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2(第2/3页)
 这个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在一旁灭火!

    厨房里终于消停了,于寒舟站起来道:“姐姐,我们去端菜吧。”

    她先站起来进去了,于文文坐在那里,就很烦躁。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最终,她冷着脸站起来,走进厨房端菜了。

    于妈见小女儿先进来,心疼地道:“你进来干什么?我一会儿就端出去了。”再看到大女儿跟进来,眉头就皱起来,“拉着脸干什么?谁欠你的?”

    于文文听到于妈的训斥,心里反而一松。这才对,这是她熟悉的家庭。她脸上恢复了漠然,心中更是裹了一层坚冰。一言不发,端了菜,大步往外走。

    开学后,她就上高二了。这次,她要考个好大学,离开这个家庭,过自己的生活。爸妈的漠视,她不在意。她这一生,只为自己而活,她要活出个人样来。

    就见于寒舟拿了筷子走出来,坐下分筷子,说道:“妈妈,姐姐没有手机。我们下午先带姐姐买衣服,还是买手机?”

    于文文接过筷子的手一顿,冷冰冰地道:“不用,我不买手机。”

    “不买不行的。”于寒舟说道,“有什么事,联系也方便些。”

    于妈想了想,手机很便宜,几百块就买了,打打电话而已,不用买太好的,还不如衣服贵呢,就说道:“对,买一个。”

    于爸中午不回来,三个女人在家吃饭。有于寒舟从中调和,倒也没吵起来。

    于寒舟是有点站于文文的。她是女孩儿,她没有错,于爸于妈重男轻女才是不对的。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对于文文尽到抚养和教育的责任,对于文文来说非常不公平。

    但她又不能指责于妈。于妈把她当心肝儿,处处宠爱她,她却站别人那边,就太没良心了。因此,只是不动声色地调和,尽量让两人别吵起来。

    吃过饭,于寒舟站起来道:“姐姐,我们把碗刷了吧。”

    从前的她可是没刷过碗的,于妈都惊了,怎么小女儿又端菜又刷碗的:“放着别动,我刷就行。”

    于寒舟就道:“妈妈,你做饭很辛苦了,我和姐姐刷碗吧。姐姐刚回来,我们正好熟悉下。”

    于妈听到这里,就坐下不动了。她一想也是,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是亲姐妹,还是要有点姐妹的样子。

    于文文心里却憋得慌。谁要跟她熟悉?谁要跟她做好姐妹?但是张嘴吃饭的人,刷碗是理所当然的,只得端着碗筷去厨房了。

    姐妹两个站在水槽边,一个刷碗,一个刷盘子。于文文绷着脸不说话,于寒舟也没有硬找话题。事实上,不用刻意说什么,姐妹两个共同刷碗,这就是亲密了。

    刷完了碗筷,于寒舟净了手走到客厅里,坐在于妈身边,拿出手机开始记:“再过阵子就冷了,姐姐没有带秋季的衣服,虽然在学校里统一穿校服,但还是要准备两身在家穿。文具要买。手机要买。不知道姐姐学习怎么样,辅导书要买几套……”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柔软纤细的手指打字。

    于文文看着她白白细细的手指,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她的手也很白,但是没有于寒舟的那么白,而且她的手不软,打拳的手,指节分明,坚韧有力。

    “今天下午买衣服和手机,明天买文具和辅导书,后天我带姐姐去学校熟悉熟悉路,然后到处转转吧。”于寒舟收起手机,总结道。

    她安排得明明白白,于妈都愣了,于文文抿着唇,心里憋得慌,还有一股轻轻的淡淡的说不出什么滋味的情绪萦绕在心头。

    “不用麻烦。”她硬邦邦地道。

    于寒舟笑道:“怎么是麻烦?姐姐又不是外人。”

    于文文这下说不出话来了。她虽然憋着一口气,对这个家庭很不满,但是别人笑脸迎上来,她还做不出不识好歹的事。

    睡了个午觉,于妈带着于文文和于寒舟出门了。

    中午有两个女儿刷碗,加上睡了个午觉神清气爽,于妈的心情还不错,打车带两个女儿直奔商场。

    先买衣服。

    于妈觉得女孩儿就要有女孩儿的样子,看她把小女儿打扮得乖巧柔软就知道了,她喜欢这一款。一进商场,目光就老是往各种清新可爱的裙子上瞄。

    然后看看于文文的短发,脸黑了:“头发剪这么短,什么衣服都不好买——”

    于寒舟打断她:“妈妈,姐姐这样挺好的,她个子高,可以给她搭配点帅气的衣服。”

    “女孩子家要什么帅气?假小子很光荣啊?”于妈道。

    看着于文文越来越冷漠的脸庞,于寒舟轻声细语地道:“妈妈,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女孩子打扮得帅气一些,也很讨喜的。”

    她处处为自己说话,于文文又不傻,当然听出来了。再回想今天回家的种种,这个妹妹没少为自己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