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十九只小崽子(第1/3页)
    ()    睦月没有带小狗崽回本丸。

    因为小狗崽化形后不过数分钟,又变成了小狗崽,情况十分不稳定,就算睦月愿意,黑西服也不敢让她带回来。

    睦月离开的时候,小狗崽还是惊醒了,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她。

    看的睦月莫名心软。

    不过,因为黑西服看着,睦月不愿意表现的太亲近,也只是轻轻的撸了两把他顺滑的毛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唔……”妈妈不要他了么?

    黑西服被狗狗眼看得浑身难受,轻咳一声将他从婴儿车里抱出来:“等你的情况稳定了,我送你去找她。”

    “汪呜。”

    睦月和宇智波泉奈一起回到了本丸。

    本丸中的刀已经做完日课,这会儿正三三两两的在园子里面品茗玩耍。

    “姬君。”正在捉蝴蝶的小天狗今剑看见睦月的身影,快步的朝着睦月飞奔过去:“姬君,出新刀了。”

    “哦?”睦月眼睛顿时一亮,也不等宇智波泉奈,跟着今剑就跑了。

    宇智波泉奈抱着太郎慢悠悠的进了本丸。

    本丸的生活安逸而梦幻,宇智波泉奈想到今日下午黑西服说的话。

    ‘当初我寻到小百合的时候,她面临追杀几近崩溃,每日生存都有问题,若不是为了孩子,她不会同意来这里做审神者。”

    追杀,崩溃,为了孩子。

    宇智波泉奈只要想想,都能想象出当时的情况是有多么的危急。

    一定是因为偷偷生下斑哥的孩子所以才会被人追杀的!

    再想想自家斑哥为了宇智波和千手斗智斗勇,从未言语过自己有过一个女人,更是在族老提议娶妻联姻时并未拒绝,虽说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联姻取消,却也不能否认宇智波斑对这个女子的绝情。

    纵使他是顶级斑吹,这会儿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吐槽一句。

    斑哥,真渣啊。

    带着这样的歉疚感,三日后的挖地活动,睦月刚开口宇智波泉奈就同意了。

    于是当药研他们穿着出战服出现在神社面前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睦月抱着孩子,身边跟着宇智波泉奈在等他们,看起来就跟一家三口似的。

    小短刀们:嫉妒!

    “还有十分钟活动就开始了。”睦月抬手看看手表:“因为你们战力不高的原因,我请了人陪你们一起去活动,争取能打穿九十九层。”

    “是,姬君。”小短刀们斗志昂扬,双眼冒光。

    “因为你们练度不够,所以我特意拜托了红眼君陪你们一起参加活动。”睦月伸手将宇智波泉奈推到前面来。

    宇智波泉奈嘴角抽了抽,对这个‘红眼’的称呼依旧接受不能。

    “嘛,希望你们手气能好一点,顺利的将兄弟们给接回来。”

    “是,姬君。”

    小短刀们受宠若惊的大声应道。

    姬君虽说对他们很好,但是以前他们出战时姬君很少会出现,便是出现,也顶多一句‘注意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这次居然祝福他们。

    小短刀们立刻雄赳赳气昂昂起来。

    其实睦月是对自己的手气已经有点绝望了。

    昨天的新刀是小夜左文字,也是一把短刀,宗三左文字可爱的弟弟,一把为复仇而存在的刀,出现时那阴郁的表情,略显得丧的特质,让宇智波泉奈看向她的眼神愈发的怜悯。

    人常道‘物似主人型’。

    能唤醒这么丧的付丧神,很显然睦月也只是表面欢笑罢了。

    睦月很想解释说‘并没有’。

    但是一想到宇智波泉奈强大的脑补能力,总觉得自己就算说了,对方也能理解成‘强颜欢笑’,于是干脆不解释,却不想,她的沉默反而成了宇智波泉奈确定睦月内心苦楚的又一证据。

    只希望宇智波泉奈是个小红手,在离开之前多摸几把她没有的刀。

    十分钟很快过了,转换台上面出现一个新的坐标。

    睦月走上前去,将自己的名卡往转换台上一插,坐标录入名卡,很快金光闪过,六人队伍消失在眼前,等他们的身影都消失后,睦月拔下名卡,转身抱起太郎离开了神社。

    宇智波泉奈带着短刀队出现在大阪城外。

    此时已经有不少审神者带队在这里等着了,宇智波泉奈穿着忍者服,面上戴着面罩,黑色的长发松松垮垮的束在脑后,一双漆黑的眼睛淡漠无情,而跟在他身后的刀却是一水儿的低练度的小短刀,刚一站定,不远处就传来窃窃私语声,中间不乏嘲讽。

    “真是的,短刀练度那么低就来参加活动,这是想刀想疯了么?”

    “最不喜欢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了,简直拉低我们拿刀的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