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琼露幻境(第1/2页)
    大夏朝,江家村。

    今年的早春冷得厉害,屋里已经摆了好几个炭火盆,可江雪荷还是觉得浑身发冷。

    她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翻看着她母亲留下的养花小札,想要在这本母亲裴氏记录的养花心得中找到茉莉花的部分,将这盆母亲最爱的茉莉花救回来。

    但找来找去,这份养花心得中只写了如何选土、栽种、护理、修剪,写了保持如何保持足够的温度,如何控制浇水的量,却唯独没写,当一株茉莉花被人连根拔起后,丢到雪地里冻伤之后,又该如何让它起死回生。

    也是,她的父母都是爱花惜花之人,又怎会想到这种情况呢?

    江雪荷抱着这棵已被她重新栽种,却明显活不成了的茉莉,不由悲从中来。

    她父母以种植售卖花草起家,在村里也算是个富户,她是家中的长女,底下还有弟弟妹妹共四人。

    去年深秋,她父母去府城做年前的最后一笔生意,临走之时,母亲还说她马上就要十六了,这次去府城要将她的嫁妆给带回来。

    可谁知,给她置办的嫁妆是回来了,人却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江雪荷自小被娇宠长大,没经过事儿,骤然得知这个消息,只觉得天都塌了,浑浑噩噩了好些天,一直等父母下葬了,才缓回过神来。

    但等她清醒过来才发现,她们家已经被帮忙操持丧事的大伯母一家霸占了。

    开始时,江雪荷还想着,这些年来每当她爹娘外出做生意的时候,她们姐弟几人就会被寄养在已经分家的大伯父家里,大伯母向来待她胜过亲女。如今,她爹娘不在了,家中弟弟妹妹还小,由大伯母来照顾他们,也名正言顺,就算住她们家房子,用她们家的钱也说得过去,毕竟这是她们仅剩的亲人了。

    当时,江雪荷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嘴上却没有拒绝。

    可等她爹娘的事情淡了下来,村里的族老们不再紧盯着她们家之后,大伯母一家就一个个的露出了真面目。

    今日,三堂姐江桃花看上了裴氏留给她的首饰,她不愿给,江桃花就故意将裴氏生前最爱的那盆茉莉花给连根拔起扔在了雪地里。

    江雪荷抱着母亲的心爱之物,眼泪滚落下来,刚巧滴在了她手腕上的玉镯上,那玉镯忽然放出一圈刺眼的光,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奇怪的空间里,这空间里四面都是水,而她正坐在一朵大荷花中随波浮动。

    江雪荷抬头一看,只见天上云彩排成了字的模样,不一会儿,又成了普通云彩的模样。

    “仙家遗物,琼露幻境,有缘人可为主百年。”她默念了一遍,低头看着荷花下面的水,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琼露?

    江雪荷伸出手指,轻轻地在水面上划过,那水清凉凉的,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她看了看怀中的茉莉,又看了看那水,顿时眼睛一亮。

    她用手指沾了些水,滴在茉莉花的根部,不一会儿,这些原本耷拉下的叶子就缓缓挺立起来,正渐渐变成黄的茎干也回转成了翠绿,外部发皱干枯的皮层也恢复了水分,变得饱满起来。

    江雪荷知道,这棵快被冻死的茉莉花终于活过来了。

    她没想到,母亲送给她的玉镯里居然藏着这样玄妙的空间,如今她有了琼露,或许能将父母的花草生意重新做起来。

    江雪荷欣喜若狂,直到听见了一阵敲门声才回过神来。

    “荷姐儿,吃晚饭啦,快出来。”这是她大伯母林氏的声音。

    为了不让林氏起疑心,她连忙从幻境中出去了,将那盆茉莉花放好之后,才去给林氏开门。

    “你这孩子,大白天的还锁什么门?莫不是藏了什么好东西不能被大伯母看到?”林氏怀疑道。

    江雪荷神色一冷,正想说些什么,那林氏便瞥见了屋里的茉莉花。

    “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是个有本事的,你看那盆茉莉花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看着还比之前更翠绿了呢,说不定这茉莉花原本就该松松土,所以现在长得更好了。”

    林氏对她笑道:“既然如此,你也别再跟桃姐儿怄气了,都是自家姐妹,又没造成什么损失,莫要太小气了。”

    江雪荷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

    茉莉花是需要经常换盆换土,可在冬季最容易被冻伤,哪里禁得起江桃花那样折腾。按林氏这意思,她不仅不能怪罪江桃花让茉莉受冻,还得谢谢她帮忙松土了?

    江雪荷冷着一张脸去了饭堂,一大家子人分成两桌吃饭,席间江桃花几次想挑衅她,她都懒得搭理,倒是林氏始终摆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江雪荷觉得不妙。

    因此江雪荷还没吃饱就站了起来,说自己吃不下了想回房间休息。

    林氏哪里肯这样放过她,连忙道:“荷姐儿慢走,我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