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答应出嫁(第1/1页)
    江雪荷顿时心灰意冷,若只是林氏要她嫁给顾五郎,她还有办法躲过这门亲事。可周氏是她亲祖母,在这孝道大于天的世道,她根本无法反抗。

    “奶奶非要我嫁,我又能如何呢?但不论嫁与不嫁,我都是要守孝三年的,这三年内谁逼我圆房就是逼我死,谁愿意娶谁就娶吧!”

    周氏被这死不死的给吓了一跳,又见二房云兰、雨萱两个丫头正抱着青柳、青竹两个哥儿痛哭,心中有了恻隐之心。

    “你若实在不想嫁,那就不嫁,但你得把家里的房契、地契和银子都拿出来交给你大伯母,毕竟你大伯母也不能白养着你们姐弟五个。”

    林氏一听,差点没控制住脸上的贪婪表情,她刚一住进来,就将老二夫妻房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翻遍了,却什么都没找到。

    这家产,若不是在江雪荷手里,就是被老二藏到了别的地方,要是江雪荷能将家产交出来,就算没了这婚事,也是值得的。

    江雪荷心中冷笑一声,幸好她当初留了个心眼,将爹娘的遗物都藏了起来,若是都落在了林氏手里,那还有得剩吗?

    “不,我嫁!”江雪荷没否认自己手里握着家产,想来大伯母为了让她掏出来这份家产,就不会太过为难弟弟妹妹们。

    “但我嫁过去之前,我们要先去里正那儿做个公证,这房子日后是我两个弟弟的,除了他们谁也不许占了去!”

    林氏听了这话直接哭了出来:“荷姐儿说的是什么话?你若是担心我们要霸占你的房子,那我们以后不住在这里就是了。要不是担心你们几个年纪还小,我们也不会厚着脸皮住进来,没想到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我这心里苦啊。”

    周氏也勃然大怒:“你这丫头果然反了天了!都快嫁出去了,还想着将你大伯一家赶出去?也不想想你爹娘在外忙生意的时候,是谁给你们吃的饭?”

    “难道我爹娘没给钱吗?一个月二两银子,吃的还是我家的米,就请她过来做顿饭而已。而且自从我十二岁以后,便都是我自己做饭了,钱还照给不误!”

    江雪荷忍不住道:“你叫我记得大伯一家的恩德,当初大堂哥烂赌差点被剁了双手,还是我爹花钱赎回来的,怎么没人记得他的恩德?他还尸骨未寒你们就要逼我嫁人!”

    周氏气得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将她一路拽回了房间,把人往里一推,就在外头落了锁:“你个死丫头,给我待在屋里好好反省!等嫁人那天再出来吧!”

    房间内的江雪荷浑身发冷,周氏动作这么迅速,只怕是早就想将她关起来了,她现在想找三叔三婶过来帮忙也不能了。

    江雪荷知道这门婚事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家里的银票、房契和地契,若是那幻境里能藏东西就好了。

    她刚这样想着,便又进了幻境空间,但这一次,眼前的景象却变成了一个小岛上,小岛上有座很大的宅子,宅子外头还种着各色各样的花草,品相是她从未见过的好。

    江雪荷惊喜的将家产部收进了琼露幻境的宅子中,又将母亲给她置办的衣裳首饰里,一些太过稀罕的东西都塞进了空间里,只留了几套款式看上去不那么值钱的准备光明正大的带走。

    她搬出来两个木箱子,往里面塞了两床去年新打的棉被和两身新做的冬衣,又放了几件她常穿的衣服和常戴的首饰,箱子就正好塞满了。

    她若是空手嫁过去,日后空间的钱她就不能动,否则会让人怀疑,现在这样就好,谁也不会亲自来翻她的嫁妆箱子吧。

    夜里,二妹江云兰偷偷过来给江雪荷送吃的,江雪荷嘱咐她说:“云兰,姐姐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离开你们了,不过姐姐不会不管你们的。最多一年,我们姐弟几个就能像以前那样一起生活了,你们等着姐姐,嗯?”

    江云兰一向性子绵柔,不由哭道:“姐姐,刚才媒婆又来了,说顾家那边要明天就办婚事。”

    江雪荷已经有些麻木了,等江云兰一走,便靠着门边跌坐在地上,抱着手里的一个窝头食不下咽。

    如果她一嫁过去就成了寡妇,日后的日子肯定更加艰难,这世上所有人都会因此鄙夷她,她的弟妹也会因此而被人指指点点。

    她不知道她要嫁的顾五郎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她知道,顾五郎必须活着,只是不知道那琼露能救活花草,是不是也能救活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