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本丸养崽崽 > 64、六十四只小崽子
    ()    晚餐后魔术师就准备离开, 当然临走之前没忘记将雨女的伞送给睦月。

    睦月拿到伞后有点心有余悸。

    上次她打了伞也没拦得住御柱塔的人找到她啊,这伞真的有用么?

    听到睦月这样疑问的魔术师有些无奈:“你的运气是真的不好,上次你在秋叶原随手拉了问路的人正好是黄金之王的氏族,那天正好在休假。”

    得知真相的睦月瞬间石化。

    就连那群男刃都忍不住为非酋审神者默哀三秒钟。

    魔术师离开后睦月才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

    “我……我真的这么衰么?”睦月欲哭无泪的扑到三日月身上。

    三日月扶住审神者的腰:“哈哈哈,爷爷我也不知道呢,但是能锻出爷爷我的话,应该不算非吧。”

    莫名的,睦月有种被安抚到的感觉。

    是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锻出三日月都锻不到呢!

    而她竟然有五花刀,可见她还是欧气很足的。

    被三日月一句话哄开心了的睦月立刻恢复了元气。

    将雨女的伞交给药研后便朝着犬夜叉走去,然后伸手揉揉狗子的脑袋:“看样子你已经能够很好的适应本丸的生活了。”

    犬夜叉的脸颊微微有些红。

    除了母亲之外,还没有人这么温柔的揉过他的脑袋呢。

    犬夜叉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偷偷的用眼神飘向睦月的脸,在与她视线对上后, 顿时更加的脸色爆红起来,头顶都快冒烟了。

    睦月摸摸犬夜叉的脸:“怎么这么烫呢?药研,你给他看看。”

    “是, 姬君。”

    药研抱着伞从后面站出来, 推了推眼镜, 开始掏听诊器。

    “不, 不用啦, 我没有哪里不舒服。”犬夜叉一看那个冷冰冰的听诊器, 立刻倒退了一步,他虽然从未离开过那个破败的院子,却也听照顾他们的女仆说过, 外面很多巫女,她们的法器很厉害,能杀死妖怪。

    在犬夜叉心目中,纯血统的妖怪都能被杀死的话,那他这样的半妖,岂不是根本没办法活下去?

    这么一想,犬夜叉看着药研手里的听诊器就愈发的害怕了。

    药研看出来犬夜叉似乎有些害怕,连忙将听诊器给收了起来。

    睦月这会儿看,又发现犬夜叉的脸色发白了,跟个调色盘似的,见他精神还不错,就放下醒来,不提这茬。

    “明天我有事要去现世,狗子你和我一起去吧。”

    “可以么?”犬夜叉的眼睛顿时亮晶晶。

    睦月点点头:“当然可以,正好可以给你买几件衣服。”

    犬夜叉如今的身高有点尴尬,穿短刀们的衣服有点大,穿太郎他们的衣服又嫌小,睦月觉得还是得给他买几件换洗的衣服才行。

    “我……”犬夜叉一愣,随即有些为难的搓搓衣角:“这衣服我不能脱。”

    睦月:“……”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这半个月就准备穿这一件衣服吧。”

    犬夜叉一脸纯良的重重点头。

    “不行,妈妈我绝对不允许!”睦月想也不想的反驳:“小孩子就要干干净净才可爱!”

    犬夜叉:“……”

    可,可他是狗子啊!

    睦月一手叉腰,像个茶壶似的用手指戳戳犬夜叉的额头:“少废话,在我的本丸得守我的规矩。”

    犬夜叉捂脑袋,可怜巴巴:“嘤。”

    当天晚上犬夜叉是跟着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一起睡的,许是从未和这么多人一个房间过,犬夜叉整个晚上都表现的很兴奋,唯一让他感觉可惜的是,五虎退的几只小老虎似乎很不喜欢他,看见他转过屁股就跑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透,犬夜叉就被睦月喊醒了。

    冰凉的手帕敷在脸上,激灵的犬夜叉的睡意立刻就消散了。

    “我们该走了。”

    犬夜叉搓搓脸,重重的点头:“好。”

    “姬君。”

    乱藤四郎和秋田藤四郎也跟着从屋子里面钻出来:“我们陪姬君一起去。”

    “不用,我去去就回来,今天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的。”

    “可是姬君……”两把小短刀担忧极了,上次睦月伤重的模样到现在他们还历历在目,他们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我是准备去给狗子买两件衣服的,你们去的话似乎也不合适啊。”

    “既然如此的,由我们陪你一起去如何?”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从拐角处响起,紧接着,穿着内番服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出现在眼前。

    “到时候让我们和店员交涉就行了。”

    睦月沉思了片刻,点点头:“也好。”

    少年模样的外模怎么看都比儿童外貌靠谱多了。

    于是睦月就带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领着犬夜叉去了现世。

    他们直接出发去了商业街,给犬夜叉买了几件t恤,还有两条背带裤,监督着他换上后,又买了个熊猫书包,将火鼠裘给塞进了书包里给犬夜叉背着。

    睦月还心灵手巧的将犬夜叉的头发给竖了个马尾辫,两个白毛的狗耳朵用发箍装饰着,使的犬夜叉就好像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等一切都忙完后,睦月站在四岔路口犯难了。

    她想去见一见周防尊。

    见一见……她的‘哥哥’。

    “姬君……”加州清光走到睦月身边,眼中带着担忧的看着睦月。

    “清光,你能和大和守带着狗子先回去么?我有点事要去办。”睦月吸了口气,回头看向加州清光。

    “姬君,我们不能陪您一起去么?”

    睦月摇摇头:“抱歉,这件事我想自己一个人去办。”

    “可是……”大和守安定攥了攥手指:“可是姬君,如今御柱塔对您的追捕力度加强了,无论如何,请容许我和清光任意一人跟随在你身边。”

    睦月:“……”

    这御柱塔怎么回事?都被路飞拆了,她的通缉令还没撤呢?

    “抱歉,姬君,任何事我们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件事……”加州清光举起手,表示自己是不会回去的。

    大和守安定跟着重重的点头,没错!

    睦月只好妥协:“好吧。”

    两刃这才露出笑脸来。

    只有犬夜叉,小心翼翼的牵着睦月的手,然后微微的用力攥紧了那柔软的手,一边在心底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真的有危险的话,他也会保护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大姐姐的。

    睦月从魔术师那边拿到了关于周防尊的所有资料。

    所以知道周防尊自从成为赤王后,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氏族,酒吧是草薙出云叔叔的遗产,如今却成为了赤组的大本营,酒吧名为hoa,而他的氏族则和酒吧名一样,名为‘吠舞罗’。

    如今周防尊平素不会出现在人前,基本都会呆在吠舞罗里。

    所以睦月如今的目的地,就是酒吧‘吠舞罗’。

    吠舞罗是位于学院岛周边繁华的商业街内。

    里面环境清幽,平时作为赤组的聚集地,晚上的时候会开门营业,草薙出云很有经商才能,如今赤组的主要收入都靠他来赚取,算的上是赤组的大家长级别的人物。

    这一天,草薙出云总觉得眼皮跳的厉害,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连忙转头问站在旁边擦杯子的十束多多良:“尊呢?”

    “还在楼上睡觉。”十束多多良对着草薙出云温柔的笑笑:“他昨天睡得很晚。”

    草薙出云歪了歪头。

    明明一如往常,可为什么他内心却如此不安呢?

    “多多良,你上楼去看看尊。”不放心的草薙这般和十束多多良说道。

    十束多多良虽然疑惑,不过好脾气的他却还是听从他的话上了楼,推开房门,却见原本应该睡觉的周防尊此刻已经醒了,穿着一件简单的浴袍,靠在大枕头上面抽烟,双目寂寥的看着窗外,微蹙的眉心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疲倦。

    明明沉睡的时间那么长,可他却依旧感觉十分的累。

    “赤王大人?”十束多多良故意用这样的称呼来称呼周防尊。

    周防尊被激的咳嗽了两声。

    然后幽幽的看向十束多多良,很显然,哪怕成了赤王,他还是没能适应这个身份。

    “嘿嘿。”十束多多良跑进去坐在周防尊的床边:“草薙让我来看看你。”

    “为什么要看我?”

    十束多多良耸耸肩:“不知道。”

    周防尊金棕色的眼睛略带不爽的看着十束多多良。

    “草薙他今天脸色很难看啊,楼下的顾客都吓得瑟瑟发抖了,超可怕。”说着,十束多多良还戏很多的抱了抱自己。

    “早上哪里来的客人。”

    周防尊从床上起身,直接赤脚走进旁边的浴室,很快,浴室里面响起淋浴的水声。

    又过了半个小时,水声消失,周防尊满身湿气的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直接躺回了床上。

    十束多多良伸手用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揉了两下他的太阳穴:“头疼?”

    “嗯。”

    周防尊闭上眼睛,哪怕回答一个字都显得不耐烦极了。

    “最近还在做那个梦么?”

    “嗯。”

    从很久之前十束多多良就知道,周防尊总是做同一个噩梦,他说前赤王掉剑的时候,他就在神奈川,就在那个巨坑的中间,那一夜,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活着。

    起初他们并不相信,后来信了,却怎么也想不通,周防尊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

    可惜的是,周防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十束多多良不再说话,因为他知道,周防尊现在需要的是安静。

    楼上的气氛还算温馨。

    可楼下的草薙出云却迎来了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打着伞穿着洋装的漂亮女人,她带着两个男人一个孩子走进了酒吧。

    “虽然欢迎光临,但是酒吧的话,早上可是不营业的哟。”

    那个女人很怪异,进了屋子也不愿意收起伞。

    她气势汹汹的走到柜台前:“让周防尊出来见我。”

    草薙出云:“?!”

    难道是周防尊渣过的女人找上门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狗子:艹,这是我嫂子!

    ——————————————————————

    还有一更,稍后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