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狠心放弃(第1/1页)
    何氏不明白,这大夫身边带个混混算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大夫其实不是真的大夫,只是为了骗她的?但他们海家一穷二白,又有什么可骗的?而且这个大夫她也见过,从前经常去江家二房的。

    看见何氏狐疑的眼神,假道士连忙对张大夫道:“张大夫,您信我,我最近一直听你的话没有出门行骗了,这姑娘的真的命格不好,看她那面相就知道了。这姑娘额头尖窄,一看就是个不知变通只会默默吃苦的。你再看她鼻子,鼻梁塌,注定累,鼻子小,财运差。你再看看这海家家徒四壁的样儿,我难道有说错吗?”

    张大夫佯怒道:“你可别胡说八道了,虽然你最近这段时间都比较老实,可你就是个假道士,哪里懂得给人看相?”

    “张大夫,您都说了,我要是再出门行骗,您就不给我治病了,我又没活够,哪里敢骗您呢?”贾道仕连忙为自己辩解,“就说从前我虽然会骗人,但如果真的一点道行也没有,那些人又怎么会被我骗了呢?我是真的学过一些,只是学艺不精罢了。”

    何氏气道:“学艺不精的话就别在老娘这儿胡说八道!我女儿好得很!”

    贾道仕嗤笑一声,看着奄奄一息的海妮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好得很?”

    “滚滚滚,你这个庸医还有你这个假道士都给我滚出去!”何氏气得赶人,还转身去拿了扫帚。

    贾道仕一边护着张大夫出门,一边朝何氏喊道:“你今天就算把我们扫地出门也没用也无济于事,你家这风水本来就不怎么样,海妮要是没死在你家还好,要是死在你家了,那霉运绝对会分摊给你五个儿子。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你爱信不信!”

    何氏当即骂的更凶了,下手也怪重的,贾道仕都差点被她打懵了。可何氏打人骂人的时候不愿意相信,等贾道仕离开之后她就越想越不对劲。

    她隐约记得她刚嫁过来的时候海家并不是这样穷的,当时住的虽然还是现在这样的房子,可那个时候他们的日子可比现在富裕多了,不说顿顿能吃上肉吧,起码隔三岔五吃一次是没有问题的。可现在呢?他们家已经好几年没能买上一块肉了,除了去蹭别人的酒席,根本吃不到肉腥。他们海家越过越穷,好像还真是从海妮出生开始的。

    何氏完忘了,当时海家日子好过是因为海家二老还在。海家二老老来得子,还是一根独苗,自然宠得不像话,因此把儿子养得好吃懒做,根本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之所以找了何氏,也是因为她在娘家时勤快能干,又性子泼辣,看着是个可以支撑门户的。

    然而何氏当年在家勤快能干是被迫的呀,一到海家就作威作福了。海家二老都是好脾性的,根本奈何不了她,最后双双撒手离去也有一半是被这对不孝还没出息的儿子儿媳给气的。

    海家二老死的时候何氏也跟她男人一样染上好吃懒做的毛病了,那海家自然是越来越衰败了,与海妮可没有半分关系。然而越是自私的人就越不会反省自身,被贾道仕这样一说,何氏越想越觉得一切都是海妮的错。

    她自己一个人拿不定主意,就跟她男人海大宝说了这事,海大宝是个迷信的,对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一向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加上他也没有多喜欢这个闺女,当即就说要把海妮给扔出去。

    海老大不乐意道:“那贾道仕就是个骗子,爹娘怎么连他的话都相信了?要是直接把海妮扔了,谁还给我们家礼金?我还怎么娶媳妇?”

    海家在礼金上一直都狮子大开口,一是因为海家本来就贪,二则是海老大他们几个早就到了该成亲的年纪,然而村里却没有人敢把闺女嫁给他们,他们就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礼金给的足,到时候他还能真找不着媳妇?

    海大宝无所谓道:“我们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海娜也差不多可以出嫁了,而且比海妮还年轻,说不定能得更多礼金呢?”

    何氏却不那么乐观:“海娜是要年轻些,但模样不如海妮好,性子更是不如。”

    何氏不觉得海妮的性子有多好,反正她是不喜欢,但那些男人喜欢呀!海娜的性子跟她如出一辙,眼里就透着算计,她是觉得挺好的,但许多男人都不喜欢,因此要说海娜能找个比海妮更好的婆家他是不信的。

    不过那也是之前的想法了,如果贾道仕说的都是真的,那海妮不仅指望不上,还是他们海家的累赘,她得想个办法早点把这个女儿赶走才行。

    海家人都是心狠的,面对随时可能咽气的女儿他们说扔就扔。但海家多少还要点名声,可不敢明目张胆地把女儿扔了,而是趁着半夜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将人带出去的。

    海老大跟海老二打算将海妮扔到山里去埋了,反正海妮只剩一口气了,马上就要死的,早埋晚埋也没什么区别。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江雪荷早就猜到他们听到那样的事情之后会偷偷将海妮扔了,因此老早就安排了人在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