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古文典籍 > 司马法译注 > 司马法·定爵第三

司马法·定爵第三

分类:司马法译注 发布:古诗百科www.gushibaike.cn/guwen/simafa03.html
  司马法·定爵第三
  
  凡战:定爵位,著功罪;收游士,申教诏;讯厥众,求厥技;方虑极物,变嫌推疑;养力索巧,因心之动。
  
  凡战:固众相利,治乱,进止,服正,成耻约法省罚;小罪乃杀,小罪胜,大罪因。
  
  顺天、阜财、怿众、利地、右兵,是谓五虑。顺天,奉时;阜财,因敌;怿众,勉若;利地,守隘险阻;右兵,弓矢御,殳矛守,戈戟助。凡五兵五当,长以卫短,短以救长。
  
  迭战则久,皆战则强。见物与侔,是谓两之。主固勉若,视敌而举。将心,心也;众心,心也;马、牛、车、兵、佚、饱,力也。教,惟豫;战,惟节。将军,身也;卒,支也;五指,拇也。
  
  凡战,权也;斗,勇也;阵,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废其不欲不能;于敌反是。
  
  凡战:有天,有财,有善。时日不迁,龟胜微行,是谓有天;众有有,因生美,是谓有财;人习阵利,极物以豫,是谓有善。人勉及任,是谓乐人。大军以固,多力以烦,堪物简治,见物应卒,是谓行豫。轻车轻徒,弓矢固御,是谓大军。密静多内力,是谓固陈。因是进退,是谓多力。上暇人教,是谓烦阵。然有以职,是谓堪物。因是辨物,是谓简治。称众,因地因敌令阵,攻战守,进退止,前后序,车徒因,是谓战参。不服、不信、不和、怠、疑、厌、慑、枝、拄、诎、顿、肆、崩、缓,是谓战患。骄骄、慑慑、吟旷、虞、惧、事悔,是谓毁折。大小、坚柔、参伍、众寡、凡两,是谓战权。
  
  凡战:间远观迩;因时,因财;贵信,恶疑。作兵义作事时,使人惠,见敌静,见乱暇见危难,无忘其众。居国惠以信,在军广以武,刃上果以敏。居国和,在军法,刃上察。居国见好,在军见方,刃上见信。
  
  凡阵,行惟疏,战惟密,兵惟杂。人教厚,静乃治,威利章,相守义,则人勉;虑多成,则人服;时中服,厥次治。物既章,目乃明;虑既定,心乃强;进退无疑。见敌无谋,听诛无诳。其名,无变,其旗……。
  
  凡事善则长,因古则行;誓作章,人乃强;灭厉祥,灭厉祥之道:一曰义、被之以信,临之以强。成基一天下之形,人莫不说,是谓兼用,其人。一曰权,盛其溢,夺其好,我自其外,使自其内。
  
  一曰人,二曰正,三曰辞,四曰巧,五曰火,六曰水,七曰兵,是谓七政。荣、利、耻、死,是谓四守。容色积威,不过改意,凡此道也。
  
  唯仁有亲;有仁无信,反败厥身。人人;正正;辞辞;火火……。
  
  凡战之道:既作其气,因发其政;假之以色,道之以辞;因惧而戒,因欲而事;蹈敌制地,以职命之;是谓战法。
  
  凡人之形,由众之求;试以名行,必善,行之。若行不行,身以将之,若行而行,因使勿忘;三乃成章,人生之宜,谓之法。
  
  凡治乱之道:一曰仁,一曰信,三曰直,四曰一,五曰义,六曰变,七曰专。立法:一曰受,二曰法,三曰立,四曰疾,五曰御其服,六曰等其色,七曰百官宜,无淫服。
  
  凡军:使法在己曰专,与下畏法曰法:军无小听战无小利;日成,行微:曰道。
  
  凡战:正不行,则事专;不服,则法;不相信,则一。
  
  若怠,则动之;若疑,则变之;若人不信上,则行其不复;自古之政也。
  
  【译文】
  
  凡欲作战,要定立爵位,使功过分明,拘捕游说之士,申明教令,征询其民众,获取其技巧,推其理,穷其事,解除士兵的疑虑,养其精力,求其技巧,根据他们的愿望行事。
  
  凡欲作战,要稳定军心,察知利害;治其乱者,进其退者;使之服从正确的东西,对不正确的东西感到羞耻;精简规定,减少刑罚,小罪才会被制止住。小罪如果得逞,大罪就会随之而来。
  
  顺从天道,增多财富,取得民众喜欢,使地形利于作战可以提高战斗力。要根据敌情而采取相应的配置,这就叫两相对应。
  
  君主不断勉励其众,视敌情而举动。将军之心,原于心智问题。士兵之心,也属于心智问题。马牛和车兵的安逸饱食,属于气力问题。训练必须素有准备,实战必须有所节制。将军,有如人的身体。卒的编制,有如人的四肢。伍的编制,有如人的手指和脚指。
  
  通常作战靠的是智谋,搏斗靠的是勇敢,列阵靠的是巧妙。要把士兵用于他们愿做的事,使他们做他们能作的事,而不让他们去做他们不愿做也不能做到的事。对于敌人来说,则正好相反。
  
  凡欲作战,要有天时之助,有财货之利,掌握有利之作战条件。遵循天时,准确无误;龟卜获吉,微密行事,这叫有天时之助。我军夺取敌人,坐享其成,这叫有财货之利。
  
  士兵素习阵法之利,考虑周到,做好准备,这叫掌握有利的作战条件。士兵受到勉励和信任,这叫取悦于民。军队强大坚固,力量雄厚,阵形复杂,胜任其事,简化管理,视敌动静而举兵加之,这叫行动预有安排。车兵、徒兵都轻捷便利,又有弓矢固守,这叫军队强大。安静而实力雄厚,这叫稳固的阵形。用这样的阵形进退应敌,这叫实力雄厚。上级对下级干预少,士兵素有训练,这叫复杂的阵形。〔阵形尽管复杂〕,但设有官职各掌其事,这叫胜任其事。借助这些官吏来办理事情,这叫简化管理。估量兵力多少,根据地形和敌情使之列阵,进攻、作战、防守,前进、后退、停止,前后次序排列有序,车兵和徒兵相互配合,这叫作战必须检验的东西。不服从,不信任,不和睦,痴呆愚笨,压抑惊恐,抵触别扭,畏懦退缩,放肆纵容,秩序混乱,拖拉延误,这叫对作战有害的东西。骄傲,惊恐,叹息呼叫,担惊受怕,徒事悔恨,这叫导致毁灭的东西。力量大小,防守强弱,参伍编制,人数多少,综合比较,这叫战争利弊的权衡。
  
  凡欲作战,要刺探和观察远近敌情,利用天时、财利,喜欢有信心,讨厌犹豫不决。发动战争要合乎正义,兴办事情要遵循天时,用人要慈爱。碰到敌人要镇静沉着,碰到混乱要不慌不忙,碰到危险灾难不可丢下其部下不管。在国中要慈爱而诚实,在军中要豁达而勇武,杀敌要果断而机敏。
  
  在国中讲究的是上下和睦,在军中讲究的是法纪严明,杀敌讲究的是明察敌情。在国中要使人民喜欢,在军中要使人民仿效,杀敌要使人民信任。
  
  凡欲列阵,行列平时必须稀疏,战时必须密集,兵器必须配合使用。士兵经过训练就会变得淳厚,上虽修闲裕如,亦可治理。而若赏罚分明,相互以义约束,人就会勤勉;所虑多能成功,人就会信服;合乎时宜地使之信服,这是其次的一次治理效果。事情已经弄明,眼睛才会看清;谋虑已经确定,信心才会增强。进退不加小心,临敌拿不出对策,要听受处罚。不可冒用号名,不可变换旗帜。
  
  凡事做得好就能长久,遵循古人就能行得通。约誓、起立的仪式完毕,人就会斗志昂扬,消除迷信忌讳。消除迷信忌讳的途径有两条:一条是道义,指用诚实使人信服,用威罚使人畏惧,成其统一天下之努,人民无不喜悦,这就叫用两种方法使用人;一条是权谋,指完成真正有益于他们的事情,却不去迎合他们的偏好,我从其外治之,却从其内使之。
  
  一是“人”,二是“正”,三是“辞”,四是“巧”,五是“火”,六是“水”,七是“兵”,这就叫“七政”。爱名、好利、羞耻、畏死,是把握士兵心理的四项关键。面色保持威严,不过分轻易地改变主意,都属于这一类。只有怀抱仁爱之心才会使人亲附,但只有仁爱而无信用,反而会自取失败。人必得其人,正必得其正,辞必得其辞,火必得其火。
  
  通常的作战方法是,当士气已经被鼓舞起来之后,才下达作战命令,借助于表情,以言辞告之,用他们心里害怕的东西戒告他们不可做不该做的事情,用他们心里希望的东西使他们做该做的事情,跟踪敌人,控制有利地形,按其职守的不同分别命令之,这就是作战方法。
  
  凡人之楷模,都是从众人中选拔出来的,对他们的名声、操行加以考验,让他们一定勉力去做。如果他们做了,但没有做到,则以身作则而帮助他们。如他们做了,而且做到了,便要使他们牢记勿忘。经过上述三个过程,事情才达到圆满,这是符合人性的特点,被称之为法。
  
  凡治乱的关键:一是仁爱,二是诚实,三是正直,四是专一,五是正义,六是变换,七是专断。订立法规要做到:一是要领受,二是要遵守,三是要确立,四是要速见其效,五是要规定服制,六是要按等级不同分别其颜色,七是要使百官的服制不逾越身份地位。凡在军中由自己决定法律的使用叫“专”,使部下畏法叫“法”。军中不听细言,战时不图小利,会战之日既定,则诡密从事,这就叫“道”。
  
  凡作战,政令不行则依靠专断,不服则绳之以法,互不信任则统一其意志。如果懈怠则使之振作,如果疑虑则变换其事,如果人们不信任其上级,则让他们看到令出必行,绝无反复,这是自古以来的治理方法。

【回目录】

搜搜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