,识刘宏之重寄。父休最,隋左千牛备身朝散大夫齐王府司马,袭封爵金城公。大夫称伐,诸侯胙土。淮仙致雨,仍攀桂树之山;楚客临风,更入美蓉之水。

夫人玉台贞气,金河仙液。蔡中郎之女子,早听色丝;谢太傅之闺门,先扬丽则。彭城公发源殷伯,承家汉相。山川气候,彰白虎于皋陶;象纬休征,下苍龙于曼倩。三星照夜,伫稽鸣雁之期;七日秉秋,坐荐飞皇之兆。

夫人年甫十八,遂归于我。巫山南眺,逢暮雨于瑶姬;华岳西临,降明星于玉女。动合诗礼,言成轨则。晨昏展敬,事极于移天;苹藻挈诚,义申于中馈。女郎砧石,响明月而思秋风;织妇机床,听寒蛩而催络纬。用曹大家之明训,执宋伯姬之贞节。加以心依八觉,理会三空。游智刃于檀林,泛仙舟于法海。几神独照,默言象而无施;空有兼忘,束筌蹄而不用。

人生天地,寿非金石。银台窃药,想奔月而何年?金殿煎香,思反魂而无日。以某年月,终于平原里之私第。越上元三年十月二十日,合葬于城南之毕原,礼也。齐侯寝侧,杜氏阶前,对文王之毕原,用周公之合葬。偃松千古,长无寡鹤之悲;文梓百寻,还见双鸳之集。铭曰:

合葬非古,周公所存。死生千载,棺椁双魂。野旷风急,天寒日昏。烟霾杳嶂,雾失遥村。纪黄绢之碑表,对青松之墓门。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华昂:华、昂为宿名。

②光禄之塞:即光禄塞,古障塞名,《汉书·匈奴传》有载,在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一带。

③蔡中郎:即东汉末文学家蔡邕,官中郎将,故称。

④谢太傅:即谢安,官太傅,故称。

⑤象纬休擞:象纬,日月五星,指天象。休徵,指吉利的征兆。

⑥伫稽呜雁之期:伫稽,等待、选定婚期。鸣雁,指婚礼。

⑦女郎砧石:即女郎山的捣衣石。《水经注·沔水》有载。

⑧曹大家:即后汉班彪之女,班固之妹班昭,有《女诫》。

⑨八觉:佛教中有《八大人觉经》,列举八种解说人生痛苦的真谛,号八觉。

taobao1.png

杨炯的古诗第3篇: 《群官寻杨隐居诗序》(杨炯

若夫太华千仞,长河万里,则吾土之山泽,壮于域中;西汉十轮,东京四代,则吾宗之人物,盛于天下。乃有浑金璞玉凤戢龙蟠,方圆作其舆盖,日月为其扃牖。天光下烛,悬少微之一星;地气上腾,发大云之五色。以不贪为宝,均珠玉以咳唾;以无事为贵,比旗常于粪土。诸侯不敢以交游相得,三府不敢以辟命相期。与夫!形在江海,心游魏阙,迹混朝市,名为大隐,可得同年而语哉?

天子巡于下都,望于中岳,轩皇驻跸,将寻大隗之居,光帝省方终全颍阳之节。群贤以公私有暇休沐多闲,忽乎将行指林壑而非远,莞尔而笑,览烟霞而在瞩,登土央虬践莓台,阮籍之见,苏门止闻,鸾啸庐敖之逢高士,讵识鸢肩。忆桑海而无时,问桃源之易失。寒山四绝,烟雾苍苍,古树千年,藤萝漠漠。诛茅作室,挂席为门,石隐磷而环阶,水潺涯而匝彻。乃相与旁求胜境,遍窥灵迹。论其八洞,实唯明月之宫。相其五山,即是交风之地。

仙台可望,石室犹存。极人生之胜践,得林野之奇趣,杯浮若圣,已茂松乔。清论凝神,坐惊河汉,游仙可致,无劳郭璞之言。招隐成文,敢嗣刘安之作。

【翻译或鉴赏】
文章从华山脚下落笔,交代“吾土”华阴县的地理位置:南依千仞西岳,北临万里黄河,可谓表里山河,称美天下而壮于域中。从大处落笔,气势不凡,着墨无多,却将华阴地形大势表现无余,接着用寥寥数语道出“吾宗”历代英雄辈出,“盛于天下”,地灵人杰,令人倾心企羡。至此,笔锋轻轻一转,下一“乃”字,以饱含羡意之笔,引出人才全真、深藏不露的扬隐居,盛赞其质之洁、情之雅、德之贤、才之美。褒扬之意,溢于言表。该段缕述杨隐居超尘拨俗之处,突出-一个“异”字。为下文蓄势。

第二段作者另采墨色。拓开一笔。叙写天子赴嵩山,巡洛阳,祭中岳,访隐者,看似闲笔,其实不然,既道出天子慕隐士,暗衬扬隐居之不凡,又点出群官寻访扬隐居的时间、地点,可谓落笔于天子,而意在扬隐居。章法有交,活泼新鲜。接着,疾收笔锋,描写寻访之事。群官在高宗影响之下、趁公私闲暇之际,结伴寻访扬隐居,“忽乎将行”点出群官急切之心,莞尔而笑。道出众人欣悦之情。一路上,穿密林,过溪谷,登块,践莓苔,沿途烟霞缭绕,流动不居,人行其间,似有若无,给人一种依稀恍惚之感,足以发人遐想。接着,写深山寻访情景,以“阮籍之见苏门,止闻鸾啸;卢敖之逢高士,讵识鸢肩”言其所访未遇,无缘相见。只是说到为止,不多叙说,然后即转入山景描写,以饱蘸诗情之笔,拓展出一个闲静深邃的隐居天地:“寒山四绝,烟雾苍苍;古树千年,藤萝漠漠。诛茅作室,挂席为门。石隐磷而环阶,水潺谖而匝砌,”此段“四绝”二字已道出山势之峥嵘,“山”上又冠一“寒”字,便给人一种陡然而来的荒寒之感。古树藤萝,密布山岗,在云海雾障中若隐若现,平添了几份神秘的色彩。而在这苍凉静穆的幽区中有一座小小的茅屋,四周满布磷磷奇石,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小溪环绕台阶潺流不患,穿过乱石悄然而去。山深景色幽,溪流人心静,使人心澄目净,宠辱皆忘,使人欣欣然又怯怯然,似有恍入仙境之感,给人以独特的美感享受。

结尾,作者有感而发。经历了一次最快意的旅行,领略了最奇妙的风光,无需再寻找幻境了。

这篇序文基本上用骈体写成,用典贴切,音节谐美,且描写生动,情文并茂,写活了一个“幽”宇,写神了一个“异”字,将读者带入了忘我的境界。

taobao1.png

杨炯的古诗第4篇: 《王勃集序》(杨炯

大矣哉,文之时义也。有天文焉,察时以观其变;有人文焉,立言以重其范。历年滋久,递为文质。应运以发其明,因人以通其粹。仲尼既没,游夏光洙泗之风;屈平自沈,唐宋宏汨罗之迹。文儒於焉异术,词赋所以殊源。逮秦氏燔书,斯文天丧;汉皇改运,此道不还。贾、马蔚兴,已亏於雅颂;曹、王杰起,更失於风骚。僶俛大猷,未忝前载。洎乎潘、陆奋发、孙、许相因,继之以颜、谢,申之以江、鲍。梁魏群材,周隋众制,或苟求虫篆,未尽力於邱坟;或独徇波澜,不寻源於礼乐。

会时沿革,循古抑扬,多守律以自全,罕非常而制物。其有飞驰倏忽,倜傥纷纶。鼓动包四海之名,变化成一家之体。蹈前贤之未识,探先圣之不言。经籍为心,得王、何於逸契;风雲入思,叶张、左於神交。故能使六合殊材,并推心於意匠;八方好事,咸受气於文枢。出轨躅而骧首,驰光芒而动俗。非君之博物,孰能致於此乎?

君讳勃,字子安,太原祁人也。其先出自有周,濬启文明之裔;隐乎炎汉,宏宣高尚之风。晋室南迁,家声布於淮海;宋臣北徙,门德胜於河汾。宏材继出,达人间峙。祖父通,隋秀才高第,蜀郡司户书佐,蜀王侍读。大业末,退讲艺於龙门。其卒也,门人谥之曰文中子。闻风睹奥,起予道唯;摧摩三古,开阐八风。始摈落於邹、韩终激扬於荀、孟。父福畤,历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交阯六合二县令,为齐州长史。抑惟邦彦,是曰人宗。绝六艺以成能,兼百行而为德。司马谈之晚岁思宏授史之功;扬子雲之暮年,遂起参元之叹。

君之生也,舍章是托。神何由降?星辰奇伟之精;明何由出?家国贤才之运。性非外奖,智乃自然。孝本乎未名,人应乎初识。器业之敏,先乎就傅。九岁读颜氏《汉书》,撰《指瑕》十卷;十岁包综六经,成乎期月。悬然天得,自符音训。时师百年之学,旬日兼之;昔人千载之机,立谈可见。居难则易,在塞咸通。於术无所滞,於词无所假。幼有钧衡之略,独负舟航之用。年十有四,时誉斯归。太常伯刘公巡行风俗,见而异之曰:“此神童也。”因加表荐,对策高第,拜为朝散郎。沛王之初建国也。博选奇士,徵为侍读,奉教撰《平台钞略》十篇,书就,赐帛五十匹。先鸣楚馆,孤峙齐宫。乘忌侧目,应刘失步。临秀不容,寻反初服。远游江汉,登降岷峨。观精气之会昌,玩灵奇之蚃。考文章之迹,徵造作之程。神机若助,日新其业。西南洪笔,咸出其词;每有一文,海内惊瞻。所制《九陇县孔子庙堂碑文》,宏伟绝人,稀代为宝,正平之作,不能夺也。

咸亨之初,乃参时选,三府交辟,遇疾辞焉。友人陆季友时为虢州司法,盛称宏农药物,乃求补虢州参军。坐免岁馀,寻复旧职,弃官沈这,就养於交阯焉。长卿坐废於时,君山不合於朝,岂无媒也?其惟命乎?

富贵比於浮雲,光阴逾於尺璧。著撰之志,自此居多。观览旧章,翔群艺,随方渗漉,於保不尽?在乎词翰,倍所用心。尝以龙朔初载,文场变体,争搆纤微,竞为雕刻。糅之金玉龙凤,乱之朱紫青黄。影带以徇其功,假对以称其美。骨气都尽,刚健不闻;思革其弊,用光志业。薛令公朝右文宗,托末契而推一变;卢照邻人间才杰,览清规而辍九攻。知音与之矣,知己从之矣。於是鼓舞其心,发泄其用。八纮驰骋于思绪,万代出没於毫端。契将往而必融,防未来而先制。动摇文律,宫商有奔命之劳;沃荡词源,河海无息肩之地。以兹伟鉴,取其雄伯,壮而不虚,刚而能润,雕而不碎,按而弥坚。大则用之以时,小则施之有序。徒纵横以取势,非鼓怒以为资。长风一振,众萌自偃。遂使繁综浅术,无藩篱之固;纷绘小才,失金汤之险。积年绮碎,一朝清廓;翰苑豁如,词林增峻。反诸宏博,君之力焉;矫枉过正,文之权也。後进之士,翕然景慕。久倦樊笼,咸思自释。近则面受而心服,远则言发而响应。教之者逾於激电,传之者速於置邮。得其片言,而忽焉高视;假其一气,则邈矣孤骞。窃形骸者,既昭发於枢机;吸精微者,亦潜附於声律。虽雅才之变例,诚庄思之雄宗也。

妙异之徒,别为纵诞,专求怪说,争发大言。乾坤日月张其文,山河鬼神走其思。长句以增其滞,客气以广其灵。已逾江南之风,渐成河朔之制。谬称相述,罕识其源。扣纯粹之精机,未投足而先逝;览奔放之偏节,已滞心而忘返。乃相循於步,岂见习於通方?信谲不同,非墨翟之过;重增其放,岂庄周之失?唱高罕属,既知之矣。以文罪我,其可得乎?

君以为摛藻雕章,研几之馀事;知来藏往,探赜之所宗。随时以发,其唯应便;稽古以成,其殆察微。循紫宫於北门,幽求圣律;访元扈於都洛,响像天人。每览韦编,思宏大易。周流穷乎八索,变动该乎四营,为之发挥,以成注解。尝因夜梦,有称孔夫子而谓之曰:“易有太极,子其勉之!”寤而循环,思过半矣。於是穷蓍蔡以像告,考爻彖以情言。既乘理而得元,亦研精而徇道。虞仲翔之尽思,徒见三爻;韩康伯之成功,仅逾两系。君之所注,见光前古。

与夫发天地之秘藏,知鬼神之情状者,合其心矣。君又以幽赞神明,非杼轴於人事;经营训导,乃优游於圣作。於是编次论语,各以群分;穷源造极,为之古训。仰贯一以知归,希体二而致远。为言式序,大义昭然。

文中子之居龙门也。睹隋室之将散,知吾道之未行;循叹凤之远图,宗获麟之遗制。裁成大典,以赞孔门;讨论汉魏,迄於晋代。删其诏命,为百篇以续书。甄正乐府,取其雅奥,为三百篇以续诗。又自晋太始元年,至隋开皇九年平陈之岁,裒贬行事,述《元经》以法《春秋》门人薛收窃慕,同为《元经》之传,未就而殁。君思崇祖德,光宣奥义。续薛氏之遗传,制诗书之众序。包举艺文,克融前烈。陈群禀太邱之训,时不逮焉;孔伋傅司寇之文,彼何功矣?《诗》、《书》之序,并冠於篇;《元经》之傅,未终其业。命不与我,有涯先谢。春秋二十八,皇唐上元三年秋八月。不改其乐,颜氏斯殂;养空而浮,贾生终逝。

呜呼!天道何哉?所注《周易》穷乎晋卦;又注《黄帝八十一难》,幸就其功;撰《合论》十篇,见行於代。君平生属文,岁时不倦,缀其存者,才数百篇。嗟乎促龄,材气未尽,殁而不朽,君子贵焉!

兄勔及勮,磊落词韵,铿鍧风骨,皆九变之雄律也。弟助及勋,总括前藻,网罗群思,亦一时之健笔焉。友爱之至,人伦所及。永言存殁,何痛如之?援翰纪文,咸所未忍。盖以投分相期,非宏词说,潸然掔涕。究而序之,分为二十卷,具诸篇目。《三都》盛作,恨不序於生前;《七志》良书,空撰得於身後。神其不远,道或存焉。

【翻译或鉴赏】
真是广大精微啊,事物的表现形式及其因时而生的作用与价值!有天道的表现形式,可以通过它来明察自然界四时的变化;有人道的表现形式,通过著书立说来增强它的范式作用。在悠长的历史中,“文”与“质”两种形式交替出现。顺应事物的发展变化以探求其规律,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去开发其智力。孔子去世后,子游、子夏光大了他的教化;屈原自沉后,唐勒、宋玉弘扬了他的辞赋。文章、儒学从此变成了两门学问,重视实用的词章和重视缘情的辞赋也因此各有不同的渊源。等到秦始皇焚书,那是上天要丧失人文典制。伴随着西汉皇帝的改朝换代,这种大道也一去不复返。虽然有贾谊司马相如这些辞赋家的兴起,但是他们的作品已经不如《诗经》中的《雅》和《颂》那么雅正;虽然有曹植王粲这些杰出诗人的出现,他们的作品也已失去了《国风》和《离骚》的风味。但他们勤勉致力于弘扬大道,未辱于前代。等到潘岳、陆云引领文坛,孙绰、许询因承沿袭,再加上后来的颜延之谢灵运,以及江淹鲍照的发扬光大,梁、魏之时的众多英才,周、隋之际的众多文学作品,或者只重词句雕琢,没有在作品的思想内容方面着力;或者只求辞藻袱艳,不求文义典雅。他们根据时代的风气或因袭或变革,根据古制或多或少有些变化,但大多都是严守窠臼以求自全,很少突破常轨去创造。王勃的文章气势飞动、变化无拘,议论洒脱而广大渊博,鼓舞激荡则囊括四海万物,变而化之则成一家之体制;探索前贤还没有认识到的,追寻先前圣人所没有议论到的,以经籍为心,和王弼、何晏就如同老朋友,以风云入思,与张载左思在精神上交往;因此能使天地四方的不同事物,都能用心构思出来,各地发生的新奇事物,都能用诗文表现出来;超越了六朝以来文士的陈规陋习而成为了文坛领袖,施展才华从而改革了旧俗;如果不是王勃这样的博物君子,谁又能够达到此等地步?

王君名讳为勃,字子安,是太原祁县人。他的先祖是周人,他正是那具有深邃智慧的周人后代。他的先祖王霸在东汉时隐居不受皇帝征召,弘扬了高尚的风气。晋室南迁后,他的先祖王述又在淮海之间声名远播。刘宋即将代晋,他的先祖王慧龙北徙,在黄河与汾河流域也很有名望。王家历代都是宏材不断,出类拔萃的人物不时如山峰般涌现。王勃的祖父王通,是隋朝杰出的人材,曾任蜀郡司户书佐,蜀王的侍读。在隋炀帝大业末年,王通隐退到龙门讲授六艺。

他去世之时,弟子们赠给他的谥号是“文中子”。他得到了先儒的教诲,理解儒学的真谛,并启发学生、引导他们深入思考。他揣摩古代思想的精义,阐述各种修齐治平的道理与方法。虽然没有了邹、韩两家的注疏,但他最终能发扬荀子孟子的学说。王勃的父亲王福畴,历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交肚、六合二县县令,齐州长史。他是国家的才俊之士,为人们所尊敬。他博览六艺,精通百行。就像司马谈晚年之时,将书写历史的期望寄托在儿子司马迁身上;扬雄暮年的时候,感叹起了幼子曾与他一起参悟《太玄》一样,王勃也深受家学影响。

王勃出生之时,材质秀异。神奇的内在之美是从何而降?那是天上奇伟星辰的精华。明秀的外在气质是从何而来?那是顺应了家国得贤才的气运。才性并非全靠外在努力,智力是天生如此。还在没出名之前就已经以孝道为立身之本,初次相识就能察知对方的为人。早在其跟老师学习之前,才能、学问就已经很优异了。九岁时读了颜师古所注的《汉书》,就撰写了《指瑕》十卷;十岁时通习了六经,在一年之内就有大成。诗文无所依傍,如同天授,自然符合音节、格律。当时,老师百年才积累下的学问,他数月之内就可以掌握;前人相传千年的精义,他通过一阵谈话就可以获得。困难的一学就懂,阻塞的一看就通。对于学术无所窒碍,对于辞赋无所假借。自幼就有治国之略,宰相之才。十四岁之时,就已享誉当世。太常伯刘祥道巡访民间之时,一见到他,就惊奇道:“这是一个神童啊!”于是就上表举荐,王勃在朝堂回答问题优异,高中得选,官拜朝散郎。沛王刚刚立国时,广选奇才,王勃被征召为侍读,奉命撰写《平台钞略》十篇,书写成以后,沛王赏赐锦帛五十匹。就像州绰先鸣楚馆,有的学者在稷下学宫特立独出一样,在沛王府里,王勃的才智是最优秀的。枚乘庄忌如果在世都不敢正眼看他,应场、刘桢面对他也会举止失措。才学优异却不能被包容,王勃被免职之后,又成了平民。于是他就远游长江、汉水,登临岷山、峨眉山。到名胜之地观赏钟灵毓秀之气,到云雾弥漫的奇险之地游赏灵奇之物。寻访前人文章中所描述的地方,体验作者的创作过程。若有神助,他的水平每天都在提高。西南方的鸿篇巨制,都是出自他的大手笔;每当有一篇文章写出来,海内外都惊讶仰慕。他创作的《九陇县孔子庙堂碑文》,气势宏大,远过常人,世人都看做稀世珍宝,即使是祢衡的作品,也不能与之匹敌。

成亨初年,王勃参加了科举考试,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争相征召,因为生病就谢绝了。王勃的朋友陆季友当时任虢州司法参军,极力称道那里的药材物产,于是请求补选为虢州参军。因事被免职。大约一年之后,很快就官复原职,但王勃放弃做官而选择了隐居,在交趾隐居休养。当初,司马相如因事被罢黜,桓谭不苟合于朝廷而被贬谪,难道是因为没有机遇吗,是命该如此吧!富贵就像那天上的浮云变幻不定,一寸光阴比一尺长的璧还要宝贵。著述和写作,从此成了他的主要志向。博览前人著作,玩赏各种艺文,随机应变,多有会心。怎么保证没有穷尽?就在于对词章文句,倍加用心。(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曾经因为龙朔初年,文坛风尚变化,人们都争相模拟纤弱、细腻的文风,采用雕琢、精细的手法。在文中加进华丽、袱艳的辞藻来炫入耳目。以描摹细致的词句来炫耀才能,通过骈词俪句来表现美。阳刚之气都消失了,刚健的文风也销声匿迹;王勃想改革这种弊端,用以光大自己的志向和功业。薛收是当时文坛大家,与之又是忘年之交,很推崇这种改革;卢照邻是人间才俊,阅览王勃之文后向他拜服。有知音的赞赏,有知己的相从,王勃因此精神振奋,倍加努力,一展才能。他的思绪驰骋八极,秉笔出没于古今。吸收、融会前人的优秀成果,开时代风气之先,不断创新体制。遣词造句,改变了文章固有的形式;文思泉涌,连江河大海都盛不下。凭借着超强的鉴别能力,借鉴文豪大作,他的文章壮丽而不显得虚弱,刚健而又圆融,雕琢却不显得破碎,推敲而显得更加密实。大处着眼,符合时代潮流;小处入笔,符合事物发展变化的次序。文笔纵横,气势磅礴,并非借以发泄不满。王勃的文章就像大风一吹,百草自然低伏。因此让那些看似繁冗而实际浅薄的文章,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众多小才小智,在他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多年绮丽破碎的文风,一朝而被廓清;文坛显得大气磅礴,诗文气象也倍加峥嵘。

重返宏通博大,全赖王勃之力;矫枉过正,也是符合文章情势的一种改变。后来的文人,都一致崇尚他。就像长久被束缚在笼子里一样,都向往自我解放。周围的人都对他恭敬心服,远方的人也都闻言而欢呼响应。人们相互介绍,口耳相传,速度比闪电还快,文章的传播比邮寄得还快。获得王勃的只言片语,就好像突然能高瞻远视;行文能有一点王勃之气,就顾盼自雄。模拟形式者,也能看清文章的关键所在;得其精妙者,也能暗暗符合声律要求。王勃虽然是文雅大才中的一个诗文体制的创新者,实际上却扮演了强大的思想领袖角色。那些标新立异之徒,进而更为夸张、放诞,专一取其奇言怪论,纷纷大言不惭。其文采就像乾坤寥廓、日月朗照,其文思就像山河般奔涌、鬼神般变幻莫测。七言古诗增加了凝重,虚夸浮艳之词增加了灵气。已经超越了南朝文风,渐渐形成了北方特有的诗文体制。错误的称赞递相转述,很少人能认识其源流。追求绮丽、精巧的机制,还没有掌握,就已然走形变样;学习那奔放、夸张的节奏,却沉溺其中而不能自拔。于是相互之间亦步亦趋、畏葸不前,怎能借鉴、学习那些通达之士的长处呢?后人记诵《墨经》各自不同,那不是墨子的过错;增加了放荡不羁的情思,难道是庄子的过失?曲高和寡,由此可知。因文章而感激或者怪罪于王勃的人,怎能学得其精髓?

王勃认为辞藻的铺排和字句的雕琢,在写作中都是次要的。推算古今,神知往来,才是探索幽深莫测的玄理的宗旨。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而行动,只有应合时机;考察古道而有所成就,大概就在于观察细微。当年子夏巡行紫宫北门,探求圣人之律;仓颉在洛阳寻访玄扈之水,仿佛天人一般。每当阅读《易经》时,就思考弘扬光大它。全面考察以穷尽素王之法的精义,多次修改以包含各种变化,王勃完成了注解,这就是《周易发挥》一书。他曾经晚上做梦,梦见一个自称孔夫子的人对他说:“《易》中包含太极,你要勤勉以求啊!”

梦醒之后,他翻来覆去地反复揣摩,思索了大半夜。因此,他多次通过卦象来预知吉凶,根据情势来判断爻、彖之辞。顺应自然之理而得其玄妙,全身心地投入以研习、体察大道。虞仲翔尽情思考,只能围于一卦之变;韩康伯虽然成就功业,也仅仅是参透了《易·系辞》上下两篇。王勃的注解发扬了前人的思想,发抉了天地间的秘密,洞察了鬼神的情状,与《易经》作者之用心不谋而合。王勃又深刻地阐发了神明旨意,并非仅仅排比人事;全书的编写和解释引导,与圣人作品中的意思相贯通。因此将《论语》分别排列,按照不同的内容分门别类;探求源流,追求精深,以对其进行注解。王勃仰慕并贯彻以孔子之道为归宿来探求其本义,通过体察孟子、苟子的言论而致力久远。王勃又作了《次论语》一书,按照不同的内容来编次论述,将大义阐发得都明白。他的祖父文中子当年隐居龙门的时候,看到隋朝将要灭亡,知道儒家之道不行于世。遵循孔子寄望于将来的远大理想,效法孔子写作《春秋》的遗愿。编成典册,以阐发儒家思想;探讨和评点汉、魏之学,止于晋代。删节编次诏令典告,写作了一百篇以续《尚书》。辨别乐府,发扬光大其雅正、深远之义,写作了三百篇以续《诗经》。又对自晋朝太熙元年到隋朝开皇九年平定陈朝时的历史事件加以褒贬点评,效法《春秋》而写作了《元经》。弟子薛收私下非常景仰他,一同为《元经》作了注解,但是没有做完就去世了。王勃思量要光大祖父的德操,发扬其思想的深奥之义。接续薛收未完成的注解,为《诗》、《书》等作了序。融会了经籍和诗文,足以光耀前代的功业。陈群秉承祖父陈寰的训导,可惜时运不济;孔仅能传诵孔子的文章,那该是多大的功业!《诗》、《书》的序,都在开篇之首;《元经》的注释,没有能完成。天命不佑王勃,人生有涯却先行谢世。皇唐上元三年秋八月,王勃去世,享年二十八岁,就像颜渊不改其乐,却英年早亡;贾谊养空性而心若浮舟,难免早逝。唉!天道真是不公啊!王勃所注释的《周易》,穷极《晋卦》;又注解了《黄帝八十一难》,幸好得以完成;撰写的《合论》十篇,在世上流传。王勃平生写文章,常年不倦,而汇集其存世的,才仅仅数百篇。可叹这么短暂的年华,才气还没有用尽,虽死而不朽,君子以此为贵!王勃的兄长王勋和王励,词致气韵疏朗,风骨凛然,就像变化多端的雄壮的音乐旋律。他的弟弟王助和王勋,词藻包融前代,思维囊括众人,也是一时健笔。友爱之情,也属于人伦范畴。常言生死,但那种心痛有什么能够比拟的呢?秉笔记述,都让人不忍卒读。我和王勃是情分相投、意气相期,并非要发扬其文辞,此时却不禁潸然泪下。整理全集后写下了这篇序言,全集分为二十卷,都已记载于篇目。文如左思的《三都赋》那样博大,遗憾的是不能在作者生前为其作序揄扬;像《七志》那样的好书,却只能撰写了留作身后之名。灵魂还未远去,大道或许就此留存。

taobao1.png
共4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