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完胜
    伐海真君虽然不知道张岳陵的具体来历,但他的实力之强是大家亲眼所见,在四位元婴围攻之下不处下风甚至还击灭了一金丹与两筑基,但在焚野百劫钉之下却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甚至连句遗言都没能留下。

    而阴风魔君同样是森罗魔宗出身的大修士,跟他们这种散修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大家事前都觉得这次野阳塘之战阴风魔君可能是战果最辉煌的一位,可同样是被焚野百劫钉轻松击杀,甚至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能留下来。

    因此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慌张,虽然玄天剑宗三位元婴修士都没把斩海魔君这么一个元婴中期干掉,但是白秋霜这个一位新晋金丹一句话就把他彻底逼疯了,他给自己加了一个魔气罩之后居然毫无尊严地直接在战场上向白秋霜跪下来:“我斩海魔君已经想明白了,我想明白了!魏真君,沈真君,林真君,这位道友,我们是朋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只是他虽然已经跪下来,但是手里却握紧了那条阴索随时动手,只是现在他提防的对象并不是玄天剑宗的几位修士,而是曾经与他并肩作战的万戮魔君与魔蝗教无名魔婴,生怕万戮魔君第一个拿他这个反水的盟友开刀。

    那边万戮魔君已经被自己的这些盟友气炸了肚子,他没想到自己找来的盟友居然一个比一个奇葩,阴风魔君虽然才一出手就被一个伪丹女修当场斩杀,但好歹也是光荣战死,可是伐天真君没等大战开始就直接扔下盟友直接血遁而走,而现在斩海魔君更是阵前投敌让局面彻底崩坏:“今天之败,是天亡万戮,不是我万戮一人之错!”

    既然斩海魔君这位元大婴修士都投降了,自己又陷入玄天剑宗的重重包围之中,连逃跑用的掠影越天舰更是落入敌手,局面已经无从挽回了!

    除了少量亡命之徒还在坚持之外,现在连空噬魔宗的金丹修士也有好几位跪地投降,虽然有几位金丹筑基魔修觉得空噬魔宗与玄天剑宗的恩怨没办法化解,但是又不愿意毫无意义在战死在野阳塘但也只能转身就跑。

    可是万戮魔君却是一声怒吼变成为一只五丈多高的石巨人,准备与玄天剑宗这边一决胜负,只是他自己也知道刚才三位元婴围攻一个魏香丘都没有结果,现在变成了玄天剑宗三大元婴围攻自己与无名魔婴根本就是毫无胜负,但是他既然号称“万戮魔君”自然是毫无顾忌:“魏香丘,咱们同归于尽吧!”

    他现在施展的功法与刚才张岳陵的燃魂焚魂功相近,是一心准备与魏香丘同归于尽,只是那边魔蝗教的无名魔婴却是怒喝一声:“万戮道友,快回噬魂谷收拾残局,野阳塘这里让我来顶住!”

    话音刚落,无名魔婴已经变成半人半蝗的妖物就朝着魏香丘攻来,而魏香丘与柳空涯一面联手催动引雷钟撞上去一面叫道:“别管我,我没问题,别让万戮跑了!”

    对于玄天剑宗来说,空噬魔宗绝对是心腹之患,虽然今天空噬魔宗损失惨重,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万戮魔君这位元婴逃出去,即使玄天剑宗把噬魂谷拿下恐怕也是后患无穷。

    毕竟禾山道是前车之鉴,玄天剑宗攻灭禾山道已经四五百年了,但是禾山道的余孽仍然给玄天剑宗制造了无数麻烦,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差点让玄天剑宗宗覆灭。

    所以魏香丘觉得既然魔蝗教实力强大,多一名少一名魔婴都无关大局,关键是不能让万戮魔君跑了,只是无名魔婴化身的蝗形妖物来势惊人,速度与力量更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身上的蝗甲与引雷钟正面对撞几次居然占了上风,天枢玉尺同样有点招架不住,而白秋霜催动焚野百邪钉攻上去反而暴露了焚野百邪钉的最大弱点。

    虽然焚野百邪钉入体之后威力无穷,但是却是连无名魔婴的蝗甲都攻不破,而沈益与林蔚两位真君虽然知道无名魔婴这是拼死一击同归于尽的战法,根本持续不了多久时间,而且魏香丘已经让他们盯住万戮魔君,但是他们却生怕魏香丘有什么闪失,不得不放开万戮魔君转攻这位魔蝗教的无名魔婴。

    而万戮魔君仍然是杀性十足,石型巨人跟着蝗妖一起攻向了魏香丘,手舞足蹈之间每一击都是力道十足威力惊人,但是一看到沈益与林蔚两位元婴真君力转攻无名魔婴却是突然化作了一道紫虹飞遁而去,而且遁速可以达到极限了。

    他很清楚现在留在野阳塘已经毫无意义,而无名魔婴看到这一幕更是发出几声怪叫疯狂地朝着魏香丘攻过来,他现在的修为硬生生提升到与魏香丘差不多的水平上而且每一击都是孤注一掷以命搏命的玩法,让玄天剑宗三大元婴根本无法分心去堵截血遁而走的万戮魔君,那边柳空涯只能朝着操纵掠影越天舰的庄梦蝶与江雁筠大声嚷道:“梦蝶姐,雁筠姐,你们小心!”

    万戮魔君遁走的路线刚好与琼影越天舰的方位重合,因此庄梦蝶与江雁筠早有准备,两位美女修士在掠影越天舰上齐齐喝道:“哪里走!”

    只是庄梦蝶与江雁筠刚一出手,万戮魔君化作的这道紫虹却是不可思议地在空中来了一个大转弯直接绕开了掠影越天舰直接遁出去数里之地:“此仇此恨,万戮必将百倍偿还!”

    而那边魔蝗教无名魔婴化作的蝗妖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只听他怪叫两句,魏香丘不由神情大变:“大家小心,他要自爆元婴了!”

    而准备自爆元婴的蝗妖终于开口说了两句人话:“万戮,别忘了替我报仇!”

    而空中以惊人速度飞遁的万戮魔君怒吼道:“放心,我……”

    只是万戮魔君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空中一个甜美至极的声音冷笑道:“放心,你已经死了!”

    一道剑光直接斩在了万戮魔君化身的紫虹之上,万戮魔君与蝗妖都连声尖叫:“不要!”

    但是现在是万戮魔君最虚弱的时刻,他速血遁的代价是气血两衰而且速度虽然惊人防御力却是弱得出奇,偏偏这凌空一剑威力惊人,直接将万戮魔君当场斩杀,甚至连元婴也一并抹杀不给万戮魔君任何机会,而柳空涯第一眼就把这把上元玄真剑给认出来:“师傅,是师傅!让我来操纵引雷钟,我有办法!”

    现在的白玉凰与以往更增几分英武之气,只见她手握上元玄真剑对战场虎视耽耽,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但是这一刻的白玉凰不比魏香君逊色。

    而魔蝗教的无名魔婴更是气炸了肚子,他没想到自己付出的牺牲居然毫无意义,万戮魔君居然被赶来的魏香丘一剑击杀,偏偏他已经是油尽灯枯,只能一声怪叫准备自爆元婴,只是他刚想自爆元婴,柳空涯操纵的引雷钟就直接撞了过来。

    之前蝗甲与引雷钟之间的几次撞击,都是蝗甲稍稍占了上风,但是现在无名魔婴既然决定自爆元婴,这层蝗甲的威能就最多只剩下两三成,柳空涯操纵的引雷钟玄妙无比,直接撞破了蝗甲接着是雷电交鸣,蝗妖突然发现现在的引雷钟跟之前魏香丘操纵的那具引雷钟完是两回事,更糟的是他雷电交加间居然完动不了,别说动一动就是自爆元婴都做不到!

    这怎么回事?有着雷霆万多钧之势的引雷钟已经撞过来将这位魔蝗教的无名魔婴碾成肉饼,接着一道黄光已经从无名魔婴身上破体而出,正是他的魔婴终于恢复行动能力,那边白秋霜看到这一幕当即操纵着焚野百邪钉攻上来,只是这回她没能如意,诸位师姐联手操纵的天枢玉尺第一时间落了下来将这黄色魔婴击杀!

    魏香丘没想到柳空涯亲自操纵的引雷钟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威力,比自己刚才强行操纵的引雷钟不知玄妙上多少倍,一时间看得口呆目瞪,那边白玉凰看到柳空涯这一击更是赞不绝口:“小涯,干得漂亮!”

    柳空涯却是当场反问道:“师傅,你好不容易晋阶元婴不先巩固境界,跑来野阳塘干什么?”

    那边沈益也跟柳空涯一个调子说话:“是啊,刚才我跟林师弟出门之前特别跟玉凰真君打过招呼,野阳塘有我们在就行了,玉凰真君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元婴境界巩固下来!”

    只是说归说,沈益却是一脸喜气,谁叫现在玄天剑宗是双喜临门。

    不但空噬魔宗这次奔袭野阳塘的阴谋彻底失败,就他亲眼所见就已比斩杀了两位魔道元婴,还有一位斩海魔君被迫阵前反水,至少斩杀俘虏的金丹筑基炼气至少有好几百人,而且白玉凰又在这个时候晋阶元婴成功更是喜上加喜,玄天剑宗前几年实际只有两位元婴真君能撑起场面,甚至不得不同天虹山结盟以取得天虹山方面的支持,而现在却是四大元婴齐聚,几乎快赶上魔蝗之劫前的鼎盛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