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找点活干(第1/2页)
    假道士原名贾道仕,是他们松月县翠竹镇里最不入流的小混混,因这名字他得了灵感,某日偷了一个在河边洗澡的道士的道袍和拂尘,开始走上了坑蒙拐骗的道路。

    他也有几分小聪明,从来不在翠竹镇骗人,专门挑离翠竹镇远一些的地方,只要给他的钱令他满意,他什么都愿意做。只是去年他被诊出得了痨病,之后便老实了许多。

    可治这病费钱呀,他眼见着自己之前骗来的钱越来越少,一不小心又动了歪念,哪想到就骗到他的主治大夫跟前来了。为了不让张大夫厌弃不治,贾道仕不仅将身上的钱都给了张大夫,还跟江雪荷赔礼道歉,最后磨得江雪荷让他跟杨大树一起赶车,当然,这主要是张大夫答应的。

    张大夫医者仁心,对此表示:“这人得了痨病明显就是报应,不过看在我与他父亲相识一场的份上,以后我会看着他,定不叫他再做坏事,顾夫人再给他一次机会如何?”

    江雪荷笑道:“张大夫这两日帮了我不少忙,您的人情我是一定要给的。此人虽然居心不良,但好歹及时回头,只要日后不再害我,我可以不与他计较。”

    贾道仕听了连忙道:“夫人真是人美心善,让我这等小人羞愧不已,这等恶事我日后定不再犯。”

    张大夫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恶狠狠道:“你都跟我保证过多少次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你了,以后你就老实住在医馆,没我允许敢擅自离开的话,我就不再治你!”

    贾道仕如今最是怕死,听了这话连忙点头,不仅半句反驳没有,还赔笑了许久。江雪荷见他这样都替顾思北心疼银子,怎么就找了这样一个货色哟?

    顾思娴对于西院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她比较好奇其他的:“嫂嫂方才是怎么认出这个荷包的料子是二十年前京城流行的?”

    “母亲曾经教过认识过每年流行的花色,说是日后或许会派上用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派上用场的。”江雪荷笑得无奈,她原本觉得母亲教她的很多东西其实是用不着的,但现在看来,多学点东西果然还是有好处的。

    “原来是这样,伯母好厉害啊。”顾思娴问道,“嫂嫂可以教我吗?”

    “你对这些也有兴趣?”

    顾思娴笑道:“多学些东西总是好的,母亲也教我认过颜色和料子,但却不如姐姐这样能将什么年份的都说出来。”

    “这也不算什么,买本相关的书,上头都能找得到,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看看就是了。”江雪荷笑道。

    “如此便多谢嫂嫂了。”顾思娴听了十分高兴,心想还好她这嫂子当初放水也不跑,如今乍一看她们兄妹三个虽然还是一无所有,但她却觉得日子有了奔头。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看着她这个新嫂子,她就觉得他们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

    江雪荷先将张大夫送回了医馆,然后一口气买了十天的药,就带着顾思娴往锦绣坊去了。锦绣坊是一家成衣布匹刺绣都有售卖的铺子,在松月县算是一家独大,江雪荷带顾思娴过去,一来是想接点零活,二来也是想给顾思娴添置些东西。

    顾思娴正是豆蔻之龄,在乡下这个年纪已经可以开始相看了,怎么都得先打扮起来,偏偏乔氏对她克扣得厉害。可作为嫂子,该添置的是得添置,但也不能真让自己当冤大头,所以该敲打的地方也还是要敲打。

    “嫂嫂来这儿做什么?”顾思娴好奇道。

    “你上午不是还问我要怎么赚钱吗?”江雪荷笑道,“你来看看,这样的荷包你能做吗?这样的络子你能打吗?”

    顾思娴一一看过,认真道:“这荷包都是极简单的款式,上头的绣花好看却不难绣,只做到这个程度的话,我一天就能做七八个。这些络子就更简单了,一天二十几个都行。”

    江雪荷愣了愣,她当然知道这些东西不算难,毕竟都是几文或者十几文钱的东西,但她做起这些东西的速度来只有顾思娴说的一半。看顾思娴这模样也不像是说大话的,莫非这姑娘真的那么能干?

    顾思娴又往边上看了看笑道:“那样的绢花我也会做,母亲教过我的。”

    锦绣坊的房掌柜站在一旁听见了,忍不住道:“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尽说大话?”

    顾思娴解下自己腰间的荷包道:“我并没有说大话,这荷包便是我自己做的,荷包上挂的络子也是我自己打的,还有我头上的绢花,跟这荷包一样,也是我用旧衣物裁制的。”

    这下可真把江雪荷惊住了,她原先就觉得今日顾思娴身上佩戴的东西都不错,只是过于陈旧,还以为是柏氏给她留下来的,却没想到是顾思娴自己用旧衣物做的。

    房掌柜看到那荷包眼睛一亮,连忙接过看仔细翻看。顾思娴做的荷包与这店里所有的荷包都不同,是个长命锁样式的,两边乃至底下一共挂了五条络子,边上的四条都是简单的络子,串着几颗珠子做装饰。而中间那条则复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