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 第311章 泰山之巅,坐而论道
    家师直言,此谓天地大势,不可违逆。”

    莫道长颇为无奈的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

    闻听此言,在场一众人等都是愣了一下,但紧接着反应过来,顿时掀起喧哗。

    “张真人这意思,是顺从锦衣卫的意思,让我们上交心法?”

    “这怎么可以!”

    “心法秘籍乃是我们宗门根基,若是上交这还得了?!”

    “宗门,绝不能毁在我手上!”

    “倘若今日当真顺从,整个江湖都将从此烟消云散!”

    “绝不可能!”

    ……

    所有人都是断然拒绝。

    他们早就已经铁了心抗拒,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坚持到现在,并且还聚集在两大圣地周围。

    为的便是想要让这两大圣地打头阵!

    可今日却听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张真人说什么‘顺应天时’,他们固然心中尊敬张真人,但也绝不可能同意。

    “对此事,武当其实内部也是有着分歧。”

    就在这个时候,莫道长说道:“门中对于是否归顺,迄今为止也未曾得出具体结论,门中诸位师兄弟们也都争执不下……”

    “啊?张真人不是说……”

    听到莫道长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张真人都发话了,武当居然还在为此争论?

    难道说武当内部已经分裂了?

    不少人心里乱了起来,暗中筹划着。

    似乎是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莫道长笑到:“诸位无需多虑,武当和其他同道的门派不同!家师虽然发了这话,但这只是我和几位师兄私下拜访说所说,并未名言!”

    “家师常说个人皆有缘发,若有不同争论也属正常,不必事事听之,更何况现如今家师早已经不管武当俗世,一应事务皆有我师侄管理,毕竟他现在才是掌门。”

    “那武当的意思是?”

    一名门派的长老急切的问出他们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虽然争执不下,但经过我们沟通,决定还是想在试一试,和刀皇坐下来沟通沟通!”

    莫道长说道:“为此,我们和少林玄难大师已经商议过了,决定在泰山之巅,邀请天下同道,与刀皇争论!”

    这话传出,所有人顿时大喜。

    他们下意识的看相玄难大师的方向。

    在众人的视线中,玄难轻诵了一声佛号,随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

    “有少林和武当两大武道圣地出头,再广邀天下同道,在泰山之巅与刀皇争论,此时必然可成!”

    “届时无数江湖豪杰坐而论道,我等一起上阵劝说,那刀皇总该给出三分薄面!”

    “是极是极,如此以来,我们宗门便能保下了!”

    所有人都露出喜色,一副庆幸的模样。

    他们现在不敢在围殴顾凤青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围殴,只能寄希望邀请天下同道前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以劝说刀皇,让其改变主意。

    尽管这很难——

    谁都知道,自从刀皇在江湖上崭露头角以来,从来都是言必信行必果,说到做到。

    对于劝说刀皇该换主意,他们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

    可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

    不论结果如何,总是要试一试的。

    随后,这些各宗门的大佬又在这里跟少林武当推出来的话事人商议泰山论道的具体章程,足足商议了两天,这才彻底拿出结果。

    ……

    广元府。

    一路行来的霍格尔和梅林两人在一家酒馆中暂且停歇下来。

    他们一行从松江府出发,一路走走停停,观察大夏的风土人情,所见所闻,可谓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这个东方的强大国家,疆域十分辽阔,他们走了半个月,按照这些大夏人的意思,居然一直在中原晃荡。

    连大夏五分之一的区域都没走完!

    这如何能不叫他们心惊?

    “这么大的地方,这个国家是如何管理下来的?”

    霍格尔十分不解。

    在他们那里,比大夏大不了多大的地方,居然有着大大小小上百个国家,大的不过大夏一州之地,小的不过一府一县。

    便如他的奥赛斯帝国,其实也不过大夏半州之地左右,所以以他来看,根本就想不通,这个国家是如何做到统一的?

    当然,这还仅仅只是一个问题,更多的则是大夏的武者。

    这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的武者,虽然修为都各不相同,但整体素质都很高。

    窥一斑而知全豹。

    大夏的骑士,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江湖武林’到底是多么的广大?

    霍格尔不敢想。

    亦或者,是根本就想不到。

    身在酒楼内,霍格尔拿出一本书册,用着大夏人所用的毛笔,艰难的将他的所有疑惑全部记录在本子上。

    梅林则是坐在一边,和几个护卫将霍格尔贴身保护着,他的眼神十分锐利,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酒馆。

    酒馆里,有很多带着‘刀’的江湖人。

    尽管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他们身上的气息都十分混厚,未免伤到王子,他不得不防。

    周围,不少江湖人都将视线投注到他们身上,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广元府这个地方,还是很少见。

    对于这种目光,无论梅林还是霍格尔,这一路都经历了太多,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菜上来了。

    梅林和霍格尔便开始吃着。

    酒馆内的其他江湖人也都失去了兴趣,一边吃着自己的菜,一边聊着天。

    江湖人聊天,聊的自然是江湖事。

    “半个月前少林武当两大武道圣地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同道前往泰山之巅,和刀皇坐而论道,这件事你们都知道吧?”

    一个江湖人神秘兮兮的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件事这么大,谁不清楚!”

    看着他还故作神秘,另外一个江湖人嗤笑一声,随后道:“而且啊,我还知道刀皇已经答应了,连锦衣信风都出动了,张贴告示在天下各个郡县府城!”

    说到这里,他不由得露出神往之色:“这一次,可当真是史无前例的大动静啊!据我所知,大夏九州各地,所有未曾被收编的江湖门派全都倾巢而出,另外啊……”

    “我可是听说了,不少隐居的高人都已经决定出山,打算前往泰山之巅!”

    一句‘隐居高人’挑动了酒馆内所有人的神经。

    江湖人,最为津津乐道的自然是江湖名宿。

    是以,不少人都是急切的追问,到底都有哪些人。

    不仅仅是他们,便是霍格尔和梅林在听到此事关乎‘刀皇’之时,也不禁竖起耳朵。

    “且容我慢慢道来!”

    看到大家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这江湖人反倒不急不缓了起来。

    只见他夹了一口菜,抿了一口酒,随后这才慢悠悠的说道:“少林乃是现如今的主持玄难大师出面,至于跟随的是谁,我不是很清楚,武当则是已经定了,当真武当开衫祖师的亲传弟子,武当七子之一的莫道长!”

    少林主持,玄难!

    张真人亲传弟子,莫道长!

    少林武当两大圣地派出的话事人!

    他们二位的身份自然高,可这些大家都已经早就知道了。

    该震惊的都已经震惊的差不多,此时听到这话,不免有些埋冤:“这些我们都知道,还说这个干嘛!”

    “别急啊,等我慢慢说啊!”

    江湖人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继续说道:“其他门派出面的,例如唐门唐家堡主之类的想必你们也都清楚,所以我就不再多说了!”

    “但接下来我要说的几位,你们肯定意想不到!”

    他这一次没有吊胃口,而是直接将答案说了出来。

    “无争山庄庄主,原随云!”

    一语出而四座惊!

    当这几个字说出来之后,整个酒馆都响起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声音。

    他们当然震惊!

    因为这就是一个传说!

    一个流传了整整三百年的传说!

    三百年前,原青谷创建无争山庄与太原以西,但这个名字并非是他自己取得,而是天下武林豪杰的贺号。

    只因当时的天下,已经无人可以与其一争长短!

    三百年来,无争山庄群侠辈出,在江湖上不知做了多少轰轰烈烈的大事,使得无争二字,逐渐成了一个传说般的名字。

    虽然这些人的成就,都达不到当年原青谷的那个高度,但也绝对堪称不俗!

    这也是为何,近五十年来,无争山庄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但江湖上的人但凡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依然尊敬有加!

    传说之所以成为传说,便是人人交口称赞!

    至于原随云,便是无争山庄这一代的庄主!

    近些年来,无争山庄的名头,已经逐渐被神剑山庄、万梅山庄等七门给逐渐取代,然而原随云的名字,却依旧响彻江湖。

    虽然江湖上见到他的人很少很少。

    但打从原随云很小的时候,江湖上就人尽皆知,原随云是一个神童,长成后文武双全,才高八斗,可惜却在三岁的时候得了一个大病,从此双目失明变成了一个瞎子!

    江湖上最有名的两个瞎子!

    一个是江南花家的花满楼,另一个,就是原随云!

    皆是被江湖人即尊敬又惋惜的奇才!

    “这位竟然也来了?!”

    “乖乖,若是原公子也来,那当真是了不得!”

    “原公子淡泊名利,向来不管江湖之事,只是在庄内听书,没想到这一次连他都触动了!”

    “还有呢?还有谁?”

    “对啊,除了原公子之外,还有谁?!”

    不少人在震惊过后,又是立刻追问道。

    这一次,这位江湖人仅仅只是说了四个字。

    但这个四个字穿出来之后,所引发的轰动,却不亚于原随云,甚至……比其更加恐怖!

    只因为他这四个字,是——

    “剑邪,宫九!”

    嘶!!!

    一阵倒吸凉气之声,再度此起彼伏。

    剑邪宫九,剑邪宫九!

    此人是谁?

    此人乃是太平王世子,一位名动天下的剑道绝顶高手!

    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众人还不会如此震惊,而之所以让如此,便是因为他这个人实在太复杂、也太奇怪了!

    剑邪宫九,身为太平王第九子,如神龙一样的人,冬天喜欢戴白狐披风,衣着华丽,看起来就是一个不染尘埃的贵公子!

    但他太怪了!

    他不赌钱,不喝酒,男人们喜欢的事,他全不喜欢。

    没事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坐在海边发呆,时常两三天都不说一句话,他的忍耐力的确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他可以在海底耽一天一夜不出来。

    他简直好像可以不必呼吸一样!

    有一次他在发呆的时候,被一个路过的人将其钉在棺材里,埋在地下埋了四五天,後来那人忍不住偷偷的把棺材挖出来,打开棺材盖一看,宫九居然站起来拍拍衣裳就走了,连一点事都没有!

    除了怪之外,他有时看起来还很笨。

    他常常会迷路,甚至连左右方向都分不清。

    而且他还很执拗,很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执拗。

    你若问他一百个人中若是死了十七个还剩几个?他说不定会真的去找一百个人来,杀掉十七个,再将剩下来的人数一遍,才能回答得了。

    可除了这些之外,他的天资却很卓越!

    可是无论多难练的武功,他全都一学就会,他的剑法可与叶倾天和西门踏雪相媲美,无论警卫多森严的地方,他都可以来去自如,你心里想的事,还没有说出来他就已知道,假如你要他去杀一个人,不管那个人躲在什麼地方,不管有多少人在保护,他都绝不会失手!

    按理来说,这么一个怪人,在江湖上是很难有朋友,也很难会有好的风评。

    正因如此,他的名号被称之为;剑邪!

    但是,除此之外,他虽然没有朋友,但江湖上的人,居然没有人讨厌他!

    尽管他的剑道很邪门,很诡异,出招也十分很辣,但偏偏……他就是让人无法讨厌!

    简单的来说,他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

    他虽然身在江湖,但却更像是一个江湖之外的旁观客。

    你将他放在了观众席了,那么他就坐在观众席上,认真、专注的看着你。

    这就是剑邪!

    这就是宫九!

    这就是——

    剑邪,宫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