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正文 第十一章 仙坟
    萧和玉神色悠闲,修长白皙的十指轻盈的在琴弦上抚弄,怿心双目望着萧和玉,神色间有些茫然。

    “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萧和玉漫不经心的说道,她仿佛看穿了怿心的心事。

    “姐姐,你为何要放走那秦牧?”怿心神色间有些疑惑的问萧和玉。

    “难道你能留住她?”萧和玉神色淡然,语气和缓的反问道。

    怿心双眸一转,她神色更加的诧异了,她跟随萧和玉已经几十年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和萧和玉是心灵相通的,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萧和玉吩咐,她都能办的妥妥当当,但是今日她却不明白萧和玉为何对秦牧是这般态度,难道她真的想认这个弟弟?

    “姐姐,我发现他好像在姐姐的琴声中坦然自若,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认为姐姐你不该放他走。”怿心神色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这时萧和玉的双手离开了琴弦,她直起身,转身面对着怿心,双眸如两汪秋水,神色平静的叹道:“既然我们留不住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岂不更好。”

    怿心美目一张,她还想要说什么,但是萧和玉打断了她的话:“即便我再试一次,恐怕也奈何不了他,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杀气。”

    怿心神色有些怀疑的问道:“姐姐,你这话是不是有些妄自菲薄了,看他的年纪也不大,看他的修为也不过是内丹初期的境界。”

    萧和玉双眉一缩,神色有些沉重:“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可怕之处就在他只不过是内丹初期的境界。”

    怿心闻言,她双手相互紧握,眉头紧锁,神色霎那间没有了先前的轻松和自信,半晌才喟叹一声:“怪不得姐姐为了他不惜得罪那太华山。”

    此刻的秦牧已经到了扬州城千里之外,他朝着萧和玉说的方向一直行去,一路上基本都是荒山野岭,很难看到几个人影。

    但是这日,秦牧远远的看到有几条人影动作奇快,如几道轻烟一般从四面八方而来,落在了不远处的几座山岭之间。

    秦牧心道:“莫非这些人也是去那天帝山的不成,看他们个个都有不烦的本事。”但是秦牧脚下的山路好像也要从那山岭间穿过,想要躲开他们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

    这时一声沉闷的怒吼从刚才那山岭之间传了出来,秦牧顿时加快脚步,顺着那声音追赶而去。

    秦牧越接近山岭,越能感觉到阵阵的戾气侵袭自己的身体。秦牧看到在一个小土堆四周,东西南北四位各站立着一人,他们神色严肃,双目紧紧的盯着那小土堆,仿佛生怕会跑了一样。

    秦牧发现其中一人竟然是那日在融天山遇见的吴四,这时间那吴四也看到了秦牧。他目光一瞥,神色漠然,声音很冷的说道:“竟然是你,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秦牧神色淡然的接道:“没想到竟然是你。”

    “这人是谁?”这时东首之人神色甚是不悦,他质问吴四。

    吴四目光一瞥东位那人,漠然的接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仅是一面之缘。”“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前苦恼之事不是迎刃而解了吗。”西位那人看了一眼秦牧,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

    吴四打量了一下秦牧,顿时坏笑:“西门兄看来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了。”西门策双目半张,阴恻恻的接道:“既然如此,我们可让这位小兄弟进入这仙坟,我们在外接引,岂不更好。”

    “如此甚好,免得我们部进入被别人断了后路。”在南位那人也同意了西门策的建议。

    “那上官兄也是同意兄弟我的建议呢?”西门策转首望了上官云一眼,问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在拖延了,我们几人联手即可开启坟墓,让他进入便可。”东位的那人神色有些不耐烦的接道。

    秦牧双眸一转,目光扫过四人,神色漠不关心的接道:“我对你们的事不感兴趣,我只是路过此地。”

    上官云双眉一缩,目光盯着秦牧,劝道:“小兄弟,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仙坟,此等机缘别人是求之不得,你倒是入得宝山却不识,错过了岂不可惜。”

    “君子当取该取,不义之财弃之也罢。”秦牧双目一张,神色坚定的接道。

    这时那西门策忽然冷笑一声,双目中充满着杀机,他看着秦牧,语气冰冷的说道:“不识抬举,你以为你能走的了吗,即便你再有能耐,恐怕也抵挡不了我四人联手。”

    秦牧看了看眼前四人,他知道此刻自己想要脱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他有些怀疑的看了看那小土堆,问道:“你们确定这个小土堆就是仙坟?”

    “八九不离十。”吴四看着秦牧,笑道。“我四人这就试着破除封印。”他转首看了一眼其余三人,道:“都别藏着掖着了,都把神器拿出来,不然我们没有半点机会。”说话间在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颗明珠,明珠之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烟晕,增添了几分神秘。

    随即在上官云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剑,剑长不过一尺,剑身为黄玉所铸。西门策也拿出来一个金黄的只有巴掌大的铜钟,这时那王贤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尺许长的石斧,石斧质朴无锋,他随风一抖,那石斧瞬间成柄长三尺,刃宽一尺,弥漫着阵阵混沌气息。

    几人相互望了一眼,吴四手中的明珠脱手而出,放出一片光华,瞬间就将整座仙坟笼罩。西门策极快的将手中的铜钟往虚空一抛,铜钟瞬间化作小山般大小,将五人和仙坟罩在了下面,王贤也不敢怠慢,他举起手中的石斧便朝着那仙坟劈了下去。

    “轰隆。”

    那小土堆上顿时出现了一条很宽的裂缝,一道金光从那裂缝中激射而出,如同一道光幕穿透虚空。

    “不好。”上官云惊叫一声,手中短剑直接插入了那裂缝中间,滔天的剑气如潮水般涌出,直接将小土堆削成了平地,那短剑赫然插在一块石板上面,那石板上面刻着几道古怪的花纹,花纹间有淡淡的光华在流转。

    这时间已经有好几条身影被刚才那道射出的光幕吸引而来,吴四神色焦急的叫道:“赶快开启石板,让他先进去。”王贤抡起手中的石斧朝着脚下的石板再次劈了下去。

    “咔嚓”一声, 石板应声断裂开来,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露了出来。吴四一把就将秦牧推了下去。

    “老夫看到此处光华破空,特来看看。”伴着声音,一位身穿金黄长袍的老者落在了四人身旁,随即在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两位身穿长袍的老人,他们目光盯着那露在石板下的洞口,附和道:“我们两个老头子也是被那光华所吸引。”

    吴四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四大家族的人引过来,而且还来的是姬家、姚家、赢家三个家族的长老级人物,自己和王贤四人在四大家族眼中,就像他们看秦牧一样,轻如蝼蚁,稍有不慎可能会被立刻抹杀。

    这时姬家老人转首看着姚、赢二位老人,问道:“以二位推测,这地下洞穴可否进入?”赢家长老眉头紧锁,道:“昔日传闻有仙王陨落,如果这里真的是那仙王陨落之地,恐怕就得从长计议,不能贸然进入。”

    “我倒是觉得赢兄有些多虑了,老朽倒不认为这里便是那仙王的陨落之地,不然怎会如此轻易被打开。”姚家的长老神色有些不以为然的接道。

    姬家长老双目微缩,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只有召集家族之人来此进洞查看了,二位觉得如何?”三大家族的长老你一言我一语,仿佛根本没有把一旁的四人放在眼中。

    姚家长老闻言,他目光缓缓的扫过吴四几人,神色漠然的对姬家长老道:“何必那么大费工夫,这里不是有四人嘛,让他们带路不也一样。”

    赢家长老微微颔首,接道:“不错,既然这四人能开启这地宫,想必也不是平庸之辈。”姬家长老见姚赢两位长老如此说,便也赞成二人的说法,随即他转首望着四人,道:“你们是一起下去,还是其中一人下去呢?”

    西门策双眸一转,极快的接道:“还是让我们其中一人带领各位前辈进入,我们其余几人留在外面也好也有个照应。”西门策心里明白,有三大家族的长老在,即便在下面有什么好东西,也轮不到自己,不如不去冒这个险。

    “这样也好,那哪一位愿往呢?”姬家长老看着四人,神色认真的问道。“就让我去吧。”这时吴四竟然主动站了出来。

    “既然他愿意,那还等什么,我们进去吧。”姬家长老神色平静,目光扫过其余两位老人。

    “我带他开路,姬兄断后。”赢家长老拉起吴四便跳入了洞中,随后姚家和姬家的两个老人鱼贯而入。

    忽然王贤转首问上官云和西门策:“那吴四怎的这般着急,难道他对我们隐瞒了什么?”西门策双目半张,漫不经心的接道:“我们在此等候即可,在那几个老家伙面前,没有几个人能讨到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