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七十六章 洗雷珠
    秦牧顿时神色大惊,他不明白眼前这女子怎么会忽然之间恼怒,他极快的往后退出,那女子见一吸之间便失去了秦牧的踪影,她神色顿时一愕,倏然回首,却见秦牧已经立于自己身后,但是却为动手。

    女子顿时大怒,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没有人敢如此戏弄自己,她凤目一张,柳眉微耸,两只手掌瞬间雷光闪动,她目光紧紧的盯着秦牧,冷笑道:“小贼,今日我定取你狗命。”她右掌推出之际,虚空雷声阵阵,道道雷光如同决堤之水冲向了秦牧。

    秦牧双目圆睁,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双掌召唤雷电,他不敢有一丝的大意,脚步飞快的左躲右闪,但是那女子仿佛已经被气疯了一般,双掌纷飞,掌声如落花缤纷,秦牧肩头被女子的掌中雷扫中,瞬间连衣带皮肉被打掉了一块,鲜血淋淋。

    “姑娘助手,想必你是误会了。”秦牧边逃边大声的喊道,那女子身法极快,瞬间又到了秦牧跟前,直接挥掌便打,且边打边道:“有什么误会的,难道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洗雷珠。”

    秦牧极快的接道:“我求取洗雷珠,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希望姑娘能够成全。”“呵呵,真是可笑,”那女子边追边骂道,“来这里偷珠子的每个人都说自己有苦衷。”

    秦牧间怎么也解释不通,便直接一步绕到了女子身后,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双臂,让她动弹不得。

    但是这样一来,女子的身体也靠在了秦牧怀中,女子顿时羞得脸色通红,她双目圆睁,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恨声道:“小贼,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无耻之徒。”秦牧神色有些为难,他双手死死的抓住女子哦手臂,解释道:“如果姑娘你答应不再出手,我便再放手。”

    这时女子气的嘴唇发紫,双目含泪,沉声道:“好,我答应你,还不放开我。”于是秦牧极快的松开了双手,同时自己也退了出去,距离女子远了些距离。

    那女子再也没有动手,她转身面若寒霜,目光中杀意闪动,语气冷漠的问道:“你是何人,为什么会知道洗雷珠在这里?”

    “在下秦牧,无意冒犯姑娘,只是需要那洗雷珠救命,这才来这天琼山。”秦牧神色认真的说道。

    女子神色不耐烦的接道:”洗雷珠乃我天琼山至宝,从不外借,你还是请回吧,今日之事也就此作罢,我也不与你计较,速速下山去吧。”

    秦牧眸光转动,看着眼前的这女子,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不瞒姑娘,那白帝布下的封印已经破损,若是不加固封印,那天魔定然会再现世间,到时候别说是天琼山,恐怕整个扬州都在劫难逃。”

    女子神色不屑的看着秦牧,冷笑道:“你当我江碧云是三岁小儿,竟能编出如此荒谬的借口。”

    “江姑娘,我不是危言耸听,此时千真万确,现在一位前辈用自己的身体阻拦了天魔出世,但也只是一时之计而已,想要封印长久,还得洗雷珠不可。”秦牧继续心平气和的解释着。

    江碧云看着秦牧,她心中也暗忖:“看这秦牧的神色,也不像是在说谎,但是世间狡诈之徒哪个不是人面兽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心中又想道:“这秦牧不知从何处学来的这诡异的步伐,若是他硬是抢的话,恐怕无人阻拦的了。”

    于是江碧云神色一缓,淡然的说道:“我暂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是我也得看看那洗雷珠在不在这里了,待我看看在给你回话。”

    秦牧神色感激的谢道:“那就有劳姑娘了。”江碧云脚步如飞,落到了那水池旁边,她伸手在池中一捞,顿时一颗幽兰的约莫两寸些许的明珠出现在了她手中。

    她转身看着秦牧,道:“这就是你口中说的洗雷珠,但是我不能将它交给你。”随即只见她一张嘴,竟然将那洗雷珠吞入了腹中。

    “江姑娘,你这是做什么?”秦牧双目怔怔的看着江碧云,神色间满是惊愕。江碧云媚笑一声,漫不经心的道:“我若是不如此,你岂能死心。”“现在你可以下山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洗雷珠了。”江碧云又补充道。

    “你以为吞掉宝物便无可奈何你吗?”忽然虚空传来一声怒喝,随即一团红光倏然落下,狼主瞬间出现在了秦牧身边。

    “我早就料到你会带帮手过来。”江碧云目光冷冷的瞥了一眼狼主,狼主也不废话,直接朝江碧云道:“拿出洗雷珠,我饶你不死,若是不然,你的结局自己应该明白。”

    秦牧看了一眼狼主,好奇的问道:“狼主,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狼主神色淡然,目光炯炯的看了一眼秦牧,道:“你走后,我一直有些担心,便跟上来看看,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刁难与你。”

    江碧云目光一扫眼前这二人,冷哼一声,“不要以为有个帮手就可以抢夺我天琼山至宝,即便本姑娘玉石俱焚毁掉洗雷珠,也不会让你们带出此山。”

    狼主神色颇不在意,朗声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给我个玉石俱焚,既然你不肯自己交出来,那只有我自己来取了。”他脚步移动,身形倏然朝着江碧云而去。

    江碧云双手朝面前划过两道弧线,顿时两条雷河横在了二人之间,雷河之上雷电闪烁,雷声阵阵。

    狼主双眸微缩,一甩衣袖,两手隔空朝着雷河拍下,一时间,掌印化作两只鹏鸟,从虚空落下,将两条雷河抓在了利爪中,一飞冲天,消失在了虚空。

    江碧云神色苍白,刚才她本想一出手便用奇术一击制胜,却不想被眼前这人轻松化解。于是她催动本命真元,张口吐出一挂雷海,直接将狼主淹没在了其中。

    狼主浑身雷光飞舞,远远望去,他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人形雷电。狼主一声怒吼,两只衣袖瞬间张开,如同两道天渊般朝着那汹涌的雷海撞去。

    霎那间,整个雷海被两只衣袖击散在了虚空,耀眼的雷雨如同流星般从虚空落下。

    狼主左掌一探,在他面前的整个虚空瞬间被他扣在了手掌之中,那些雷雨也被狼主一握而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雷珠。

    狼主反手便将手中的那雷珠朝着江碧云打了出去,伴着一声震天的雷鸣,江碧云被打出了百丈之外,那颗洗雷珠也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狼主瞬间便将它握在了手中。

    狼主没有再理会江碧云的死活,直接落身道秦牧身前,将洗雷珠放到秦牧手中,道:“拿着它快去救人,这里交给我。”

    秦牧也不犹豫,道谢一声,拿起洗雷珠便离开了天琼山,朝着那地宫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