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猫论(第1/2页)
    欧阳靖坐在大牢外面,看着盘坐在茅草上,斜着身子看他的何明远,说道“你想怎么办?”

    “和解。”

    “和解?好啊!把我儿子还我。”

    “哈哈哈!”何明远大笑一声道“府君高估自己的本钱了吧?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

    “何以见得?”

    何明远从地上抓了一把茅草,在手中一个一个摘起来,说道“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技高一筹,不过很不巧,泉州的刺史不是别人,而是冯仁智,如果换任何一个人你都能直接逼我投降,但面对这样一个清官,却束手无策,对吧?

    “现在咱们就进入了一个死局,你不能直接攻岛,因为你儿子还在上面,又不能挟持我换人,因为有冯仁智在,换自己儿子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勾结砖南帮,冯府君可是眼睛里不容沙子的人,就算你比他高半级恐怕也挡不住他的弹劾啊!”

    他的推算连欧阳靖都不禁点头,认可了这个事实,而何明远接下来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但我有办法!”何明远说。

    欧阳靖立刻精神起来,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咱们可以直接绕开冯仁智,我退一步,你也退一步。”

    “怎么个退法?”

    “你撤讼,我放人,咱们避免冯府君上岛。”

    “我凭什么信你?”

    “你只能信我,能保住二公子已然是最好的结果了,府君还犹豫什么?”

    从欧阳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两个字不甘。

    他当然不甘,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被何明远摆了一道,但他别无选择。

    一番挣扎之后,欧阳靖开口道“好!我撤讼,你放人!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欧阳靖走后,一旁的江仲逊凑了过来,问道“欧阳靖真的会放过你?”

    何明远瞟了他一眼,又望着欧阳靖离去的背影,说“当然不会,但他收拾我之前,肯定得先把儿子救出来,待家人平安无事,然后他可以直接撇开冯仁智,单独找我算账。”

    “那怎么办?”

    何明远笑了笑说道“自然是向冯府君求救了。”

    “冯府君会救你吗?”

    “难说。”说着他躺回了茅草堆里,拍了拍身下的茅草,娇媚地对江仲逊说道“二郎,睡觉了。”

    “好恶心。”

    ……

    ……

    翌日清晨,阳光从外面照进来,何明远和江仲逊二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

    狱卒走上前来,诧异地看着这两个心比天大的囚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竟然能如此冷静。

    铁链“咔啦咔啦”的声音将二人从睡梦中惊醒,狱卒上前踢了二人两脚,说道“醒醒!醒醒!上堂了!”

    “嗯?上堂?能让我再睡会儿吗?”江仲逊说道。

    “啊!”

    半睡半醒之中,何明远突然感到一阵酸痛,头脑立刻清醒了起来,只见眼前的狱卒用手里鞭子对自己一顿猛抽,边打还边说“你以为这是你自个儿家呀?还不快滚?”

    何明远十分委屈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了这顿打,而一旁的江仲逊却安然无恙,这让他格外费解。

    “因为啥呀?”

    在狱卒的推搡之下,二人踉踉跄跄的地被带到了大堂上,看着堂上的欧阳靖,他不禁有些无奈,自己能耍的欧阳靖团团转,却被一个狱卒打得哭爹喊娘,他现在有些理解周勃的处境了。

    真可谓吾尝将百万兵,今日方知狱吏之贵。

    “啪”的一声,惊堂木响,冯仁智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声,说道“来人,卸去枷锁。”

    何明远伸出自己细嫩的双手,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心里早就得意扬扬了,他伸展了下身体等待着冯仁智的下一步判决。

    冯仁智说道“欧阳公昨日找我谈过,说他已得到下人来信,何明远绑架之案,系数诬陷,当堂释放。”

    何明远与欧阳靖心领神会地看向了对方,但接下冯仁智却还有事情。

    他对欧阳靖说道“欧阳公,你的案子已经结了,剩下的就是何明远的案子了。”

    “我的案子?”听到这话,何明远有些好奇,显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昨日击鼓鸣冤的事情了。

    欧阳靖感到有一丝不妙,这个老东西很有可能会干出其他事情来。

    只听他继续说道“何明远,你昨日击鼓鸣冤,听小吏说你是为圈地一案,那就说说吧!”

    何明远再次看了看欧阳靖,他急中生智,立刻跪在地上,拜倒在大堂上,说道“草民为生计所困,出海开荒,但由于是私人行动,屡屡受到海贼骚扰,草民恳请府君赏赐名分,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