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收网(中)(破天荒二更)(第1/2页)
    门吏感觉好像受到了侮辱,姓崔又怎样?凭什么这么嚣张?

    他冷笑一声,说道“府尹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整个长安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见府尹,你……”

    “我说了,我姓崔!”

    “姓崔……”门吏看她的样子,结合她的话,好像不是平民百姓,十分认真地说道“敢问令尊是?”

    (“我爸是李刚!”

    “吔?”门吏在一阵惊讶之后问道“李刚是谁?”

    “额……这不是我想说的,重来重来。”

    门吏倒也十分配合,问道“敢问令尊是?”)

    “我九叔是内廷秘书监!”

    “秘……娘子稍候,我这就去禀告郎君。”

    “哎!”崔若萱叫住了他,把刚才那半吊钱扔给了他。

    门吏接住了钱,笑了笑说道“多谢娘子。”

    这一幕把何明远给惊住了,姓崔就了不起吗?

    诶,姓崔就是这么了不起!其实也并不是姓崔就nb,主要因为这里是长安,王宫贵胄多如牛毛,崔姓家族在长安为官者数十上百,看她这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就不像个善茬儿。

    这其实和红楼梦里的护官符是一样的,崔、卢、王、郑就是里面的贾、史、薛、王,毕竟红楼梦里的“当年笏满床”的原型就是博陵崔氏。

    等了没一会儿,门吏一脸笑容的跑了过来,像奴仆一样说道“娘子,郎君有请!”

    崔若萱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何明远,吐了吐舌头,轻蔑的说道“废物!”

    何明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自己掏钱都进不去的市政府,她自报家门就能像贵宾一样被对待,为什么自己不能有这种待遇呢?凭什么自己一说出自己的名字就要挨揍呢?

    不过像他并不在意这些细节,毕竟软饭吃的,简直不要太爽啊!

    ……

    二人随后便被门吏请到了后堂,等待着崔日知,等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样子,才见到崔日知。

    只见一个身穿绯红色圆领袍的胖老头走了进来,笑嘻嘻的,看样子十分和蔼,非常像寺庙里的弥勒佛。

    何明远刚准备开口,一旁的崔若萱就立刻跑了过去,竟然直接拉住了崔日知的胳膊,说道“世伯,好久不见,您进来身体还好吧?”

    崔日知故作生气状说道“哼!你这么长时间也不说来看看我!”

    “哪里的事?这不是怕家父的事情连累到你吗?”

    “连累,我要是怕连累,我就不会在朝堂上管你们家的事情!”

    “我早就听说了,这不是带着阿郎来看您嘛?”

    两个人像一家人一样坐在后堂的榻上喝茶聊天,留下何明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崔若萱能力实在出乎他的想象。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的一点没错,但他在庆幸自己遭遇的同时,又感到非常悲哀,这人走茶不凉的世态什么时候才能改变?

    想想自己穿越之前,一介草民,无权无势,不过是个小商贩,勉强在国家强盛的大势之下搭上一条出穿不愁的快车,其他方面,连想都不敢想。

    平日里看那些人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的样子,无不是抬头仰视。

    每日里听市井之间的炫耀,无不是以剑走偏锋为荣,在紧急时刻,那些诅咒贪官污吏的,又有哪个人想过,自己曾经也是破坏规则的一份子,想到这些,何明远不禁冷笑起来。

    这时,崔日知看着何明远问道“这就是何郎吧?”

    崔若萱简直不忍直视,好歹主动过来打个招呼呀!只好说道“当初被抄家的时候,他被人打坏了脑子,连我是谁都忘了。”

    “是吗?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崔日知的眼中闪出一丝同情的目光。

    “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也好,要是还是原来那副德行,恐怕还得死在外面。”

    寒暄一阵子之后,崔日知问道“你们今天来绝对不仅仅是来拜访我吧?”

    “嗯……最近还真的遇到点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吧!能帮你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这事情还是让他来说吧!我一个妇人,就不掺和了。”

    崔日知点了点头,对门外的小吏说道“带着娘子去花园走走,关上门,没我的话,别让任何人进来。”

    “诺。”

    崔若萱走到何明远面前狠狠的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只能送到你这里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嘶!你掐我做什么?”

    “嗯……我觉得这样更有氛围吧?”

    “你!”

    何明远强忍着疼痛,坐在了崔日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