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尔虞我诈的夫妻生活(第1/2页)
    想起自己最近的行为实在是太奢侈了,一开始是二百贯买了个婢女,如今又花了两千贯买了个妓女,有钱人的生活可真是无拘无束啊!想做什么做什么。

    看看自己家里的这些物件,象牙的扇子,翡翠的算盘,沉香木做的茶托,紫檀的几案,一个比一个上档次,一个比一个贵。

    现在他才知道了什么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渐渐的,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过的人,这恐怕不是自己讨厌,而是得不到才会讨厌吧?呼!

    “世人只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用时……眼闭了!”

    何明远翘着腿,躺在榻上,唱着曹某人的好了歌,他很矛盾,如果及到用时眼闭不了怎么办?年纪轻轻就挣了这么多的家财,好无聊啊!

    此时此刻,他只想高歌一曲无敌是多么寂寞?

    “哗”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不用猜,何明远靠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来了,这是自己的一生之敌。

    “何明远?”

    当听到这三个字时,他顿时一惊,怎么好好的称呼名?他连忙把头上的账本给扒拉掉了,只见她正提着一把横刀,站在自己面前,待要起来时,却被她一声喝断。

    “站住!”

    “怎么了?”

    “我问你,我给你的墨玉去哪里了?”

    “墨玉?嘶……”他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墨玉似乎送给苏小怜了,而自己最近太忙又忘记将它要回来,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已然发现。

    “墨玉……墨玉,我……”

    言未毕,刀已出鞘。

    崔若萱没有丝毫犹豫,一把将刀向何明远两腿之间劈去,眼看自己下辈子就要蹲着尿了,何明远急中生智,大喊道“刀下留人!”

    当时那把刀离我的命根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刀的女主人将放过我,因为我决定说一个谎话。

    虽然本人生平说过无数的谎话,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操蛋的……

    “说,为什么你的墨玉会在她的身上?”

    “我是在利用她!”

    “利用她?”

    “她是扬州的花魁,利用她的花魁身份,可以推广茶叶,你说是吧!我就是想把她找来卖唱的!至于那颗墨玉,我根本就是骗她的,我从来就没有对她动过一点心思,这些部是我的计谋。”

    只见她将横刀从他的胯下慢慢移走,何明远赶忙去检查了检查,发现完好无误之后才开始呼吸,乍立的汗毛已然落下,颤抖的手依然颤抖,额头上的汗珠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喉头的唾液在用尽了身的力气才勉强咽下。

    这时,却见苏小怜从门外走了出来,她的神情无比落寞,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她没想到,何明远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他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懦夫,更是个人渣。

    崔若萱收起了横刀,一把将苏小怜搂在了怀里,诡异的笑容再次出现,她拿出了自己那块白色玉石,对她说道“这个人配不上你!你肯跟着我吗?”

    苏小怜那失望的双眼撇了一眼何明远,随即跟着崔若萱离去,何明远再次被击败,他已经被这个人连抢了两个女人了,这一次他着实不甘!

    从屋子里传来了绝望的悲号,如同失去释放yuwang的匣子,他跪在地上,大喊道“no!

    don,t  go!

    eback!

    don,t  leave  !

    please!please!”

    院子里的人看着何明远像疯子一样高喊着连高仙芝都听不懂的胡语,而苏小怜和崔若萱头也不回的就走向了北房,血红色的夕阳打在他的脸上,预示着他将迎来终身监禁。

    他口中喃喃自语道“freedo,y  freedo,no!”像极了一个丢失心爱玩具的孩子,哭的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惹人哀怜。

    这时,高仙芝走了过来,将他紧紧抱住,说道“阿郎,你还有我。”

    一个单身汉和一个强行单身汉相拥在一起,倾诉着男儿的悲哀。

    …………

    “这几日你怎么了?”

    杨朝先看着这几日精神不振的何明远,一脸被玩坏了的样子,问到。

    何明远则是一句话也不想说,趴在几案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里的玉算盘,时不时的叹气感慨。

    “何郎莫不是再为咱们店的茶叶发愁吗?”

    “可不是嘛!茶卖不出去,就没钱,没钱,就要回去挨骂。”

    看着他失意的样子,老杨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哈哈哈!何郎不必担心,我已经找好了一家商号,他们肯吃下咱们第一批的五百担的干茶,只要有一家买,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五百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