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六十一章 无耻之人
    刹那间,鵬王凌空扑下的身影仿佛一团巨大的乌云,朝场中的二人笼罩过去,双臂化作两条巨翼横扫而去。

    “道友,有些过了。”姜家家主脸色不悦的冷哼一声,整个人飘然飞出,左臂陡然伸出,宽大的袍袖如同流云舒卷,伸缩之间竟然后发先知,硬是将鵬王逼退了几步,姜家家主神色冰冷,背负着双手拦在了鵬王的身前,双目盯着鵬王,没有任何话语。

    鵬王冷哼一声,目光一直盯着秦牧,冷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跑到了这里。”他一顿继续道:“你可能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吧。”

    姜家家主闻言,目光转动,语气不悦的反问鵬王:“道友,此话怎讲?”他沉声道:“虽然万族大会秉着海纳北川,众人皆可以参与的态度,但是也不是任由什么人都可以胡闹。”

    鵬王神色淡然,他看着秦牧,反问姜家家主:“你可知道他是谁吗?”

    姜家家主目光极快的瞥了一眼身后的白羽和戴着面具的秦牧,缓缓的街道:“老夫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既然上了这战台,就不能没有战台上的公平,也绝不容许你对他们出手。”姜家家主双目一转,轻叹一声,道:“道友速速离开,在台上观战即可,若是想要一战,那也得等下一场。”

    鵬王目光缓缓的扫过四周众人,他神色间不以为然的接道:“你们可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是谁?”他收回目光,盯着姜家家主,问道:“你知道吗?”

    姜家家主瞬间怔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问眼前的鵬王:“难道眼前这两人是道友的旧识?”

    “哈哈,”鵬王目光阴冷的望着秦牧,“看来若不是老夫来此,所有人竟然都被你秦牧蒙骗过去了。”

    “秦牧?”姬家家主闻言,他双目倏然一张,“拿下他。”姬家家主一声怒吼,一步踏出,整个人瞬间来到了鵬王身边。

    “没想到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赢家家主也已经到了鵬王身侧,他目光如电,极快的上下打量着秦牧,半晌才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夫倒是欣赏你的这份勇气。”随即他话语一转,语气冷漠的继续道:“束手就擒吧,老夫会替你求情,让你有个舒服的死法。”

    白羽目光一扫眼前这几人,除了姜家家主以外,其余四人均是气势汹汹,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他心中已经暗自着急,不知道怎么才能助秦牧脱困,只得能拖一时是一时了。

    白羽微微一叹,问道:“四位前辈都是一方巨擘,怎么能听信一个外人的一面之词就草率做决定。”

    “他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姜家家主微微颔首,似乎站在了白羽一边。鵬王瞪了一眼白羽,语气冷冷的接道:“白口小儿,也敢大言不惭,只要他敢来我面前让老夫看个究竟,若是错了,老夫愿意自断一臂,如何?”

    姜家家主转首看着秦牧,问道:“这位道友说的也不无道理,小友是否愿意,也可免去诸多嫌疑和他人的非议。”

    “我不同意,”白羽立即反对道,“既然他敢站上这战台,不论他是谁,都足以证明他光明磊落,不惧众人的目光,若是他真的是这位前辈的敌人,那外何还要在明明知道仇人坐在高台督战,自己还要踏上战台,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鵬王目光冷冷的盯着白羽身后的秦牧,理直气壮的道:“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反其道而行,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继续道:“众位有没有发现,他从一上台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为什么?”

    鵬王轻笑一声,继续道:“那是因为他怕一开口就露馅,所以他不敢说话。”姜家家主神色微变,心中暗自忖道:“自己一直没有太注意,他这么一说,好像这人真的到目前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说过。”

    姜家家主转身看着秦牧,神色慈祥,语气缓缓的道:“不要害怕,大声告诉他自己是谁,没有人能在这里把你怎么样。”

    白羽神色冷静,立即插过话,道:“万族大会旨在各族平等,现在你们四大家族却对一个有勇气上战台之人步步紧逼,岂不是让天下人寒心。”白羽说话时特意看了看鵬王和姬家家主。

    “不错,”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声附和道,“个人恩怨也得等万族大会之后自行解决。”白羽顺着说话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是一个身材瘦小,皮肤白净,脸颊带须的男子,白羽心中暗道:“这人又是谁?”但是他神色漠然的收回目光,又看向了眼前的几人。

    “难道你一直想装聋做傻吗?”鵬王脸色无比的寒冷。此时的秦牧看着近在咫尺的鵬王,他心中无比的愤怒,又是异常的憋屈,但是他清楚现在自己必须的忍着,现在只有自己和大师兄两个人,对方人多势众,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任由鵬王说的舌灿莲花,秦牧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态。

    姬家家主神色有些不耐烦的喝道:“说那么多做什么,先把此人拿下,再慢慢审问即可。”“道友不可鲁莽,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再无证据的情况之下,怎么能强行拿人,岂不是失了礼数。”姜家家主白须飘飞,神色诧异的连忙制止。

    “礼数,与这种人还谈礼数?”鵬王伸手指着白羽身后的秦牧,讥笑道,“他为了逃命,将自己的母亲遗弃于荒谷,任由野兽分食,此为不仁。”

    鵬王继续道:“为了自己的一丝私欲,狠心杀死自己的师兄,是为不义,试问对这种不仁不义之徒,礼从何来?”

    秦牧听闻自己的母亲被野兽分食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瞬间泪流满面,他伸手一把抹去脸上的面具,怒吼道:“无耻小人,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秦牧在此,今日就要替我母亲讨回公道。”

    鵬王哈哈笑道:“现在大家看见了吧,这人是谁,你们都应该认识吧?”一直在为啃声的姚家家主看着秦牧,双目赤红的吼道:“杀我族长老,老夫要你魂飞魄散。”他周身瞬间翻滚起一股魔气,震得整个战台隆隆作响。

    姚家家主带着慑人的怒气,朝着秦牧杀了过去,姜家家主神色无奈的叹了一声,道:“何必动怒,怒气伤身啊。”

    “走开,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姜家完好无损,才会在此大言不惭。”赢家家主双目圆睁,朝着姜家家主呵斥道。

    “为什么都这么冲动,”姜家家主神色颓然的叹道,“老夫也不管你们了,随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