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本丸养崽崽 > 11、十一只小崽子
    ()    太宰治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其实他不走,睦月也想要将他踹下山崖去了。

    因为兔子们来了。

    面带笑容的送走了太宰治,睦月转身,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她沉声道:“拔刀。”

    几刃下意识的拔刀。

    睦月走到药研身边,竟然也从身后抽出一把刀来,这是一把通体血红的刀,没有刀鞘,也不知道睦月平日里是藏在哪里的,这会儿突然抽出来,把烛台切他们几个吓了一跳。

    “找到冥火了。”穿着黑色制服,头戴兔子面具的‘非时院’成员大喊一声。

    很快,数十只兔子将他们团团的围在中间。

    一开始喊人的那个男人往外走了一步,手中拿着一把西洋剑,在握把的位置,黄金之王从属的火焰燃烧起来。

    “a100422号权外者,代号冥火,ss级危险者,非时院予以逮捕,动手。”

    睦月面色沉沉的看着这些兔子。

    手一转,一团火焰在刀刃上熊熊燃烧了起来。

    比起那些兔子们武器上面如同萤火一般大小的火焰,她的这把刀上的火焰看起来就恐怖多了,爱染忍不住的伸出手指,朝着火焰戳了戳,却发现根本就不烫,相反好像液体,手指伸过去,有种被包裹住的感觉。

    兔子们戴着面具,看不出来脸色如何。

    但是睦月却很开心,不管在什么地方能膈应到这群兔子,她都开心的很。

    “小心,姬君!”烛台切一刀挑开攻上来的一个棒球棍,口气急切的喊道。

    药研和爱染相互合作,背靠背的解决来围攻的人。

    他们本身是刀剑付丧神的分灵。

    一刀斩落,刀气纵横,地面上很快出现一道道裂缝。

    若不是对面的兔子躲得快,这些刀气打到他们身上,恐怕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了。

    兔子们这会儿心理压力也大,才短短数月未见,这冥火的身边怎么会聚集这么多高手,还有这样的刀意,真的是人类的力量么?

    还是说……是新的权外者?

    兔子们顿时感觉不好了。

    这些年黄金之王压制着德累斯顿石板,将权外者控制在一定数量之内,从未有过错漏,怎么现在突然出现这么多权外者,黄金之王知道么?还是说,知道了却无力阻止,因为这些权外者,是冥火的手下。

    他们不是瞎子,自然能看的出来,这些权外者对冥火的尊敬。

    “走。”

    睦月不是个恋战的人,眼看兔子那边露出了破绽,低吼一声,便率先拎着刀朝着之前他们停车的方向杀出去。

    烛台切应了一声,太刀一横,划了个半圆,刀气迸射,硬生生的辟出一个真空地带。

    药研和爱染两个人机动快,只见他们脚尖一点,小小的身子已经窜到了最前面,一左一后的护持着睦月。

    “嘻嘻,主公该为烛台切配一匹青海波才行。”爱染一脸纯良的diss了一把烛台切的机动。

    睦月一边跑一边扶着帽子:“好说,回去咱们就去看看马怎么卖的。”

    烛台切的脸色顿时有些黑。

    睦月手撑着车门,翻入车内,点火,踩离合。

    “呜呜——”

    引擎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敞篷跑车一个漂亮甩尾,在一群兔子面前呼啸而过,睦月得意的扯下帽子,猛地扔向空中。

    一边大笑一边喊道:“各位,拜拜啦。”

    兔子们被喷了一脸尾气,不得不停下脚步。

    “该死的。”领头的兔子一把扯开耳麦,拿到手里,语气严肃的说道:“请求支援,冥火已经逃往东京方向,请力截捕,请求支援……”

    非时院也是个干大事的组织。

    在得知睦月出现后再到力追捕睦月,速度可谓是相当快了。

    但是再快也没快到能够做好方位准备的那种,所以当非时院的直升飞机飞入东京的时候,睦月已经带着烛台切将车给退了租,拿回了押金,从那个小破巷子里回了本丸。

    “真是的,就不能将‘门’开在一个干净的地方么?”

    睦月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进本丸:“哎,真是不划算啊,还浪费了我的帽子,那帽子我花了三十小判呢。”

    “姬君若实在喜欢这个帽子,明日我们就去远征吧。”

    远征?

    睦月脱外套的手微微一顿。

    “我们的人手够了么?”

    烛台切摇摇头:“不够,不过远征能够出去的时间长些,我们可以用小判换些钱,在当地购买衣服,比起万屋来要稍微便宜些。”

    因为有个抠门的姬君,烛台切现在也学会剑走偏锋了。

    “当然,关于远征人员的问题,我觉得姬君还是得锻刀,最起码得凑齐三个队伍才行,一队出战,一队远征,还有一队能留在本丸做内番和照顾少主们。”

    睦月低头思考着。

    确实,如今随着本丸的事务渐渐展开,确实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的心态了,尤其是又多了个孩子,无论是天守阁里面那两份离谱的训练表,还是他们本身血脉的开发,都需要许多人在旁协助。

    于是她点点头:“也好,这两天你们先正常出战,我明天开始锻刀。”

    烛台切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又有些头疼。

    他真的很怕审神者将鹤丸殿给锻出来,到时候他恐怕不仅要带太郎和次郎,还要带鹤丸殿这把‘熊’刀,只要想想,就觉得前途无亮。

    就现在这个情况,压切长谷部都比鹤丸殿来的亲切!

    然而,烛台切怕什么来什么。

    睦月说到做到。

    第二天一早就去了锻刀室,小刀匠呆呆的,睦月来了,才眼睛亮了一下,看见睦月往资源仓库那边走,顿时抬脚跟了上去。

    很快睦月就设定好了锻刀公式。

    小刀匠吭哧吭哧的搬玉刚,开始锻刀,谁知一下子跳了个三小时二十分钟的锻刀时间。

    睦月骤然睁大双眼!

    这是……

    她的呼吸都放轻了。

    她在时之政府磨黑西服的时候,也顺便打听了一下关于锻刀的事情,重点放在如何能用最少的资源锻造出最多的刀,毕竟她是真的很穷,又要养刀又要养孩子,一块小判恨不得掰成两块花。

    黑西服随同训练表一起给她的是锻刀公式时间表。

    她忙不迭的跑回天守阁,将那份时间表找出来。

    没错了。

    珍惜稀少的四花刀。

    四花刀啊。

    睦月一下子就想到路德来迎接她的那天,陪路德过来的一期一振。

    那个温柔的蓝发太刀,那个最会照顾孩子的太刀!

    会是他么?

    睦月搓搓手,要是一期一振的话就太好了。

    “呐呐,蜂须贺,你有没有感觉今天姬君的心情好像特别好?”佃当番的大和守安定手里拿着锄头,凑到正拿着水壶为大叶菜浇水的蜂须贺旁边小声的问道。

    蜂须贺放下水壶,连忙掏出手帕擦擦自手指:“姬君心情好不好么?这几天本丸的气压有些低啊。”

    “虽然是很好,但总觉得哪里很奇怪的样子。”大和守安定双手扶着锄头柄,下巴抵在手背上:“说起来,我们来本丸好几天啊,好想去出阵呐。”

    蜂须贺抬起手抵在额头望向天空:“我也想啊,真的很讨厌佃当番呢。”

    “蜂须贺你的内番服真的有些碍手碍脚。”

    蜂须贺咬牙切齿:“这可是常服,常服!”

    大和守·乡下武士的佩刀·安定抓抓脑袋,表示不是很懂这些贵族刀。

    三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间一闪而过。

    睦月抱着次郎来锻刀室迎接新刀,与她一起过来的是太郎的保父刀歌仙兼定。

    “鹤丸殿?”歌仙兼定看见刀架上的那把刀时,忍不住的睁大了眼睛。

    鹤丸殿?

    不是一期一振啊。

    睦月有些失望,原本满是喜意的脸色顿时平静了不少。

    “怎么了?鹤丸殿这把刀有什么问题么?”睦月敏锐的察觉到了歌仙兼定声音中的慌张。

    “不,鹤丸殿名鹤丸国永,是一把珍贵的四花太刀。”只是烛台切恐怕要头疼了。

    出于对歌仙兼定的信任,睦月瞬间相信了他的话。

    很快,睦月就将鹤丸国永给唤醒了。

    白发金瞳的鹤少年在一片白光中缓缓显露身形,他微微侧着身子,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他的后颈,他微敛着睫羽,一身白色出战服,是一只孤傲又美丽的仙鹤。

    睦月被这样美丽的画面给震慑的连呼吸都轻了几分。

    突然,鹤少年动了,他缓缓的转过头,金瞳中带着狡黠的笑意,举起手。

    “哟,我是鹤丸国永?有没有被我吓一跳呢?”

    过于活泼的声音瞬间将睦月从那份意境中给拉到了现实。

    睦月十分配合的拍拍胸口:“哎哟妈呀,可吓死我了。”

    鹤丸国永:“……”

    这话该怎么接?

    一直执着于吓人,却从未成功吓到人的鹤丸国永沉默了!

    “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代号小百合,放心吧,鹤丸殿,该配合你的表演我绝对不会视而不见,我会努力被吓到的。”

    睦月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走了。

    哎,不是一期一振,伤心了。

    鹤丸国永转过头看向歌仙兼定,再次举手:“哟,歌仙。”

    歌仙兼定一如平常挂着和煦的笑。

    “鹤丸殿,欢迎来到本丸。”

    “烛台切出战去了,既然来了,我先带你去房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