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百科
古诗三百首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宋诗三百首 元曲大全 文言名篇 古文典籍 诗词名句 经典诗句 名句赏析

子不语·南昌士人

网友评分
  子不语·南昌士人
  
  江南南昌县有士人某,读书北兰寺,一长一少,甚相友善。长者归家暴卒,少者不知也,在寺读书如故。天晚睡矣,见长者披闼入,登床抚其背曰:“吾别兄不十日,竟以暴疾亡。今我鬼也,朋友之情不能自割,特来诀别。”少者畏惧,不能言。死者慰之曰:“吾欲害兄,岂肯直告?兄慎弗怖。吾之所以来此者,欲以身后相托也。”少者心稍定,问:“托何事?”曰:“吾有老母,年七十余,妻年未三十,得数斛米,足以养生,愿兄周恤之,此其一也。吾有文稿未梓,愿兄为镌刻,俾微名不泯,此其二也。吾欠卖笔者钱数千,未经偿还,愿兄偿之,此其三也。”少者唯唯。死者起立曰:“既承兄担承,吾亦去矣。”言毕欲走。
  
  少者见其言近人情,貌如平昔,渐无怖意,乃泣留之,曰:“与君长诀,何不稍缓须臾去耶?”死者亦泣,回坐其床,更叙平生。数语复起曰:“吾去矣。”立而不行,两眼瞠视,貌渐丑败。少者惧,促之曰:“君言既毕,可去矣。”尸竟不去。少者拍床大呼,亦不去,屹立如故。少者愈骇,起而奔,尸随之奔。少者奔愈急,尸奔亦急。追逐数里,少者逾墙仆地,尸不能逾墙,而垂首墙外,口中涎沫与少者之面相滴涔涔也。
  
  天明,路人过之,饮以姜汁,少者苏。尸主家方觅尸不得,闻信,舁归成殡。
  
  识者曰:“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其始来也,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毕,魂一散而魄滞。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世之移尸走影,皆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制魄。
  
  【注释】
  
  ①披闼:推门。
  
  ②阴喝:语塞不能对答。
  
  ③斛:量词。古代多以十斗为一斛。
  
  ④梓:制版印刷。
  
  ⑤俾:使得。
  
  ⑥瞠视:瞪着眼睛看。
  
  ⑦涔涔:这里指唾液不断滴出的样子。
  
  ⑧舁:抬
  
  【译文】
  
  江南的南昌县有读书人,他们在北兰寺念书。其中,一个年长一个年少,他们关系非常友善。年长的那个在一次回家后突然死亡,年少的不知道此事,在寺里依然像往常那样读书。天黑要睡的死活,突然看见年长的推开小门进来,坐在他床上,抚摸着他的背,说道:“我离开兄弟没有十天,竟然就突然因疾病而死了。现在的我是鬼,朋友之间的情谊不能够割舍,所以特地来诀别的。”年少的十分畏惧,无法说话。死去的那人就安慰他说:“我如果想害你,哪里还肯这么直接地告诉你?兄弟千万不要害怕。我之所以前来这里,是想要托付身后事。”。
  
  年少的同学新稍稍安定,问说:“托付什么事?”他说:“我有老母亲,年纪已经七十有余,妻子还不到三十岁,只要有几斛米就足够养活她们了,希望兄弟你体恤周全她们,此其一也。我有些文稿还没能出版,希望您能帮我联系出版,使我的名字不至于那么快被人忘记,此其二也。我有欠卖笔的人几千钱,还没偿还,希望兄弟你能帮我偿还,此其三也。”年少的那个一一答应。死去的那人站起来说:“既然承蒙兄弟你能够帮忙承担,我这就去了。”说完要走。
  
  年少的见他的言辞平易近人,相貌一如往常,渐渐的不再有恐怖的意识,于是哭着要多留他,说道:“我和你从此就要永别了,何不多坐会儿再走?”死去的那人也哭了,坐回床上,两人慢慢说起相互间的往事。没聊几句,他又站起来说道:“我要去了。”然后就站着不走,瞪大两眼,容貌渐渐变得败坏丑陋。年少的感到恐惧,催促他道:“你既然说完了,可以去了。”尸首竟然不去。年少的排着床铺大叫,他还是不去,依然那么站着。年少的更加惊恐了,他站起来奔跑出去,尸首也跟随着他而跑。他越跑越快,尸首也和他一样。尸首追着他跑了几里。年少的翻墙过去,尸首无法翻墙,只把头探过墙外,嘴里吐着泡沫,口水不停地滴在年少的人的脸上。
  
  天亮后,有路过的人煮了姜汤喂他,他才渐渐苏醒。年长的家里人寻找尸首不见,听说在这里,才把尸首运回去入殡。
  
  有识之士说:“人的魂是善良的,而魄是邪恶的,人的魂是有灵气的,而魄是愚昧的。他刚来的时候,魄附着在魂的上面,交待完事情以后,魂就散去了,而魄却留下了。魂在,还是他本人;魂不在了,就已经不是他了。世上的行尸走肉,都是受魄控制的,只有有道的人才能制服肉魄。”
猜您喜欢的分类:

阅读了《子不语》的网友,还看了《子不语》的章节
《子不语·南昌士人》(子不语) 《子不语·钟孝廉》(子不语) 《子不语·李通判》(子不语)

猜您喜欢的分类:
© 2014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大全 文言文翻译 古文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