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深夜相邀
    现在的楚闻天心中有些不安,他没有去找南燕飞,而是唤来了大长老黎风,他有好多事想问问黎风。

    看着黎风走进门,楚闻天极快的直起身,神色客气的道:“黎长老快请坐。”黎风微微颔首,便缓缓的坐到了楚闻天对面。

    楚闻天将沏好的茶黎风倒了一杯,语气恭敬的道:“黎长老,你请喝茶。”黎风那双浑浊的双目微微一张,含笑道:“族主,今日你喊老朽过来应该不是品茶的吧。”

    “黎长老真是快人快语,”楚闻天呵呵一笑,接道:“我有件事想和长老商酌。”

    黎风神色微变,诧异的问道:“族主,不知何事需要老朽,但说无妨。”楚闻天神色间有些犹豫,语气低缓的说道:“黎老,现在那秦牧已死,我们该怎么处置他的尸体。”

    黎风轻咳了几声,才道:“既然族主你问了,那老朽就直说了,即便我们将他的尸首扔到荒郊野外,也决不能继续留在谷中。”

    楚闻天神色疑惑的看着黎风,追问道:“愿闻其详。”黎风双目一转,长叹了一声,道:“族主,现在那天帝山两位堂主已经知道了秦牧在死人谷出现过,他们为了应付四大家族,必然会将之告知,以撇清关系。”

    “不错,”楚闻天点了点头,也同意黎风的观点,黎风继续道:“以四大家族一向做事的手段,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迟早要找到死人谷,凭那端木鸿也不可能和他们对抗,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站在一起,到时整个九灵谷就如同寒月的野果,树叶离去,瞬间暴露在众人眼中。”

    楚闻天微微颔首,道:“黎老你果然心思细腻,想事周到,就依你之意。”他一顿又道:“我还有一事想问问你老人家。”

    黎风喘了一口气,道:“族主,你是想问那吕傅吧?”“正是,”楚闻天立即接道,“听闻那吕傅得一神物,不知长老你可曾发现?”

    黎风神色一正,急忙道:“族主,老朽赶到那摩崖洞的时候,只看到那吕傅仰面躺在洞中的一块巨石上面,尸体已经冰凉发硬,周围除了有些打斗的痕迹外,并没有发现有其他。”

    楚闻天眉头紧锁,双目转动,语气中有些怀疑:“莫非是那端木鸿有所隐瞒不成?”黎风看着楚闻天,继续道:“其实老朽早就想给族主你说说了,那端木鸿这招移祸他人的计策真是狠毒啊,不然他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族主你里应外合的偷人之策。”

    楚闻天神色一冷,后悔的叹道:“这也怪我当时情急之下,会落入他的圈套,现在想来那神物说不定已经落入了端木鸿的手中,他特意跑来九灵谷来给秦牧治伤,这些都是他要用来误导我们的手段。”

    “族主,你想明白了就好,老朽现在担心到时那端木鸿受不住别人的逼问,会牵连到我们。”黎风拳头重重的砸在面前的桌子上,神色担忧的感叹道。

    “他这是想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绝不能让他如愿。”楚闻天双目中寒光闪动,冷哼一声。黎风神色好奇的问道:“族主,现在你有何打算?”

    楚闻天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不仁,那也就别怪我楚闻天无义。”他一顿,双目看着黎风,嘱咐道:“安排人将那秦牧的尸体偷偷扔到死人谷中,我要让他有口也难辨。”

    黎风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楚闻天立即问道:“难道黎老还有顾虑?”黎风缓缓的接道:“老朽担心的是箐箐小姐,恐怕此时她不会同意。”

    楚闻天神色间充满了信心,语气坚定的道:“这个黎老不必担心,我和燕飞自会处理的。”黎风展颜一笑,道:“既然如此,老朽这就去安排。”

    这时间,那端木鸿其实也没有走远,他只是悄悄的隐藏在了九灵谷外面,他心中也有些不甘心,他觉得那秦牧不应该就那样死去,即使他真的死去,也不能让那黄泉碧水随着他的尸体丢失。

    端木鸿想看看这楚闻天想怎么处理那秦牧,他心想以楚闻天和南燕飞二人做事之谨慎,绝不可能将秦牧的尸身就那样轻易的丢弃,他想找个机会再将秦牧的尸体偷出来,再慢慢的炼取那黄泉碧水。

    这九灵谷外面被布下了一层结界,若无人引导,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找得到,端木鸿第一次也是随着楚闻天才进入的。

    端木鸿就这样在九灵谷外面又等了一天,等到入夜后,九灵谷中众人均熟睡之后,他再次一个人偷偷的进入了密室之中,但是密室中秦牧的尸身已经不见了,就连先前的那张床都不见了踪影。

    端木鸿心道:“难道这次他们真的已经将秦牧给下葬了?应该是箐箐让他们那么做的。”端木鸿心中顿时感觉到了一些希望,到时只要试探着问问箐箐那丫头,定然能知道秦牧的下落,他这么一想,反而心中没有先前那么着急了,他趁着夜色极快的又离开了九灵谷。

    但是当端木鸿从谷中出来后,他蓦地发现在远处有两团金色的光团在缓缓的移动,他猛地顿足,目光望着那移动的光团,心道:“这是什么,难道自己被端木鸿或者南燕飞发现了?”但是他又一想:“若是被他们发现的话,为何不在谷中阻拦,而是要等自己出谷?”

    端木鸿专门挑着走沟深草密的地方行走,虽然暂时他还看不清那是什么存在,但是他却不想碰上。

    但是当他快要到死人谷时,他看到在谷口也有两团同样的金光在闪动,先前的那两团金光也已经到了自己身后不远处。

    “端木谷主,这么晚了你还在这荒山野岭间奔波,难道是又发现了什么齐草珍药?”忽然从谷口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端木鸿一听,说话的好像是先前曾碰见的银豹,“他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端木鸿心中嘀咕着,他口中却客气的问道:“前面的可是银豹兄弟?”

    “谷主真是好记性,正是我银豹,你后面的是我四弟天豹。”这时谷口的那人极快的接道。

    端木鸿心道:“他们俩人大晚上的在这里做什么?”他朝着谷口边走便说道:“既然两位来了,那就陪老哥我到谷中喝两杯。”

    银豹笑了一声,道:“谷主,今晚我兄弟在此,就是特意请谷主过去喝几杯的,我哥哥还在等着我们,不如我们这就上路吧,免得哥哥心急。”

    这时间端木鸿已经到了银豹面前,他看到银豹骑着一头墨色的豹子,话语间也算客气,但是神色却是冷冰冰的。

    端木鸿笑道:“银豹兄弟,你看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改日老朽再找你兄弟喝酒如何?”银豹轻哼了一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没那么多耐心。”

    “呵呵,银豹兄弟说笑了,老夫只是觉得天太晚了,既然银豹兄弟执意要老夫去,老夫岂能在推辞,那咱们走吧。”端木鸿口中虽说的和没事一样,但是他心中却在暗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