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天凤归巢
    秦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赵甘棠,他瞬间落在了那洞门外面,他神色不屑的瞥了一眼其余众人,冷笑道:“就凭你们也想觊觎宝物。”

    其余众人均一怔,赵甘棠从众人身边走过,站在了洞口,目光炯炯的望着山洞里面。秦牧混在众人之中,看到那山洞中好像有一团幽蓝的火焰在闪烁。

    赵甘棠一向心高气傲,不甘人后,他一正色,便走进了山洞,朝着那闪烁的幽蓝的火焰而去,其他人都紧随其后。

    山洞之中被火光照的一片蓝色,在一道很窄的石缝间有一丝幽蓝的火焰在跳动,“这火焰好诡异。”忽然有人开口道。

    赵甘棠反手从袖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小瓶,便朝着那火焰罩了下去,想将火焰收入瓶中。

    “且慢。”秦牧看到那火焰朝着赵甘棠手中的小瓶扑了上来,他倏地冲到最前面,想要拉住赵甘棠的手,可是却晚了一步,整个小瓶竟然被点燃,赵甘棠惊呼一声,直接扔掉了小瓶,整个小瓶落在地上,烧成了黑灰。

    “竟然是你?”赵甘棠没想到拉自己一把的竟会是秦牧,“莫非你也想夺这火焰不成?”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我只是不想看你被烧死在这洞中。”秦牧见赵甘棠这副不领情的样子,他顿时心中怒火升起。

    秦牧不想再和赵甘棠纠缠,他转身便奥离开,不料赵甘棠一把扯住了秦牧的衣袖:“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把手拉开。”秦牧猛地往外一甩衣袖,想要挣脱赵甘棠。

    “噹。”的一声响,从秦牧袖中掉出一物,恰好落在了那火焰旁边。

    赵甘棠一看,竟然是一枚精致的戒指,秦牧极快的伸手去捡,但是那戒指一个滚动,直接落在了那火焰上。

    赵甘棠有些幸灾乐祸的道:“掉进火中恐怕是要化为灰烬了。”秦牧心中十分惋惜,这可是鸟人送给自己的储物戒指,更何况那颗巨蛋还在里面。

    “咦,那火焰好像钻进戒指里面去了。”忽然有人诧异的叫道。秦牧定睛细看,那幽蓝的火焰正一缕缕的进入了戒指中。

    “怎么会这样,火焰竟然没有焚毁戒指?”秦牧顿时也有些诧异,忽然他想到了原因,难道是那戒指中的巨蛋,它将火焰吸了进去。

    “果然是好东西。”这时赵甘棠一步从秦牧身边跃了过去,一伸手已将那储物戒指握在了手中,一个转身便冲过众人,掠出了山洞。

    “卑鄙无耻。”秦牧怒吼一声,瞬间便追出了山洞,他身法之快将在场众人皆震惊了,他们没想到二师兄会传授秦牧这么厉害的功法。

    赵甘棠神色微变,他双目一缩,盯着秦牧:“没想到你还有些本事,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这戒指我要定了,识相的话就乖乖走开。”

    秦牧目光冷漠的望着赵甘棠,冷笑一声:“我不想与你为敌,把戒指还我,我不与你计较。”

    “你是不自量力。”赵甘棠目光冷冷的望着秦牧,语气狠毒的说道。

    这时间,在天帝山的众人通过战台传出的幻像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白羽双眉一耸,怒道:“竟然完不顾同门之谊,真是辱没了山门声誉。”

    这时间,赵甘棠一伸右臂,直接朝着秦牧冲了过去,秦牧在他的眼中就如同那蝼蚁一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好,秦牧有危险。”白羽神色大变,他知道赵甘棠这一掌的威力,可是他自己身在战台之外,根本无可奈何。

    “赵甘棠,你欺人太甚。”秦牧一声大喝,身形移动,霎那间虚空中出现了几道残影,赵甘棠一掌拍下,足有千钧之力,可是只打散的是秦牧的一道残影。

    赵甘棠没想到秦牧竟然能躲过自己的力一击,这时间虚空中忽然传出破空声,随即秦牧如同一颗流星,势疾无比的从虚空落了下来。

    “天凤归巢。”这时间在天帝山战台外的四大家主均豁然起身,神色惊愕的望着战台传来的幻像。

    此时的赵甘棠想要躲避开来,但是他看到在自己的周围都是秦牧的身影,分不清那尊是真身。

    “砰”的一声。

    赵甘棠的上衣瞬间化作了碎片,四处飞散,五个血洞赫然出现在了他的胸口,霎那间他长发散乱,面如死灰,目光呆滞,口中血流不断。

    秦牧神色冷漠的从赵甘棠手中取过戒指,放回到自己身上,“是你逼我的。”秦牧看着赵甘棠,语气冷冷的说道。

    “南宫兄,果然是他。”这时战台外的姬家家主双目怒视着战台,怒吼道。赢家家主浑身弥漫的魔气更盛了,他语气冷冷的说道:“凶手一定是他。”

    此时的南宫伯也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他脸色铁青,说不出一句话。“师傅,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白羽也没有想到秦牧会使出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姚家家主瞪了一眼白羽,冷哼道:“事实就在眼前,难道你还想包庇不成?”白羽神色焦急的道:“四位前辈不是也说了,那王石安是伤在化阳指之下,即使我师弟侥幸使出了天凤八式中的一式,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也不能断然认定他就是凶手啊。”

    姜家家主长叹一声,道:“既然能身怀天凤八式,那怎么就不能再悟的那化阳指。”“师傅,难道你老人家也这么认为?”白羽神色焦急的望着南宫伯,问道。

    “住口,”南宫伯蓦地直起身,怒斥道,“先拿下这逆徒再说。”赢家家主眸光一转,冷哼道:“南宫兄,还不打开战台,去捉拿那杀人凶手。”

    南宫伯神色凝重,他双目直盯着战台,沉声道:“战台岂是想开就开的,时辰未到无法开启。”

    “那就强行破开战台禁制,总不能这样让那秦牧跑掉。”赢家家主神色不耐烦的怒道。

    南宫伯心中已经明白,今日这四大家主是想借着此事毁掉这战台,战台一旦被毁,对于天帝山来说等于自断臂膀,那时再也没有与四大家族分庭抗礼之底气,所以他是决不能让山门战台毁于四人之手。

    南宫伯顿时怒道:“即使他能走出独山,也离不开扬州,你们四位为了一个后辈,如此大动干戈,难道不怕被外人嗤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