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 第298章 化剑为刀,深藏不漏的朱永昌!
    崩崩崩崩崩——

    此起彼伏的剑器崩碎声不断响彻。

    全场数万名剑客手中的长剑接连崩断,悲戚之意席卷全场。

    而在这此起彼伏的剑器崩裂之声中,也只有极少数的剑客手中长剑,并未崩断。

    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死死的握住手中之剑,手背上已然是青筋暴起,额头上更是溢出汗水,放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天字第一号大内密探,李剑生!

    甘陕道红衣门,门主万曲争,长老傅潇潇、倪高峰、戴德明!

    无耳教教主,关天明!

    除此之外,灵雾山外围,一栋凉亭的顶上,忽然出现了一道白衣身影。

    与此人相隔大约上百丈的距离之外,同样一处无人的地方,也出现了一名锦衣男子……确切的说,是一名锦衣剑客!

    “天呐!”

    “是万梅山庄的庄主,剑圣西门踏雪!”

    “还有白云城主叶倾天!”

    “他们果然没有去紫禁城,而是来到了这里!”

    “难不成……这场刀剑之争他们从始至终都看在眼里?!”

    “原来他们一直都在旁边观摩!”

    “等等!你们看——西门剑圣握着剑的手,竟然也在微微颤抖!”

    “叶倾天也是!”

    “难道他们也忍不住想要挑战顾凤青吗?!”

    “不!不是!你们仔细看,这两位分明是在抵抗手中长剑的崩断之势!”

    “这……这……”

    “难不成……连剑仙、剑圣也都受到了影响?!”

    这一瞬间,所有还能保持理智的人,也终于按耐不住了喧哗。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而脑海中的疑问,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出来,压的他们几乎有些无法喘息。

    难以置信,连剑圣、剑仙都受到影响!

    那这刀魔,其真正的势力,到了何等地步?!

    他们几乎无法想象!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忽然有人惊呼一声,霎时间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江湖转到了顾凤青的身上。

    “顾凤青,他……他在干什么?!”

    无数道视线转移到,重新聚集到半空之中。

    却见随着五大剑客的相继陨落,这场看似已经结束的刀剑之争,却忽然又起了新的变故。

    只见顾凤青又运转那恐怖的身形,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将薛衣人、宁不凡、燕南天、肖平生、剑惊风五人的长剑全部召回,悬浮在自己面前。

    “嗡嗡嗡嗡嗡!”

    只听见五柄长剑嗡鸣之声骤然急促了起来,颤抖更是出现了残影,似乎已经到了极致。

    与此同时,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血色气息出现在了五柄长剑之上,转瞬之间便把这五柄长剑全部染成血红之色。

    这当然不是五大剑客的鲜血,而是——

    “剑意!”

    “是五柄剑中残存的剑意,也是五大剑客临死前残存的剑意!”

    “此人竟然将五大剑客的所有残存剑意,全部引了出来!!!”

    “这刀魔……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无数道惊疑的目光当中,在无数此起彼伏的喧哗声中,顾凤青忽然双手一招,只见五柄剑器顿时在半空之中旋转,而五剑上方所浮现的血色剑意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

    最终,在旋转之中逐渐的融合。

    “轰轰轰~”

    一声霹雳响彻,惊雷划破苍穹,击打在血色剑意之上,似乎是被雷霆所淬炼,五道截然不同的剑意,竟是在这刹那彻底的融合,再也不分彼此。

    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球,在半空之中旋转!

    “斩!!!”

    当剑意彻底融合化作圆球之后,顾凤青双目一凝,冷声喝道。

    值此之时,李清欢、傅青冥、萧十三郎、鸠摩智、段玉、绝无神等人齐齐大喝一声。

    下一刻,便在无数道惊疑不定的目光当中,六位刀道宗师,外加十余名先天刀客,以及两三多名黑衣刀卫,竟是齐齐出刀。

    绣春刀划破长空,锋芒刺破苍穹,闪亮的刀意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合而为一,朝着那剑意所凝结的圆球上爆斩而去!

    轰隆!!!

    六位刀道宗师,十余名先天刀客,外加两千多名黑衣刀卫合力斩出的一刀自然是威力无穷,一刀下去,横亘天地的惊世刀光陡然出现,随后爆斩在圆球之上。

    当双方接触的瞬间,圆球先是一僵,随后——

    轰然炸开!

    无数碎片纷纷洒落,恍若一道道流光般,朝着那些黑衣刀卫激射而去。

    每一个黑衣刀卫,每一个刀客都被圆球的碎片所击中。

    但诡异的是,这些倒卫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反而——

    嗡嗡嗡嗡嗡!

    每一个被碎片击中的黑衣刀卫,他们手中的绣春刀全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与先前那仿若哭泣、哀嚎的剑鸣声截然不同!

    此刻的刀鸣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分明是透着一股兴奋、激动、张狂、霸道……

    每一个听到的人这刀鸣的人,竟然全都感觉热血上涌,心跳加速。

    所有人都惊骇的瞪大眼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们能够听出来——

    这些刀,在兴奋!

    是的!

    他们在兴奋!

    这一刻,十余万双眼睛尽皆目光圆瞪。

    顾凤青,或者说黑衣刀卫们的举动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但无论如何,那两千多柄绣春刀的颤抖嗡鸣,却让他们很清楚的明白——

    顾凤青,以一己之力挑战五大剑客,并非仅仅只是因为刀剑之争!

    他还另有所图!

    “此人,分明是要以五大剑客毕生凝聚的剑意,随着刚才的惊世一战全部被催发到了极致,等五位剑客嘶吼,他在将所有残存的恐怖剑意聚拢起来,让所有的刀卫全部提升实力!”

    “将五大剑客的毕生剑意凝聚,汇聚成一团恐怖的无主剑意!”

    “再以刀意爆斩,将这股剑意全部镇压……无主的剑意一旦被镇压,自然便被会镇压他的刀客所吸引,是以便全部融入了两千多名黑衣刀卫的体内,最终转化成了惊天的刀意!”

    “如此一来,这些刀卫们的实力便能飞速增长!”

    “甚至……”

    “借此突破境界桎梏!”

    观战之人中,花如令和常英发以及其余一众高手忽然脸色周边,互相对视一眼吼,竟是全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交集之色。

    他们下意识的将目光注视到朱永昌的身上,声音略带嘶哑和焦虑:“王爷,这等手法我们此前见所未见!”

    “如我所料不错,如顾凤青所言不虚的话,那这种手法……想来应当便是他所观摩的超凡七境中的手段,可以让手下的实力快速增长!!!”

    伴随着他们的声音传来,全场所有人都抑制不住的浑身一颤。

    尤其是那些因为手中长剑断裂,而齐齐陷入呆滞的剑客,更是心神俱颤之下,下意识看向了半空中的顾凤青。

    虽然花如令等人说的并不清楚,但他们还是听明白了其中所隐藏的意思——

    顾凤青观摩超凡七境,从中获得了某种邪门的法门!

    可以掠夺他人的剑意或者刀意,然后用来增补自身乃至手下的实力!

    若当真如此的话,那……那岂不是说,顾凤青杀的人越多,他手下的实力便会越强?他自己的实力也会越强?

    更重要的是,顾凤青本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刀魔,在有了这等功法相助……

    几乎所有人都眼中泛出一丝惊骇!

    他们甚至都已经看到不远的将来,为了提升自己和手下的实力,刀魔顾凤青在江湖上大肆掀起血雨腥风,最终以整个江湖的死伤,铸成他的超凡之路!!!

    “这……这……”

    “嘶!!!”

    一念至此,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就在他们犹自心神震惊的时候,此时半空之中的异变仍旧没有结束!

    五大剑客残存的剑意虽然已经被黑衣刀卫们劈开吸收,但却并未消失,反而剩下一层恍若琉璃状的物体,看起来晶莹剔透。

    只是,若仔细观看的话,便能发现这圆形的琉璃当中,却隐隐传来如雷鸣般的轰响,其内仿佛又无数道锋芒在炸裂咆哮。

    更为重要的是,它的光芒也越来越盛。

    随着光芒逐渐的明亮,两千多黑衣刀卫手中的绣春刀颤动的声音也越发激烈,汇聚之下,声音仿佛凝如实质,最终轰然席卷,竟是形成了领域!

    这是……

    刀的领域!

    在这领域之中,无论倾盆的暴雨,还是剧烈的狂风,竟都无法侵入半分!

    刹那间,两千多黑衣刀卫所处的位置,与四周天地形成了一种巨大的视觉反差。

    且外,风雨如注,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其内,风平浪静,水波不惊,处处祥和。

    这种强烈到极致的反差,另所有人都看呆了。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顾凤青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琉璃之前,只见他伸手一捏,圆形琉璃便已经被他捏在手中。

    随后,其内原本还在激烈碰撞的各种剑意,却忽然只见安静了下来!

    不!

    不是安静!

    而是……

    摄于刀魔气势,而瑟瑟发抖!

    只见这琉璃其内的锋芒在臣服之后,整个琉璃便开始一点点的转化了起来。

    锋芒依旧还在!

    只是,却从原本的轻盈、厚重、锋锐,逐渐变得沉重、霸道、狂猛!

    他……

    竟是再将这琉璃中的剑意,转化为刀意?!

    “不!”

    “这不是将剑意转化为刀意!”

    “他是再将五大剑客的剑魂,转化成刀魂!!!”

    花如令的嘶声大吼,忽然传来。

    所有人悚然一惊,目光再度投注到顾凤青身上之时,便发现视线之中便已经换了天地!

    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顾凤青那昂然挺立的身影,此刻竟是仿佛一柄顶天立地的神刀,插在了天地之间!

    而这柄神刀中散发的可怕刀意,正将那五大剑客凝聚的剑魂逐渐搅碎,继而一点点锤炼、凝聚、融合起来,最后化作一道血色的锋芒!

    这血色锋芒看上去正是一柄刀的模样!

    此刻分明还很虚幻,但却给人一种十分凝实的诡异之感!

    不!

    不对!

    他竟然是真的在一点点、一点点的从虚幻转化为现实!

    正如花如令所言,此时此刻的顾凤青分明是正在以自身的刀意为锤,在锻造这柄即将成型的刀!

    刀魂!!!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原来突破超凡境界的前提,便是需要凝聚魂魄!”

    “而刀意凝魂,便意味着踏入刀道七境?!”

    “难道……这就是薛衣人、宁不凡、燕南天他们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也要追求的至高境界吗?!”

    “真是可笑!”

    “他们五人为了追求至高境界,到死都没有看到!”

    “反而我们这些旁观者,却轻易而举的便看到了超凡的奥秘!”

    围观的这些人,此刻也不知道该说是福是祸了。

    他们想要笑,想要开心,却发现笑不出来,也开心不起来。

    此刻屹立于半空中的那道身影,在他们眼中,原本就高大到几乎无法逾越的身影,此刻竟然越来越大!

    最终,变得横亘天地!

    大到,他们再也难以提起对抗的心思!

    大到,他们一想起与此人为敌,便不由自主的心生绝望!

    相比较于绝大部分人的绝望和悲哀,花如令、常英发等人却对视了一眼。

    “顾凤青经此一战,借着与五大剑客对敌,虽然窥得超凡奥秘,也得到了不少好处!甚至还吸取了五大剑客的剑魂,可最终也就凭借此凝聚自身的刀魂,确定自己的刀道,抵达超凡一重褪凡境界罢了!”

    “除此之外,他怎么可能让麾下的众多刀客,也能凝聚成刀魂呢?!”

    “先不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秘法,即便是有,这些刀客们的修为也跟不上啊!!”

    “难不成,顾凤青是想让这些刀卫们提前拥有一些超凡强者的战力?!”

    “若是当真让顾凤青的想法落实,那这些刀卫们的实力,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退一万步来讲,哪怕他们并未凝聚刀魂,可仅仅吸取了这么多的刀意,他们的实力也必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此一来,本就能以三千人冲击三十万精锐金军的他们,又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再加上六大刀道宗师,十余位刀道先天,这世上……还有何人能够抵挡得住锦衣卫、抵挡得住黑衣刀卫的锋芒?!”

    前所未有的心绪激荡之下,全场所有人都已经近乎疯狂。

    便是花如令、常英发这等高手都已经惊骇欲绝,更遑论那些普通的江湖人士呢?

    而诸如四大密探也都是如他们一般,一个个愣在原地,不知身在何处。

    原本的顾凤青就已经非常难对付了,如今再得到这等邪门的武学……他们拿什么来对付?

    四人都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如此想着,他们不由自主的便将目光放在了主心骨朱永昌的身上,却见此刻朱永昌的脸色也是阴沉,只不过……

    他竟是没有丝毫紧张和忐忑之色!

    甚至……

    他还笑了!

    “一人一刀,镇压整座江湖!”

    这一刻,朱永昌的眼中,竟是绽放出一抹令所有人都为之心悸都光芒。

    他脸上洋溢着十分灿烂的笑容:“果真不愧是刀魔,果然不同凡响!”

    “不得不说,你每一次都能给世人带来惊喜,每一次也都让世人刷新对你的印象!”

    “五大绝世剑客联手,竟还能被你轻易破局,甚至轻松斩杀!若非亲眼所见,哪怕是你做出来的,本王都有些不敢置信!”

    “当今之世,若是论盖世无双,论惊才绝艳,天下无人能出阁下之右者!”

    “便是本王,也甘拜下风!”

    第一句话传开的时候,朱永昌便抬步走出人群。

    他的步伐并不快,甚至看似还有些缓慢。

    但实际上,在众人眼中不过才迈了几步的朱永昌,竟是瞬息之间便跨越了上百丈的距离,抵达了所有人的面前。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普通江湖人看来,可能只能纳闷朱永昌为何眨眼之间便走了这么远,可在一些高手看来,瞳孔却骤然收缩了起来。

    朱永昌走的这几步,看似毫无任何高超之处,但实际上……这确实一种匪夷所思、甚至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法门!

    寻常人,哪怕轻功在好,速度再快,总归是有迹可循!

    哪怕你能瞬息之间跨越百丈的距离,终究还是仗着真气修为走完了这百丈!

    但朱永昌呢?

    他仅仅只是走了几步,便跨越百丈!

    这当然不可能是朱永昌腿长,一步可走十几丈!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纳天地与咫尺,成一步之遥!

    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寻常江湖人运转轻功赶路,相当于你去就山。

    而朱永昌,是山去就他!

    看似结果相同,但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却天差地别!

    更为重要得是,朱永昌这几步,与顾凤青在半空之中的凭虚御风,何其的相似?

    二者之间,分明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正如寻常江湖客,是适应天地!

    而朱永昌和顾风情……却是试着征服天地!

    这位大夏的镇国柱石,武威郡王朱永昌的修为,竟然如此之高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