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九叔师侄方无敌 > 第一百二十章 被坑
    ()    英叔求援,方帅紧赶慢赶,两天的路程,他们只过了半天就赶到求援的地点,然而现场早已踪迹无,唯有一滩黑色血迹表明这里有人受伤。

    “二弟他……”九叔语气哽咽,几乎说不下去。

    方帅安慰道“九叔放心,英叔吉人自有天相,或许被人救走了。”

    只是连方帅都不信,这都半天多时间,想杀的话别说一个人,一百个人杀干净了。

    你说英叔怎么这么命歹,好不容易出一趟林家村,结果竟然死了,临死前还是童子鸡,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

    “老大,我们在这边。”远处有人喊道。方帅定睛看去竟然是阿强,招呼九叔跑了过去。

    两人过去,就见到一个凉亭,正有几人坐在那里,英叔斜靠在凉亭边,捂着胸口,不时咳嗽几声,显然受伤不轻。

    “师伯,你可要为师父报仇。”阿强迎出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哭喊道。

    “二弟没事吧,到底是谁伤的你?”九叔拉起他,对着英叔询问道,他到现在还不知英叔到底被谁所伤。

    “是我。”英叔还没说话,旁边坐着的两人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冷冷说道。

    方帅一愣,没想到伤害英叔的人会堂而皇之坐在这里,这是什么情况?英叔用腰牌求救,按理说已经到了危急时刻,随时可能丧命,这样的生死关头,怎么会突然和解?

    还没等他想明白,后面的九叔惊呼道“大师兄。”

    方帅目光微凝,九叔的大师兄,那不是石坚。

    那旁边那个留着斜刘海一副拽了吧唧,老子天下第一的家伙,不就是他的徒弟石少坚,也是石坚的儿子,剧情中导致九叔和石坚反目的关键。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方帅不明白,向阿强询问原因。

    随着阿强诉说,方帅才知道原因。原来英叔回林家村经过此地,无意间遇见石坚两人,石坚非说英叔是九叔,出手试探,狠下杀手准备杀了他,还是他用代表阴差的腰牌求救被他发现,这才让石坚改变态度,没有杀了他。

    方帅瞬间明白过来,石坚见到英叔,以为他是九叔,英叔不知情况,自然不会承认,然后石坚出手试探发现的确不是九叔,就准备下杀手。

    在离任家镇这么近的地方,遇见跟九叔长的一样的英叔,若说跟九叔无关,他根本不信。

    这次出山,石坚本就是为了找九叔的麻烦,自然狠下杀手,铲除羽翼,然后再去对付九叔。

    后来知道他是阴差,顾及地府颜面,这才改变主意,毕竟无故杀死阴差,这种责任他也不想承担。

    反正不过是个凝魂的小家伙,到时候胆敢阻拦他对付林凤娇,不过几拳的事,随手杀了便是,自己找死,地府还能因为这种事去找他?

    那样也太霸道了!

    地府的身份,可以做保命的手段,但不可能让你拿来做挡箭牌,非要去找死,过错在你,地府根本不会管。

    而九叔也质问起石坚:“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误会而已,我见到他还以为是你,随手试探了下,谁想到功力太浅,不禁打。反倒是你,什么阿猫阿狗都招收,眼里还有没有茅山。”石坚随口回答了九叔的问题,语气平淡,显然没将伤害英叔当回事。

    九叔大怒,但面对大师兄他强忍怒火,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说下去。

    这边方帅回过神,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的过节,冷着脸过去问道“九叔,这位是谁?”

    “茅山大师兄石坚,你的师伯。”

    “原来是大师伯,师侄方帅见过大师伯。”本来因英叔受伤板着脸的方帅瞬间换了脸色,笑呵呵躬身一拜,对石坚很是恭敬。

    九叔愣了下,脸色顿时阴沉下去,不明白方帅搞什么鬼,他是在质问石坚伤害英叔的原因,你这是搞什么。

    “别给我套近乎,我师父没有你这么差的师侄。”

    “哎,话不能这么说,总归是我的师侄。”石坚摆手制止了石少坚,难得露出一丝微笑,没看到林凤娇脸色难看,

    “师伯,我们第一次见,您就不给师侄点见面礼。”方帅伸出手搓着,一副讨要好处的样子。

    石坚懵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师侄讨要好处,不过看九叔脸色难看,他反倒笑了起来,手伸进怀中准备找东西。

    方帅他不在乎,可如果能用一点小玩意打林凤娇的脸,他非常乐意。

    却看到方帅拿出背后背着的包裹,露出里面的碧月清光剑。

    “这是九叔给我的,师伯给的应该不会比我差吧。毕竟您可是茅山大弟子,日后的茅山掌门。”

    石坚顿时气的脸色铁青,他虽然没有认出碧月清光剑,却能看出碧月清光剑的不凡,有心想不给,却已经被方帅拿话架在上面,有已经准备给了,现在翻脸不给,不是显得他这个茅山大弟子,日后的茅山掌门小气自私,连师侄都不能容忍。

    只能从怀里掏出几张符仍给他,冷冷道“这是我用闪电奔雷拳绘制的符,只要催动符,就能召唤雷电攻击敌人。”

    “多谢大师伯。”

    “你很好,不愧是我的好师侄。”

    被方帅给坑了,石坚气的转身离开,连跟他多说一句的兴趣都没有,留下几人不做理会。

    目送石坚离开,方帅说道“九叔,小心点这家伙不安好心。”

    “他是我师兄,虽然霸道了点,但为人不差。反倒是你,招惹他干什么,小心给你穿小鞋。”

    “我心里有数。”

    方帅摇头苦笑,九叔为人太过迂腐,对方都打到家门口了,你还指望着他能悔改,偏偏他又不能将话说的太圆满,要不然那就是挑拨双方之间的关系。

    不过不能告诉九叔,还不能告诉蔗姑吗,想来为了九叔的安,蔗姑不介意冲在最前面。

    蔗姑也不想跟师兄翻脸,但为了心爱的男人,多少昏了头的女人敢跟家里翻脸,更别提一个师兄。

    只要找到石坚对付九叔的证据,蔗姑不拼命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