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没多厉害(第1/2页)
    林氏原本正在厨房做饭,听到这声音也连忙跑出来,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吓得不行。那可是她的宝贝大孙子啊!那个怪物一样的女人力气那么大,要是把她的宝贝金孙给摔坏了可怎么办?

    “荷姐儿,你这是做什么?宝蛋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让这个怪物这样对他?”林氏一向最宝贝她这个大孙子,哪里看得了这一幕,连平日里一向维持的形象都忘了。

    江雪荷笑道:“小花,将宝蛋交给大伯母吧,这孩子虽然不孝要抢自己叔叔的东西,可我们做长辈的也不能跟孩子太过计较了,让大伯母带回去好好管教也就是了。”

    小林氏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四妹妹胡说什么?宝蛋原本就比竹哥儿柳哥儿年纪小,又是宝蛋的长辈,身为长辈,不应该多照顾着些晚辈吗?”

    江雪荷反问:“那身为晚辈的,难道不应该孝敬长辈吗?不论年纪大小,长辈就是长辈,我今日若是明目张胆地要抢大伯母的东西,村里人还不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我?”

    “可他们都还是……”

    “孩子更应该从小抓起不是吗?否则他从小这样嚣张惯了,日后哪里了得?这从小就抢长辈东西的名声要是传了出去,日后对他前途可是有影响的。”

    小林氏觉得江雪荷这是在危言耸听,林氏却觉得江雪荷这话是威胁。她刚想着要传出江雪荷不孝还不管自己弟妹的谣言,此刻听见江雪荷说这样的话,就觉得江雪荷也是想穿他们家宝蛋的谣言了。

    小林氏忍不住道:“竹哥儿柳哥儿是没比宝蛋大多少,非要他们让着宝蛋可能是不像话。可你一个做姑姑的,也到了懂事了年纪,买东西的时候怎么就一点也不念着自己的侄子呢?”

    江雪荷道:“大嫂身为宝蛋的亲娘都没给宝蛋买过糖吃,想来也是为了宝蛋好,我一个做堂妹的,可不敢越俎代庖。”

    小林氏气得不行,她记得这个四堂妹从前娇娇软软的好说话得很,没想到嫁人之后就变得这样牙尖嘴利了,可见是在顾家过得不太如意,所以尽到他们家里找麻烦了。

    “四妹妹这话说的可不对,我们大房住这儿,也只是为了更好照顾竹哥儿和柳哥儿,毕竟你出嫁了,日后也不好经常回来,我们不放心罢了。”小林氏气道,“四妹妹这般不识好人心,日后……”

    “当初难道不是大伯母非要我嫁出去的?如今又处处拿着嫁人说事。我就算嫁人了,要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还是没问题的。”江雪荷挑眉看向林氏和小林氏,“大嫂和大伯母若是不愿意的话,我将他们姐弟四个直接带去顾家就是了。反正如今顾家也分了家,这事我跟相公商量过,他也是愿意的。”

    可顾思言愿意林氏他们不愿意啊,看着江雪荷今天拉回来的这一车东西,林氏就觉得江雪荷手头上一定还有不少钱。如今她还牵挂着自己弟弟妹妹,那自然会时时送东西上门,就算此刻他们捞不到,等江雪荷走了,还不是任他们为所欲为?

    再说了,当初江雪荷反抗不了周氏,那以后肯定也反抗不了。只有周氏这个最大的长辈站在他们这边,那江雪荷就永远都别想甩掉他们,除非江雪荷将二房的钱都交出来。

    林氏怕自己再待下去会跟江雪荷发火,便抱着宝蛋拉着小林氏离开了,之后还让小林氏去给宝蛋买糖。小林氏不乐意去,还被林氏狠狠地瞪了一眼。小林氏心里恼恨,想着既然林氏那样疼孙子,干嘛不自己掏钱给孙子买糖吃?他们现在能赚到的钱本来就不多,还要每个月定时上交,她身边根本就没多少私房。想到从前江二山夫妻俩还活着的时候,这些零嘴都不用他们大房自己掏钱,小林氏对江雪荷的怨恨就更添了三分。

    对她来说,二房的钱虽然不是他们大房帮忙赚来的,可是既然二房有钱,那就该多分他们一些。大家都是姓江的,凭什么二房就过得比他们好?

    江雪荷才不管这些,她虽然不介意人眼红,但一直被人这样盯着也烦得不行,就干脆将那些东西都搬进自己屋里,然后让刁如月守门,自己则把东西分成四份,让杨小花依次送进他们姐弟四人的屋里。

    “你们四个要记得,日后有小花姐姐在,谁都不能欺负你们。我今日不能在此久留,不过总有一日,我们姐弟五个会真正团聚的,你们明白了吗?”江雪荷柔声道。

    江云兰和江雨萱都点了点头,江清柳听了这话倒是很委屈,耷拉着小脑袋低声道:“那姐姐能不能经常回来看我们?我每天都好想姐姐的。”

    江雪荷听了这话心软得一塌糊涂,摸着两个弟弟的脑袋柔声道:“那姐姐每逢十天回来一次好不好?中途你们若是想我了,就写信给我。日后小花姐姐会留在这儿照顾你们,而我会每天派人过来给你们送一日三餐,你们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就让他们捎信回来好不好?”

    江清柳听了这话更委屈了:“可是我会的字太少了。”

    “那就跟着两个姐姐好好学写字啊,不然我给你们写信的时候,你们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