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肆采买(第1/1页)
    刁如月原本就生得不错,虽然这些日子受了不少磋磨容色有损,但她站面对陌生男子的时候神色就瞬间变冷,多了一丝冷艳,看得顾思西心痒痒的。

    顾思西想着,这江雪荷身边有个杨小花他碰不得,但是这忽然冒出来的女人他难道也碰不得?看这女人的衣着打扮像是逃难过来投奔的,又生得纤细柔弱,只要他威逼利诱一番,还怕对方不乖乖就范?

    “这是小花的姐姐小月,身手比小花还好些,日后有她帮衬,我们东院大概能更太平些。”江雪荷微微一笑,便拉着刁如月进去了,“我还有事,二哥自便。”

    说是自便,江雪荷进屋的时候直接将大门给关上了,让想找借口进去看看的顾思西吃了个闭门羹。要是换做之前顾思西肯定又要半夜爬墙了,不过之前被江雪荷那样折腾了一次,他算是怕了。他现在看见江雪荷依然心痒痒的,但是一想到杨小花就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顾思西在紧闭的东院门前站了一会儿才叹息离开,这一幕正好被出来找他的钱氏所看到。钱氏原本就怀疑他出去拈花惹草了,结果在东院的门口看到他,别提心里有多气了,她可还记得当初顾思西见色起意结果自己落了一身伤的模样。

    因此江雪荷进屋没有多久,就听到了西院那边传来的动静。刁如月听到的时候还愣了一下,这确实跟她心里的清静不太一样。

    “刚才你见到的那个男人叫顾思西,是我相公的二哥,不过他们俩不是一个母亲。顾家是外头来的,东院一个娘,西院一个娘,爹倒是同一个。”江雪荷看了刁如月一眼解释道,“西院那边的都不太好相与,日后麻烦还多着,我怕是得经常找你帮忙了。”

    刁如月道:“我如今的卖身契还在夫人手里,自然是听夫人的。”

    江雪荷想了想又道:“顾思西这人色欲熏心,日后可能会经常纠缠于你,你要教训他可以,我就当不知道,不过不能被他抓到把柄。”

    刁如月瞬间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明白了。”

    刁如月说完之后,还仔细地听了一下隔壁的动静,想通过钱氏的举动判断一下自己未来下手的轻重。然而钱氏再怎么泼辣也就是个弱女子,除了骂人难听点之外,最多挠出顾思西一脸花,她根本就没办法参考。

    刁家人和谢家兄弟都十分自觉,在签订好契约的第二天,他们就一起去荒山那儿搭建房子了。虽然他们几个都对盖房子不熟悉,但有江三叔等人的指点,他们上手得还挺快。

    杨小花这几天一直乐呵呵的,虽然她也恼恨朴氏的无情,但是她对朴氏的无情大概已经习惯了,此刻满心欢喜她与堂哥又重聚了,与如月姐姐又重逢了,不论做什么事都十分雀跃。

    江雪荷干脆将她和刁如月一起带去了县里,在给江云兰姐弟跳衣服的时候,她顺便帮杨家那群人都做了两身。

    从前裴氏基本每个月都会去县里给他们姐弟几个做一身衣服,料子和款式都是时新的,有什么新出的绢花和小饰品裴氏也会给他们买上一份。江雪荷就按照裴氏当年的习惯给他们姐弟几个一一添置了衣物,毕竟长姐如母嘛。

    江雪荷不愿意让自己的姐弟们因为父母双亡就过得不如从前,她身为家中长女,原本就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而且她比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多享受了几年父母的庇佑,已经很幸运了,她希望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一直都是幸运的。

    江雪荷最后是找人拉了两大车东西回去的,一车让人送去了顾家,另一车则是她带着亲自送去了江家。

    江雪荷才刚让人将车停在江家门口,眼尖的江桃花的就看见了,直接冲了出来,对着车上露出的几枝绢花双眼放光。看那架势,似乎马上就要扑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