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六十四章 大义灭亲
    南宫伯目光冷漠的扫过众人,沉声道:“老夫教出如此不肖弟子,是我的过错,这是我天帝山之事,老夫自己会妥善处理,定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鹏王眸光一转,轻笑一声:“就怕某些人是另有所图。”赢家家主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接道:“鹏兄此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姬家家主神色漠然的看着秦牧,语气冷漠的接道:“我想几位道友也不会同意南宫兄的建议。”

    姚家家主望着南宫伯,目光冷漠狠毒,阴测测的说了句:“你们可都要想好了,能不能挡的住‘山河图’。”

    赢家家主双目一张,神色间不以为然的道:“‘山河图’是威力惊人,但是就是不知道天帝山还有没有催动的它的其他的秘法。”

    “不要在多费口舌了,此子今日不能放走。”姬家家主瞬间话语强硬了许多,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姚家家主顿时也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紧紧的盯着白羽和南宫伯身后的秦牧,道:“秦牧,今日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得承担应有的结果。”

    姚家家主说话间一只右掌已经朝着秦牧抓了过去,虚空中一个巨岳般的手掌朝着秦牧落了下来,秦牧觉得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锁定了自己,身疼痛欲裂。

    “黎叔,你快出手救他。”混在人群中的箐箐急忙对身旁的黎风求救,黎风双目紧盯着南宫伯,低声道:“老夫也束手无策,不然我们都要暴露出来。”

    箐箐双目中含着泪花,望着黎风:“黎叔,难道只能看着他死在我们的眼前?”黎风无动于衷,神色漠然的接道:“箐箐,不要胡闹了,一切要以大局为重,我们已经等的太久了,不可能因为某一个人而毁掉局。”

    这时间,南宫伯忽然蓦然出手了,他一身手掌,隔空挡住了姚家家主的偷袭。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想领教一下南宫兄的手段。”姬家家主神色严肃,龙行虎步,朝着南宫伯而去。

    姬家家主一只手掌朝着南宫伯便压了下去,南宫伯双目一张,他抡起左掌极快的和姬家家主对了一掌,滔天的威势如潮水般瞬间涌动,在远处人群中的箐箐觉得自己被压迫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赢家家主看在眼中,他轻哼一声,道:“南宫伯,你这是何必呢,难道现在你还觉得能挡住我们几人?”

    姚家家主隔空一指点向秦牧,但是口中却轻描淡写的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道友何必这么固执。”

    在一旁的姚家家主朝着南宫伯打出了一拳,这一拳势如大岳压顶,战台上的天地精气被这一拳抽了个干净。

    此时的南宫伯已经没有退路,他抬起右掌,直接和姚家家主的右拳按在了一起。

    霎那间战台上虚空抖动,精气炸裂开来,南宫伯身子打了个踉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显然已经是受伤不轻。

    “师傅……”

    秦牧看在眼中,他心中顿时一阵难过,想起此前自己心中对眼前的这位老人有些怨言,顿时觉得有些惭愧。

    南宫伯双目中精光四射,朗声道:“孩子别慌,为师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护你周。”

    同时一阵破空声传来,南宫伯眸光一转,他倏然转身,但是激烈霸道的罡风依然击散了他的发髻,满头白发披散开来。

    蒋家家主神色无奈的看了一眼南宫伯和白羽,喟叹一声:“南宫道友,今日几位家主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你何必非要弄得如此难堪,不如就将此子交给老夫带走,老夫定然会公平处理,给几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南宫伯眸光瞥了一眼蒋家家主,轻笑一声,神色不以为然的道:“多谢老友关心,但是他乃我天帝山的弟子,老夫即便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别人在我的眼前欺负他。”他说完目光冷漠的扫过眼前的三位家主和鹏王。

    鹏王看着眼前的南宫伯,秦牧和白羽,神色极为不屑的冷笑道:“一个人留住性命好好的活着有什么不好,为何偏偏要自寻死路呢。”

    姚家家主神色不善,目光阴冷地看着南宫伯,此刻他不仅不想放走秦牧,连南宫伯都不想让他活着离开,不然不足以解他心中的那股怒火。

    白羽神色不安的看了一眼南宫伯,只见南宫伯脸色有些苍白,气息紊乱,心中顿时明白自己师傅一定受伤不轻,他神色关切地喃喃道:“师傅。”

    南宫伯轻咳了一声,顿时口中嘴角溢出的鲜血更加的多了一些,秦牧看在眼中,心中有种莫名的难过。

    随即他目光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几人,朗声道:“只要你不要为难我师兄和我师傅他老人家,我跟你们走。”

    鹏王神色漠然的接道:“你早应该站出来了。”蒋家家主看着秦牧,他神色和善的接道:“没有人想为难你师和师兄,此事也许可能只是一场误会,但是这个误会却需要你来澄清。”

    南宫伯眸光转动,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忖道:“看来今日此事是不能善罢甘休了。”他心中冷哼道:“我得不到的东西,即便是毁掉,也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中。”

    南宫伯转首望了一眼秦牧,恰好发现秦牧也正看着自己,于是他语气缓缓的道:“牧儿,你到为师身边来。”

    秦牧脚步极快,几步便到了南宫伯身前,南宫伯目光复杂的看着秦牧,道:“孩子,老夫这辈子可能没有福分作你的师傅了。”秦牧神色坚定,目光平静的看着南宫伯,道:“师傅,你不要这么说,你永远都是都是我的师傅。”

    南宫伯神色欣慰的点了点头,含笑道:“真是好孩子。”他目光慈爱的看着秦牧,伸手拍了拍秦牧的肩头。

    秦牧只觉得自己的肩头一沉,身骨头仿佛碎裂一般,他忍不住惨叫一声,直接摔在了南宫伯脚下。蒋家家主双目一张,神色惊愕,良久才开口道:“你真狠啊。”

    “住手……”

    姚家家主蓦然一声大叫,但是秦牧整个人已经被南宫伯踢飞出去,直接落下了玉虚峰。

    南宫伯目光冷漠的看着姚家家主:“现在你们满意了吧,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姚家家主气得脸色通红,他伸手指着南宫伯,半晌说不出话来。蒋家家主神色惋惜的叹道:“道友真是大义灭亲,只是可惜了,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姬家家主和赢家家主站在战台边缘,望着脚下的深渊,他们知道秘密也许永远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