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九叔师侄方无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英叔洞房
    ()    夜晚,方帅看着英叔离开大帅府,不知为何总有种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感觉。

    这是去找老婆啊,弄成这样,方帅也是服了。

    悄悄离开大帅府,方帅准备先他一步赶去来来旅馆。

    早在蔗姑订房的时候,他已经在蔗姑旁边订了一间房,现在就要去闹洞房,听墙角。

    “方帅,你干什么?”谁知刚刚踏出大帅府,身后便传来九叔的声音。

    方帅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是早防着自己出去啊,光明正大的说道“自然是去闹洞房,听墙角,九叔要不然一起去?”

    “多大的人了,也干这种事,不能去。”

    方帅耸耸肩说道“好吧,好吧,九叔说的对,你不能去,也不准我去。”

    “谁说我不能去,这件事太不道德,你怎么能去干。”

    方帅表示,你说的对,说的好有道理。

    只是方帅哪肯理他,你不敢去,还不准别人去,也太霸道了吧,直接拔腿便跑,九叔有心想追,但犹豫了下,还是转身回去。

    其实他也想去,只是现在约会的两个,都是他最亲密的人,被撞见多尴尬,还是在这里呆着吧。

    抄近路,方帅抢先到达来来旅馆,悄悄进入房间,就趴在墙角,探听旁边房间的动静。

    没一会响起敲门声,蔗姑出去说道“你来了?”

    “来了!”

    “请进。”

    “嗯。”

    然后是持续沉默,没有一点动静传来,方帅完可以想到两人坐在桌前,不知说什么的场面。

    因为蔗姑不确定来的到底是九叔还是英叔,让她怎么说,说错话还不尴尬死。

    而英叔,他能怎么说,我就是来上你的,你让不让我上吧?

    “你……”“我……”

    “有什么话你说。”

    “还是你先说。”

    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蔗姑说道“要不然我们吃点东西吧。”

    “行,你想吃什么?”

    又是沉默。

    方帅都替他们着急,这尴尬场面也是没谁了,蔗姑,平时你不是很能的吗?怎么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

    还有英叔,心爱的人当前,你不动手,装什么正人君子。

    方帅越等越是着急,你当这是玩呢,等耗到明天早晨,这事可就真的黄了。

    直接抬手,“砰砰砰”敲了下房间之间的木墙。

    “谁?”蔗姑紧张的声音传出。

    “我说两位,你们到底行不行?等会就要天亮了。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害臊,要是不会的话,我教教你们。”

    “方帅,我要砍了你。”

    随着蔗姑暴躁的怒吼,方帅迅速远遁,再不逃,他非被蔗姑吃了不可。

    一路溜达着回到大帅府,有卫兵在外面焦急等着,见到他急忙迎上来,说是大帅有请。

    方帅过去,就看到王大龙和九叔正坐在一起,见他过来王大龙松了口气,让卫兵下去,当即说道“蔗姑请来了吗,到底什么时候抓魔婴。”

    方帅双手缓缓下压,不急不躁的说“不要急不要燥,慢慢来。”

    王大龙表示,你说的好有道理,那又不是你老婆你儿子,自然不着急,问题是那是我老婆我儿子,眼看快要生了,出这么大问题,他不着急才怪。

    九叔一瞪眼说道“别贫了,到底有什么主意快说。”

    九叔发话,方帅不再犹豫,将他的主意说出。魔婴魔婴,虽然有个魔字,但也是婴儿,还有婴儿的特性,喜欢热闹,这次蔗姑带来几十个灵婴,到时让他们在大帅府外玩耍,魔婴会被吸引,忍不住前去。

    他们可借此机会抓住魔婴,让灵婴投胎。

    唯一的问题是魔仆,她是魔婴的仆从,对魔婴忠心耿耿,必须将她调离大帅府,要不然,魔仆会劝阻魔婴不让他出去,他们费再大劲也没用。

    这件事就需要要交给大帅。

    王大龙当即摇头,说“凭什么我去。”

    “魔仆终究是女人,有着女人的天性,爱美、贪恋权势,正是要有大帅这样有权有势的伟男子才能吊她离开。

    就凭九叔这样的,即使去勾引,人家也不上当啊。”

    撇了眼,脸色已经黑下来的九叔,王大龙笑道“你说的到是实话,不过,我不去。”

    魔仆是个侍女,长的年轻漂亮,要是不知道魔仆的身份,面对这种美差,王大龙自然不会反对,可现在知道她是魔仆,他哪里敢去。

    “放心好了,到时我会派护法天兵跟随,保护你的安。再说,即使我们抓捕魔婴的时候,魔仆得到消息,第一件事,也是救主人,不会将你如何。”

    王大龙犹豫半天,终究还是妻子的性命压倒一切,说道“好吧,不过你们要给我几张符保命。”

    “没问题。”方帅点头答应,听王大龙说话语气轻快,哪里不知他想的什么,无外乎提前将魔仆引出去,尝尝鲜,说起来魔仆还是很漂亮的,那味道一定不错。

    方帅很是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但魔仆被魔婴控制,早已不是当初的美女,现在漂亮的外表是伪装,在魔气的侵蚀下,是满脸疙瘩,有些地方连皮都没有,红肉外翻,恐怖至极,真不知当他看到魔仆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商量完事情,两人出去,九叔突然问道“英叔呢?”

    “正在跟蔗姑做羞羞的事情。”

    九叔沉默,即使早已知道这个局面,但他依旧心里不是滋味,毕竟那是追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小师妹,要说一点不心动,没有人相信。

    “怎么九叔不舍得,现在去还来得及。”

    九叔摆摆手说道“我一心向道,哪有什么舍不得。”

    话虽如此,但他语气萧索,心中显然不好受。

    第二天,方帅就见到了脸上依旧带着红晕的蔗姑和英叔,两人行动间显得扭扭捏捏,完不像平常的大气,显然已经成就好事。

    “我说两位不用这样吧。”

    蔗姑怒道“要你管,昨天晚上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方帅嬉皮笑脸,搓着手指说道“那喜糖呢?我怎么也算媒人吧,怎么连个喜糖都没有啊?”

    两人脸色更红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们成就此事,都感觉有些对不住九叔,不想过早宣扬,你偏要宣扬的天下知道,让他们脸上都挂不住。

    英叔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你不是想找僵尸王,我听说腾腾镇出现一群僵尸,你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吗?太好了,等这里的事情完结,我一定去。”腾腾镇的事方帅早就知道,不急于一时。

    “可是在来之前,有一个王道长邀请我们一起去,当时他邀请了不少人,我怕万一你去晚了,结果被他们给杀了。”

    “你不早说。”方帅大急,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人闲的蛋疼,召集人手要杀掉腾腾镇的僵尸,他可是知道腾腾镇的确有一个僵尸王,这要万一被人给杀了,他哭都来不及。

    赶紧跟两人告辞,准备赶去腾腾镇,抢先一步,抓住僵尸王。

    至于魔婴,有九叔和英叔在,还能翻天不成?

    “对了,英叔,他是什么时候邀请你们去的?”

    “大概十几天前吧,我当时有事没去。”

    我勒个去的,方帅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十几天前,说不定人家早已经召集完人手,平了腾腾镇,这是跟自己抢饭碗的节奏。

    他要是抓不住这个僵尸王,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下一个,祭炼成护法天将,没有护法天将,他手下的护法天兵就无法形成统一的战斗力,获得功绩点的速度大减,什么时候才能修成阳魂。

    这一刻,方帅后悔极了,他就不该应大帅的邀请救他,先去抓僵尸王才是正经事啊。

    出了别墅门口,方帅直接喊道“护法天兵何在?”

    “属下在。”

    十名护法天兵出现在场中。

    方帅随手指着一人说道“速速前往地府,传我命令,将三大护法神将,三百护法天兵部召回,去腾腾镇与我汇合。”

    得到命令,护法天兵翻身上马,转身就走。

    而方帅随手一抛,一匹高大健壮的踏雪乌骓马出现在场中,这匹马当然不是真正的马,而是阴魂马使用护法天兵的方法祭炼而成,能够随身携带。

    每一个护法天兵也同样有这样的一匹宝马,要不然,本来是骑兵的护法天兵,在白天就成了步兵,战斗力大打折扣。

    虽然有他随身携带,使用的时候可以随时放出来,看上去没有多大问题,但追击敌人呢?两条腿的终究是追不上四条腿的!

    他总不能将护法天兵收起来,等追上了敌人再放出来吧?

    若是敌人不与他交战,依旧逃跑,你让他该怎么办?

    总不能再将护法天兵收起来追吧,到时候追上了,还不是对方不交战,接着逃跑的下场,缺两条腿,终究是太不方便。

    辨识了下方向,方帅直奔腾腾镇,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把僵尸王给他杀了。

    心中对九叔也是埋怨不已,你丫知道对方组织人去腾腾镇不早说。

    不过他也知道,九叔不是故意的,毕竟腾腾镇有僵尸不假,但若不是他早就知道腾腾镇会出个僵尸王,也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镇子中会有僵尸王存在,现在只希望还能来得及。

    方帅紧赶慢赶,准备以最快速度赶去腾腾镇,半路皇叔忽然停下马。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方帅警惕起来,皇叔是自己的护法神将,对自己忠心耿耿,怎么会突然停下,其中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皇叔也不说话,事实上他根本就不会说话,作为简化版中的简化版,这几个护法神将,除了必须要说话的铜甲尸,勉勉强强磕磕巴巴会说几句话,其他的几个,也就能像哑巴一样啊啊啊。

    啪啪啪鼓掌声中,一个身穿奇怪道袍的身影从草丛中显出身形,看样子分明是埋伏在前方。

    说他奇怪,是因为那袍子虽然上面绘有阴阳鱼,本身却是黑白两色,并且是在身体中间分开,左边白色,右边黑色,黑白分明,显得很奇怪。

    并且,对方还带着个高帽子,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是谁?我们好像没见过吧?”

    方帅提高了警惕,躲在草丛中埋伏,对方摆明了不安好心,就是不知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踪迹。

    或者说其实只是一个巧合,对方是找别人的麻烦,自己不小心躺枪。

    “吆西,竟然能发现我的存在,你这手下不错嘛,可惜一样得死。”

    日本人,方帅皱起眉头,他自从来到民国,从来没有跟日本人有过任何的接触,为何对方会出现在这里,看样子还是找自己的麻烦。

    “你是谁?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

    “一个将死之人,你不需要知道,放心,你死了之后我还会送其他人下去找你。”

    方帅眉头微皱,他好像遇见个疯子,还非要找我的麻烦,他吃饱了撑的吗?

    “那你总要说原因吧,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看在你将死的份上,告诉你又如何,谁让你生错了国家,又是个天才,我最喜欢杀这种人。”

    方帅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敌人亡我之心不死,这小子是专门负责过来刺杀天才的,为的就是杀掉国内的天才,让国内下一代无法成长起来,威胁到岛国,怪不得会在这边出现,原来就是要来杀他的。

    由小及大,他都能遇见,那其他人呢?恐怕不知有多少天才,不明不白死在了这些人的手中。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方帅说着悄悄拿出防身的手枪,准备一枪结果了对方,对方既然敢来刺杀国内天才,让国内下一代无法成长,必然有真本事。

    他吃饱了撑的,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万一伤到还不是自己倒霉。

    功夫再高一枪撂倒,即使是九叔身为阴魂真人,被枪支打中,也得流血而死,只剩阴魂躲在福地的下场,给对方来上一枪,他就不信对方还能活下来。

    谁知还没等他开枪,对方忽然抛出一匹黑布挡住身影,等黑布落下,对方早已消失不见,不知去了哪里,让方帅想开枪都找不到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