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顺藤摸瓜
    紫陌带着秦牧来到了竹林外面的石门之前,这石门不是很大,仅有一人多高,两人多宽,石门因为很久没有开启缘故,已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

    紫陌伸手一推石门左侧,石门瞬间便朝着右侧退了开来,一股阴冷潮湿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紫陌手提秦牧径直走入了石门,秦牧看到门内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寒气刺骨。

    秦牧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你要带我进入地下吗?”紫陌神色漠然,边走边道:“还算你聪明,虽然这不是地下,也是昆仑山山腹。”

    在这黑暗的山洞中,紫陌的脚步走的很快,她对这条道路仿佛很是熟悉。这时间,秦牧的双目也已经适应了漆黑的山洞,他看到在自己左右是凹凸不平的山壁,这条山洞一直通往很远的地方,放眼望去,尽头处昏暗模糊,无法看清。秦牧心道:“这不知道要走到何时才能到。”

    就在这时紫陌顿足转身,她伸手在一拍山壁,竟然在她面前的山壁瞬间从中间分来开来,一道门出现在了面前,紫陌一步便跨了进去,随即只听见砰得声响,分开的山壁又重新合了起来。

    秦牧猛然感觉到这条通道中弥漫着一阵阵灼热的气息,越往前走,越能感觉到那阵阵涌动的热浪。

    “这又是去哪里?”秦牧极快的问紫陌。紫陌没有说话,她的脸上也已经有汗珠渗出,她将衣袖稍微上卷了一些,露出了两截莹白的手臂。

    忽然秦牧听见有噼噼啪啪的响声从前方传了过了,而且山洞又显出了一个拐角,随即每隔十几丈便有一个拐角,这样的连续走了四五个拐角后,二人眼前的山洞瞬间无比宽阔,在正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天坑,熊熊的大火在天坑中燃烧着。

    秦牧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紧紧的贴在了身上。紫陌极快的伸手朝着一侧的山壁点了一指,随即只见一片莹白的披风从山壁中飘了出来,缓缓的落在了紫陌的身上,秦牧能感觉到从这披风上散发的阵阵凉爽。

    紫陌眸光闪动,朝着眼前的天坑走了过去,“你想做什么,我会被烧死的。”秦牧脸上汗如雨下,他着急的大喊了起来。

    紫陌随手就将秦牧扔在了天坑边上,秦牧看到在这天坑中满是鲜红的火浆,热浪让人连喘气都无比困难。

    “看见了没有,现在说还来的及。”紫陌神色漠然的瞥了一眼秦牧,语气冷漠的说道。秦牧喘着粗气,大声问道:“你要让我说什么,我是真的记不起来了。”

    “真是执迷不悟。”紫陌神色有些厌恶的瞪了一眼秦牧,她提起秦牧就朝着那滚滚的火浆扔了下去。

    霎那间火浆仿佛苏醒了一般,火焰闪动,热浪呼啸。“你就是个疯子。”秦牧身在半空,口中大骂了起来。

    秦牧身的衣服瞬间便被那股热气点燃了,他看着自己距离火浆越来越近,就在秦身体临近火浆的那个时候,他发现自己被并没有落进去,而是落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炽热的火浆距离秦牧不到一尺,秦牧感觉到自己快要被烤的融化了。这时间紫陌收回了绑在秦牧身上的桃枝,秦牧借机立即站立了起来,他瞬间觉得轻松了许多。

    紫陌看着站立在火浆中间的秦牧,语气漠然的说道:“好好在此享受天炉的滋味,别想着逃跑,这炉火乃是万年火精,只要沾上一点,神仙也救不了你。”

    紫陌挥手之间,火浆瞬间沸腾,她目光冷漠的看着秦牧:“希望你尽快能记起来,不然这炉火会越烧越大,我怕你坚持不了多久。”随即她转身踏着碎步,身法轻快的朝着洞外行去。

    天炉中的炽热的火浆烤的秦牧身肌肤都在滋滋作响,秦牧双目紧闭,静静的矗立在火浆中央,他的嘴唇干裂发白。身的肌肤都开始慢慢干缩。

    秦牧试了试体内的那颗内丹,竟然无法调动,就好像进入了休眠一样。这时间秦牧身的肌肤都显出了许许多多的细小的裂纹,有些地方已经见骨。

    但是随后在秦牧身上慢慢的显出了一丝丝的绿色的流光,秦牧顿时觉得有一股淡淡的清凉包裹着自己,他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许多。

    秦牧环顾着脚下的火浆,他发现在火浆之中竟然有一道身影在缓缓的游动,他发现在这天炉之中,自己体内的内丹好像完蛰伏了一样。

    这时间火浆中忽然喷出了道道红光,就连游动的那道身影也越来越清晰,秦牧看到那赫然是一只成年天凤。

    天路中的火光越来越大,整个山洞雾气蒸腾,但是秦牧体内的碧落黄泉慢慢的渗出了体外,如同一道保护膜一样将秦牧层层包裹。

    “公子,他竟然能抵挡住天炉的灼烧,看来在天炉中根本杀不死这人。”在阁楼中,紫陌看着眼前火灵石上的倒影,神色间露出了诧异。

    念西风神色漠然,他目光平静的看着火灵石,漫不经心的接道:“我本就没想着也要杀死他,不然何必送他进天炉。”

    “公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紫陌神色有些疑惑的看着念西风,问道。

    念西风看着火灵石中的秦牧,轻笑一声,道:“只有他知道我哥哥的下落,若是我把他给杀了,那岂不是永远也找不到我哥哥了。”

    紫陌神色微变,她美眸一转,看着念西风,试探道:“那以公子的意思的是……”

    念西风神色淡然的接道:“顺藤摸瓜。”

    紫陌看着念西风,神色间满是崇拜,极快的点了点头:“公子,我明白了。”她一顿继续道:“我这就去把他放出来。”

    “不急,”念西风一摆手,“待会我亲自去看他。”

    紫陌看着念西风,她心中有些不明白念西风的想法,但是她也没有再多问,只是乖顺的点了点头。

    天炉之中,即使秦牧身上有黄泉碧落,也已经感觉到了那股令人窒息的灼热,他心中也开始有些焦虑,他担心自己会被活活烤死在这天炉之中。

    秦牧看着笼罩在自己头顶上方的炉火,他想着拼死一冲,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他又不清楚这炉火到底是什么程度,随即他右手缓缓的掏出随身带着的一把匕首,朝着眼前的山壁弹了出去,但是匕首刚一接触到炉火,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白气。

    秦牧看在眼中,他心中不由的犯怵,若是刚才自己冒然行动的话,这会自己恐怕也已经化作了水雾。

    这时秦牧蓦地听见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他看到念西风来到了洞中。念西风长发飘飘,一身白衣,他望着天炉中的秦牧,神色间甚是欣慰的道:“果然没让本公子失望。”

    秦牧看着念西风,冷笑道:“看到我还活着,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念西风呵呵一笑,道:“只要你认个错,本公子或许会放你一马。”念西风说完后,他背负着双手,目光盯着秦牧。

    “我何错之有?”秦牧双目一张,看着念西风,反问道,“你的桃林是被那只黑豹毁掉了几棵树,你却将我关押在此处?”

    念西风看着秦牧,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秦牧神色淡然的接道:“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一切在你一念之间,难道你会因为我害怕就放了我?”

    念西风双目一张,他右手一伸,五道清风从掌中飘出,原本包裹着秦牧的炉火瞬间消失了踪影,绑在秦牧身上的那根桃枝倏然展开,飞到了念西风手中。

    念西风含笑道:“禁制已经解开,难道你还不想出来。”秦牧闻言,他腾身而起,瞬间便落在了念西风面前。

    念西风看着浑身赤裸的秦牧,他伸手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套衣服给秦牧,道:“换上衣服后再来找我。”随即念西风转身径自离开了山洞。

    秦牧看着念西风离去的身影,他心中忖道:“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先不管他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秦牧走出山洞后,便径自来到了阁楼。紫陌已经在门口等候,她看到秦牧后,仿佛变了个人一样,神色恭敬,含笑道:“我家公子在里面等候,先前紫陌多有得罪,还望能原谅。”

    秦牧心中更加诧异,这主仆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变的如此客气,他神色平静的接道:“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秦牧一进屋,便看到念西风竟然准备了酒菜,他一见秦牧到来,立即招呼道:“坐吧。”秦牧也不客气,便坐了下来。

    这时间,紫陌已经替二人倒好了酒,念西风端起酒杯,道:“先前多有得罪,我自罚一杯。”念西风说着便一饮而尽。

    秦牧看着眼前的念西风,心道:“这人骨子里透着一股高傲,不知为何现在却自降身份,变得如此客气。”但是秦牧神色不露,依旧平静的喝干杯中的酒,接道:“客气了。”

    念西风放下酒杯,神色间有些伤感的叹道:“或许兄弟感觉看不懂我念西风,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此刻心中定然是有些提防。”

    秦牧看着年西风,微微一笑,没有作声。年西风继续道:“现在我对你那般,只因怀疑可能是你害了我兄长,所以才会将你囚禁于天炉。”年西风继续道:“可是后面一想,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哥哥?”秦牧双眉一缩,神色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他现在于何处?”年西风喟然一叹,道:“这也是我想问的,十年前,兄长出门后再有没有回来,我四处打听,却依然是毫无音讯。”

    年西风看着秦牧,神色认真的说道:“所以先前我听紫陌说兄弟你竟然会天凤八式,我一时心急,便怀疑是你害了兄长念北风性命。”

    秦牧闻言,极快的道:“原来如此。”这时紫陌忽然接过话,道:“所以我看见公子你使出天凤八式后,便将你绑了起来。”她说话时,神色间满是惭愧。

    秦牧若有所思,他喃喃的道:“莫非那位怪人就是北风前辈不成。”“什么,你真的见到了我兄长?”念西风神色激动,他伸手抓住秦牧的双手,追问道。

    秦牧看着念西风的神色,他想到自己的母亲去世时的那种难过,他能体会到失去亲人的那种痛苦。

    “没错,我这式天凤归巢确实是位前辈传授的,但不知他是不是北风前辈。”秦牧看着念西风,极快的说道。

    这时念西风神色欣喜的看了一眼紫陌,笑道:“绝对不会错,他一定就是我兄长。”“肯定不会错,世间除了公子你和大公子外,没有人再会天凤八式了。”

    念西风双目盯着秦牧,问道:“快告诉我,我兄长再何处,我这个做弟弟的也好去接他回来。”

    秦牧看着念西风,道:“几月前我是在天帝山后山遇见前辈的,之后再也没有遇见过,他应该是已经离开了。”

    念西风闻言,他神色有些失落的叹道:“看来兄长还是不肯原谅我。”紫陌安慰道:“公子,你也不要太自责,你也是一时心急,这才顶撞了大公子,说不定过些时日,大公子会原谅你。”

    念西风神色黯然的接道:“也许是我伤了兄长的心,才让他一走便是十年。”秦牧看着念西风,安慰道:“你也不要太着急,或许前辈是有事才没有回来,若是那日我能遇见前辈,定然将你的思念之情转达给前辈的。”

    念西风微微颔首,道:“那就多谢了。”念西风继续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兄弟来这昆仑山,是为了那万族大会吧?”

    秦牧心想万族大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没有人不知道,他也没有隐瞒,承认了念西风的猜想。

    念西风神色平静的接道:“那万族大会在那玉虚峰上,玉虚峰据此也有千里之遥,待会我让紫陌送你一程。”

    秦牧心想自己也不知道那玉虚峰在何处,有紫陌引路,也免去了不必要的麻烦,便也不客气,直接道:“那就有劳紫陌姑娘了。”

    念西风神色坦然的道:“兄弟你既然和兄长相识,那和我也不是什么外人,就不要再说见外的话了。”

    念西风替秦牧面前夹了一些菜,笑道:“赶快尝尝紫陌的手艺,光顾着说话了,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