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准备分家(第1/2页)
    江雪荷从昨天入门后就一直吃这个了,难怪顾思娴顾思行兄妹俩都面黄肌瘦的,正在长身体的年纪呢,哪受得了天天这样吃?

    之前也就罢了,如今顾思言身体刚刚好转也需要进补,天天这样吃的话,顾思言这身体是一辈子都别想养好了,就算她可以用琼露给他们兄妹几个养着,可天天吃这些还能长好身体的话,那肯定要被怀疑的。

    顾思娴无奈道:“原本每个月会给一百文的,可这回给五哥娶亲花了十两,估摸着今年都不会再给花销了。”

    “罢了罢了,我先端过去吧,以后我再想办法。”江雪荷知道他们兄妹几个没办法,只好先端着那米汤都不算的白粥回屋了。

    她进屋的时候顾思言正半躺着看书,看到那米汤咸菜的时候也一脸平静,显然已经吃惯了。

    江雪荷却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她发现自己嫁进来后一共吃了三餐,就没有一餐是吃饱了的。

    “顾思言,如今你们这样算是没分家的对吧?那倘若我要是赚钱了,是否还要交到公中去?”江雪荷问道。

    顾思言笑道:“她若知道你有钱,必然想让你交钱到公中,但她却不会拨钱给我们东院的,反而要向你哭穷。所以我觉得你应当趁她知道之前先跟她哭穷,引她说出她没钱给你、也不用你交钱给她之类的话,再去想法子挣钱。”

    江雪荷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心想这顾思言的脑子也挺好使的,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呢?大概和她之前给父母守灵的时候一样吧,脑子一懵就让人趁虚而入了。

    这天晚上江雪荷确实被饿得睡不好,天亮的时候感觉自己头晕眼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现在怀疑周氏和江大伯一家不止希望她做寡妇,还希望她早点被饿死。

    倒是那顾思言这两天被她用琼露养着,精神好了不少,脸上虽然还是没肉,但已经能看出他俊美的五官了。

    “雪娘身体不舒服吧,那正好哭几声,哭大声点。”顾思言对她笑道。

    江雪荷愣了片刻,才想起顾思言之前说过,西院那边连他棺材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今天把他抬走呢。江雪荷看着顾思言眼里的促狭,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放声哭了出来。

    “相公,我的相公耶,你怎么忽然就……”

    她还没哭完呢,外头便传来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哭声和脚步声,显然是期待已久。

    “五弟啊,你怎么就这样去了呢!”

    “五弟啊,你死的好惨啊!”

    “呜呜呜可怜的五弟呀……”

    西院那边的人一窝蜂地跑了进来,待看见顾思言精神不错地半靠在床头时,一个个都愣住了。怎么回事?这家伙不是已经不行了吗?大夫都说他活不过这两日了,可这都两日过去了,他怎么还活着,甚至精神都比之前好多了,难道说这冲喜真有效果吗?

    顾思言看着他们错愕的表情心里觉得好笑,明知故问道:“几位哥哥嫂嫂今儿怎么一起过来了?我刚刚听见你们说……”

    顾思东干笑道:“方才忽然听见五弟妹大哭,还以为你出事了,没想到五弟恢复得还不错?”

    顾思言点头道:“是啊,多亏了雪娘带来的人参,我喝了两盏参茶之后人清醒多了。”

    顾思东的妻子赵氏皱眉道:“那五弟妹方才是在哭什么?”

    江雪荷抹了一下眼角道:“方才我正伺候相公喝参茶呢,相公忽然就喝不下去了,把我吓了一跳。”

    众人听到这里都失望极了,心想喝不下一口参茶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顾思言也配喝参茶?看这样子,还把病给喝好了,众人顿时觉得这房媳妇娶错了。早知如此,还不如给顾思言娶了何家村那个天生瘸腿的何翠翠。

    乔氏倒是眼睛一亮,心里有了其他盘算。她只在柏氏那儿见过一株三百多年的人参,将生双胞胎时难产的柏氏给救了回来。江雪荷那株人参既然能让顾思言起死回生,那肯定不会比柏氏的那株差,看来这江雪荷确实有些家底。

    她心思一动,正盘算着要怎么开口让江雪荷将嫁妆交出来,却被江雪荷一眼看穿了心思。

    江雪荷在她开口之前便起身走过去握着她的手道:“这位便是婆母了吧?我那棵人参已经用完了,可相公这身体还得细细调理,往后大概还要花不少银子,我想请婆母……”

    江雪荷话还没说完,那边便有人喊道:“为了给五弟娶亲我们刚花了十几两银子,家里哪里还拿得出钱来?弟妹既然拿得出起死回生的人参,想来还有其他嫁妆,便先用自己的嫁妆贴补一下吧。”

    江雪荷朝那人看去,发现对方生了一对吊梢眼,神情颇为妩媚,说话语带刻薄,想来就是顾思言所说的顾二嫂钱氏了。

    “嫂嫂有所不知,我大伯娘面慈心狠,除了一些旧衣物什么也不许带走,这人参还是因为她不认识我才能侥幸带出来的。”江雪荷说着就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