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1(第1/2页)
    ()    “舟舟,你先回自己房间玩会儿,别在这干等着,你姐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呢。”厨房里,于妈一边洗菜,一边往客厅里喊了一声。

    于寒舟窝在沙发上看书,闻言抬起头回了一句:“妈,我看书呢,没干等。”

    “怎么又看书?舟舟啊,你别太累了,要注意放松。”于妈心疼地道。

    于寒舟只好道:“我没看课本,这是前天在书店买的历史读物。”

    “那随你吧。”于妈说完,便一心投入烹饪中了。

    今天是于寒舟寄养在乡下的姐姐,于文文回家的日子。但于妈辛苦操持的这顿饭,却不是为了欢迎于文文。她对即将回家的大女儿,并不太喜欢,如果不是婆婆坚持,她甚至不想把大女儿接回来。

    这个故事的背景是这样的。

    于爸于妈都是农村出身,骨子里都十分重男轻女,因此当头一个孩子生下来,发现是个女儿时,夫妇两人都很失望。原本给儿子起的名字,准备的小衣服等,都白准备了。于妈失望地道:“一个丫头片子,文文静静的就行了,就叫于文文吧。”

    于爸是独生子,他生了孩子,按照农村的规矩,他妈妈理所当然要过来给他带孩子。于爸于妈每天下班回到家,也就看一眼孩子,抱都不愿意抱的。于奶奶也是重男轻女的人,就劝道:“先开花,后结果,再要一个就是了。”

    于是,于爸和于妈又投入到了造人大业中。次年,又生下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儿。这下于爸于妈都抓狂了,生二胎要罚钱的,他们被罚了很大一笔钱,还要养活两个孩子,生不起第三个了。这辈子,他们都没有生儿子的命。

    于奶奶也很失望,但老人家经的事多,不像年轻人那般想不开,她失望了半天,就缓过来了:“这就是命。算了,现在城里人把女儿也娇养的,你们好好养两个孩子吧。”

    事已至此,虽然很不甘心,于爸于妈也只能这样了。孩子生下来了,两人又要给孩子起名字。本来想接着大女儿的名字,叫于静静,但于爸看于妈不开心,就逗她道:“小的这个叫于闹闹,更接近老大的名字。”

    于妈瞪了他一眼,正好看到墙上挂着一幅画,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再看安安静静躺在身边的小女儿,就道:“叫于轻舟吧。”

    家里有了两个孩子,一下子就显得拥挤而吵闹,还都是丫头片子,于妈都快精神崩溃了,很快对于奶奶道:“妈,家里住不开,你把老大抱回乡下吧,我们每个月给你钱。”

    老大已经断奶了,也不是离不开人,于奶奶在城里住着,也不如乡下自在,就抱着孩子走了。

    这一走,就是十几年。

    于爸于妈偶尔回乡下看一看,却从来没有带回家过。小女儿知道自己有个姐姐,大女儿却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妹妹,而且很受宠爱。

    本来,于爸于妈重男轻女,对小女儿也不好。但小女儿聪明又懂事,不大爱哭闹,很省心,加上身边就这一个孩子,慢慢就亲近起来了。上学后,小女儿的成绩非常优秀,于爸于妈很骄傲,对她宠爱有加。

    至于大女儿,两人大多数时间都想不起来。于奶奶要把老大送回来读高中,于爸于妈怕打扰到小女儿中考,就没同意,说是缓一年。

    缓了一年,小女儿顺利考进重点高中,于爸于妈没有再拖延的理由,加上于奶奶的年纪也大了,不好再带孩子了,就把老大接回家来。老大从小在乡下长大,穿衣审美,卫生习惯等,都有些不大好,加上从小不在跟前,同于爸于妈不太亲近,因此在家里地位很差。

    加上有个处处优秀的妹妹对比着,老大渐渐叛逆了,染头发,化妆,打耳洞等,还跟人打架,频频被老师叫家长。结果于爸于妈对她更失望了,关系愈发恶劣。于文文成绩下滑厉害,被调到了吊车尾的班级,彻底堕落了。

    然后,于文文重生了。

    她前世对父母失望透了,重生一回,她不再染头发,不再打架,所有中二吸引父母注意的行为,她都不做了。认真学习,聪明上进,优秀极了,成为老师的心尖宝。男生崇拜她,女生喜欢她,成为一中的风云人物。这时候父母再觉得她好,她也不在乎了。

    她就是要比他们宠爱的那个孩子优秀,却不稀罕他们的青睐。

    被姐姐光芒盖住的妹妹,嫉妒又不甘。加上她喜欢的男生,总是追在姐姐的身后,她嫉妒得发狂,处处跟姐姐作对。但是每一次作对,她都完败。

    后来,妹妹成绩下滑,只考上普通大学,而且很快走了歪路,因为名声太差被退学。姐姐在顶尖学府,越走越高,爸爸妈妈和妹妹一家三口落魄得很,对她只能仰望,渐渐淡出了镜头。

    是的,这是本重生文。

    待会儿要回家的姐姐,是重生后的姐姐。

    “叮咚。”门铃声响起。

    于妈在厨房洗菜,没有听见,窝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