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公孙家的大订单(第1/2页)
    何明远林显纯二人,在仆从的带领下穿过了作坊区,再次央入何明远眼帘的是一座青砖黑瓦的小宅院,它坐落在这粗糙的大作坊中,精致的仿佛跟外面的大作坊永远隔绝。

    仆从打开门恭敬的请何明远二人进去。

    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

    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

    又有两间小小里屋。

    右边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而据林显纯所说,这只是公孙朔来厂里办事的时候,他临时的居所。

    何明远赞叹着走到了堂屋,终于得已看到座于堂屋的木器厂掌门人,公孙朔。

    这个中年男人身穿一件淡蓝色夹袍,腰间绑着一根白色缕带,一头鬓发如云发丝,有着一双丹凤眼,身材挺拔,当真是儒雅静怡文质彬彬。

    林显纯已经是见惯了这些奢华,路上波澜不惊,直到见到眼前此人,情绪才焕然一新,林显纯拱手道“公孙掌柜,好久不见”

    何明远紧跟其后,眼睛直盯着公孙朔,也拱手行礼道“何明远见过公孙掌柜”

    “二位请上座”公孙朔也还之一礼,给林显纯点了点头,随后目光就一直放在了何明远身上,他作为一个传统的儒商,实在是对何明远的胡服有些不感冒,只不过就是这位何掌柜的真是年轻啊。

    何明远跟林显纯相对而座,在一旁侍候的仆从,此时已经端上了一盏芳香扑鼻的蒙顶茶。

    “朝晖,这位就是昨日你给我信中的何掌柜吧”

    朝晖是林显纯的字,在唐代只有亲密的人和挚友才会互相称字,何明远听到后心中一动,对着公孙朔点头微笑,心中有了打算。

    “正是”

    “哈哈,可真是英雄出少年,何掌柜应该刚刚及冠吧”

    “公孙掌柜廖赞了,在下年方二十一,能有今天也都靠各位长辈照拂”何明远十分谦逊,毕竟这可是大客户。

    “何掌柜真是谦虚,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公孙朔打开茶盏轻喝一口蒙顶茶,随后又说道

    “何掌柜的样材带了吗?”

    “公孙掌柜您过目”

    何明远赶紧掏出袖中的小样材,旁边的仆从十分有眼色的上前接过,快步呈给了公孙朔。

    “这木材还有多少?”

    公孙朔仔细的观察片刻,最后问出了当初和林显纯一样的话语,何明远的松木都是琉球岛上的老木,而且福州那边,供货商买给公孙朔的多是杉木,而公孙朔一个做木器的,还是比较喜欢松木,毕竟成品多供上流社会。

    “您要多少,何某就有多少,而且现在在泉州港口就停着十艘五百担的沙船,是松木”何明远看到公孙朔这幅模样,他就知道这事稳了,现在就看如何定价了。

    “既然何掌柜这么爽快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何掌柜也看到了我的规模,我不废话,五百担的沙船,一船松木一百五十贯,一船杉木一百贯”公孙朔显然是十分自信,相信何明远不会拒绝自己,于是低下头闷喝了一口蒙顶茶,看起来回味无穷。

    林显纯听后刚喝入口的蒙顶茶差点没噎死自己。

    何明远听到后手中的茶盏更是一颤,心随之也颤动了一下,上帝啊,让土豪来的在猛烈些吧!

    但是,何明远应该会控制住自己,毕竟我们何明远是什么人?

    “成交!”

    林掌柜听到这话又喝了一口蒙顶茶,这一口,畅意无比。

    对,他没猜错。

    林掌柜淡笑着亲自将二人送出,并派出一队伙计去港口搬运,木材定金的已经给了五百贯。

    林显纯何明远二人拱手道别,公孙朔也回礼恭送。

    “二位,一路顺风”

    “公孙大哥,下次见”

    “何某就提前恭喜公孙掌柜木器大赚了”

    “希望如此”

    回去的路上何明远在也不晕车了,现在找到了公孙这一个大客户,日营业额就达到一千九百贯了,满眼的小星星让林显纯看的想给他一拳。

    “何老弟,按照公孙家这规模,怕是一天要二十艘的量,所以”林显纯正襟危坐,一脸正气的给何明远分析局势。

    “所以不如先委屈林老哥用福州的木材?”何明远一脸贱笑,这老头还想让我买沙船?

    “你”林显纯见诡计被识破,也就没有搭理这个不要脸的。

    不过何明远确实还需要大量购置沙船,林显纯分析的还是有道理的,何明远下一步想着独吞泉州木材市场,大大小小的只要是用木头的作坊,都要用我何明远的木头!

    可如果这样做的话,势必要遭到其他两州的针对,福州专供泉州的几个大作坊,像公孙家的跟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