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身死
    楚闻天双手紧握,双目紧紧的盯着秦牧,端木鸿神色已经有些沮丧,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可是现在却成了事实。

    这时秦牧的口中慢慢的有鲜血流了出来,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绿色,楚闻天神色不安,他的伸手握住秦牧的手腕,半晌才叹道:“我们还是没有赌赢。”他抬头看了一眼端木鸿,苦笑道:“你这杀人医真是名不虚传。”

    端木鸿五指轻轻的搭上秦牧的手腕,他神色有些惋惜的叹道:“可惜了,就这么没了,生命如花,竟如此脆弱,太让人痛心了。”

    楚闻天神色黯然,他没有再理会端木鸿,转身径自离开了密室,他边走边心道:“自己该如何向燕飞和箐箐交代。”

    楚闻天神情恍惚,吃力的移动着脚步,他伸手推开南燕飞的房门便直接走了进去,南燕飞没料到楚闻天忽然出现,她神色惊愕的望着楚闻天,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那么难看。”

    楚闻天没有说话,一屁股便坐在了椅子上,目光无神的看着南燕飞,语气懒懒的说道:“他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谁死了?”南燕飞双目一张,瞬间大怒,厉声问道,“难道是秦牧?”

    楚闻天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依然没能救活他。”南燕飞双眉耸立,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她转身脚步奇快的冲出了房门,朝着密室的方向奔去。

    南燕飞神色漠然的从端木鸿身边径直走过,她看着床上的秦牧,神色瞬间怔住了,“端木谷主,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南燕飞语气冷冷的问道。

    端木鸿神色难堪,半晌才解释道:“老夫已经尽力了,孰料会弄成这样。”这时楚闻天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凑到南燕飞耳边,低语了几句,南燕飞瞬间神色煞白,问道:“此事当真?”楚闻天看着南燕飞,点了点头:“黎长老亲眼所见,怎会弄错。”

    南燕飞双眸转动,她思索着,喃喃道:“那到底是谁杀死了吕傅?”“这个老夫知道。”这时在一旁的端木鸿忽然接道。

    楚闻天和南燕飞不禁同时望向了端木鸿,同时问道:“是谁?”端木鸿转首看向了秦牧,楚闻天眉头一缩,惊讶道:“你说是他杀死了那吕傅?”

    端木鸿点了点头,道:“不错,应该是他,我遇见他的时候距离那摩崖洞不太远,除了他也应该不会有别人的。”

    南燕飞神色冰冷,语气不悦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端木鸿目光极快的一扫二人,解释道:“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更何况他身上所中的也不是蛇毒。”他一顿,又补充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南燕飞长叹了一声,肯定的道:“应该是他,他是为了箐箐才那么做的。”“为了箐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鸿神色茫然的看着南燕飞。南燕飞神色复杂的瞥了一眼端木鸿:“此时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

    楚闻天神色一正,看着端木鸿和南燕飞:“人已经死了,多说也无用,我们还是想想以后的事吧。”

    南燕飞看着端木鸿,神色愧疚的道:“刚才我一时情急,才有冒犯,还望谷主不要见怪。”端木鸿摆手道:“弟妹你想多了,老哥我不是小心眼的人。”

    楚闻天插话道:“走吧,你也劳苦了这么多日了,我给你准备一些酒菜,咱们边吃边聊。”

    端木鸿一张脸瞬间红透,他觉得楚闻天几句话就好像是对自己打了几个耳掴子,是要当面羞辱自己,他急忙推辞道:“老弟你太客气了,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我谷中还有些药也快出炉了,我得回去照看,再不能耽搁了。”

    这时南燕飞看了一眼楚闻天,含笑道:“既然哥哥有要事在身,那咱们要是在强求的话,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端木鸿含笑道:“还是弟妹善解人意,老哥我这就告辞了。”南燕飞让楚闻天出去送了,自己则留在了密室之中。

    南燕飞双目盯着床上的秦牧,她伸手用五指用五指张了张秦牧的双目,只见连瞳孔都变成了深绿色。

    这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他已经走了?”南燕飞以为是楚闻天应景回来了,“娘,秦牧他醒来了没有?”进来的竟然的箐箐。

    南燕飞倏地转身,她望着箐箐,问道:“你怎么来了?”箐箐没有回答,而是脚步飞快的走到床前,看着秦牧,问道:“娘,秦牧真的已经死了?”

    南燕飞看着箐箐,柔声道:“箐箐,娘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伤心了。”

    箐箐再也没有理会身边的南燕飞,伏在秦牧身上自顾自的伤心的哭了起来,这时南燕飞伸手一把拉起箐箐,怒斥道:“你不要命了吗,他身上的这可是连端木鸿都束手无策的齐毒。”

    箐箐转首盯着南燕飞,双眸泪水涟涟,问道:“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骗他去送死?”

    南燕飞轻叹一声,神色怅然的说道:“娘也只是想试试他,没想到这孩子为了你,竟然真的去找那吕傅了。”

    箐箐伸手摸了摸泪水,道:“娘,我把他从山中救来,却因为你的一句话,就让他送了命。”她继续道:“你凭什么这么做,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南燕飞看着箐箐,伸手握住她的双手,柔声道:“你是我的女儿,你心里想的什么,做娘的怎么能感觉不到。”

    箐箐忽然扑倒在南燕飞的怀中,抽泣道:“娘,人妖殊途,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南燕飞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箐箐的头发,神色慈爱,缓缓的说道:“有些事情,你自己还没争取,怎么就能断言不可能。”

    南燕飞目光望着前方,悠悠的说道:“当时你救他,也是因为一种感觉,这次娘也是凭着那种感觉。”

    “唉……”那南燕飞忽然轻叹了一声,“孩子,也许你们之间只有相识之缘,却没有相伴的之分。”

    箐箐抬起头,双目中泪花闪动,声音楚楚的说道:“娘,我想有一个人在这待会,你能不能答应我。”南燕飞微微颔首:“既然如此,娘也不打搅你了。”她轻叹一声,转身脚踩碎步,缓缓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