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简介_范成大的诗词全集
古诗文网
当前位置:古诗词大全>范成大的诗>范成大简介

范成大简介,范成大的诗

范成大 简介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号称石湖居士。汉族,平江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南宋诗人。谥文穆。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习中、晚唐诗,继承了白居易、王建、张籍等诗人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终于自成一家。风格平易浅显、清新妩媚。诗题材广泛,以反映农村社会生活内容的作品成就最高。他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

《范成大全集》链接为:http://www.skyjiao.com/shici/zuozhe_6380/

taobao1.png

重九泛石湖记

淳熙己亥重九,与客自阊门泛舟,径横塘,宿雾一白,垂垂欲雨。至彩云桥,氛翳豁然,晴日满空,风景闲美,无不与意会。四郊刈熟,露积如缭垣,田家妇子着新衣,略有节物。挂帆溯越来溪,潦收渊澄,如行波璃上菱花虽瘦,尚可采。舣棹石湖,扳紫荆,坐千岩,观下菊丛中,大金钱一种已烂漫浓香,正午熏入酒杯,不待轰饮,已有醉意。其旁丹桂二亩,皆盛开,多栾枝,芳气尤不可耐。

携壶度石梁,登姑苏后台,跻攀勇往,谢去巾舆筇杖,石棱草滑,皆若飞步。山顶正平,有坳堂藓石可坐,相传为吴故宫闲台别馆所在。其前湖光接松陵,独见孤塔之尖。尖少北,点墨一螺为昆山。其后西山竞秀,萦青丛碧,与洞庭、林屋相宾。大约目力逾百里,具登高临远之胜。

始余使虏,是日过燕山馆,赋《水调》,首句云:“万里汉家使。”后每自和。桂林云:“万里汉都护。”成都云:“万里桥边客。”明年徘徊花市,颇叹倦游,不复再赋,但有诗云:“年来厌把三边酒,此去休哦万里词。”今年幸甚,获归故园,偕邻曲二三子,酬酢佳节于乡山之上,乃复用旧韵,首句云:“万里吴船舶,归访菊篱秋。”

望海亭赋

会稽太守参政魏公,作望海亭于卧龙之巅,率其属为歌诗以落成,录与书来,且使赋之。余谨掇其膏馥之余,拟赋一首以寄,后日获从杖屦其上,于山川之神,尚有旧焉。其辞曰:

诸侯之客,有来自东,而诧会稽之游者,曰:佳乎丽哉!越之为邦也。萦山带湖,楼观相望。背卧龙而崛起,焕丹碧之翔。跻攀下临,顾瞻无旁。平畴蔚以穉绿,乔木森其老苍。淙万壑之春声,写千岩之秋光。朝霞暝霏,扶疏微茫。望山河之故墟, 吊草木之余社。夏后万国之朝,句践百战之野。兴亡梗概,犹有存者。至于流觞泛雪,高人之旧事。浣纱采莲,游女之遗迹。郁溪山之如画,尚仿佛其可识。访古老以问讯,兴慨叹于畴昔。是为游览之大略,而蓬莱观风之所得。虽然,士固多感,而况于对景以怀古,抚事而凝情?往往使人魂断意折,洒淡而歌不平。故丽则丽矣,而未擅于登临之胜也。

若夫浩荡轩豁,孤高伶俜。腾驾碧寥,指麾沧溟。堕忧端于眇莽,挹颢气于空明。飘飘焉有连鳌跨鲸之意,举莫如望海之新亭。尝试登兹而望焉。沃野既尽,遥见东极。送万折之倾注,艳寒光之迸射。浸地轴以上浮,荡天容而一色。珠辉具芒,矗蝀横霓。快宇宙之清宽,怅百年之逼仄。当其三星晓横,万境俱寂。浴日未动,晨光先激。波鳞鳞而跃金,天晃晃而半赤。

轮腾上,东方皆白。烟有尘作,栖鸟振翼。俯群动而纷起,寄一笑于遐觌。永我暇日,苒其将夕。饯斜晖于孤嶂,候佳月于沧浦。沉沉上下,杳无处所。警玉池之破碎,洋银盘而吞吐。忽褰云而涌雾,献霜影于庭宇。夜色既合,初闻钟鼓。觞屡至而不辞,诗欲成而起舞。又若潮生海门,万里一息。浮光如线,涛头千尺。方铁马之横溃,倏银山之崩坼。气平怒霁,水面如席。吴帆越樯,飞上空碧。此亦天下之伟观,然犹未及乎目力。燕香舂容,俗客莫陪。神清意消,徙倚徘徊。天风激吹,波涛阖开。五云明灭,丹宫绛台。睇三山之不远,其为公而飞来。遂招汗漫之胜游,下飙车之逸轨。属紫霄之妙质,侑玉?之清醴。勤歌鸾与舞凤,寿仙伯以多祉。恍风雨之皆散,但惊尘之四起。悟真灵之不隔,而何有乎弱水之三万里也。噫!昔之居此者多矣,曾靡暇于经营。逮山灵之效奇,发遗址于岩扃。殚妙巧于天藏,超埃?而上征。极观听之所接,遂杳渺而难名。嗟此乐之无央,与来者而同登。决眦荡胸,雪其尘缨。且安知前日之苍烟白露,断蔓而荒荆者哉!顾客子之所能道者,才管中之一斑。惟览者之自得,会绝景于凭阑。心凝神释,浩如飞翰。而后知兹亭之仙意,而凌虚御风之无难。主人瞿然而起曰:有是哉!吾将观焉。

嘉州揽胜

乙酉泊嘉州,渡江游游云。在城对岸,山不甚高,绵延有九山头,故又名九顶。旧名青衣山。青衣,蚕从氏之神也。旧属平羌县。县废,并属龙游。跻石磴,登凌云寺。寺有天宁阁,即大像所在。嘉为众水之会,导江、沫水与岷江皆会于山下,南流以下犍为。沫水合大渡河由雅州而来,直捣山壁,滩泷险恶,号舟口至危之地。唐开元中,浮屠海通始凿山为弥佛头滩。佛阁正面三峨,余三面皆佳山,众江错流诸山间,登临之胜,自西州来始见此耳。东坡诗:“但愿身为汉嘉守,载酒常作凌云游”,后人取其语,作载酒亭于山上。

丙戌泊嘉州,游万景楼。在州城傍高近之上。汉嘉登临山水之胜,既豪西州;而万景所见,又甲于一郡。其前大江之所经,犍为戎泸。远山缥缈明灭,烟云无际,右列三峨,左横九顶,残山剩水,间见错出,万景之名,真不滥吹,余诗盖题为西南第一楼也。九顶之旁,有乌龙一峰,江水绕之,如巧画之图。楼前百余步有古安乐园,山谷常游之,名轩曰:“涪翁”,壁间题字犹存。云见水绕,乌龙惟此亭耳。是时未有“万景”,故山谷以安乐园为胜,今不足道矣。下山入小巷,至广福院中,有水洞。静听洞中时有金玉声,琅然清越,不知水滴何许作此声也。旧名丁东水,寺亦因名东丁院。山谷更名“方响洞”,题诗云:“古人名此东丁水,自古丁东直到今,我为更名方响洞,要知山水有清音。”

峨眉山行记

峨眉有三山,为一列,曰大峨、中峨、小峨。中峨、小峨昔传有游者,今不复有路。惟大峨一山其高摩霄,为佛书所记普贤大立示现之所……

癸巳。发峨眉县,出西门登山,过慈福普安二院,白水庆、蜀村店、十二里龙神堂,自是涧谷舂淙,林樾雄深,小憩华岩院。过青竹桥、峨眉新观、路口、梅树垭、两龙堂(一作雨龙堂),至中峰院。院有普贤阁,回环十七峰绕之(一作十二)。背倚白岩峰,右傍最高而峻挺者,曰呼应峰,下有茂真尊者庵,人迹罕至。孙思邈隐于峨眉,茂真在时常与孙相呼应于此云。出院过樟木、牛心二岭,及牛心院。路口至双溪桥,乱石如屏簇,有两山相对,各有一溪出焉,并流至桥下。石堑深数十丈,窈然沉碧,飞湍喷雪,奔出桥外则入岭蔚中。可数十步,两溪合为一,以投大壑,渊淳凝湛(一作湛澈),散为澳滩。滩中悉是五色及白质青章石子,水色麴尘,与石色相得,如铺翠锦,非摹写可具。朝日照之,则有光彩发溪上,倒射岩壑,相传以为大士小现也。牛心寺三藏师继业,自西域归于此,将开山,两石斗溪上,揽得其一,上有一目端正透底,以为宝瑞,至今藏寺中,此水遂名宝现溪。自是登危磴,过菩萨阁,当道有榜曰:“天下大峨山。”遂至白水普贤寺。自县至此,步步皆峻阪四十余里,然始是登峰顶之山脚耳。

甲午,宿白水寺。大雨,不可登山,谒普贤大士铜像,国初敕成都所铸。有太宗、仁宗、真宗三朝所赐御制御书百余卷,七宝冠、金珠璎珞袈裟、金银瓶钵奁缻匙箸果罍、铜钟鼓锣磐,蜡茶塔芝草之属,又有崇宁中官所赐钱幡及织成红幡等物甚多,内仁宗所赐红罗紫绣袈裟,上有御书发愿文,曰:“佛法长兴,法轮常转。国泰民安,风雨顺时。于戈永息。人民安乐,子孙昌盛,一切众生,同登彼岸。嘉佑七年十月十七日,福宁殿御札记。”次至经藏,亦朝廷遣尚方工作宝藏也。正面为楼阙,两旁小楼夹之,钉铰皆以鍮石,极备奇靡,相传纯用京师端门之制。经书则造于成都,用碧砸纸销银书之。卷首悉有销金图画,各图一卷一事。经帘织轮相铃杵器物及“天下太平、皇帝万岁”等字于繁花缛叶之中,今不复见此等织文矣。次至三千铁佛殿,云普贤居此山,有三千徒众共住,故作此佛。冶铸甚朴拙。是日设供,且祷于大士,丐三日好晴以登山。

乙末,大霁,遂登上峰。自此至峰顶光相寺七宝岩,其高六十里,大略去县中平地不下百里。又无复蹊蹬,斫木作长梯,钉岩壁缘之而上。意天下登山险峻,无此比者。余以健卒挟山轿强登,以山丁三十夫,曳大绳行前挽之。同行则用山中梯轿,出白水寺侧门,便登点心山,言峻甚,足膝点于心胸云。过茅亭嘴、石子雷、大小深坑、骆驼岭、簇店。凡言店者当道板屋一间,将有登山客,则寺僧先遣人煮汤于店,以俟蒸炊。又过峰门、罗汉店,大小抉异,错欢喜,木皮里、胡孙梯,雷洞平。凡言平者,差可以托足之处也。雷洞者,路在深崖万仞,蹬道缺处,则下瞰沉黑若洞然。相传下有渊水,神龙所居。凡七十二洞,岁旱则祷于第三洞。初投香币不应,则投死彘及妇人弊履之类以振触之,往往雷雨暴发。峰顶光明岩上,所谓兜罗锦云,亦多出于此洞。过新店、八十四盘、娑罗平。娑罗者,其木叶如海桐,又似杨梅,花红白色,春夏间开,惟此山有之;初登山半,即见之,至此,满山皆是。大抵大峨之上,凡草木禽虫,悉非世间所有。昔固传闻,今亲验之。余来以季夏,数日前雪大降,木叶犹有雪渍斓斑之迹。草木之异,有如八仙而深紫,有如牵牛而大数倍,有如蓼而浅青。闻春时异花尤多,但是时山寒,人鲜能识之。草药之异者,亦不可胜数。山高多风,木不能长,枝悉下垂。古苔如乱发鬖鬖挂木上,垂至地,长数丈。又有塔松,状似杉而叶圆细,亦不能高,重重偃蹇如浮图;至山顶尤多。又断无鸟雀,盖山高,飞不能上。

自娑罗平过思佛亭、软草平、洗脚溪,遂极峰顶光相寺,亦板屋数十间,无人居,中间有普贤小殿。以卯初登山,至此已申后。初衣暑绤,渐高渐寒,到八十四盘则骤寒。比及山顶,亟挟纩两重,又加毳衲、驼茸之裘,尽衣笥中所藏,系重巾,蹑毡靴,犹凛栗不自持,则炽炭拥炉危坐。山顶有泉,煮米不成饭,但碎如砂粒。万古冰雪之汁,不能熟物,余前知之,自山下携水一缶来,财自足也。

移顷,冒寒登天仙桥,至光明岩,炷香,小殿上木皮盖之。王瞻叔参政尝易以瓦,为雪霜所薄,一年辄碎。后复以木皮易之,翻可支二三年。人云:“佛现悉以午,今已申后,不若归舍,明日复来。”逡巡,忽云出岩下傍谷中,即雷洞山也。云行勃勃如队仗,既当岩,则少驻。云头现大圆光,杂色之晕数重,倚立相对,中有水墨影,若仙圣跨象者。一碗茶顷,光没,而其傍复现一光如前,有顷亦没。云中复有金光两道,横射岩腹,人亦谓之“小现”。日暮,云物皆散,四山寂然。乙夜灯出,岩下遍满,弥望以千百计。夜寒甚,不可久立。

丙申,复登岩眺望。岩后岷山万重,少北则瓦屋山,在雅州;少南则大瓦屋,近南诏,形状宛然瓦屋一间也。小瓦屋亦有光相,谓之“辟支佛现”。此诸山之后,即西域雪山,崔嵬刻削,凡数十百峰。初日照之,雪色洞明,如烂银晃耀曙光中。此雪自古至今未尝消也。山绵延入天竺诸蕃,相去不知几千里,望之但如在几案间。瑰奇胜绝之观,真冠平生矣。

复诣岩殿致祷,俄氛雾四起,混然一白,僧云:“银色世界也。”有顷,大雨倾注,氛雾辟易,僧云:“洗岩雨也,佛将大现。”兜罗绵云复布岩下,纷郁而上,将至岩数丈辄止,云平如玉地。时雨点有馀飞。俯视岩腹,有大圆光偃卧平云之上,外晕三重,每重有青、黄、红、绿之色。光之正中,虚明凝湛,观者各自见其形现于虚明之处,毫厘无隐,一如对镜,举手动足,影皆随形,而不见傍人。僧云:“摄身光也。”此光既没,前山风起云驰。风云之间,复出大圆相光,横亘数山,尽诸异色,合集成采,峰峦草木,皆鲜妍绚蒨,不可正视。云雾既散,而此光独明,人谓之“清现”。凡佛光欲现,必先布云,所谓“兜罗绵世界”。光相依云而出;其不依云,则谓之“清现”,极难得。食顷,光渐移,过山而西。左顾雷洞山上,复出一光,如前而差小。须臾,亦飞行过山外,至平野间转徙,得得与岩正相值,色状俱变,遂为金桥,大略如吴江垂虹,而两圯各有紫云捧之。凡午至未,云物净尽,谓之“收岩”,独金桥现至酉后始没。

秋七月戊戌朔离黑水,复过白水寺,前渡双溪桥,入牛心寺。雨后断路、白云峡水方涨,碧洗白石,照人肺肝,如层冰积雪。篮舆下,行峡浅处以人寺,飞涛溅沫,襟裾皆濡。境过清,毛发尽竦。寺对青莲峰,有白云、青莲二阁最佳。牛心本孙思邈隐居,相传时出诸山寺中,人数见之。小说亦载招僧诵经施与金钱,正此山故事。有孙仙炼丹灶在峰顶,又淘米泉在白云峡最深处,去寺数里,水深不可涉。独访丹灶,灶傍多奇石。祠堂后一石尤佳,可以箕踞宴坐,名玩丹石。寺有唐画罗汉一板,笔迹超妙,眉目津津,欲与人语。成都古画浮屠像最多,以余所见,皆出此下。蜀画胡僧,惟卢楞伽之笔为第一,今见此板,乃知楞伽源流所自。余十五板亡之矣。此寺即继业三藏所作。业姓王氏,耀州人,隶东京天寿院。乾德二年,诏沙门三百人入天竺,求舍利及贝多叶书,业与遣中,至开宝九年始归寺……业诣阙进所得梵夹舍利等,诏择名山修习。登峨眉北望牛心众峰环翊,遂作庵居,已而为寺。业年八十四而终。出牛心复过中峰之前,入新峨眉观。自观前山开新路极峻斗下,冒雨以游龙门。竭蹶数里,歘至一处,溪涧自两山石门中涌出,是为龙门峡。以一叶舟掉入石门,两岸千丈岩壁,色如碧玉,刻削光润。入峡千余丈,有两瀑布,各出一岩项,相对飞下,嵌根有盘石承之,激为飞雨,溅沫满峡。舟过其前,衣皆沾洒湿透。又数丈,半岩有圆龛,去水可二丈,以木梯升之,即龙洞也。峡中绀碧无底,石寒水清,非复人世。舟行数十步,石壁益峻,水益瑞,急回棹。舟人云:“前去更奇!”以雨大作,加飞瀑沾濡,暑肌起栗,骨惊神愯,凛乎其不可以久留也。昔尝闻峨眉双溪不减庐山三峡,前日过之真奇绝。及至龙门,则双溪又在下风,盖天下峡泉之胜当以龙门为第一。要之游者,自知未游者必以余言为过。然其路险绝,乱石当道,将至峡,必舍舆蹑草履,经营岿步于槎牙于兀臬中方至峡口。盖大峨耸顶,天下绝观,蜀人固自罕游,而龙门又胜绝于山间,游峨眉者亦罕能到,非好奇喜事忘劳苦而惮疾病者,不能至焉。复寻大路出山,初夜始至县中。

灌县纪游

庚午二十里,早顿安德镇。四十里至永康军。一路江水分流入诸渠,皆雷轰雪卷,美田弥望,所谓岷山之下活野者,正在此。崇德庙在军城西门外山上,秦太守李冰父子庙食处也。

辛未登城西门楼。其下岷江,江自山中出,至此始盛壮。对江即岷山,岷山之最近者曰:“青城山”;其尤大者,曰“大面山”。大面山之后,皆西戎山矣。西门名玉垒关。自门少转,登浮云亭,李蘩清叔守时所作,取杜子美诗:“玉垒浮云变古今”之句,登临雄胜。又登怀古亭,俯观离堆。离堆者,李太守凿崖中断,分江水一派入永康,以至彭蜀,支流自郫以至成都。“怀古”对崖有道观曰“伏龙”,相传李太守锁孽龙于离堆之下。观有孙太古画李氏父子像。出玉垒关,登山谒崇德庙,新作庙前楼甚壮。下临大江,名曰:“都江”。江源正自西戎中来,由岷山涧壑出而会此,故名“都江”。世云江出岷山者,自中国所见言之也。李太守疏江驱龙有大功于西蜀,祠祭甚盛,岁刲羊五万,民买一羊将以祭,而偶产羔者,亦不敢留,并驱以享。庙前屠户数十家,永康郡计至专仰羊税甚矣。其杀也,余作诗刻石以讽,冀神听,万一感动云。庙前近离堆,累石子,作长汀以遏水,号“象鼻”,以形似名。西川夏旱,支江水涸,既遣使致祷,增堰壅水以入支江,三四宿,水即遍,谓之“摄水”。余在成都,连岁遣郡丞冯俌摄水祠下,皆如期而应,连得稔。既,谒谢于庙。徜徉三楼而返。

将至青城,再度绳桥,每桥长百二十丈,分为五架;桥之广十二绳排连之,上布竹笆;攒立大木数十于江沙中,辇石固其根;每数十木一架,挂桥于半空。大风过之,掀举幡然,大略如渔人晒网,染家晾彩帛之状。又须舍舆疾步,从容则震掉不可立,同行者皆失色。郡人云:“稍迂数里,有白石渡,可以船济,然极湍险也。”

十五里,早顿罗汉院。沿江行山脚,入青城界。道左右多幽居,流水淙琤,修竹弥望。晚渐入山,三十里至青城。山门曰:“宝仙九室洞天”。夜宿丈人观。又见在丈人峰下,五峰峻峙如屏,观之台殿,上至岩腹。丈人自唐以来号“五岳丈人。”《储福定命真君传记》略云:姓宁名封,与黄帝同时,帝从之问龙蹻飞行之道。本朝增崇词典,与潜庐皆有宫名,此独号丈人观……。

癸酉自丈人观西登山,五里至上清宫,在最高峰之顶,以版阁插石作堂殿。下视丈人峰,直墙堵耳。岷山数百峰,悉在栏槛下,如翠浪起伏,势皆东倾。一轩正对大面山,一上六十里,有坦夷曰芙蓉坪,道人彼种芎。非留旬日不可登,且涉入夷介,虽羽衣辈亦罕到。雪山在西域,去此不知千里,而了然见之,则其峻极可知,上清之游,真天下伟观哉!夜有灯出四山,以千百数,谓之“圣灯”。圣灯所至,多有说者,不能坚决。或云古人所藏丹药之光;或谓草木之灵者有光;或又以谓神龙山鬼所作;其深信者,以为仙圣之所设化也。

四时田园杂兴·其二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
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惟 通 唯)

鹧鸪天·嫩绿重重看得成

嫩绿重重看得成,曲阑幽槛小红英。酴醿架上蜂儿闹,杨柳行间燕子轻。
春婉娩,客飘零,残花残酒片时清。一杯且买明朝事,送了斜阳月又生。

晚步吴故城下

意行殊不计榛菅,风袖飘然胜羽翰。
拄杖前头双雉起,浮图绝顶一雕盘。
醉红匝地斜曛暖,熨练涵空涨水寒。
却向东皋望烟火,缺蟾先映槲林丹。

秋前风雨顿凉

秋期如约不须催,雨脚风声两快哉。
但得暑光如寇退,不辞老景似潮来。
酒杯触拨诗情动,书卷招邀病眼开。
明日更凉吾已卜,暮云浑作乱峰堆。

缫丝行

小麦青青大麦黄,原头目出天色凉。
姑妇相呼有忙事,舍后煮茧门前香。
缫车嘈嘈似风雨,茧厚丝长无断缕。
今年那暇织绢著,明日西门卖丝去。

早发竹下

结束晨妆破小寒,跨鞍聊得散疲顽。

行冲薄薄轻轻雾,看放重重叠叠山。

碧穗吹烟当树直,绿纹溪水趁桥湾。

清禽百啭似迎客,正在有情无思间。

横塘·南浦春来绿一川

南浦春来绿一川,石桥朱塔两依然。
年年送客横塘路,细雨垂杨系画船。

碧瓦·碧瓦楼前绣幕遮

碧瓦楼前绣幕遮,赤栏桥外绿溪斜。
无风杨柳漫天絮,不雨棠梨满地花。

催租行

输租得钞官更催,踉跄里正敲门来。

手持文书杂嗔喜:“我亦来营醉归耳!”

床头悭囊大如拳,扑破正有三百钱。

“不堪与君成一醉,聊复偿君草鞋费。”

浙江小矶春日

客里无人共一杯,故园桃李为谁开?
春潮不管天涯恨,更卷西兴暮雨来。

秋日二绝

碧芦青柳不宜霜,染作沧洲一带黄。
莫把江山夸北客,冷云寒水更荒凉。

题夫差庙

纵敌稽山祸已胎,垂涎上国更荒哉。

不知养虎自遗患,只道求鱼无后灾。

梦见梧桐生后圃,眼看麋鹿上高台。

千龄只有忠臣恨,化作涛江雪浪堆。

灯市行

吴台今古繁华地,偏爱元宵灯影戏;

春前腊后天好晴,已向街头作灯市。

叠玉千丝似鬼工,剪罗万眼人力穷;

两品争新最先出,不待三五迎东风。

儿郎种麦荷锄倦,偷闲也向城中看;

酒垆博簺杂歌呼,夜夜长如正月半。

灾伤不及什之三,岁寒民气如春酣;

侬家亦幸荒田少,始觉城中灯市好。

照田蚕行

乡村腊月二十五,长竿然炬照南亩。

近似云开森列星,远如风起飘流萤。

今春雨雹茧丝少,秋日雷鸣稻堆小;

侬家今夜火最明,的知新岁田蚕好。

夜阑风焰西复东,此占最吉余难同。

不惟桑贱谷芃芃,仍更麻无节菜无虫。

卖痴呆词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
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
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余;
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
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
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

眼儿媚·酣酣日脚紫烟浮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满江红·千古东流

满江红·千古东流

清江风帆甚快,作此,与客剧饮,歌之

千古东流,声卷地,云涛如屋。横浩渺、樯竿十丈,不胜帆腹。夜雨翻江春浦涨,船头鼓急风初熟。似当年、呼禹乱黄川,飞梭速。

击楫誓、空警俗。休拊髀,都生肉。任炎天冰海,一杯相属。荻笋蒌芽新入馔,弦凤吹能翻曲。笑人间、何处似尊前,添银烛。

霜天晓角·梅(晚晴风歇)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秦楼月·楼阴缺

楼阴缺。兰干影卧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_咽。罗帏暗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鹊桥仙·七夕(双星良夜)

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南柯子·怅望梅花驿

怅望梅花驿,凝情杜若洲。香云低处有高楼,可惜高楼不近木兰舟。
缄素双鱼远,题红片叶秋。欲凭江水寄离愁,江已东流那肯更西流。

蝶恋花·春涨一篙添水面

春涨一篙添水面。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画舫夷犹湾百转。横塘塔近依前远。
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秀麦连冈桑叶贱。看看尝面收新茧。

水调歌头·细数十年事

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今年新梦,忽到黄鹤旧山头。老子个中不浅,此会天教重见,今古一南楼。星汉淡无色,玉镜独空浮。
敛秦烟,收楚雾,熨江流。关河离合,南北依旧照清愁。想见姮娥冷眼,应笑归来霜鬓,空敝黑貂裘。酾酒问蟾兔,肯去伴沧洲?

鹧鸪天·休舞银貂小契丹

休舞银貂小契丹,满堂宾客尽关山。从今嫋嫋盈盈处,谁复端端正正看。
模泪易,写愁难。潇湘江上竹枝斑。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

峨眉山行纪

乙未,大雾。… 过新店、八十四盘、婆 罗干。裟罗者,其木叶 如海桐,又似杨梅,花 红白色,春夏间开,惟 此山有之。初登山半即 见之,至此满山皆是。 大抵大峨之上,凡草木 禽虫悉非世间所有。昔 固传闻,令亲验之。余 来以季夏,数目前雪大 降,木叶犹有雪渍澜斑 之迹。草木之异,有如 八仙而深紫,有如牵牛 而大数倍,有如寥而浅 前。”闻春时异花尤多, 川是时山寒,人鲜能识 之。草叶之异者亦不可 胜数。山高多风,木不 能长,技悉下垂。古答 如乱发参霎挂木上,” 垂至地,长数丈。又有 塔松,状似杉而叶圆 细,亦不能高;重重惬 塞如浮图,”至山顶尤 多。又断无鸟雀,盖山 高,飞不能。

自裟罗平过思佛 亭、软草平、洗脚溪, 遂极峰顶光相寺,亦板 屋数十间,无人居,中 间有普贤小殿。以卯初 登山,至此已申后。初 在暑络,”渐高渐寒,到 八十四盘则骤寒。比及 山顶,亟挟扩两重,”又 加盖销驼茸之袭,“尽 衣武中所藏,”系重巾, 跟毡靴,犹凛票不自 持,则炽炭拥炉危坐。 山顶有泉,煮米不成 饭,但碎如砂粒。万古 冰雪之汁,不能熟物, 余前知之。自山下排水 一击来,财自足也。

移顷,冒寒登天仙 桥,至光明岩,往香。 小殿上水皮盖之。王瞻 叔参政尝易以瓦,为雪 霜所薄,一年辄碎。后 复以木皮易之,翻可支 二三年。人云佛现悉以 午,今已申后,不若归 舍,明日复来。这巡产 忽云出岩下傍谷中,即 雷洞山也。云行勃勃如 队仗,既当岩则少驻。 云头现大圆光,杂色之 晕数重。倚立相对,中 有水墨影若仙至跨象 者。一碗茶顷,光没, 而其傍复现一光如前, 有顷亦没。云中更有金 光两道,横射岩腹,人 亦谓之“小规”。日暮, 云物皆散,四山寂然。 乙夜灯出,岩下遍满, 弥望以千百计。夜寒 甚,不可久立。

丙申,复登岩眺望。岩后唯山万重少 北则瓦屋山,在雅州; 少南则大瓦屋,近南 诏,形状宛然瓦屋一间 也。小瓦屋亦有光相, 谓之“辟支佛现”。此 诸山之后,即西域雪 山,崔电刻削,凡数十 百峰。初日照,雪色 洞明,如烂银晃耀曙光 中。此雪自古至今未尝 消也。山绵延入天竺诸 善,”相去不知几千里, 望之但如在几案间。瑰 奇胜绝之观,真冠平生 矣。

复诣岩殿致祷,俄 氛雾四起,混然一白。 僧云:“银色世界也。” 有顷,大雨倾注,氛雾 辟易。增云:“洗岩雨 也,佛将大现。”兜罗 绵云复布岩下,纷郁而 上,将至岩数丈辄止, 云平如玉地。时雨点有 徐飞。俯视岩腹,有大 圆光堰卧平云之上,外 星三重,每重有青、黄、 红、绿之色。光之正中, 虚明凝湛,观者各自见 其形现于虚明之处,毫 厘无隐,一如对镜,举 手动足,影皆随形,而 不见傍人。僧云:“摄 身光也。”此光既没,前 山风起云驰。风云之 间,复出大圆扫光,横 亘数山,尽诸异色,合 集成采,峰峦草木,皆 鲜妍绚蓓,”不可正视。 云雾既散,而此光独 明,人谓之“清现”。凡 佛光欲现,必先布云, 所谓“兜罗绵世界”。光 相依云而出;其不依 云,则谓之‘精现”,极 难得。食顷,光渐移, 过山而西。左顾雷洞山 上,复出一光,如前而 差小。须臾,亦飞行过 山外,至平野间转徒, 得得与岩正相值,色状 俱变,遂为金桥,大略 如吴江垂虹,而两把各 有紫云捧之。“凡自午 至未,云物净尽,谓之 “收岩”,独金桥现至酉 后始没。

田舍·呼唤携锄至

呼唤携锄至,安排筑圃忙。
儿童眠落叶,鸟雀噪斜阳。
烟火村声远,林菁野气香。
乐哉今岁事,天末稻云黄。

州桥

南望朱雀门,北望宣德楼,皆旧御路也。

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
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

菩萨蛮(元夕立春)

雪林一夜收寒了。东风恰向灯前到。今夕是何年。新春新月圆。
绮丛香雾隔。犹记疏狂客。留取缕金_。夜蛾相并看。

醉落魄·栖乌飞绝

栖乌飞绝。绛河绿雾星明灭。烧香曳簟眠清樾。花久影吹笙,满地淡黄月。
好风碎竹声如雪。昭华三弄临风咽。鬓丝撩乱纶巾折。凉满北窗,休共软红说。

秦楼月·浮云集

浮云集。轻雷隐隐初惊蛰。初惊蛰。鹁鸠鸣怒,绿杨风急。
玉炉烟重香罗浥。拂墙浓杏燕支湿。燕支湿。花梢缺处,画楼人立。

夏日田园杂兴·其七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夏日田园杂兴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五月江吴麦秀寒,移秧披絮尚衣单。稻根科斗行如块,田水今年一尺宽。
二麦俱秋斗百钱,田家唤作小丰年。饼炉饭甑无饥色,接到西风熟稻天。
百沸缲汤雪涌波,缲车嘈囋雨鸣蓑。桑姑盆手交相贺,绵茧无多丝茧多。
小妇连宵上绢机,大耆催税急於飞。今年幸甚蚕桑熟,留得黄丝织夏衣。
下田戽水出江流,高垄翻江逆上沟;地势不齐人力尽,丁男长在踏车头。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槐叶初匀日气凉,葱葱鼠耳翠成双。三公只得三株看,闲客清阴满北窗。
黄尘行客汗如浆,少住侬家漱井香;借与门前磐石坐,柳阴亭午正风凉。
千顷芙蕖放棹嬉,花深迷路晚忘归。家人暗识船行处,时有惊忙小鸭飞。
采菱辛苦废犁鉏,血指流丹鬼质枯。无力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
蜩螗千万沸斜阳,蛙黾无边聒夜长。不把痴聋相对治,梦魂争得到藜床?

喜晴

窗间梅熟落蒂,墙下笋成出林。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浣溪沙·江村道中

十里西畴熟稻香,槿花篱落竹丝长,垂垂山果挂青黄。
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不须飞盖护戎装。

满江红(冬至)

寒谷春生,熏叶气、玉筒吹谷。新阳后、便占新岁,吉云清穆。休把心情关药裹,但逢节序添诗轴。笑强颜、风物岂非痴,终非俗。
清昼永,佳眠熟。门外事,何时足。且团栾同社,笑歌相属。著意调停云露酿,从头检举梅花曲。纵不能、将醉作生涯,休拘束。

春日田园杂兴

柳花深巷午鸡声,桑叶尖新绿未成。坐睡觉来无一事,满窗晴日看蚕生。
土膏欲动雨频催,万草千花一饷开;舍后荒畦犹绿秀,邻家鞭笋过墙来。
高田二麦接山青,傍水低田绿未耕;桃奇满村春似锦,踏歌椎鼓过清明。
老盆初熟杜茅柴,携向田头祭社来。巫媪莫嫌滋味薄,旗亭官酒更多灰。
社下烧钱鼓似雷,日斜扶得醉翁回。青枝满地花狼藉,知是儿孙斗草来。
骑吹东来里巷喧,行春车马闹如烟。系牛莫系门前路,移系门西系碡边。
寒食花枝插满头,蒨裙青袂几扁舟。一年一度游山寺,不上灵岩即虎丘。
郭里人家拜扫回,新开醪酒荐青梅。日长路好城门近,借我茅亭暖一杯。
步屧寻春有好怀,雨余蹄道水如杯。随人黄犬搀前去,走到溪边忽自回。
种园得果廑赏劳,不奈儿童鸟雀搔。已插棘针樊笋径,更铺渔纲盖樱桃。
吉日初开种稻包,南山雷动雨连宵。今年不欠秧田水,新涨看看拍小桥。
桑下春蔬绿满畦,菘心青嫩芥苔肥。溪头洗择店头卖,日暮裹盐沽酒归。

秋日田园杂兴

杞菊垂珠滴露红,两蛩相应语莎丛。虫丝罥尽黄葵叶,寂历高花侧晚风。
朱门巧夕沸欢声,田舍黄昏静掩扃。男解牵牛女能织,不须徼福渡河星。
橘蠹如蚕入化机,枝间垂茧似蓑衣;忽然蜕作多花蝶,翅粉才乾便学飞。
静看檐蛛结网低,无端妨碍小虫飞。蜻蜒倒挂蜂儿窘,催唤山童为解围。
垂成穑事苦艰难,忌雨嫌风更怯寒。牋诉天公休掠剩,半赏私债半输官。
秋来只怕雨垂垂,甲子无云万事宜。获稻毕工随晒谷,直须晴到入仓时。
中秋全景属潜夫,棹入空明看太湖。身外水天银一色,城中有此月明无。
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
租船满载候开仓,粒粒如珠白似霜。不惜两钟输一斛,尚赢糠核饱儿郎。
菽粟瓶罂贮满家,天教将醉作生涯。不知新滴堪篘未?细捣枨虀买鱠鱼,
细捣枨虀卖脍鱼,西风吹上四腮鲈。雪松酥腻千丝缕,除却松江到处无。
新霜彻晓报秋深,染尽青林作缬林。惟有橘园风景异,碧丛丛里万黄金。

冬日田园杂兴

斜日低山片月高,睡余行药绕江郊。霜风捣尽千林叶,闲倚筇枝数鹳巢。
炙背檐前日似烘,暖醺醺后困蒙蒙。过门走马何官职,侧帽笼鞭战北风!
屋上添高一把茅,密泥房壁似僧寮。从教屋外阴风吼,卧听篱头响玉箫。
松节然膏当烛笼,凝烟如墨暗房栊;晚来拭净南窗纸,便觉斜阳一倍红。
乾高寅缺筑牛宫,巵酒豚蹄酹土公。牯牸无瘟犊儿长,明年添种越城东。
放船开看雪山晴,风定奇寒晚更凝。坐听一篙珠玉碎,不知湖面已成冰!
拨雪挑来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醲。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
榾柮无烟雪夜长,地炉煨酒暖如汤。莫嗔老妇无盘飣,笑指灰中芋栗香。
煮酒春前腊后蒸,一年长飨瓮头清。廛居何似山居乐,秫米新来禁入城。
黄纸蠲租白纸催,皂衣旁午下乡来。长官头脑冬烘甚,乞汝青钱买酒回。
探梅公子款柴门,枝北枝南总未春;忽见小桃红似锦,却疑侬是武陵人。
村巷冬年见俗情,邻翁讲礼拜柴荆。长衫布缕如霜雪,云是家机自织成。

《范成大诗词全集》

范成大介绍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号石湖居士。汉族,平江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南宋诗人。存诗1900首。谥文穆。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习中、晚唐诗,继承了白居易

范成大生平

  范成大父早亡,母:78岁身亡,父:46岁因病身亡家境贫寒。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公元1154)进士,初授户曹,又任监和剂局、处州知府,以起居,假资政殿范成大文学成就

  他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习中、晚唐诗,继承了白居易王建张籍等诗人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终于自成一家。风格平易浅显、

范成大评价

  范成大的作品在当时即有显著影响,到清初则影响尤大,有“家剑南而户石湖”(“剑南”指陆游《剑南诗稿》)之说。其诗风格轻巧,但好用僻典、佛典。

范成大相关事件

中兴四大诗人  范成大杨万里年龄相仿,都是在北宋灭亡前后出生的,又同在绍兴二十四年中进士,同列名于“中兴四大诗人”。不过范成大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