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玄尘道途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拔得头筹
    ()    “三、二、一”

    众人面前的那道红色光墙,随着最后一声指令,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刹那间,上千道流光激射而出,在半空形成了绚丽的流星雨,众人犹如脱缰的野马,飞奔而出,又如泄洪之水,势不可挡。

    数十息后,冲在最前的是那名身披鱼鳞甲,后背伸出黑色翅膀的胖子。这胖子背上黑色的双翅极力伸展开来,向前滑翔的速度快如闪电,这对黑色双翅显然不是普通之物。

    刘玉双手结御剑决,玄血遁光附于闪红剑之上,轻松地跟在方兰兰的身后,梁征就在他的身旁,孙康与何安青两人已经有些跟不上,落后了一段距离。

    又过了一会,原本密集的流星群,越拉越长。大部分人因为飞剑的品质,与自身修为的原因,落到了后方。

    最前并驾齐驱的人只剩下不到百人,还是那名胖子一马当先,刘玉、方兰兰、梁征三人紧靠在一起,孙康与何安青则彻底失去了踪影。

    此时街道上挤满了抬头观看的百姓,每道剑光呼啸划过,都能引起巨大的欢呼助威声。

    半刻钟过去,已经快要达到云海街的百杏林,此时飞至最前是那名邋遢老者,端坐在飞毯之上,双手结法印,紧闭双眼,那名胖子紧随其后,这时仍跟上速度的不到二十人。

    方兰兰向后看了一眼,发现刘玉仍在她的身后,心中十分的诧异,她脚下的“紫电”,可是一柄三品高级飞剑,她的修为也比刘玉高出一大截,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刘玉还能跟上她的速度。

    方兰兰收起心思,通过灵识激活剑身铭刻的三品高级法术“紫影流光”,只见她脚下飞剑,散发紫色的灵光,包裹住方兰兰,向前猛地窜去,飞行速度增强了二倍。

    眼看方兰兰越飞越远,刘玉深吸一口气,身精血急速流动起来,力使出“玄血遁光”,身体猛地爆出一团血色遁光,包裹着刘玉,化成了一道红色闪电,向前飞射而出。

    梁征眼睁睁地看着方兰兰与刘玉两人,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他的视野中,心中泛起了五味杂陈。

    方兰兰实力很强,留有后手,梁征还能接受,但刘玉这小子,是怎么回事?那恐怖的速度,即使宗门筑基高手的御剑速度也不过如此。

    刘玉脚下的闪红剑,剑速本就不慢,力使出“玄血遁光”后,直接提升了三倍的飞行速度,极为恐怖。先是从方兰兰身旁飞过,接着越甩越远,向最前的那名邋遢老者追去。

    方兰兰瞪大了眼睛,看着刘玉化成的一团血色剑芒,从她不远处掠过,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幕。

    刘玉的通灵眼透过黑夜,看到了极远的一艘造型独特的灵船,灵船发出耀眼的绿色灵光,灵船上空浮着“春蝉”两人大字,显然那便是终点。

    刘玉催动体内的精血加快燃烧,御剑的速度再次提升,达到了四倍的飞行速度,与端坐在飞毯上的老者,越来越近。

    这时,众人都看到了前方的灵船,一艘通体发出绿光,型如飞蝉的巨大灵船,正是百杏林的招牌“春蝉”。

    众人纷纷催动丹田中的灵力,进行最后的冲刺。飞毯上的老者睁开了双眼,脸上不禁露出笑脸,心中想着三千块低级灵石就要到手了,盘算着等会要不要去趟玉林轩,买一壶“青田酒”犒劳一下自己。

    突然,老者脸色一变,侧身一看,只见一位面色通红的年轻人踏着一柄血色飞剑,正与他并驾齐驱。

    只见那名年轻人转过身来,对他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接着就越过了他,向越来越明显的“春蝉”飞去。

    “妈的!”老者暗地骂道,这到手的鸭子竟然飞了。眼睁睁地看着刘玉,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远,不久,就率先登上了灵船。

    刘玉最后越过老者驾驭的飞毯,第一个登上了“春蝉”的甲板上,刘玉撤去“玄血遁光”,收起了闪红剑。

    “恭喜小友,你是第一个到达的选手,如何称呼?”一位身着百杏林店服的慈祥老者,来到刘玉身旁亲切问道。

    “在下,刘玉。”刘玉拱手回道。

    “小友,请把参赛灵符交给老夫。”老者开口说道。

    刘玉把那张土黄色的灵符,递给了老者,不知这名老者要这张普通的参赛灵符有何用,十分的不解。

    “此符名为留影符,激活后能自动记录法符四周的影像,身如其境,十分的神奇。”老者看刘玉一脸疑惑样,但开口解释道。

    这时老者闭上双眼,把参赛灵符贴在额头上,通过灵识快速查看灵符所记录的影像,查看刘玉比赛过程中是否有违规之处。

    “小友,请跟老夫来。”老者睁开双眼,微笑道。

    刘玉跟着这名老者来到船舱的大厅,领取了他的奖励,三张蓝色灵票,这三张灵票的图案绘制着一座座的冰川,由灵冰宫发行,每张价值一千块低级灵石,直接在黄圣灵庄就可兑换。

    “小友,这是一块中秋令请收好,凭此令可参加十五天后举行的正赛。戌时一刻同样在此地开始,不要迟到!”老者递给刘玉一块玉制令牌说道。

    “谢谢!”刘玉接过令牌,拱手谢道。

    这时那名驾驭飞毯的邋遢老者,被一名弟子带到了大厅,邋遢老者单手提着一个酒壶,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玉,心中直骂娘。

    “师弟,恭喜!拔得头筹!”方兰兰欣喜地说道。

    “同喜,师姐你得了第几?”刘玉开口回道。

    “只得了第八名,比师弟你可差远了。”方兰兰笑着说道。

    “实属侥幸。”刘玉随口说道。

    随后,陆续不断有人到达了灵船的甲板,这些人虽没进前十,但也十分高兴,因为他们大多进了前一百,得到了参加正赛的资格。

    梁征在一角,远远地看着刘玉与方兰兰两人相谈甚欢,久久不愿靠近。

    梁征只取得了第二十六名的成绩,想到赛前夸下的海口,双颊就发烫,心中想着这下脸可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