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二百零九只小崽子(第1/3页)
    ()    “祖, 祖母?”

    睦月一脸惊恐的惨叫出声,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她真的是祖母么?不要啊,我一点都不想和她车上关系。”睦月神情沮丧的耷拉着脑袋,这个真相让她有些颓然,甚至有点无法相信。

    库洛里多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不过是几句话,她就这么惊慌失措了。

    睦月正六神无主呢,抬头就看见库洛里多那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突然脑袋一阵清明,眨了眨眼睛:“你……骗我的对不对?”

    库洛里多不置可否:“日记里面写的,我只是猜测而已,当然,也可能那个小公主不是你。”

    睦月的表情一言难尽:“那日记里面还写了这些?”

    “当然的吧,毕竟纱希曾经是公主殿下的侍女, 对殿下衷心无比。”库洛里多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严肃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睦月:“……”

    然后回过神,忍不住的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你真是吓死我了。”

    要是她真的是神桠的孙女的话, 从内心来说, 还是会默默的恶心一下的。

    毕竟罪魁祸首从无关紧要的人变成自己的亲人……

    她没办法接受!

    库洛里多虽然心里这么猜测着, 却也不是没有疑惑的。

    若睦月真的是那位公主殿下的孩子, 又怎么会被大筒木一族的三轮勾玉给找上的呢?可若不是的话, 她身上的血色长刀和黑色火焰又怎么解释呢?

    还有, 神之一族的那些强者真的死了么?

    库洛里多从都灵星那颗巨树记忆中看到那一场殖民战役,从始至终,那位所谓的都灵星最强者都没有出现。

    这个巨大的谜团, 到现在他都没能找到头绪。

    “既然到了地狱了,我们是不是该和鬼灯联系一下,然后带着五郎他们回本丸去了?”

    被吓了一跳的睦月这会儿有点心慌慌,只想赶紧回自己的地盘安抚一下自己脆弱的小心脏:“我们出来的也够久了,再不回去的话太郎和七子也该有意见了。”

    “嗯,我们确实该回去了。”

    库洛里多点点头。

    他们出来的也够久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那留在揍敌客的刀剑们需要召唤回来么?”睦月仰起头看库洛里多。

    “就让他们在那里修行吧。”

    库洛里多叹了口气,那个世界的力量是他们去的这几个世界中最弱小的,等那群刀剑从天空竞技场修行回来,他也该为他们开辟新的历练场了。

    “送一批刀剑去宇智波,再送一批去艾斯那边吧。”

    “他们也是时候变强了。”

    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早已预示着睦月未来身边围绕的将都是强者。

    那些刀剑们若不变强的话,早晚会被那些孩子给取代的。

    “艾斯那边是水,会不会对这些刀剑不太友好啊。”睦月有些担忧,刀剑就算成精,它本体也是铁质的,也是会生锈的。

    她记得萤丸就是被沉入海底后腐蚀刀身。

    以至于明明是大太刀,却仿佛小短刀似的,只能以小孩子的外表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没关系的,到时候给他们镀一层膜。”库洛里多漫不经心的挥挥手。

    睦月瞪大眼:“……”

    这是什么魔鬼解决办法?

    既然决定回去了,两个人的动作就加快了。

    这次没有带狱卒,而是沿着记忆中的方向,再一次去见了麻仓叶王。

    麻仓叶王将那一枚勾玉给了他们,自己则是再次回到黑暗中,等待着下一次转生的机会。

    睦月看着麻仓叶王的背影消失,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些不安。

    “他就这样放弃了么?”

    “不会。”库洛里多站在睦月的伸手,手轻轻的扶住她的肩膀:“别管他了,就算找到了孩子,也不可能回到他的身边了。”

    睦月垂眸:“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还记得孩子的父亲。”

    “他的灵魂很强大,灵力很强。”

    库洛里多垂眸:“等未来找到孩子以后,再问问他的打算吧。”

    是去做审神者陪伴儿子,还是继续去做自己的事。

    且看他日后如何选择了。

    睦月写了封信,库洛里多折了纸鹤,让纸鹤咬着信传书给鬼灯。

    鬼灯是在陪同阎魔大王审判的时候收到信的,恰好下面受审的是个连环杀人案的罪犯,鬼灯得知睦月他们在阿鼻后,瞬间捏爆了手里的金鱼草周边笔。

    没等阎魔大王要求他打开净玻璃镜回望罪犯生平,就直接在审判书上戳上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