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狭路相逢(三更)(第1/2页)
    何明远交代完了任务,随即三步一摇五步一晃地迈着蹩脚的官步走出了中校署的大门。

    “第一天上班好累啊!才过了半个时辰就下班了,果然还是做公务员爽,朝八朝九,十旬休沐……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啦啦啦!”

    他一路哼着小曲儿,走了出来。

    “何翰林,这么早就……走啊?”门子诧异地问到。

    “啊?啊!我就是来指导一下工作,具体事宜交给他们了。”

    “那好歹坐在衙门里做做样子啊……”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长安依旧是那么的拥挤。

    西市的坊墙上堆满了广告,但早已经不再是他何明远的天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元家店。

    李昭道仍旧站在坊墙下为别人画着壁画,除了一群乡下来的小孩子,已经很少有人像第一次那样,挤在周围看新鲜了。

    何明远再次从北门走进了西市,他这个开元元年的风云人物,再度引起了话题。

    随着他的到来,整条街上的老板们齐刷刷地走了出来,像是迎接国王。

    “何明远?他怎么回来了?”

    “兴许是来报仇的!”

    “你看看他身上的衣服,深绿银带,正六品官员,这下有元家好看的了。”

    “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人们你一嘴我一嘴地说着。

    他出走长安之后的那几天,有关他的小道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西市,至今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他以一己之力,挑翻西明寺,更是成为了商号并购的经典案例。

    至于元家,那种下作手段却为人不齿,继倒下的张家,元家成为了西市的霸主。

    何明远一路跟人打着招呼,一路走向小吃街,随便挑了一家便坐了下来。

    “掌柜的,一碗羊杂,两个胡饼,再来一壶好酒。”

    “好嘞!”

    他拿出了自己的钱袋子,从里面倒出两枚金币来,登时把旁边吃饭的客人们吓了一跳。

    “姓牛的真够黑的,一路上花了我不少钱,最后还要宰我一笔?害得我还得来这种地方,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正当他在一旁自言自语时,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掌柜的,一碗羊肉,两张胡饼。”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袍服的年轻男子坐在了他的对面,说道“何郎,别来无恙?”

    何明远一看,竟然是元子修,他强压着怒火,笑呵呵地说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元少东家?相别一载,生意一向可好?”

    “托何郎的福,生意好的不得了啊!现如今京兆府治下二十二县,到处有我元家的邸店,可惜了,这本是何郎你应该做的,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哟!”

    “那是当然,所以我才要回来。”

    “回来是来继续讨打吗?”

    何明远紧握着双拳,本想冲上去,身后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围了上来。

    元子修摆了摆手道“哎!何郎,不要轻举妄动哦!别说这里有人,就是单打独斗,你也不一定赢我,好好吃你的羊杂吧!对了,用不用我帮你掏钱啊?哈哈哈哈!”

    说着,元子修从袖子里掏出三枚铜板来,扔在了他面前,对着店家说道“店家,让我这位兄弟在这儿吃个饱!”

    何明远叫住了他,说道“元兄还是把你这枚铜子儿收起来吧!收你元家店,不缺这两个钱!”

    元子修停下来脚步,笑道“是吗?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说完,他便登上了那辆大奚车。

    车内坐着一名女子,长得颇为端庄,她见元子修面带忧色,似乎有什么心事,于是问道“你怎么了?刚才见了什么人了吗?”

    元子修看着怀着孩子的张婉仪,不想让她的情绪有任何波动,敷衍了一句“啊?没什么,一个杂碎而已。”

    “没事就好。”

    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脸上的忧愁,却未能消散,他自己心里明白,一心复仇的人,是没那么好对付的。

    想到这里,他赶紧叫停了马车,说道“车夫,先送我去元家店。”

    张婉仪问道“怎么了?怎么要回去?”

    “没什么,想起来一件事,要和闾大掌柜商量商量。”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张永年的死让她对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倍加珍惜,元子修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

    他安慰道“你不必多心,万事有我呢!”

    过了一会儿,元子修便在元家店下车了。

    张婉仪隔着窗子对他说道“今天是你生辰,早些回来。”

    元子修对她点了点头,在这一刻,她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