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六十二章 萤火之光
    白羽看见姚家家主浑身弥漫的杀气,他长剑一伸,对秦牧道:“别怕,有我在。”秦牧顿时觉得心中一热,他心中暗道:“要是师傅在就好了,他老人家定不会坐视不理。”

    “既然你不知好歹,老夫也不想多言。”姚家家主没料到鬼面人白羽会阻拦自己,他顿时心中大怒,隔空一掌拍了过去,一道漆黑的掌印突兀间浮现,一时间战台阴风呼啸,寒意刺骨。

    白羽双目一张,他看到那掌印遮天蔽日,从自己头顶落了下来,一掌之下,威势如千山坠落,他身的骨骼都开始咯咯作响。

    “你欺人太甚。”白羽一声怒喝,在他周身泛出道道金色的光芒,眨眼间,那光芒如同一轮骄阳,极快的将秦牧都吞了进去。

    “砰。”

    这时间掌印已经砸在了白羽身上,但是却没有出现众人心中想的那种残忍场面,而是发出一声巨响,如同击中铜山,鸣嗡之威,使得距离近的众人耳膜均裂。

    姚家家主的身形也被阻的停滞了一下,“竟然修成了纯阳罡气,”一旁的姬家家主神色间有些震惊,很快他便问道:“莫非你天帝山想与我们最对不成?”白羽一声长笑,反问道:“口口声声说别人做事不和礼数,眼下四大家族协同一个外人为难一个后备,你们又依仗的是甚么?”

    姚家家主满面怒容,冷哼一声,良久才道:“既然你一心求死,老夫便成你。”瞬间一道刺眼的乌光从姚家家主的护身魔气中射了出来,撞在了白羽的护身罡气上面,一击之下,白羽周身的罡气瞬间被击溃,他口中献血喷出一尺多远,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师兄。”秦牧惊叫一声,极快的扶住了白羽快要倒下的身躯。白羽硬是将已经涌上喉头的那股腥味压了下去后,他借着秦牧的手,慢慢的站直了身子,随即低声叮嘱秦牧:“待会我拖住他们,你乘机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鵬王目光凶狠的盯着秦牧,道:“小畜生,还不束手就擒,难道你想看着自己的师兄惨死在这里吗?”

    白羽手中长剑立在地上,神色坚定的接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便会护他周。”姬家家主怒斥道:“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就不为师门着想吗?”白羽手中长剑一指鹏王:“正是为了天帝山,我才不能见死不救。”

    赢家家主一甩长袖,怒道:“不要和他废话,直接拿下二人,炼化他们的神魂。”白羽双眸异常的平静,他手中剑斜指大地,语气淡然的接道:“那就战吧。”

    姚家家主神色不屑的一声轻笑:“萤火之光,也敢于皓月争辉。”他说话之间,朝着白羽一步跨出,手中赫然握着一条小臂粗细,一丈有余的黑铁。姚家家主手臂一伸,一丈长的黑铁带着一股沉闷荒芜的威势直接朝着白羽胸口而去。

    一时间众人心中均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悲凉,那一丝悲凉仿佛横断万古,贯通九幽,带着无尽的杀意临世。

    蒋家家主蓦然想起一事,随即神色都变,心中猛地暗叫一声:“难道姚刚手中的这根铁棒就是姚家先祖无意间得到的那块神铁?”

    “老友手下留情啊。”蒋家家主盯着姚家家主手中的那根铁棍,神色焦急的大喊一声。但是那铁棍的威势如同猛兽脱困,直接将虚空撕裂,同时将白羽手中的长剑打成了齑粉。

    这时间忽然‘轰隆’一声响,从虚空落下了一团金黄的光芒,直接挡在了白羽身前。刹那间一声巨响穿透虚空,震得整个战台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白羽也被钢材那股威势推出了百丈之外。

    众人这才看清那团金黄的光团竟然是一块铜镜,它替白羽挡住了姚家家主的致命一击。“山河镜。”姚家家主冷哼一声,语气中颇有些不甘心,“没想到你竟然将山河镜这种古宝都带了出来。”

    “若是我迟来一步的话,恐怕我只能给我徒儿收尸了。”伴着声音,南宫伯神采奕奕,身着枣红长袍,脚步缓缓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并且收回了山河镜。

    南宫伯目光一转,看了一眼地上的白羽,问道:“有无大碍?”白羽强忍着疼痛,直起上身,长舒了一口气,道:“徒儿撑得住。”他极快的又道:“师傅,快救救师弟。”南宫伯神色漠然的接道:“为师自有计较。”

    姚家家主双目中似要喷出火来,他怒吼道:“南宫伯,难道你想和我们作对不成?”南宫伯看了一眼姚刚:“老夫何时说过此话?”

    这时间,姜家家主朝着南宫伯一抱拳,道:“南宫兄来的正是及时啊,让老夫白担心了一场。”

    南宫伯目光瞥了一眼一旁的秦牧,语气不善的问道:“看见为师怎不来行礼,难道你眼中已经瞧不起我这个老家伙了?”

    “不不不,”秦牧急忙解释道,“师傅误会了,不肖之徒拜见师傅。”南宫伯环视了一下四周,心中暗道:“看来想要带走秦牧有些困难。”他看了看秦牧,暗道:“此子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若是不能带走,就是抹除,也不能便宜了眼前的这几人。”

    姚家家主目光转动,对南宫伯说道:“南宫兄真是教授了一个好徒弟啊。”“不敢当,”南宫伯刚要客气几句,孰料姬家家主忽然接过话:“一个人杀死了我们三个家族的长老,真是好本事。”

    南宫伯心中暗骂了一句,表面上装做无事人一样,呵呵一笑,道:“此时还未调查清楚,怎么能妄断结果呢。”

    这时,赢家家主忽然开口道:“既然南宫兄也是如此想法,不如就将此子交于我们,我们定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南宫伯双眉一缩,长叹一声:“道友多心了,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如果真是此子做出如此令人不齿之事,那只怪老夫没有以身作则,没有尽到一个师傅的责任,理应由我带回去严加管教。”他继续补充道:“众位放心,老夫绝不会徇私舞弊,定会给众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鵬王双目转动,心念一转,忖道:“此次若不能借着四大家族的势力将这秦牧拿下,自己想要得到‘天凤八式’的机会便少了几分,更可能自己的目的会被他们知道,到那时一切将是个变数。”

    随即鵬王双目一张,立即道:“南宫掌门说的甚是有理,但是为了避嫌,恐怕南宫掌门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为好。”

    “哼,”南宫伯神色陡变,冷哼一声,“这么说,老夫连自己的弟子都需要外人来管教呢?”姬家家主神色冷冷的接道:“没有人妨碍你管教自己的弟子,只是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不想再等了,只想要一个满意的答复。”

    姚家家主更是冷笑一声,威胁道:“若是我们不能满意,恐怕后果不是你天帝山能够承受的起的。”

    “好好好,”南宫伯颔首道,“既然如此,老夫就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他说话间,忽然转身朝着秦牧脑门一掌拍了下去,说时迟,那时快,众人没想到南宫伯会忽然要处死秦牧。

    “师傅,不要……”白羽双目赤红,竭嘶底里的喊道,“你……”姜家家主神色愕然的望着南宫伯,一句话卡在喉咙没有说出,他没想到秦牧会死在南宫伯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