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本丸养崽崽 > 87、八十七只小崽子
    ()    “我是一子。”

    “我是二子。”

    “我们是座敷童子。”

    两个小萝莉手拉手摆了个可爱的造型, 只是面无表情,声音也没有起伏,显得没什么激情。

    刀剑们十分给面子的鼓掌,只是气氛太过于尴尬,鼓掌声也变得稀稀拉拉,好在一子和二子两个人并不觉得尴尬,甚至觉得很开心,绕着睦月转圈圈。

    “这是什么东西?”睦月站在巨大的花盆旁边,与金鱼草的大眼睛对视。

    “金鱼草。”

    “超级美味的哟。”

    “鬼灯大人的最爱。”小萝莉一边跑一边开始绕着花盆跑,她们好像不知疲倦似的,时时刻刻的都在运动。

    倒是笑面青江走到睦月身边,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我听她们自我介绍,好像是座敷童子?”

    睦月点点头:“啊。”

    她被关了十年, 对这些常识性神话不是很了解,所以这会儿有点发懵,一脸茫然的看着笑面青江。

    “说起来, 姬君难道没听过这个传说么?”

    关于座敷童子的传说可谓是家喻户晓, 笑面青江惊讶于睦月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她们可是座敷童子啊。”

    “传说中座敷童子是保佑家宅富裕的妖怪, 只要有座敷童子在, 家族就会繁盛。”笑面青江简略的介绍了一下关于座敷童子的传说。

    睦月听完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猛地弯腰, 激动无比的一把抱起双胞胎中的一个:“那岂不是说, 我的非洲血统有救了?”

    笑面青江嘴角猛地一抽。

    “啊……应该可以吧,毕竟座敷童子是福神来着。”

    睦月使劲儿的用脸蹭蹭怀中小萝莉的脸:“啊啊啊,真是太好了, 明早起来就锻刀去。”

    “姬君,今天锻出来的刀还没注灵呢。”笑面青江有些头疼。

    “嘛,不是你们让我明天再召唤的嘛,正好明天一起咯。”

    睦月满不在意的摆摆手,今天下午锻出来的刀她还注灵,这会儿正横在锻刀室的架子上,据说来了个不得了的家伙,这些刀们得做好心理准备。

    笑面青江笑了笑:“好,只是这两位的话……”

    睦月蹲下来,目光平视着眼前的两个小萝莉,一本正经的问道:“座敷童子一般住在哪里?需要供奉么?话说我们这有神社的,里面没有供奉神灵哟,你们愿意的话可以住进去。”

    笑面青江:“……”

    第一次听说在神社里面供奉座敷童子的。

    “姬君,座敷童子是家神。”

    “哎?那住在哪里比较好呢?”睦月搓搓下巴:“要不和孩子他们住一个屋子?”

    乱立刻举起手来:“姬君,可以先住在粟田口哟,我们的屋子超大的,而且兄弟们还没有到齐,所以房间空旷的很。”最重要的是,粟田口很喜欢热闹,尤其是他们都只有兄弟,没有妹妹,两个小萝莉太可爱了,乱这会儿爱心泛滥。

    却没想到,睦月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不行。”

    “欸?为什么?”乱的声音充满了失落。

    “你们一屋子男孩子,怎么忍心让两个女孩子和你们住在一起?”睦月义正言辞的说道。

    乱懵了一下,随即发觉,姬君说的居然挺有道理的。

    哪怕他们长得再可爱,他们也是货真价实的男!子!汉!哟~

    “姬君说的很对,只是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地方可以让她们睡觉了。”

    睦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半个小时后,睦月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身边榻榻米上小被褥里面的小萝莉。

    “你们躺下了么?我要关灯了哟。”

    “好~”姐妹俩异口同声的喊道。

    ‘啪嗒’灯关掉了,屋子里面瞬间变得漆黑,唯一的亮光便是来自窗外的月色。

    睦月累了一天,迷迷糊糊的就睡了,可躺在榻榻米上的座敷童子姐妹俩却丝毫睡意都没有,她们是妖怪,不需要睡眠,而且……夜晚是她们活跃的时间。

    她们俩对视一眼,龇牙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恶作剧的时间,到了!

    这一夜,本丸里面纷纷扰扰,动静极大,可偏偏,躺在天守阁的睦月仿佛睡死了一样,没有察觉到一分半毫。

    等第二天一早,睦月神清气爽的起床,洗漱完毕后来到大广间吃早餐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群萎靡不振的刀剑,有气无力的和她打招呼。

    “姬君早安……啊~”乱的一头橘色长发凌乱极了,翘着呆毛揉眼睛,一边打呵欠一边和睦月打招呼。

    “你们咋了?昨晚做贼去了?”

    睦月有点诧异的看着有黑眼圈的乱,还有跟着乱后面萎靡不振走出来的粟田口家族们。

    就连一向将自己打理的很好的一期一振今天都没了绅士的派头。

    整个人显得格外灰暗。

    “姬君,昨天晚上您睡得好么?”一期一振仔细观察着睦月的脸,发现她精神奕奕,丝毫都没有萎靡的模样,顿时松了口气:“真是太好了,她们没有恶作剧到你身上。”

    “恶作剧?”睦月歪头。

    “姬君您不知道么?”一期一振诧异后苦笑:“座敷童子夜里很喜欢恶作剧的哟。”

    睦月围着一期一振绕了一圈:“所以昨天晚上座敷童子去找你们了?”

    “她们在房梁上跑了一整夜。”乱满脸哀怨的控诉道,手指不自觉的抽搐着,仿佛眼前的空气是座敷童子的脖子。

    睦月摇摇头:“我昨天倒是睡得很好。”

    “看来她们很喜欢姬君啊。”一期一振浅笑道。

    “嘛,她们这会儿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还让烛台切给她们煮了红豆饭。”笑面青江这会儿从门外走了进来,虽然也在打呵欠,但是明显的比粟田口一家的情况好很多,笑面青江看见他们的状态脚步顿了顿,然后表情就变成了似笑非笑的模样:“说起来,座敷童子还真是喜欢小孩子啊。”

    粟田口一家短刀很多,所以尤为受到座敷童子的青睐。

    “对了,既然座敷童子在本丸,今天我决定要多多锻刀,能不能刀帐就看这一把了。”

    睦月兴致勃勃的搓搓手。

    早餐也没吃,睦月直接去了锻刀室。

    不过,在短刀前睦月还是准备给昨天锻出来的两把刀先注灵,将这两把新刀唤醒。

    小短刀召唤出来的是厚藤四郎,一把看起来十分稳重的短刀,刚一出现就看见自家萎靡不振的粟田口一家,顿时吓了一跳。

    “欸?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厚藤四郎快步走到兄弟的身边,有些手足无措:“本丸的生活这么艰苦的么?”

    “不是……呜呜呜……”乱一边狂摇头一边呜呜咽咽的扑到厚的身上。

    “厚哥,我们只是昨天没睡好而已。”前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厚:“……”

    难道说是这些兄弟们从昨天晚上就期待他出来?所以才没睡好?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睦月看着厚已经融入粟田口一家后,便准备伸手去拿那把压切长谷部。

    “姬君!”

    突然,歌仙冒头,一把抱住睦月的胳膊,痛心疾首的好似古代刚直不阿的谏臣:“三思而后行啊。”

    睦月:“……”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把刀这么难缠?”

    “何止是难缠!”那是相当难缠啊。

    压切长谷部只要一出现,就会用各种方式,渐渐的将审神者变成他的傀儡,而审神者会在压切长谷部的陪伴下,彻底被养废,成为一个死肥宅,然后压切长谷部就能顺理成章的架空审神者,□□本丸。

    “呜呜呜,好可怕……”小短刀们只要幻想一下就忍不住的要哭了。

    睦月:“……”嘴角疯狂抽搐:“难道在你们眼里,我就是那么没用的人么?”

    刀刀们对审神者发射出死亡凝视。

    “嘛,既然锻出来了,总要注灵吧。”

    睦月伸手握住刀,注入灵力,白光亮起,很快,一个穿着好似神父装的男刃站在面前,他的个子很高,出现后先是目光扫视整个锻刀室,最终将目光落在睦月的身上。

    他朝着睦月走来,然后单膝跪地:“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哦吼!

    好久没有男人这么庄重的对她承诺过什么了。

    睦月有点高兴,她伸出手,轻轻的放在长谷部的头上,扬起下巴:“你什么都愿意为我去做?”

    “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火攻寺庙请随意吩咐。”

    “手刃家臣?火攻寺庙?嘛,都没什么意思呢。”

    睦月搓搓下巴:“下次我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压切长谷部冷凝的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容来:“是,姬君。”

    “好了,压切长谷部,我要锻刀了,你先跟着他们去选房间吧。”

    “是,姬君。”长谷部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睦月的目光已经被锻刀炉吸引走了,便闭了嘴。

    歌仙带着长谷部出了锻刀室。

    “你刚刚让姬君不要召唤我?”长谷部的声音从后面幽幽的响起。

    歌仙:“!!”他怎么会听见?

    “看来你果然这么做了。”

    长谷部跟在歌仙身后,手扶着自己的刀:“我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歌仙:“……”

    姬君qaq,他果然没说错,这个长谷部一来就搞事情。

    “姬君很热衷锻刀么?”长谷部想到自己刚出来,姬君就又一心扑在锻刀炉上,不由得垂下眼睑,似乎有些难过。

    “不。”歌仙摇摇头:“姬君很不喜欢锻刀,犹记得刚来本丸时,都是我们劝着姬君去锻刀。”

    “那……”长谷部猛地抬头看歌仙。

    “本丸来了座敷童子,姬君很高兴,觉得有几率出新刀,所以便去锻刀了。”说道这里,歌仙幽幽的叹了口气:“姬君的手气太差了,重复刀已经挂满了两个仓库了。”

    长谷部:“……”

    姬君这是什么神仙手,阿努比斯的手么?

    作者有话要说:  压切长谷部:被本丸嫌弃的男刃。

    睦月:被吐槽致死的非洲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