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阴谋未成(第1/2页)
    江雪荷毕竟是带着一大车东西回去的,再怎么低调也被人盯上了,西院那边很快就得来了消息,第二天便有人上门询问了。

    “听说五弟妹昨儿出去不仅买了下人还买了牛车和许多米粮?昨儿婆母还说对不起你俩没留半分银钱呢,不想五弟妹却是个有本事的。这银子是哪儿赚来的,也说给嫂子听听?”

    前来打听的人是李氏,她是西院四个媳妇里最精明的,虽然私心里觉得江雪荷一定是拿了自己的嫁妆贴补,但话肯定不能那么问。

    江雪荷早就猜到会有人来走这一遭,闻言低头叹道:“我哪有什么赚钱的法子,不过是把荒山给卖了。”

    “弟妹这么快就把那座荒山给卖了?”李氏不可置信道,她家男人昨天才安排好了一个风水师傅,正准备今天上门说那块地不吉利呢,结果她都已经把地卖出去了?

    “昨儿去县里的时候不是有路过那片荒山吗?我远远看了一眼,确实不适合种庄稼,但那儿野草旺盛,想来是适合种草本植物的。所以后来我去回春堂请张大夫出诊的时候便与他提了一嘴,哪想到他正好需要一块地种草药,我便买了两百亩给他。”江雪荷早就跟跟张大夫串供了,因此也不怕被揭穿。

    回春堂是他们县里最好的一家医馆,也是开遍大夏朝每个县的医馆,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药材,因此遇到合适的地他们确实会买下种植草药。张大夫经常给她娘出诊,因此与她也算熟悉,愿意帮她这个小忙,更何况她也答应了借两百亩地给张大夫免费用三年,他怎么都亏不了。

    “原来是只卖了一半吗?”李氏心下一松,这只卖了一半又是刚卖了的时候对方最容易反悔了,只要他们多搞出点动静来,对方准能把这地给退了!

    江雪荷看出了李氏眼里的精光,不欲与她多聊便道:“我还得给相公做早饭去,就不陪嫂子多聊了。”

    李氏打听到了自己要的消息,自然也不想继续与她说话,匆匆回了西院与其他人开始讨论要如何对付顾思言他们。

    西院的人只是碍于名声暂时分了家,但心里还把东院那块地当成自己的,如今一心谋划着要怎么把顾思言兄妹三个赶出去,毕竟现在他们那边人丁越来越兴旺,西院已经不太够住了。

    江雪荷转头去了厨房,就看见顾思娴和顾思行已经在生火准备做饭了。她见顾思娴淘米依然如同往常那样,只抓了一小把米然后放了一大锅水,连忙上前阻止。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我不是刚买了两百斤的米回来吗?怎么就这样省了?就算你自己不吃,你哥也还要吃呢。”

    顾思娴低声道:“六哥说这些都是嫂嫂的体己钱买的,我们总不能一直占嫂嫂便宜。”

    “那你也不能饿着我呀!”江雪荷戳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接过顾思娴手里的瓢自己淘米,“不光你哥现在得精养着,你和六弟也该调理一下身体,与其想着怎么给我省钱,还不如想想怎么给我赚钱。”

    顾思娴愣了一下:“我能赚钱?”

    江雪荷笑道:“为什么不行?有些东西学了就可以利用起来,就算之前没学过,现在开始学也来得及,等过两天我空了,就找你说说这事。”

    顾思娴连忙点了点头。

    他们兄妹几个原本都是不愁生计的,不论学了什么都不会往赚钱方面想,再加上之前没有分家,乔氏对他们盯得很紧,她和顾思行连另外给顾思言请大夫都没办法,更别说出去赚钱了。可如今他们处处都需要用钱,谁都想自己挣点,不要靠江雪荷一直贴补。

    江雪荷不会生火,但做饭却是一把好手,同样是煮粥,她熬出来的白米粥就香香糯糯的,顾思娴兄妹俩闻到味道都食指大动。

    她端粥进屋的时候,张大夫正给顾思言把脉,见她进来张口就嫌弃道:“不是让你炖点鸡汤给他补补身子吗?”

    “我也得知道这儿哪里有鸡啊。”江雪荷叹道,“等吃好饭我再去找找看吧。”

    顾思言刚想说不用麻烦,张大夫又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顾家离后头的秋叶山很近,那儿山上有一个姓屠猎户,每隔两三天都会下山一趟,等我下回遇到他,就跟他打声招呼,让他每天下山时往你这儿跑一趟。”

    “那就多谢张大夫了。”江雪荷笑道,“以后可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麻烦张大夫,希望您别嫌弃。”

    张大夫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我也算受过你父亲恩惠的,一直将你当自家小辈看待,你不用如此客气。”

    江雪荷看着张大夫却是心下怅然,张大夫只受过他父亲一次恩惠,却一直对他们家处处照顾,而她的亲奶奶亲大伯,却为了家产与她翻脸。

    用过早饭以后,江雪荷就让顾思行留下照顾顾思言,而她则带着顾思娴和杨家兄妹俩一起送张大夫回县城。见他们几个出门了,西院那边的人也连忙行动起来,想去荒山脚下围观好戏。

    江雪荷等人经过荒山的时候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