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乌台案(8)(第1/2页)
    何明远转过头来,只见一个身穿绿色武官袍服的胡人走了上来。

    当看到何明远时,他微微一笑,走到了他的跟前,深深一拜,说道“末将见过将军。”

    “康茂真……”

    “难得将军还认得末将,不错,此次前来,正是为您作证的,哦!对了,听闻将军和我家主人一同封了开国公,末将在此恭贺君侯。”

    这下何明远彻底慌了,这绝不是什么巧合,这明白了就是有人要把他往死里捶啊!可是幕后黑手谁?为了什么?他一概不知,在脑海中曾经有过一刹那曾经想过元家,但瞬间就被他否定了。

    因为康茂真的出现,就证明了一件事,他所认为的那个完美无缺的计划,也就是他和张孝嵩同时咬死了不承认这一招,被击破了。

    张孝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他给卖了。

    拿了钱,还出卖买主,还损人损己。

    这,这不合规矩啊!这不讲信用啊!这简直不按套路出牌啊!

    李如璧笑着对他说道“何侍郎,现在肯招了吗?”

    何明远皱着眉头,抬起头来,无可奈何地看着堂上两个无比得意以及另外两个一脸茫然的面孔,面如死灰地说道“我招。”

    ……

    ……

    紫宸殿内,李隆基和自己刚刚叫来的两位宰相一起看着不到一个时辰就连续招认的帝国特大贪腐案,这桩案子是那么的诡异和离奇。

    他们的开始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来到了自己面前,并且又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结束。

    总之,一句话太巧了。

    巧的他自己都不敢承认。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在殿内偶然看到了中书主书赵晦的供状,除了接受外国友人的慷慨馈赠以外,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接受了何明远高达三万六千贯的贿赂,即制钱三千六百万文。

    然后还不到一会儿,大理寺就连续送来了两份报告,一份是关于何明远的,他对于安西出征期间贿赂张孝嵩的事情供认不讳,涉案金额高达十万贯,也就是一亿文,然而他口口声声称这不是贿赂,只是单纯的馈赠,但他的小聪明却被御史台抓住,直接由行贿改成了谋反。

    并且据赵晦声称,何明远向他行贿就是为了攫取兵权。

    另一份报告则是关于崔日知的,不出所料,与何明远也有关系。

    大理寺经调查得知,崔日知除了在任京兆尹期间贪污京兆府衙署修缮工程款五千贯以外,还接受了以何明远为首的西市商贩大大小小一万贯的贿赂,涉案金额高达一千五百万文。

    李隆基才三十多,都快被气出心脏病了。

    三件案子,通通与何明远有着直接关系,就那十五万赃款就够要他脑袋的,更别说还有谋反的事儿。

    李隆基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明远如果谋反,怎么还会乖乖回来,等着被审讯?

    谋反的罪名虽然可以推翻,可那十五万的赃款可是板上钉钉的,张孝嵩那十万贯还是何明远从缴获物资里挪用的,按理来说都属于朝廷,于是又多了一向挪用公款的罪名。

    “何明远呀何明远,你现在就是真的给朕变出三百万贯钱来,恐怕也不够买你的命啊!”

    他靠在椅背上,看着姚崇和源乾曜,极其不情愿地问道“你们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办?”

    源乾曜看了看皇帝,瞄了瞄姚崇,又低下了头,他才不管这事,天下都知道他源乾曜接的谁的班,干的什么事儿,干脆上闭嘴,老老实实听人家正经八百的宰相在怎么说?

    “老臣以为,张孝嵩,何明远,劳苦功高,不可以常理度之,崔日知有功于社稷,不至于废弃终身,赵晦虽然收受贿赂,这些年来,在中书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些疲劳,圣人以德治天下,宜以宽仁为本。”

    “姚相公!朕不是让你来做和事佬的!”

    “老臣糊涂。”

    李隆基明白,若是像姚崇这样去办,自己还不得被骂死?

    这时,姚崇以一副得道的样子,太起头来说道“若是陛下实在为难,不如付之公议,较为妥当!”

    李隆基又转头看向了源乾曜,他不出所料地说道“臣附议。”

    “那……那就这样吧!”

    “臣等遵旨!”

    送走了两位宰相,李隆基回到桌子前面,再次发出一声叹息,他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变得犹豫起来。

    他完可以像上一次赦免薛讷一样,赦免何明远,可何明远能和薛讷相提并论吗?

    资历,名望,战功,确实是无法相比的,但他的才能,潜力,却远胜于前者。

    看看他搞出来的东西,干出来的事情,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呐!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一次机会,抓住了,就能翻天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