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本丸养崽崽 > 155、一百五十五只小崽子
    ()    关于阎魔大王爱孙地狱丸和本丸大佬小百合的爱子五郎的爱恨情仇。

    三天内迅速传遍了十八层地狱。

    就连阿鼻地狱那些罪孽极深的罪人都听闻了他们不合的消息。

    他们交手的过程大体是这样。

    地狱丸挑衅, 五郎无视之。

    地狱丸再挑衅,五郎皱眉。

    地狱丸挑衅x3,五郎不爽,用杀必死之眼怒视他,然地狱丸皮糙肉厚,不care他。

    地狱丸挑衅x4,忍无可忍的五郎拎着偷偷跟他跑出来的秋日天锤爆了地狱丸。

    地狱丸哭唧唧的去找爷爷阎魔大王。

    五郎一脸严肃的站在同样一脸严肃的亲爹鬼灯身边,鬼灯看着来帮着孙子找场子的阎魔大王,脑门冒青筋的捏碎了金鱼草周边圆珠笔,然后锤爆了阎魔大王。

    阎魔大王和地狱丸祖孙二人,一大一小,哭唧唧的被鬼灯父子压迫的毫无反抗之力。

    总之,地狱在经过这短暂的热闹后, 迅速的再次归于平静。

    五郎怀里抱着小巧的记录本,面色严肃的迈动着小短腿,跟着自家父亲鬼灯大人开始巡视整个地狱。

    又是三天, 鬼灯大人身后跟着个小鬼灯大人的八卦扩散开来。

    于是, 当他们巡视到众合地狱的时候, 阿香小姐就踩着木屐, 姿态妖娆的跑了过来。

    “鬼灯, 这就是你的儿子么?”她满眼惊喜的看着站在鬼灯身边微蹙眉的五郎。

    鬼灯弯腰将五郎抱在怀里, 点了点头:“啊,他过来和我学习一段时间,据说他母亲那边交给他的任务。”

    “真是能干呢。”阿香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看向五郎的眼神也充满了慈爱, 像极了本丸里的那些保父刀。

    五郎严肃的表情也柔和了些。

    在这些孩子眼中,最爱的母亲虽然疼爱他们,但是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却不多,她总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真正照顾他们,教导他们,体贴他们的则是那些刀剑们。

    尤其是其中的那几把保父刀。

    “多谢夸奖。”五郎对着阿香小姐点点头。

    阿香小姐看五郎明明个子小小的,却偏偏装作大人的样子,尤其那张和鬼灯相似度极高的脸,就仿佛看见许多年前的小鬼灯一样。

    一个没控制住,猛地蹲下将五郎搂进怀里。

    五郎:“……放,放,放修…!”他快被这大胸给闷死了。

    阿香小姐连忙松开手臂。

    回到地上的五郎手攥着自家爸爸的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白皙的小脸蛋也一片绯红,很显然,刚刚阿香小姐对他的爱的抱抱,是一种酷刑。

    “爸,爸爸……”五郎难得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鬼灯低头凝视了他几秒,然后当机立断的弯腰将他抱了起来。

    五郎软趴趴的趴在爸爸的怀里,背对着阿香小姐,小胖手圈住爸爸的脖子,才找到了一点安感。

    阿香小姐捧着脸,看的一脸荡漾,恨不得把这乖宝宝抱回自己怀抱里。

    站在鬼灯后的唐瓜:“……”

    茄子啃着糖苹果,一脸呆萌的看着唐瓜:“唐瓜,你怎么了?要不要吃糖苹果?”

    唐瓜猛地后跳一步,蹲下来狂抓自己的头发:“难道是因为我不可爱么?”所以阿香小姐才没有这样看着他?

    茄子对着唐瓜扭了扭屁股:“五郎太可爱了。”

    他伸出手指,义正言辞:“最重要的是,五郎和鬼灯大人长得一模一样,抱着五郎就仿佛抱着萌版的鬼灯大人啊。”别说阿香小姐了,他也很心动啊!

    唐瓜:如遭雷劈.jpg

    鬼灯去找地狱太夫询问工作去了,所以将五郎暂且交给了阿香。

    阿香牵着五郎的小手,带着他去找了妲己。

    于是跟在五郎身边的唐瓜和茄子就看着五郎被妲己和阿香两个美丽的女人团团围绕着。

    “岂可修,好嫉妒。”唐瓜手指抽搐着,压抑着心底的冲动。

    茄子捧着酒杯:“啊,妲己小姐这里的酒真不是盖的欸,好喝。”

    唐瓜瞥了他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开窍呢。

    茄子将酒杯送到唐瓜面前,脸颊飘起两朵小红云:“唐瓜,你要不要喝了试试看。”

    唐瓜气都气不起来,只好气呼呼的端起酒杯,一口干掉。

    “嘶~~”唐瓜倒抽一口气:“这酒这么辣的么?”

    茄子对着他露出神秘的微笑。

    等鬼灯回来的时候,五郎已经被妲己搂在怀里呼呼大睡了。

    妲己满身酒气,也睡得昏天暗地。

    跨过地上的酒瓶,鬼灯将五郎从妲己怀里拔出来,抱在怀里慢悠悠的走出了店门,随着移门缓缓关上,鬼灯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了。

    “爸爸……”迷迷糊糊的五郎伸手圈住鬼灯的脖子。

    鬼灯愣了一下,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四郎很愤怒。

    愤怒的简直快要爆炸了。

    他只是睡了一觉,等再醒来就发现自己的哥哥次郎和三郎,还有弟弟五郎部都背叛了组织,竟然偷偷摸摸的跑了。

    他们是就多余了他一个人么?

    为什么不带着他一起跑?

    搞得他现在很被动啊!

    “我相信四郎是个乖乖的宝宝,所以绝对不会离家出走的对不对?”

    四郎在面对一脸‘慈爱’笑容的妈妈时,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那几个辣鸡哥哥,说好的‘好兄弟,一起走,谁当逃兵谁是狗’的呢?

    结果现在真正的‘狗’没离家出走,那几个‘人’却跑了。

    “嗯嗯。”

    四郎能怎么办呢?只能乖巧点头咯。

    “四郎是最乖哒宝宝,才不会离家出走呢,哼唧~”

    虽然卖萌可耻,但是现在也顾不得了。

    睦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杀气腾腾的带着一群刀往现世去找库洛里多的麻烦去了。

    没有库洛里多的帮助,那几个小崽子绝对不敢擅自离开。

    睦月磨牙。

    这库洛里多胆敢作妖,是不是以为她睦月大佬拿不动刀了?

    “你们觉得姬君这次去找魔术师先生麻烦会成功么?”大和守安定十分不安定的暗搓搓的在后面搞小动作。

    加州清光扶着刀柄:“不好说,毕竟魔术师先生看起来太腹黑了。”

    他们的姬君也太过纯良了。

    他还真的不看好,毕竟那老奸巨猾的家伙搞不好几句话就让自家姬君忘了这件事。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朝走在最前方的睦月看去,只见她背脊挺直,手里拎着那把血色长刀,步履坚定的往前走。

    而她的身边,鹤丸一手搭在烛台切肩膀上,一手扶着刀柄,歪着身子正和睦月说着话,看那笑容就知道商量的绝对不是什么和谐美好的话题。

    “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居然还有和魔术师先生刀剑相向的一天。”陆奥守手背在脑后大大咧咧的说道。

    一期一振:“吾等的主人只有姬君,姬君的心之所向,便是吾等的刀锋所指。”

    太郎太刀垂眸:“一期殿说的对。”

    “哈哈哈,反正跟着去总能有热闹看。”三日月毫不掩饰自己想要看热闹的心情。

    他话音落下,所有刀剑瞬间寂静了。

    片刻后——

    “说的对!”所有刃不约而同的点头。

    被留在本丸的小狗狗四郎这会儿正抱着被留下来照顾他的五虎退瑟瑟发抖。

    因为四郎身上的大妖气势,五虎退的小老虎们这会儿也瑟瑟发抖的趴在四郎的脚边,乖巧极了。

    “嘤嘤嘤,妈妈好恐怖!”四郎变成一只巨大的狗狗在地上翻滚。

    身上的长毛扬起地上的尘土,整个本丸弄得灰扑扑的。

    “咳咳咳咳咳。”五虎退被尘土呛得咳嗽不已,最后干脆捂着鼻子抱着小老虎躲回了大广间里,等四郎消停了才又出来了。

    可出来后,整个人都懵了。

    “四四四四郎!这这这……花园……”五虎退看见一片狼藉的花园时,吓的连说话都结巴了。

    四郎这会儿也恢复了冷静。

    一脸懵逼的看着被自己搞的一团乱的花园,立刻变成人形跑到五虎退身边,扯扯他的袖子:“退哥哥,你跟我一起去一下妈妈的天守阁吧。”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瞬间警惕:“去天守阁做什么?”

    四郎委屈巴巴的抠手指:“我……我想给妈妈写一封道歉信。”

    五虎退这才松了口气:“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对于小孩子天真的要求,做为哥哥的五虎退还是很愿意纵容些的。

    所以,当四郎掏出坐标卡,拉着五虎退跑到神社瞬间跳跃时空后,他才彻底的懵了。

    出现在树林中的五虎退终于回过神,一把抓住四郎的后颈肉:“等等,你不是说写道歉信的么?”

    四郎憨厚的露出笑容:“那个……我觉得写道歉信没什么用处,我们还是先躲躲吧。”

    五虎退:“!!!”

    这家伙真的不怕以后算总账么?

    “退哥哥,我哥哥和弟弟他们都离家出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面对妈妈的怒火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四郎说道最后都要为自己流眼泪了。

    他怎么就这么惨呢?

    “不,不还有六郎么?”五虎退手臂收紧,勒的小老虎都快翻白眼了。

    “别和我提六郎那个战斗狂。”

    四郎恶狠狠的跺脚:“那家伙自从去了战场后就没想过回来,据说都准备单刷演武场了,真为妈妈的同僚感到可怜。”

    六郎这家伙只会打架,和他们这几兄弟从来聊不到一条线上来。

    五虎退看着四郎义愤填膺的模样,脸色顿时更白了几分。

    毕竟在他看来,四郎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变身成为大狗狗的人啊。

    “殿下——”

    嗯?!

    四郎和五虎退一起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目光下意识的往声源处看去。

    “修罗丸殿下——”

    甜美清脆的女声从树林深处飘了过来。

    四郎一把捉住五虎退的手,随时准备撤退,却不想,不多时就看见几个穿着粉色裙子,头上还有狐耳的美丽女人朝这边狂奔而来,脸上是止不住的喜悦。

    作者有话要说:  四郎:虽然我很想做乖宝宝,但是……拜拜了您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