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玄幻小说 > 魔啸九州 > 第七十四章 天降福瑞
    秦牧走到门口,他确信没有人应该来了,肖空月刚被乌图赶走,应该也不会来,于是他反手将房门关起,盘腿坐在木床上,将绑在手臂上的那张写着长生诀的人皮取了出来。

    他双目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破旧人皮,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字迹,还是和先前一样。

    秦牧望着手中的人皮,他心中忖道:“先前在丹房的时候,明明看见有一些字迹浮现出来,而且还不是先前自己看见的长生诀。”

    秦牧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他恍然道:“难道是因为先前这块人皮沾了鲜血的缘故。”他想到这里,再也顾不上疼痛,伸手在先前划破的伤口处用力拍了一下,顿时血珠顺着伤口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秦牧让那些血珠部滴在了人皮上,随即他用手指均匀的将鲜血抹在了人皮上,一时间那些鲜血被眼前的这块人皮吸了个干净,整张人皮也有了一丝光泽,不再干瘪。

    秦牧又将些许自己的血液滴在了人皮上,这时透过那些殷红的鲜血,秦牧看到人皮上有一个个的字浮现了出来。

    秦牧双目炯炯的看着盯着眼前的这张人皮,他心中不禁一阵狂喜,都忍不住想大喊几声,这张人皮的另一面竟然记录着一种堪称逆天的修行经文。秦牧神色凝重,仔细的一字一顿的看着这些经文,默默的记在了心中。

    先前他觉得自己的内丹内废掉,已经不可能在修行了,孰料看了短短的几行经文,秦牧便看到了希望,这不知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能逆势而为,写出了这个完与众不同,脱离秦牧已有认知的经文。

    秦牧正看得津津有味,字迹嘎然而止。秦牧眉头一缩,他立即又挤出了些许鲜血让其滴在了人皮的其余部位,随即又有一些自己显露了出来。

    秦牧一时间仿佛入了魔一样,被眼前人皮中的记载深深给迷住了。他边看边思考,有些看不到的地方他便继续滴血,但是这张人皮仿佛是一个无底洞一样,鲜血滴在上面眨眼间的功夫便被吸收的干干净净,使得秦牧不得不继续滴血,最后他连另一只完好的手臂都划破了。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秦牧才将人皮上的经文看了个干净,他从眼前的人皮上收回目光,缓缓的抬起了头,他整张脸苍白如雪,看不见一丝血色,神色疲惫恍惚,连双眸都有些发暗。

    “神胎绝。”秦牧双手握着已经恢复生机的人皮,他心中默念,万法破而后立,他心中不禁感慨,自己这是歪打正着,还是说冥冥中已有定数。

    先前自己被南宫伯一掌震碎内丹,没想到竟然因祸得福,可以直接修炼这人皮上记载的神胎绝。

    神胎绝分四大境界,每一境界又化五行,分地木水金火五层,每一小境界圆满可化神进入下一境界,秦牧决定就从五行镜开始修炼,这段日子自己已经修炼了长生诀,他想有长生诀的辅助,修炼神胎绝应该不成问题。

    按照神胎绝的记载,起始是五行境,其次是阴阳境,然后是混沌境,最后到达归一境。

    秦牧深吸了一口气,他将手中的人皮继续绑回了自己的小臂上,然后力贯双臂伸了一下懒腰,现在他先不急着修炼神台绝,而是只想好好的睡个觉,这一次自己失血太多了。

    秦牧翻身躺在屁股下的木床上,瞬间觉得困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两只眼皮不自觉的粘在了一起。

    屋外除了偶尔有几声鸟鸣之外,便静悄悄的,房中的秦牧以一种极度放纵自由的姿势躺在床上,不时的发出几声呼噜。

    时光如白驹过隙,土城也被一道晚霞包裹,映出一片通红。飞鸟也纷纷开始归巢,城中街道上原本就稀稀落落的行人,此刻更加的少了,留下的只是几个不知疲倦的顽皮孩童。

    此刻的乌图却神色着急,脚步匆匆的朝着丹房行去,仿佛根本没在意夕阳无限好的这份惬意。

    乌图双眸转动,伸手敲了敲门,“进来吧。”王长生慵懒的语调从房中随即传出,乌图推门跨步,一气呵成,无比快速。

    坐在丹炉前的王长生神色有些惊愕,他转首看着乌图,神色有些不悦:“慌慌张张的能成什么大事?”

    乌图看着王长生,神色激动的说道:“他没死,他竟然活了。”“你说谁没死?”王长生双目一张,蓦然直起身,追问道。

    乌图眸光一动,语速极快的接道:“就是老城主,他竟然活了,就连那满头银丝都变的乌黑,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

    王长生神色激动,确认道:“真有此事?”“千真万确,”乌图点头道,“主上可以亲自去看看。”

    “真是天助我也。”王长生神色有些得意,脚步如飞一般出了丹房,直接朝着囚禁王重楼的古井奔去。

    王长生冲进古井,他目光如炬,神色间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王重楼仿佛换了一个人,他黑发及腰,一双眸子如同星辰,裸露在外的胸膛肌肉如虬龙盘绕。

    王重楼神色有些痛惜的叹道:“难道天道真要亡我族人。”王长生目光犀利的看着王重楼:“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应该是天降福瑞,我族当兴。”

    王长生双目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王重楼,夸赞道:“这副肉身真是让人羡慕啊。”

    他一顿,又道:“过不了多久,这里将会出现千万个如此强健的体魄,到那时恐怕兽族来了,也不能迎其锋芒。”

    王重楼看着眼前的王长生,此刻的王长生穿着一件黑色长袍,冰冷的神情加上冷漠的目光,让人不由的会生出一丝丝寒意。

    “这件衣服和你真是般配。”王重楼冷笑道,“你这种人应该连良心都变黑了吧。”王长生闻言,他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语气平静的说道:“现在你这么中伤我,还不是因为心存嫉妒,又因妒生恨。”他一顿又道:“嫉妒是为弱者而生,强者的心中不会有什么嫉妒,只有征服的欲望。”

    王重楼伸手指着王长生,警告道:“你迟早会被自己的欲望毁灭掉,不但你自己毁掉,而且还要连累族人受苦。”

    “哈哈,”王长生目光冷冷的看着王重楼,“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杀你吗,那是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一步步走向成功,最后在自己的屈辱中死去。”

    王重楼神色愤怒的看着王长生,冷冷的问道:”要不要老夫为你卜上一卦?”“不必了,”王长生断然拒绝,“我命由我不由天。”“老东西,好好的为自己的懦弱忏悔吧。”王长生目光冷漠的瞪了一眼王重楼,转身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