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一百八十六只小崽子(第1/3页)
    ()    桂小太郎直接被撞飞出去了。

    越过坂田银时的头顶, 直接朝着前面那狂奔的背影上砸了过去,坂田银时忍不住的瞪大了他的死鱼眼,有种不详的预感,他伸出尔康手:“假发——”

    “砰——”

    又是一声巨响,桂小太郎将前面奔跑的那个人直接撞的趴倒在地。

    桂小太郎脑袋嗡嗡作响,撑着地面就坐了起来,只是今天这个地面有点奇怪,热乎乎还有些软绵绵的。

    “假发,你没事吧,没有摔到脑袋吧,已经够蠢了,千万不能再蠢了啊。”坂田银时抓住桂小太郎的脑袋就是一阵揉,把桂小太郎揉的两眼冒金星。

    晕晕乎乎的摇头:“没, 没事。”

    “你是没事了,可是你下面的人有事了。”

    志村新八跑得过来弯腰干笑着说道,而神乐则是蹲在那个人的头旁边, 伸手掀开那人的斗笠, 将他脸上的面具给取了下来。

    “e…银酱, 你们为什么追这个丑男阿鲁?”

    丑男?

    什么丑男, 他吉田老师当初可是十里八村的一枝花好么?

    要不是当初天人肆掠, 世道不好, 都为了生存而努力,没空理会这些风花雪月,否则的话, 松阳老师能被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给生吞活剥了。

    坂田银时将晕晕乎乎的桂小太郎扔到一边,探过头去看那张脸。

    不是松阳老师。

    坂田银时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他能保证自己刚刚绝对没看错,那个戴面具的人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眼睛和松阳老师也一模一样,眼前这个黑发的丑男绝对不是当初他看的那个,松阳老师被人换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换掉的呢?

    坂田银时意识到自己被人耍了。

    他猛地站起来,一言不发的拎着自己的洞爷湖转身就朝着天道众大本营的方向跑去。

    冲天的火光在眼前盛放着。

    无数打着雨伞穿着披风的人在其中穿梭着。

    “这是……”紧随而至的志村新八一行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面。

    明明不久前这里还是一派森严,坂田银时他们也只敢在街角偷偷的观察,在发现可能是吉田松阳的身影后才敢在他出门后追过去,可从他们离开到回头,也不过才过了不到二十分钟,而这一片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欧尼酱?”神乐失声尖叫,瞪大了湛蓝色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门楼上的那个身影。

    那熟悉的包着绷带的脸,浑身的鲜血,身上肆掠着疯狂。

    不是她那个战斗狂大哥又是谁?

    “姑姑。”六郎听见神乐的声音,连忙从神威身边跳了过来:“你们也来战斗的么?”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坂田银时捏着洞爷湖问道。

    “傻。”六郎睨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浅浅的鄙视:“当然是跟在你身后来的啊,到时候要是闯祸了就能让你背锅了。”

    “臭小鬼我要揍死你!”坂田银时闻言顿时暴走。

    六郎连忙跳开:“妈妈,库洛里多叔叔,银时叔叔要揍我!”

    坂田银时他们这才发现不远处站着睦月一行人。

    被库洛里多轻揽在怀中的睦月对他们招了招手,坂田银时带着他们走过去,如今他的表情已经没有了玩世不恭,甚至带着点肃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绝对不相信六郎所说的那些话。

    “没什么,只是有点问题想要问问吉田松阳先生而已。”库洛里多对着坂田银时微微颔首,说话的腔调都是不紧不慢的:“他对六郎做了些什么,作为父母的我们应该知情不是么?”

    睦月:“……”他什么时候晋升成为‘父母’了?

    “吉田松阳?”桂小太郎彻底从懵逼中回神,一耳朵就听见这个名字。

    “是啊。”库洛里多眯眯眼笑。

    桂小太郎还想继续问,可是小动物的直觉让他不敢去骚扰库洛里多,只好拉拉坂田银时的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说出老师的名字,还有他们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师还活着么?银时,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也想知道啊,明明当年是他亲手斩下了老师的头颅啊。

    为什么?

    谁能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坂田银时彻底的混乱了。

    “我也不知道。”他搡开桂小太郎,目光沉沉的看着那群正在天道众中捣乱的夜兔们。

    神威拎着伞在天道众内闹得的天翻地覆,六郎跟随在神威身边,神威每放倒一个人,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