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假戏真做(第1/2页)
    “好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就这样吧!”

    何明远捂着肚子,准备逃跑,没想到却被高仙芝拦了下来。

    “阿郎,这是你当时说的,无论你怎么求我们,也必须得把戏做足,做真,你就忍忍吧!”

    “我,我觉得已经够了……”

    崔若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行,为了能够成功打入敌人内部,你应该勇于牺牲自我,发扬东吴黄盖的愿挨精神,你就再忍忍吧!烟儿,该你了。”

    听到是轮到烟儿的时候,何明远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只见烟儿伸出她瘦弱的手,对着他便是一巴掌。

    现场变得无比寂静,所有人都沉默了,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

    就是整天欺负何明远的崔若萱,她也只不过是掐他,锤他,踢他,实在不行拿针扎他,却也是没有碰过他那金贵的脸面,看到他双眼中的怒火即将喷发,她连忙把他给拦住,说道“烟儿经验不足,还是让我来吧!”

    何明远一听这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忙拒绝道“不不不不,还是烟儿来吧!记住,别打脸,给阿郎点面子。”

    “好吧!那你们得把阿郎控制住。”

    “控制住?不必吧?”

    这时,高仙芝默默走到了何明远身后,将他锁住,使他动弹不得,无论他怎么挣扎,却见身后的高仙芝似磐石一般岿然不动。

    当他看到崔若萱和顾凝烟二人的魔鬼面孔时,他马上央求道“我觉得不用了吧!娘子,烟儿,咱们还是算了吧!仙芝,放开我,快放开我,啊~”

    一阵惨叫过后,高仙芝抓着何明远的衣领,从院子里拖了出来,将他扔在了大街上,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何明远!做人做到这个份儿上,我都替你丢人!滚!”

    何明远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瘸一拐地走在大街上,凌乱的头发随风飘扬,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

    与他擦肩而过的行人时不时地看向他,被打骂声吸引出来的邻居指指点点,猜测着他被赶出来的原因。

    “这不是何家的大掌柜吗?怎么被赶出来了?”

    “还能是什么原因?吃里扒外呗!我听说这小子勾结陈家,想夺了人家的家业。”

    “是吗?没想到啊!这人看起来挺好的,怎么是这么个东西?何家锦衣玉食的养着他,他竟然如此歹毒,活该。”

    “我听说他是看上了人家的妻妾,才被主人给撵出来的。”

    “有这等事?”

    “我早就知道这小子长不了,你看看他那副奸相?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经过路人的一番指点,平日里带人和气,任劳任怨的何大掌柜一下子就变成了早有预谋的小人,原来这个人早就潜伏在了我们身边,只不过是东窗未发而已。

    何明远看着他人仇视的目光,连他自己都差点信了,好像自己真的是那个勾结外人,意图夺人家产,霸占人妻的小人。

    是我杀了我?这个不幸的悖论再次上演。

    他落魄的走在街上,心里咒骂着家里那几个混蛋,说好的做戏,差点把自己给捶死,尤其是崔若萱和顾凝烟,两个女娃娃,下手竟然这么狠,最毒妇人心,老话说的真没错。

    最可恨的还是那个高仙芝,竟然把自己擒住,让那两个人肆意蹂躏,我那火一般炽热的公狗腰,我那如花似玉的容颜,这两个人是真下得去手啊!

    吃得苦中苦,放睡妹中妹,姓崔的,你迟早会为你的行为后悔的。

    一顿打,换得快活一阵子,值了!

    ……

    何明远光着脚向着那天陈青邀请自己的那间阁楼走去,为了显得更逼真,他故意把一只木屐丢在了家里,这样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凄惨一些。

    由于崔若萱下手太重,过了好长时间,肚子仍然隐隐作痛,而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脸上还存有顾凝烟的五个手指印呢!

    走了半个时辰,便到了阁楼,门子受过陈青的嘱托,特意留意了一下此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作这般打扮。

    “何掌柜,您这是……”

    何明远苦笑道“我想见见你们家的陈大掌柜。”

    “您快进来,哎哟,这是谁干的?”

    “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我有事要找贵号的陈大掌柜,劳烦老伯为小人通报一声。”

    “好好好,来人呐!给何掌柜倒茶,您慢用,我这就去找我们大掌柜。”

    ……

    陈青一听说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顿时心急如焚,他倒不是关心何明远的死活,只是在乎秘方而已。

    “何郎呢?何郎?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人打成这样?”

    却见何明远在那里低头不语,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以启齿,陈青会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