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仇雠(第2/2页)
 “哦?你说说。”

    “孩儿以为,冯仁智的奏疏抵达京城尚需时日,咱们可以快马加鞭,提前上疏何明远割据海岛,落草为寇,告知朝廷此人反复无常,招抚之策,万不可行,待冯仁智的奏疏一到,朝廷定会认为他一介儒臣,不堪大任,然后义父可再次上疏请战,剿灭何氏逆匪!”

    欧阳南一席话提起了他的兴致,但他还是有些疑问“朝廷会乖乖听我的吗?”

    欧阳南继续说道“义父在长安人脉通熟,可多使些银子,办成这桩大事,到时候擒杀何明远,威震东南,您也就不必在福州这小小的地方待下去了。”

    欧阳靖摸着胡子,大笑起来“说得好!说得好哇!”

    他起身便将欧阳南扶了起来,十分欣赏地看着这个义子,说道“微吾儿,几为何明远得志!我这就写奏疏,不如这样,长安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怎么样?”

    欧阳南一听这话,立马跪倒在地,激动地说道“承蒙义父信任,阿南敢不尽心?”

    欧阳靖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说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样吧!让锋儿和你一起去。”

    欧阳南迟疑了一下,说道“孩儿遵命!”

    欧阳靖点了点头道“待你的伤好了,就启程吧!”

    看着欧阳南离去的身影,欧阳靖感到有高兴又害怕,他虽然欣赏这个义子,但总觉得他有点不老实,当看向自己这个儿子的时候,恨不得一脚踹死他,自己英雄一世,纵横捭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废物?

    何明远!我要你身死名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