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古文典籍 > 孙子兵法 > 孙子兵法·军争篇

孙子兵法·军争篇

分类:孙子兵法 发布:古诗百科www.gushibaike.cn/guwen/sunzibingfa07.html
  孙子兵法·军争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①,莫难于军争②。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③,以患为利④。
  
  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⑤,后人发,先人至⑥,此知迂直之计者也⑦。
  
  【译文】
  
  孙子说:用兵的一般原则是,将领从国君那里接受命令,征调人马,组织军队,一直到展开两军对垒,在这一过程中,没有比两军争夺决胜的主动权更难的事了。两军相对争夺有利条件的难处在于,要变迂回为直接,变患难为利益。所以,通过小的利益引诱敌人,以使敌人走弯路,自己比敌人行动虽晚,但却能比敌人更早到达,这就是真正知道以迂为直策略的人。
  
  【注释】
  
  ①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御览》卷三○六所引“和”作“利”,《通典》卷一五四所引无“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三句。受命:指接受任务、命令,特指受君主之命。合:会集,聚合。合军聚众:聚合军队,召集人马。交:两者相接触。和:一般旧注都认为是军门,而《〈孙子〉会笺》中认为不然。“历来各家多谓指‘军门’,按此说未安。《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李悝警其两和曰:谨警敌人,旦暮且至击汝。如是者再三,而敌人不至,两和懈怠,不信李悝。’又云:‘李悝与秦人战,谓左和曰:速上,右和已上矣。又驰而至右和曰:左和已上矣。左右和曰:上矣。于是皆争上。’此处所谓‘和’即非指军门。《周礼·夏官》‘以旌为左右和之门’郑注:‘军门曰和。《国策·燕策》:齐、韩、魏攻燕,楚王使景阳将而救之……景阳乃开西和门。’按以旌为左右和之门,可称之谓‘和门’,西和之门自可称‘西和门’。然左、右、东、西和之门,则未可直称为‘和’。上《周礼·夏官》孙诒让引惠士奇说云:‘军垒有左右和也。和者壁垒之名,因于其垒立旌门,是为左右和之门……树旌为和门,因谓其旌为和旌矣。’是‘和’非指军门,而实系军垒甚明。又,上引《韩非子》陈其猷《集释》与梁启雄:《浅解》均谓‘两和’指军之两翼。故以‘军门’为说者非是。”〔一〕“和”在古代可指营垒,亦可指军门。曹操曰:“军门为和门,左右门为旗门,以车为营曰辕门,以人为营曰人门。”杜注、张注、何注等亦以军门为“和”。除上述《周礼》郑注外,《文选·潘岳〈西征赋〉》:“明戎政之果毅,距华盖于垒和。”李善注也是:“和,军营之正门也。”可见,“和”既可指军门,也可指营垒或军之一翼。李筌注:“交间和杂也。”非是。交合:指两军相对。曹操曰:“两军相对为交和。”舍:古代行军以三十里为一舍。《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微楚之惠不及此,退三舍辟之,所以报也。”杜预注:“一舍,三十里。”《新五代史·杂传十二·王峻》:“峻军去晋州一舍,旻闻周兵大至,即解去。”因军行“三十里有宿”(《周礼·地官》),所以古称又称军队住宿一夜为舍。《左传·庄公三年》:“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舍”在这里即为止、止宿之意。交和而舍:指在两军对垒的状态下扎营而处。
  
  ②莫难于军争:军争,指两军相对而争取战争的有利条件和致胜的主动权。曹操曰:“从始受命,至于交和,军争为难也。”张预曰:“与人相对而争利,天下之至难也。”
  
  ③以迂为直:变迂曲的道路为近直。迂:迂回,曲折。直:不弯曲,这里指近便的直路。曹操曰:“示以远,迩其道里,先敌至也。”
  
  ④患:祸患,灾难。利:利益,好处。
  
  ⑤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军争’中,我方固需善于‘以迂为直’、‘以患为利’,然同时亦需善于使敌人不能‘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换言之,亦即使其行迂趋患,处于不利地位。为达此目的,则需‘诱之以利’,使其趋之,如此则彼途必迂,而我则变迂为直矣,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亦即‘诱之以利而迂其途’的倒装句式。‘其’指敌,非指我。贾注:‘敌途本近,我能迂之者,或以羸兵,或以小利,以他道诱之,使不得以军争赴也’,是。”此说有理。
  
  ⑥后人发,先人至:指比敌人出发的晚却比敌人先到达展开争夺的地方。汉简本作“后人发,先人至者”。后:晚于,落在后面。发:出发,起程。先:早于,超越,居前。
  
  ⑦此知迂直之计者也:汉简本无“此”字,“迂”作“汙”。《通典》卷一五四所引“知”上有“先”字。知:了解,掌握。计:方法,策略。
  
  【评解】
  
  无论在军事斗争领域还是其他政治斗争和经济竞争的领域,为了确保成功,以迂为直都是有效的策略。尤其在敌我力量悬殊,自己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更要注意策略的运用。
  
  故军争为利,军争为危①。举军而争利则不及②,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③。是故卷甲而趋④,日夜不处⑤,倍道兼行⑥,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⑦,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⑧;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⑨,其法半至⑩;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瑏瑡。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瑏瑢。
  
  【译文】
  
  所以,军队争夺有利条件的时候既有有利的一面,但也有危险的一面。全军带着所有的辎重去争利则不可能按时到达预定目的地,而如果抛弃辎重去争利则辎重装备就会有所损失。因此,卷起盔甲白天黑夜不休息地快速前进,奔跑一百里去争利,则三军之将有被擒的危险。身体强壮的士兵先到,身体疲弱的士兵后到,一般情况下是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马能按预定计划到达;行军五十里去争利,先头部队的将领就会遭受失败,一般只有一半的人马能够赶到;行军三十里去争利,只有三分之二的人马能够赶到。因此,部队没有辎重装备就无法维持生存,没有粮食就无法维持生存,没有物资储备也无法维持生存。
  
  【注释】
  
  ①军争为危:武经本、平津馆本、樱田本、《通典》卷一五四所引均作“众争为危”,梅尧臣注也说“一本作‘军争为利,众争为危’”。汉简本作“军争□危”,可见孙子原应作“军争为危”。于鬯《香草续校书》说:“同一军争而有利有危,‘军争’字不当有异。”为:有。
  
  ②举军而争利则不及:指全军挟带辎重去争取先机之利,则不可能完成预定计划。曹操曰:“迟不及也。”李筌曰:“辎重行迟。”梅尧臣曰:“举军中所有而行,则迟缓。”张预曰:“竭军而前则行缓而不能及利。”举:全。
  
  ③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指丢弃军用物资,轻装急进去争取先机,则会使辎重受到损失。曹操曰:“置辎重,则恐捐弃也。”李筌曰:“委弃辎重,则军资阙也。”梅尧臣曰:“委军中所有而行则辎重弃。”委:舍弃,丢弃。辎:古代装有帷盖的载重车。辎重:外出时携载的物资,一般特指随军运载的军用器械、粮秣等。捐:放弃,舍弃。
  
  ④卷甲而趋:汉简本“卷”作“絭”,古通。《通典》卷一五四所引“趋”下有“利”字。卷:收,收起。
  
  ⑤日夜不处:《通典》卷一五四所引上有“则”字。处:停止,止歇。
  
  ⑥倍道:兼程,加倍速度。兼行:以加倍速度赶路,或说昼夜不停地赶路。
  
  ⑦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菁华录》认为,“三将军”应为“三军将”之误。古代军队分上、中、下三军,“三军将”指三军的主帅,此说有理,但言“三将军”也可讲通,故存之。杜佑、梅尧臣、张预等人都注“三将军”为“三军之将”或“三军之帅”。杜佑曰:“若不虑上二事,欲从速疾,卷甲束仗,潜军夜行。若敌知其情,邀而击之,则三军之将为敌所擒也。如秦伯袭郑,三帅皆获是也。”梅尧臣曰:“军日行三十里而舍,今乃昼夜不休行百里,故三将军为其擒也,何则涉途既远,劲者少,罢者多,十中得一至耳。三将军者,三军至帅也。”张预曰:“凡军日行三十里则止,过六十里已上为倍道,昼夜不息为兼行。言百里之远,与人争利,轻兵在前,辎重在后,人罢马倦,渴者不得饮,饥者不得食。忽遇敌,则以劳对佚,以饥敌饱,又复首尾不相及,故三军之帅必皆为敌所擒。”此句意为,昼夜兼程日行百里去争利,必然会导致全军覆没的结果。曹操曰:“百里争利,非也;三将军皆以为擒。”
  
  ⑧十一而至:汉简本作“十一以至”,《通典》卷一五四所引作“十而一至”。劲:强健有力。劲者:指强壮有力的士卒。疲者:指疲弱老幼的士卒。法:常规,一般规律。十一:十分之一,表示可能性很小或很小的一部分。
  
  ⑨蹶:原意为颠仆,跌倒。这里指挫败,失败。曹操注曰:“蹶,犹挫也。”杜佑注曰:“蹶,犹挫也。前军之将,已为敌所蹶败。”一说,“蹶”通“厥”。“‘撅’:与‘厥’通,《说文》:‘僵也。’《荀子·成相》‘国乃厥’杨注:‘颠覆也’,上引《史记》‘蹶上将’(即《史记》孙膑曰:“兵法: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走者,军半至”一句。———引者注)《索隐》云:‘厥,犹毙也。’‘颠覆’与‘毙’,其义亦相因。故‘蹶’即损折之意。”〔二〕此说亦可通,存之。上将军:指上军之主帅。
  
  ⑩其法半至:汉简本作“法以半至”,《通典》卷一五四所引作“其法以半至”。根据一般规律,只有一般士卒能按期到达。李筌曰:“百里则十人一人至,五十里十人五人至,挫军之威,不至擒也。言道近不至疲。”梅尧臣曰:“十中得五,犹远不能胜。”
  
  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通典》卷一五四所引下有“以是知军争之难”一句。曹操曰:“道近至者多,故无死败也。”李筌曰:“近不疲也,故无死亡。”
  
  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汉简本“辎重”前之“无”作“毋”,“积”作“责”。《通典》卷一六○、《御览》卷三三四所引“是故”作“是以”。委:储积,聚积。李善注:“委,积也。”积:指贮积起来的钱物等。委积:指储备粮草或储备之粮草,泛指财物,货财。杜牧注:“委积,财货也。”此句意思是说,如果部队没有了粮草、辎重和其他军需物资的接济和补充,必然灭亡。曹操曰:“无此三者,亡之道也。”李筌曰:“无辎重者,阙所供也。袁绍有十万之众,魏武用荀攸计,焚烧绍辎重,而败绍于官渡。无粮食者,虽有金城,不重于食也。夫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故汉赤眉百万众无食,而君臣面缚宜阳。是以善用兵者,先耕而后战。
  
  无委积者,财乏阙也。汉高祖无关中,光武无河内,魏武无兖州,军北身遁,岂能复振也?”张预曰:“无辎重则器用不供,无粮食则军饷不足,无委积则财货不充,皆亡覆之道。”
  
  【评解】
  
  军事争夺归根结底是利益的争夺,但在争夺利益时也要考虑到可能会带来的危害。
  
  故不知诸侯之谋者①,不能豫交②;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③,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④,不能得地利⑤。
  
  【译文】
  
  所以,不知道其他诸侯国的图谋,不要和他们结成联盟;不知道山林、险阻和沼泽的地形分布,不能行军;不借助向导的指引,不能得到地利。
  
  【注释】
  
  ①谋:谋划,意图。
  
  ②豫交:一说“豫”通“与”,参与。“豫交”,结交诸侯。曹操注:“不知敌情谋者,不能结交也。”一说“豫”通“预”。李筌注:“豫,备也。知敌之情,必备其交矣。”一说“豫”即先,“豫交”即准备交兵。杜牧注:“豫,先也;交,交兵也。言诸侯之谋先须知之,然后可交兵合战,若不知其谋,固不可与交兵也。”相较各说,以曹注为善。
  
  ③沮泽:指水草丛生的沼泽地带。沮:潮湿。曹操注:“水草渐洳者为沮,众水所归而不流者为泽。”
  
  ④乡导:即向导,带路的人。“乡”通“向”。
  
  ⑤不能得地利:《通典》卷一五七及《御览》卷三○二所引无“能”字。
  
  【评解】
  
  孙子在这里提出了“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的思想,其实不只是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是这样,人与人之间同样也是“不可知者不可交”。
  
  现实生活中,有的人因为相知而成为朋友,有的人会因相知而分道扬镳。可见,要不要与一个人成为朋友,首要的一个前提就是对方“可知”。只有你了解他的品性,觉得你们志趣相投,才有可能决定与对方进一步交往下去。否则,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就与他结为好友,是对双方都不负责的。知道对方人品卑劣而继续与他交往,则迟早会受到连累或者伤害。
  
  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①。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②,侵掠如火,不动如山③,难知如阴,动如雷震④。掠乡分众⑤,廓地分利⑥,悬权而动⑦。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⑧。
  
  【译文】
  
  所以,用兵作战是建立在诡诈的基础上,以是否有利作为行动的指南,以兵力分散与聚合的转化为变化战术。所以,军队疾行要像风一样快速,缓慢移动要像树林一样有条不紊,攻击要像烈火一样来势迅猛,防守要像山岳一样牢不可动,隐蔽要像阴云遮住星辰一样难以看透,采取行动要像迅雷一样快速而猛烈。掳掠乡村,要分兵掠取;开疆拓土,要分兵扼守有利地形;要先权衡利弊得失,然后见机行事。事先知道变迂为直方法的人将获得胜利,这就是军争的一般原则。
  
  【注释】
  
  ①诈:特指用兵奇诡多变,而诱使敌方判断错误的战术。郭化若注:“‘兵以诈立’,是说用兵作战要用奇异多变的办法,为胜敌之术。”〔三〕《公羊传·哀公九年》:“其易奈何?诈之也。”何休注:“诈,谓陷阱奇伏之类。”分:指兵力分散。合:指兵力集中。曹操曰:“兵一分一合,以敌为变也。”李筌曰:“以诡诈乘其利动;或合或分,以为变化之形。”
  
  ②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御览》卷二七○所引“其”作“兵”。疾:迅速而猛烈。其疾如风:意思是说行动迅速,像疾风一样迅速而猛烈。曹操曰:“击空虚也。”李筌曰:“进退也。其来无迹,其退至疾也。”张预曰:“其来疾暴,所向披靡。”徐:缓行。其徐如林:意思是说部队缓行的时候像树林一样整肃。李筌曰:“整陈而行。”杜牧注:“言缓行之时,须有行列如树木也。”
  
  ③侵:越境进犯。掠:掳掠,夺取。侵掠:这里指出击,进攻。侵掠如火:指进攻的时候像烈火一样猛烈。曹操曰:“疾也。”张预曰:“势如猛火之炽,谁敢御我。” 一说为抄掠,袭扰。李筌曰:“如火燎原无遗草。”贾林曰:“侵掠敌国若火燎原,不可往复。”不动如山:指防守的时候像大山一样稳固。曹操曰:“守也。”李筌曰:“驻车(军)也。”王曰:“坚守也。”杜佑曰:“守也。不信敌之诳惑,安固如山。”杜牧曰:“闭壁屹然,不可摇动。”
  
  ④雷震:樱田本、《通典》卷一六二、《御览》卷三一三所引作“雷霆”。难知如阴:指像阴云蔽日一样难以被看透。李筌曰:“其势不测如阴,不能睹万象。”杜佑曰:“莫测如天之阴云,不见列宿之象。”梅尧臣曰:“幽隐莫测。”王曰:“形藏也。”动如雷震:指行动的时候要像迅雷一样猛烈迅疾。杜佑曰:“疾速不及应也。故太公曰:疾雷不及掩耳,疾电不及瞑目也。”杜牧曰:“如空中击下,不知所避也。”王曰:“不虞而至。”
  
  ⑤掠乡分众:《通典》卷一六二和《御览》卷三一三所引“掠”作“指”,各家古注中,杜佑、贾林、王注作“指”,其他注作“掠”,陈皞曰:“‘掠乡’一作‘指向’。”曹操曰:“因敌而制胜也。”杜佑曰:“因敌而制胜也,旌旗之所指向,则分离其众。”李筌曰:“抄掠必分兵为数道,惧不虞也。”陈皞曰:“夫乡邑村落,因非一地,察其无备,分兵掠之。”指分兵数路掳掠敌国乡邑。
  
  ⑥廓地分利:指开疆拓土,分兵扼守有利地形。廓:扩张,开拓。曹操曰:“广地以分敌利也。”李筌曰:“得敌地必分守利害。”张预注:“开廓平易之地,必分兵守利,不使敌人得之。”皆近之,唯以“开廓平易之地”释“廓地”不妥。
  
  ⑦悬权而动:指先权衡利弊得失再决定行动。汉简本“悬”作“县”,通。悬:吊挂,系挂。权:秤或秤锤。悬权:指用称称重量,这里指权衡利弊得失。曹操曰:“量敌而动也。”李筌曰:“权,量秤也。敌轻重与吾有铢镒之别,则动。夫先动为客,后动为主,客难而主易。”
  
  ⑧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汉简本“计”作“道”。赵本学曾认为此句“与上文不相蒙,当在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之下,为一篇之结语”。但汉简本“悬权而动”下紧接的就是此句,当无误。李筌曰:“迂直道路。劳佚馁寒,生于道路。”张预曰:“凡与人争利,必先量道路之迂直,审察而后动,则无劳烦寒馁之患,而且进退迟速,不失其机。故胜也。”
  
  【评解】
  
  自古“兵不厌诈”,孙子在这里明确提出了“兵以诈立”的思想,继前文提出“兵者,诡道也”之后又一次表明了这一思想。
  
  《军政》曰①:“言不相闻,故为金鼓②;视不相见,故为旌旗③。”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民之耳目也④。民既专一⑤,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⑥之法也。故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⑦,所以变人之耳目也⑧。
  
  【译文】
  
  《军政》说:“战场上用语言指挥听不见,所以就设置了锣鼓;用动作指挥相互看不见,所以就设置了旗帜。”金鼓和旗帜这些工具都是用来统一军队的视听和行动的。行动统一了之后,勇敢的人也不能独自前进,胆怯的人也不能独自退却,这就是指挥大部队作战的方法。所以,夜间作战,多使用火把和锣鼓,白天作战,多使用各种旗帜,这就是适应战士们的视听,把军令迅速贯彻下去的办法。
  
  【注释】
  
  ①《军政》:汉简本和《御览》卷三三八所引前均有“是故”二字。梅尧臣注曰:“军之旧典。”王注曰:“古军书。”相传《军政》是我国西周时期的古兵书,已亡佚。
  
  ②言不相闻,故为金鼓:“金鼓”,汉简本作“鼓金”,《通典》卷一四九、《御览》卷三三八、《书钞》卷一二○、《长短经·教战》所引均作“鼓铎”。言:言语,这里指指挥号令。为:作,设置。金鼓:四金和六鼓。四金指、镯、铙、铎。六鼓指雷鼓、灵鼓、路鼓、鼓、鼓、晋鼓。金鼓用以节声乐,和军旅,正田役。见《周礼·地官·鼓人》。亦泛指金属制乐器和鼓。这里指指挥军队的号令器具,擂鼓则进,鸣金则退。
  
  ③旌旗:旗帜的总称。
  
  ④所以一民之耳目也:“一”汉简本作“壹”,“民”,传本多作“人”,系因避唐太宗讳所致,汉简本作“民”。所以:用以,用来。一:统一。民:这里指三军士卒。耳目:犹视听。
  
  ⑤民既专一:汉简本作“民既已专”。专一:同一,齐一。
  
  ⑥用众:这里指指挥人数众多的军队。用:使,驱使。
  
  ⑦故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汉简本作“是故昼战多旌旗,夜战多鼓金”,无“变人目耳”句,且在“故为旌旗”与“夫金鼓旌旗者”之间,即作“……故为旌旗。是敌昼战多旌旗,夜战多鼓金。(鼓金)旌旗者,所以壹人之耳目也”。另,武经本、《御览》卷三三八所引“火鼓”均作“金鼓”。依前后文及汉简本,作“金鼓”为善。因“火鼓”亦可通,李筌、杜牧、陈皞、张预等皆注为“火鼓”,今姑依传本。李筌曰:“火鼓,夜之所视听;旌旗,昼之所指挥。”
  
  ⑧变人之耳目:适应将士们的视听。一说为迷惑敌人的视听。
  
  【评解】
  
  在古代科技条件不发达的情况下,金鼓旗帜等增强人们听觉和视觉能力的方法是指挥军队统一军队行动的主要手段。所以孙子在《势篇》中强调了“形名”对指挥军队的重要之后,在这里又提出了“夜战多火鼓,昼战多旌旗”等思想,对军事指挥号令进一步做了强调和深入分析。
  
  故三军可夺气①,将军可夺心②。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③。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④,此治气者也⑤。
  
  以治待乱,以静待哗⑥,此治心者也⑦。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⑧。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⑨。
  
  【译文】
  
  敌人的军队,可以使其士气衰竭;敌人的将领,可以使其决心动摇。军队初战时气势锐利,作战久了就会逐渐懈怠,战至最后就士气衰竭了。所以,善于用兵的人,避开敌人初战时锐利的气势,待到其气势低迷衰竭时,再对其实施打击,这是懂得利用军队气势变化的一般规律。以我军的治理严整对付敌军的混乱,以我军的镇定对付敌军的喧哗轻躁,这是懂得利用军队心理变化的一般规律。用我军在近处的战场,对付远道而来的敌人;用我军的安逸修整精神饱满,对付疲劳困乏的敌人;用我军的粮食充足人马饱食,对付缺粮饥饿的敌人,这是懂得利用军队战斗力的一般规律。不要去攻打旗帜整齐的队伍,不要去攻击阵容强大的军队,这是懂得利用机动应变的一般规律。
  
  【注释】
  
  ①故三军可夺气:武经本、樱田本前无“故”字。夺:丧失,失去。气:特指勇气,豪气,锐气。
  
  ②将军可夺心:《御览》卷二七○作“将军不可夺心”。心:指决心、意志。李筌曰:“怒之令愤,挠之令乱,间之令疏,卑之令骄,则彼之心可夺也。”张预曰:“心者,将之所主也。夫治乱勇怯,皆主于心。故善制敌者,挠之而使乱,激之而使惑,迫之而使惧,故彼之心谋可以夺也。《传》曰:‘先人有夺人之心。’谓夺其本心之计也。”
  
  ③朝气、昼气、暮气:分别指始战时的士气、经战既久时的士气和战斗之末时的士气。张预注云:“朝喻始,昼喻中,暮喻末,非以早晚为辞也”,孟氏注曰:“朝气,初气也;昼气,再作之气也;暮气,衰竭之气也。”梅尧臣曰:“朝言其始也,昼言其中也,暮言其终也。”锐:指士气旺盛。惰:懈怠,衰败。归:终、消亡、灭亡。《广雅》:“归,止息也。”
  
  ④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汉简本“避”作“辟”,“锐”作“兑”,《通典》
  
  卷一五五所引无“故”字。张预注曰:“善用兵者,当其锐盛则坚守以避之,待其惰归则出兵以击之。”毛泽东说:“孙子说的‘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就是指的使敌人疲劳沮丧,以求减杀其优势。”(《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⑤此治气者也:《通典》卷一五五所引“治”作“理”,因避唐高宗讳。《御览》卷二七○所引无“气”字。治气:谓掌握利用军队士气变化的一般规律。
  
  ⑥治:有规矩,严整。待:对付,防范。哗:人声嘈杂,喧闹,躁动不安。
  
  ⑦治心:谓掌握利用军队心理变化的一般规律。
  
  ⑧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通典》卷一五六、《御览》卷二七○、《长短经·先胜》所引“佚”作“逸”。《长短经·先胜》所引“以近待远”作“以远待近”。《御览》卷一五六所引“治”作“理”。治力:谓掌握利用军队战斗力的一般规律。
  
  ⑨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汉简本“无”作“毋”,汉简本、《御览》卷三四○所引“邀”作“要”。邀:阻拦,截击。正正:整齐貌。曹操注:“正正,齐也。”张预注:“谓形名齐整也。”堂堂:形容盛大。陈:阵。治变:谓掌握利用机动应变的一般规律。
  
  【评解】
  
  士气是军队制胜的关键,打击敌人的士气、提高自己的士气,都是克敌制胜的有效方法。《兵》中说:“兵家惟其先人,故能有夺人之心,关中之王,在于先人;北山之胜,在于先据,古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未有不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也。是故治气则先,治心则先,治力则先,治变则先;隘则先居之,险则先去之,爱则先夺之。盖先胜而后战,非先战而后胜也。弈,小数耳,犹曰自始至终着着求先,况乎兵哉!”所表达的也是这个道理。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①,背丘勿逆②,佯北勿从③,锐卒勿攻④,饵兵勿食⑤,归师勿遏⑥,围师必阙⑦,穷寇勿迫⑧,此用兵之法也。
  
  【译文】所以,用兵的原则是,高山上的敌人不要仰攻,背靠山冈的敌人不要迎击,假装逃跑的敌人不要追击,士气旺盛的敌人不要攻打,充当诱饵的敌人不要去消灭,回撤的部队不要去阻拦,包围敌人要网开一面,陷入绝境的敌人不要过分逼迫,这些都是用兵的基本原则。
  
  【注释】
  
  ①陵:高地,山头。向:仰攻。杜牧曰:“向者,仰也……言敌在高处,不可仰攻。”梅尧臣曰:“敌处高处,不可仰击。”
  
  ②背丘勿逆:汉简本作“倍丘勿迎”,《通典》卷一五六、《御览》卷三〇六所引均作“背丘勿迎也”。背:背对,倚着。杜牧注曰:“背者,倚也。”丘:自然形成的小土山。逆:迎战,迎击。
  
  ③佯:汉简本作“详”,假装。北:败,败逃。从:跟随,追击。
  
  ④锐卒勿攻:《通典》卷一五五所引于下又有“强而避之”四字,当是注文窜入正文,而非此句下文。李筌曰:“避强气也。”杜牧曰:“避实也。”梅尧臣曰:“伺其气挫。”
  
  ⑤饵兵勿食:汉简本无此句,《通典》卷一五六所引“食”作“贪”。饵:钓鱼或诱捕其他禽兽的食物,这里指用以诱敌的小利。
  
  ⑥归师勿遏:汉简本此句与下句次序颠倒,“遏”作“谒”。归师:返回的军队。遏:阻击,抵御。
  
  ⑦必阙:汉简本作“遗阙”,樱田本作“勿周”。阙:空隙,缺口。
  
  ⑧穷寇勿迫:汉简本无此句,四库本“迫”作“追”,樱田本“迫”作“逼”。穷:困窘,窘急。迫:困厄,窘迫。此句意思是说,陷入绝境中的敌人,不可过分逼迫。陈皞曰:“鸟穷则搏,兽穷则噬。”梅尧臣曰:“困兽犹斗,物理然也。”
  
  【评解】
  
  军事斗争不是为了小利的争夺,必须以最终的目的作为行动的依据。不要计较于一时一地的得失,也不要为了多歼灭几个敌人去犯险,更不要为小的利益所诱骗而上当。不为小利乱大谋,在任何领域内,都是一条必须遵守的原则。

【回目录】

搜搜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