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秘辛(第1/2页)
    老者步入高空之后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瞬间就如同一尊太古神山一般,气势磅礴,镇压万古。

    老者的身子化成一条升空的蛟龙,双拳舒展,不断地向着四周击去,宁川心中一惊,这是力之术的演化,移山圣人传给他的力之术只是心法和功法。

    而现在老者给他所演化的便是感悟,这时候他的身躯有化成了一头火凤,双翅裂天,半空中虚空裂出了一道道漆黑色的裂痕。

    宁川抬头望着半空中,力之术和老者的演化印证,他对于术法的理解更深了,看样子老者发现了他掌握了力之术。

    老者的演化太过于复杂晦涩,隐约有着一股近乎道韵在他周身弥漫,宁川并不能完领悟,只能将老者的动作深深地印在脑海之中。

    这时候老者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低头远望着远处的天边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嗖,嗖……

    一道道人影忽然从山峰的两侧向着山巅冲来,首当其冲的便是一名名身披战甲的人,这些人一个个周身黑色火焰缭绕,看着半空中的老者。

    而另一侧也冲上来了数人,只不过这几个显得有些破落,身上是洗的发白的衣物,神色之中也多有些疲倦的神色,几人看着半空中的老者都跪拜了下去,口中叫喊着“族长!族长你清醒了吗?”

    老者依旧没有说话,大手向着下方一抓,只见一快巨大的玉石出现在了老者的手中,随后老者双指并刃,一快巨大的玉石在他手中柠出成了一方小巧的阵盘,在上面刻刻划划,玉屑纷飞,一座传送阵盘直接被老者刻画出来。

    无数的仙力汇聚,传送力量启动老者的身影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可是就在老者身影完消失不见的瞬间,忽然一声巨大的吼声从远处呼啸传来。

    一道人影手上提着一把巨大的黑色火焰长刀,长刀高高的举起,用力的向着虚空斩去。

    咔嚓!

    虚空破碎,无数虚空之力化作狂风向着四周席卷,无数土石山峰在瞬间化作了齑粉,冲上山峰的众人也面色一惊,毫不犹豫的纷纷向着山下冲去。

    “你跑的掉吗?”人影向着虚空喊出了声音。

    宁川和狐小姬对视一眼,这就是刚才抓住他们的老头。

    “狮鬼!你在干什么?老子跟你拼了!”那群有些破落的人群中冲出一名壮汉,壮汉裸露着上身浑身肌肉隆起,面容扭曲,愤怒的看向半空中的狮鬼。

    狮鬼听见壮汉的喊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矗立在原地,黑色火焰形成的战甲将他身覆盖,阻拦住了无数虚空爆炸之力。

    就在这时候那无数漆黑的虚空裂口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天的怒吼,一头金色的狮子一半金光灿灿一半漆黑如墨,从虚空裂口中冲了出来。

    半金半黑的狮子口中叼着刚才冲入虚空的老者冲了出来,将老者放在地上之后狮子回到了老者的眉心,刹那间老者的周身神秘气息滚动,一道半黑半白的丝线将老者整个人包裹起来,最终化成了一颗巨大的黑白大茧。

    看着老者从半空跌出宁川脸色一白,没想到在老者步入虚空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虚空通道被人斩碎,虚空之力使得老者陷入了昏迷,而且他本身的神智就不稳定。

    “族长!族长……”

    一群人哭着喊着的冲到黑白巨茧的前方,可是还没等他们冲过去,黑白巨茧忽然变得模糊不清,直接烙印在了虚空之中,不存于现世。

    狮鬼信步从半空中走了下来,看着那烙印虚空的巨茧伸手将要抓去,“狮鬼!你敢!”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一名身材佝偻的老者被两人搀扶出现,老者面容不怒自威,看着狮鬼喝道“狮鬼,你要是敢动族长的身子,老夫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杀你!”

    狮鬼眼神阴翳的望着老者,他两虽然同样是神王境界,可是他还真害怕这老东西用命相博,狮鬼盯着老者半天没有说话,随后冷哼一声大袖一甩向着山下走去。

    那群身披精锐甲胄的众人也跟随在了狮鬼的身后,这时候老者看向宁川和狐小姬笑道“两位小友的来意禺狨一脉已经告诉我们了?”

    宁川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老者,到底这狮驼一脉是怎么回事?

    老者看着宁川笑了笑“行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

    众人开启了传送玉盘,一同回到了族中。

    岳峰,房屋林立,古树枯藤,从山峰底下是一条小道,小道上面布满了石阶盘旋着绕着整个山体而上,房屋部建立在了石阶的两侧,而在山峰的顶上竖立着一座残破的庙宇。

    庙宇面积十分的巨大,只不过如今却残破无比,可是依稀可以看出当初的辉煌。

    进入古庙之中老者看着宁川两人道“老夫,狮岳山!是狮驼一脉如今的族长!”

    宁川哑然“那我们刚