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七十九章 周公来访
    最新网址:.

    天灰蒙蒙一片,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乌云笼罩住了土城,黄豆般的雨滴也开始洒落。片刻间,地面便被淋了个透。

    这一夜,秦牧一直在修炼神胎绝,在他丹田处聚集的灵气已经呈现出了一片土黄色,但仍是不能凝丹。

    秦牧睁开双目,望着窗外的大雨,心中有种莫名的烦躁和焦急,于是他停了下来,取出那张人皮,双目出神的盯着上面的那篇长生诀。

    良久他收了起来,口中喃喃的低语道:“也许是我太心急了吧。”他起身走到窗户边,透过窗户望着屋外,这若是平日,天色应该已经到了破晓时分,现在却被乌云遮蔽,看不见天日,天地间雾蒙蒙的一片。

    “不知那老头什么时间才能助我离开此地?”秦牧心中暗自念叨着,“那城主怎么这几日都不曾来找过自己。”秦牧忽然想起了那晚的神秘女人,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感觉她就像真的存在过一样。

    终于在来往这栋房子的小路上,远远的出现了一个人影,身穿一件玄色道袍的老头,花白的头发的紧紧的束在头顶上。

    秦牧望着朝着自己而来的老头,心中忖道:“这王长生又想做什么,竟然又安排了一个老头子过来了。”

    秦牧直接转身又躺回到床上,等着来人的上门。不多时,阵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随即想起了敲门声。

    秦牧语气漫不经心,含含糊糊的应道:“进来吧。”同时他也翻了个身,背对起了门。

    “还没睡醒吗?”伴着略显沙哑的声音,老人坐在了窗户边的方凳上。

    秦牧蓦然转身,神色故作惊愕的看着老人,直起身,问道:“你是何人?”“你来这里做什么?”秦牧不待对方回答,又追问道。

    老人双目缓缓的打量着秦牧,笑问道:“这么快就睡醒了?”秦牧没有搭话,只是目光平静的望着眼前的老头。

    老头伸手打开提来的食盒,里面竟然是半只烤鹿腿和一壶老酒,老头将酒和鹿腿摆到桌上,招呼秦牧道:“坐过来,陪老夫喝两杯。”

    秦牧看了一眼这老头,神色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对面,他腹中有些饥饿,仍不住多看了几眼桌上的鹿肉,老头看在眼中,微微一笑,伸手撕下一大块鹿肉,递给秦牧,道:“吃吧,别跟我老头子客气。”

    秦牧接过鹿肉,大口的吃了起来,他边吃边问眼前的老头:“你找我什么事,应该不只是为了送饭吧?”

    眼前的这位老人神色漫不经心,一边倒酒一边说道:“我也不想拐弯抹角,老夫来此确实是有件事要你帮忙。”

    “你我素外谋面,就凭这顿酒肉,你以为我会答应你吗?”秦牧手中的一块鹿肉停在半空,眸光转动,盯着老人反问道,

    老人神色淡然的瞥了一眼秦牧,含笑道:“老夫知道你会答应的。”“如果你想早些离开这里的话。”他语气缓缓的补充了一句。

    秦牧神色一怔,他双眉一缩,话语不高,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人将眼前的一杯酒放到秦牧面前,微微一笑,道:“能帮你的人。”

    秦牧没有接那杯酒,而是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老人,他整个人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难道是肖空月走漏了风声,或是那王长生故意派来试探自己的,秦牧心中顿时闪过很多个疑问。

    “不必多疑。”老头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老夫只是觉得咱们能成为朋友,朋友之间应该坦诚相见,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秦牧眉宇间有些疑虑,语气中有些怀疑:“你为什么要帮我?”老人眸光转动,看着秦牧,神色淡然,含笑道:“看来你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言罢,老人将手中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目光炯炯的打量着秦牧,良久才叹道:“一个人谨慎一些不是什么坏事,但是过于谨慎,便会慢慢的失去自己的勇气,以及一些出现在眼前的机会。”

    秦牧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些不是什么坏事,何况还是现在。”

    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忽然他将身子前倾了一些,脸凑到了秦牧面前,低声道:“世上没有永久的敌人,利益一致时,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朋友。”

    秦牧神色顿时轻松了许多,他又伸手撕了一块鹿肉,狠狠的咬了一口,口中含含糊糊的道:“我娘说过,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现在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我们能成为朋友。”

    老人闻言,他微笑道:“或许你娘说的不错。”他话语一顿,道:“你还不知道老夫是谁吧?”秦牧没有搭话,只是自顾自地吃着鹿肉。

    “大家都叫我周公,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你也就叫我周公吧。”老人神色淡然的说道。

    秦牧神色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漫不经心的接道:“知道了,周公。”周公也不在意,直接问道:“那王长生可曾带你去见过一个神身材魁梧,相貌颇威严的人?”

    这时秦牧也吃完了手中的鹿肉,神色认真的道:”没有,除了丹房,我一直都在这里,哪里都没有去过。“

    周公神色一怔,双目一张,问道:“你去过丹房,去哪里做什么?”秦牧看了一眼周公:“去丹房不去炼丹,还能做什么。”

    “你会炼丹?”周公双目盯着秦牧,神色有些怀疑的问道。秦牧极快的接道:“不会啊。”

    “不会炼丹去丹房做什么,难不成是让你去烧火?”周公神色微变,话语间有些不悦的哼了一声。

    秦牧神色一黯,说道:“他只是需要我身上的血而已。”周公神色狐疑的盯着秦牧,问道:“只是要你的血这么简单?”

    秦牧点了点头,道:“不错,后面他又派人来这里取了几次血。”周公双眉紧蹙,顿时陷入了沉思,良久才道:“我明白了。”

    周公眸光转动,看着秦牧,他神色慈祥的说道:“孩子,真是苦了你了。”他伸手搭住秦牧的手腕,随即微微一叹,道:“供血不足,身体太虚弱了。”他一顿继续道:“若是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有性命之忧。”

    周公回手从衣袖中掏出一个两寸长的莹白的玉瓶,从里面倒出两颗蚕豆大小的药丸,放到秦牧手中,叮嘱道:“一次吃一粒,有助于你的身体恢复。”

    秦牧心中有些怀疑,但是也未露神色,便把两粒丹药收了起来。周公双目中闪过一丝惊愕,微笑着提醒道:“这药不止能助你恢复,还能让你的鲜血不能被取走。”

    秦牧双目一张,神色有些惊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反问周公,周公眼神示意了一下秦牧,低声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秦牧忍不住问了一句。“接下来你顺其自然即可。”这时周公已经起身,他将桌上的酒肉重新放入了食盒,并对秦牧嘱咐道:“记住,你没有见过我,我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秦牧不明白周公话里的意思,想要问问,但是周公已经提着食盒走出了门,他身体挺直,脚步沉稳,完没有了先前的那副老态龙钟之态。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