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念西风
    秦牧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孰料眼前的这红妆女子速度更快,只见她一拧身赫然已经到了秦牧身边,手中的树枝快如蛟龙,倏然伸长,瞬间便套住了秦牧的左腿。

    秦牧心中一凛,他半空提腿纵身,在此跃起几丈高,但是这女子这次竟然仿佛提前已经知道了秦牧的心思一样,直接出现在了秦牧的头顶,同时在她的左手中也出现了一根同样的树枝。

    “啪”的一声,女子手中的树枝直接落在了秦牧的肩头,秦牧顿时觉得自己身一阵撕裂的疼痛开始游走,同时整个人极快的朝着桃树林中跌了下去。

    女子手腕一甩,双手两根树枝脱手而出,快如闪电,带着两道劲风疾刺而下,秦牧刚一着地,两根树枝便已经如同两把利刃,瞬间刺入了自己两侧的大地,而且还把自己的衣服都连带着钉在了地上。

    秦牧极快的一撑手掌,想要翻起身,却不料这两根树枝看似柔弱,实则却坚硬如天外神铁,动弹不得丝毫。

    这时间,红衣女子已经落在了秦牧身前,她柳眉微立,凤目含怒,盯着秦牧冷哼了一声,问道:“怎么不跑了?”

    “我这样不动,你能耐我何?”秦牧看着眼前这女子,轻笑了一声。

    红衣女子伸手指着秦牧,冷笑道:“你竟然这么无赖。”随即她素手一翻,那两根桃枝竟然倏地一下缠住了秦牧的双臂和双腿,就如百炼钢化绕指柔。

    “起。”随着女子一声娇呼,秦牧整个人直接飘了起来,女子一伸手便抓住了秦牧的腰带,借着桃枝的力量,女子不费吹灰之力便拎起秦牧。

    秦牧被困住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任由对方摆弄。女子神色淡然,手提秦牧,身如飞蝶一般游走于桃林之间。

    “你能不能把我放下,”虽然秦牧身体不能动弹,但是他口没有闲着,一路上一直大声叫嚷着,“你这样提着我算什么?”

    “紫陌,何人在外吵闹?”在桃林尽头的楼宇中这时走出来一个身着紫色华服的公子,秦牧一看,这人不过二十出头,剑眉星眸,玉树临风,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英气,他背负着双手顿足勾阑之前,语气平和的问道。

    红衣女子神色恭敬的接道:“公子,这人好不无理,竟然闯入桃林,而且还损毁了我们好几棵树木。”

    “这也难怪你如此对待他。”这男子神色淡然的看了一秦牧,语气缓缓的接道,“既然如此,你就自己处理吧。”他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秦牧本来还寄希望于眼前这男子,却没想这男子竟然让这叫紫陌的女子处理自己,他心中顿时泛起了一股凉意,随即大声喊道:“抓不住破毁桃树之人,却拿我出气,算什么本事?”

    这时男子蓦地顿足,他转身看着秦牧,问紫陌:“紫陌,他口中所说可是实情?”紫陌神色不悦的瞪了一眼秦牧,道:“公子,若不是他将那头畜生引入桃林,也不至于将公子精心栽种的桃树毁去。”

    这时男子目光一转,看着秦牧身上的桃枝,神色不禁一怔,他眉头一缩,问紫陌:“你为何要用我送你的千年桃枝捆绑此人,莫非他还有大神通不成?”

    紫陌脸色不禁一红,神色有些羞愧的道:“不瞒公子,此人不知从何处偷学到了‘天凤八式’,奴婢怕他逃脱,才用了公子赠与的桃枝。”

    “天凤八式?你可看清楚了?”男子神色陡然一变,他目光瞬间变得无比犀利,盯着秦牧。

    紫陌神色认真的点头道:“不会错,他一使出‘天凤归巢’我便立即将他擒住了,不然他早就走脱了。”

    此时男子目光冷冷的看着秦牧,语气缓缓的问道:“你为何身怀天凤八式,谁让你来此的?”

    秦牧看了一眼眼前这男子,神色间毫无惧色,理直气壮的接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难道被你们擒住,就得将什么都告诉你?”

    这时紫陌神色冷漠的看着秦牧,冷哼一声:“‘天凤八式’乃我族不传之术,你一个外人岂能轻易得到。”

    “你们二人这一唱一和的,难道就能证明是你们的?”秦牧神色不屑的瞥了一眼紫陌,冷笑道。

    男子步幅缓缓的绕过勾阑,走下台阶,径直的朝着秦牧行了过去,他走的很慢,却很稳,听不见有一丝的声响,如龙行虎步,又如柔棉着地。

    男子快要走到秦牧身前时,却忽然转身,腾空而起,双臂舒展之间,秦牧之间虚空几道残影掠过,倏忽之间他已经再次回到了勾阑后面,依然背负着双手,仿佛从来没有走出来过一样。

    “现在可以证明了吧。”男子神色漠然,目光平静的望着秦牧,语气中轻描淡写,“刚才我用的凤舞九天和天凤归巢不会有错吧。”

    秦牧目光怔怔的望着勾阑后面的男子,心中诧异道:“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也会天凤八式,而且已经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秦牧看着男子,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也会天凤八式?”男子呵呵一笑,道:“难道那人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秦牧神色间显出了怒意,“若是你不想说就算了。”

    “我叫念西风,凤族的第八代主人。”男子漫不经心的接道,“告诉我,教授你天凤八式的那人现在何处?”念西风继续追问道。

    秦牧闻念西风这么说,他顿时想到,难道教授自己这式天凤归巢的那怪人也是凤族的,但是他又和眼前这念西风是什么关系呢。

    “这家公子在问你话呢?”这时间,紫陌朝着秦牧身上踢了一脚,怒斥道。

    秦牧轻笑一声,不以为然的道:“没有人教过我,这是我自己在一处断裂的石壁上看到的,却不想却是你们凤族的神通。”

    念西风不禁一怔,他极快的追问道:“那石壁在何处?”秦牧心念一转,接道:“现在我已经记不清了,当时我又不知道它有这么重要。”

    念西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秦牧,良久,他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先把他带到天炉,让他在哪里好好想想,说不定在哪里他能想起什么。”

    “天炉?”紫陌神色一愕,随即极快的接道:“奴婢知道了,这就去开启天炉。”

    念西风神色漠然,缓缓的转身,步入了阁楼之中。紫陌再次将秦牧提了起来,冷笑道:“没想到你会成为百年来第一个进入天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